苏安·威尔:艺术介入社区的公共性与学术性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0   浏览数:311   最后更新:2018/11/22 15:31:23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18-11-22 15:31:23

来源:扉美术馆


首席指导老师

SueAnne Ware(苏安·威尔)

澳大利亚纽卡斯尔大学建筑与建成环境学院院长


苏安·威尔(SueAnne Ware)作为华南农业大学丁颖讲座教授,是澳大利亚著名的建筑教育家、设计活动家、景观建筑师、跨界艺术家。她是澳大利亚纽卡斯尔大学建筑与建成环境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建筑学院前副院长。苏安·威尔是澳大利亚著名的女性设计师和学者联OUT(T)的创始人,Bosque景观事务所合伙人。



2018年9月至10月,华南农业大学与风景园林学院在扉美术馆竹丝岗社区开办“战术城市3”----竹丝岗社区营造短期工作坊及“我爱竹丝岗”社区节日活动,为城市空间增添多样的色彩,共同促进竹丝岗社区居民与扉美术馆互动关系、丰富周边居民日常生活活动。作为本次工作坊的首席导师Sue Anne Ware,扉美术馆对她进行了回顾访谈,以下是这次访谈的内容辑要。


扉美术馆(以下简称扉):请问您这次工作坊的想法是从何而来的呢?

苏安·威尔(SueAnne Ware,以下简称苏安:我常常与澳洲甚至全世界的一些社区都有紧密的合作。 我觉得很多时候社区的居民都很少会去美术馆,因为他们忙于生活,以至于忽略了一些甚至就在家附近的,很棒的美术馆。五年前,我在英国伦敦的时候,看见了一个来自古巴的艺术家在泰特现代美术馆里举行了一个拳击比赛。泰特现代美术馆是一个很有名的美术馆,霎时间,一个极具特色的社区来到了美术馆里的的涡轮大厅(The Turbine Hall)观看拳击赛。我认为这次活动是富有感召力的。或许那时人们已经认为美术馆是社区的另一个部分了,因为美术馆举办了一些对社区而言有用且有趣的活动,因此这是有意义且能够给予人灵感的。


扉:在这次的工作坊中,您引导了学生们去产生一些有创造力的想法,您认为学生们通过这次工作坊会改变他们对社区的固有印象吗?

:我觉得学生们现在能认真感受社区了。我不是在批判他们,但我有时觉得他们很少会真正看见周围的人或者社区。因为大多数年轻人都爱逛商场,他们花费时间在手机、在微信上,因此即使在他们身边有很多不同的社区,他们也很少会观察到。我现在在教他们如何去关注这些事物,在教他们如何真正看见他们日常的生活,这不仅仅局限于传统的生活方式,也可以是很现代的,我认为这也正是广州的魅力之一。那些骑着电瓶车的快递小哥风驰电掣,代表了广州的日常。但放在澳洲,这就不一样了。快递小哥们骑着车宛如在上面翩翩起舞,这可以被看作是一种美。我想让学生们思考一下如何能够帮助这些兢兢业业的人。


扉:就如您说,在澳洲你们并没有这些日常,所以您作为一个外国人看这些事物会觉得很新奇有趣。那么请问您是为何选择了这四个组别 -- 理发师,耍太极的人,跳街舞的人,回收废品的人以及修鞋匠人?

:在亚洲,因为城市的人口密度较高,因此日常生活中的层次和内容都更加丰富。我认为每个城市乃至每个小镇都有其独特的文化和节奏融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中。但对于亚洲城市而言,因为近40年来,现代化加速推动以及经济增长,导致了当中的一些有趣的发展与创新。就如修鞋、修伞人,他们现在修东西都用胶水,而不是仅仅用锤子了,雨伞现在也是用不同的方式制造的。我认为他们在以一些现代的方式去做一些传统的事业。 对于收废品的人来说也是这样的,可能50年前人们会想回收木头、竹子这样的材料,但现在他们会以一种更新的方法去回收金属、电脑零件以及一些比较现代的材料。我觉得在固有的经济模式中去实践一些当代的生活方式是有趣的。回收的方式并不是说我们把废品拿去一个店铺里,也不是有一个大型机器人到你家来帮你搞定一切。这些活动依然在大街上发生,依然是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也同时让街道活化起来了。那些跳广场舞的舞者,他们没有一个健身房,也没有一个公园。这里的公园太小了,但她们找到了肯德基门前的一块空地然后开始跳舞。还有一些打太极的人,他们大部分时间都在公园,绕着大树打太极。他们也可以在家对着电视机或者在他们自己家楼下打,但她们却选择了别的地方。因此在亚洲的城市里,这些地方都被以一些各种各样的方式活化起来了。

扉:您是以一个特别乐观的态度去看待这些活动,但在中国,有年轻一代的人却认为这些活动是在公众区域影响他人,您又怎么看呢?

:你看这美术馆外,每个人都在自拍,宛如一个“自拍地狱”,你总可以看见各式各样的人在假日里打扮得漂漂亮亮地来这里自拍。其实这也是另一种公共活动,虽然看起来有些自恋,但谁又在乎呢?这些公共活动就像我们日常生活一样有趣。当然我们会看见全世界都有人在自拍,不仅仅在一些名胜或者美丽的胜地里拍,比如说美术馆。或许年轻人们不想跳舞,他们可能认为年轻人耍太极很不酷。但他们以另一种形式去参与----他们会喜欢自拍或者做别的事情,这样也有趣。但年轻人也会变老,也有可能是下一代的年轻人会以不一样的态度去看待太极。这一组同学和这些老年人在美术馆外耍太极,晚上的时候一起跳舞,他们觉得自己融入了这个群体,也和这些耍太极的女士们相互熟识了,因此不那么害羞了,所以这些同学们会加入其中。

扉:在这个工作坊的基础上,您有没有想过去创造一种新的新式让更多的年轻人参与到这些活动当中呢?

:我觉得人类的本性还是需要社交的。就像我们现在设计大学校园,当中在逐渐减少教室的数量了,因为我们设计大学的目的是鼓励同辈之间的学习交流,现在同学们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在互联网上下载大量的资讯。还有相当一部分遍布全球的讲师和专家,他们需要面对面交流学习。我们希望学生们学会社交从而具有同理心。

即便科技如何进步都好,我们需要让后代知道社交的重要性。我生在一个经济环境恶劣且社交氛围备受挑战的年代,所以那时候能上大学的人基本都是中产阶级以上的,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幸运地获得受教育的机会。有时候重要的是我们如何并不仅仅为了自己,更是为了那些和我们不一样的人们去设计一个城市,或者说如何设计一个商场但同时能兼顾那些没有那么多钱的人。这更多的是关于同理心,关于我们如何更多地站在别人的角度看世界。


扉:您为何选择了扉美术馆作为您工作坊的合作方呢?

安:因为我觉得扉美术馆和其社区有特殊的联系。这里新老社区互相交错,对比鲜明,我觉得这是广州的特色之一。我曾经在北京路那边工作,也曾在一个离这里稍远的工厂里做过双年展的工作。我觉得扉美术馆与社区的联系是美好的,舒服的。当俊俊邀请那些舞者来这里跳舞的时候他们很乐意,耍太极的人们甚至问他们能不能每天都来美术馆。他们都很想融入其中。我很尊重叶敏馆长,因为扉美术馆有很多各式各样涵盖各种层面的活动和展览,去刺激人们拓宽对这个世界的看法。你们不仅仅只有一个单一的方式让美术馆变得很“正式”,而是实现多元化的地方。一些美术馆只想要传统形式的艺术,例如绘画,但扉美术馆却拥抱各种多样性,这十分美好。

扉:您认为扉美术馆作为一个艺术机构可以如何平衡学术性与公共性?

安:我觉得这关乎多样性。有时你们可以是一个高端美术馆展示一些学术性的作品、美丽的雕塑、传统形式的艺术,有时你们可以举办其它形式的比较具有社交性的项目,像这个社区这么大,地方这么多, 你们可以放放电影,或者是举办其它一些与社区联动的活动。这是体现多样性的方法之一。

你看看美术馆外“无界的墙”,很大型,很别致,因此你们收藏了这件作品。扉美术馆不仅仅走着既定的一条路,而是随心走着自己想走的路。你们有选择权去挑选各种风格的艺术家--譬如说他们有的可以是画传统国画的,有的可以是更先锋的。你们甚至可以邀请一些像Rachel Whiteread那样的珠宝设计师在美术馆内展示她的作品,你们甚至可以将展厅给她一个月,让她在美术馆做一个工作坊,展示她如何制作珠宝,这样一来她可以说是一个艺术家。展厅内的座位和空间设计决定了这不是一个“请勿触摸”的,有距离感的展览。在扉美术馆里人们可以安心地参与艺术其中,当然我们不会去乱碰作品,但是这里的氛围会让人们走在其中都觉得很舒服。


扉:请问您对扉美术馆有什么具体的建议吗?

安:我觉得如果你们可以让艺术家住在居民的家里,让美术馆走进社区。人们现在走进美术馆是常态,但如果我们把美术馆搬到一个集装箱或者在民居里举行快闪美术馆的活动呢?我们还可以在商场的大型停车场的墙上画壁画,还有很多我们平常很少踏足的地方,我们都可以充分利用起来当快闪活动的场地。很多在地艺术家会喜欢参与的,他们还能帮助街区用特别的方式活化起来,这时候街区就不仅仅是个街区了。


扉:请问您会如何向老一辈的人介绍我们在做的项目呢?

安:我知道很多老人家都喜欢诗歌或者唱歌等的艺术形式。有个在西雅图的有名的艺术家曾经将日本俳句里的词印在了人行道上。但由于其特殊的材质,人们只有在雨天的时候才能看见句子的内容,平常不下雨的日子里是看不见这些诗句的。这位艺术家与社区合作,让社区里的老人家选出他们最喜欢的诗句,然后把这些诗句用纳米技术制作的油漆刷在地上,因此只能在雨天才会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以新的技术、新的想法,与社区合作,这样的作品是很特别的。我们可以与老人家多交流让他们喜欢的东西,然后用新的技术、新的想法去诠释一些传统的东西也很好

我们还在不久前与一些阿兹海默症患者做了一个项目,其中一个目的是希望他们记得一些声音和气味。有些长者住的地方会有一些特定品种的鸟儿鸣叫。除了只是把鸟儿的鸣叫声录下来,我们还举办了一系列的活动,我们做了一个有10个不同频道的电台,每个频道都有不同的小鸟叫声。这是很棒的活动,学生们也出去鸟儿的栖息地去实践,他们不仅仅去录音,还记下来关于这些鸟儿的故事,每个品种的鸟还有他们的一首诗歌,像1号台是喜鹊,2号台是笑翠鸟,3号台是... 然后老人家一打开录音机就可以看看他们是否记得这是什么种类的鸟。当他们和他们还有医生们谈话时得知这些老人家因为这些小鸟而微笑时我也感到很幸福。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6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