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新总部选定长岛市,纽约艺术界为何表示拒绝?
发起人:欧卖疙瘩  回复数:0   浏览数:161   最后更新:2018/11/18 21:27:41 by 欧卖疙瘩
[楼主] 欧卖疙瘩 2018-11-18 21:27:41

来源:artnet


“长亚马逊城”(Long Amazon City)庆祝其新入驻的霸主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

官方消息:亚马逊将把它的第二个总部分别设在弗吉尼亚州的水晶城(Crystal City, Virginia)和纽约州的长岛市(Long Island City, New York)。这则从上周起被传出来的消息就像一枚被抛出的震荡手榴弹。


纽约房地产开发商对2.5万名高薪科技工作者及其家人的涌入感到兴奋。房主们很兴奋。“硅巷”的忠实信徒们也兴奋不已。为富人提供服务的人也都很兴奋(只要他们的租约没问题)。


任何一个销售高端“装饰品”的人都可能会对这些暴富的新业主感到兴奋。尽管在珍·格拉夫(Jen Graves)在《陌生人》(the Stranger)的一篇文章里,有位西雅图艺术与房地产专家已经讲明白了:“在亚马逊工作的人更想在墙上挂一台平板电视”——而不是艺术。


然而,除了对这则新闻将带来的变化感到迫不及待的这些人之外,也有一些沮丧和警醒的声音出现。


对我而言,纽约需要亚马逊新总部的程度,就和需要再开一家供应2000美元的金箔鱼子酱披萨的餐厅差不多。长岛市的第二总部计划对纽约艺术界来说无疑是个坏消息。

2017年5月1日,西雅图亚马逊总部外一名鼓手在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的雕像前参加抗议活动。数百人参加了一年一度的“五一”活动。图片由Stephen Brashear/Getty Images提供

如果你想看一看未来,那就去读读那些关于西雅图曾经时髦而另类的文化生活是如何在亚马逊推动的住房成本膨胀的洪流下被消磨的文章吧。纽约本身已经承受着由不平等驱动的巨大压力。贪婪的房地产业一心要吞噬任何街头文化活力的基础。长岛市自己的5 Pointz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那里曾经是街头艺术的天堂,现在是有钱人涂鸦主题的豪华综合公寓楼。


纽约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的《长岛市:一项投资战略》(Long Island City: An Investment Strategy)在第二总部计划发布前发布,被广泛认为是他试图向未来的亚马逊领主显示自己能力的证明。不过书中确实包含了艺术和文化方面的内容——这一战略宣传了将35个全新生活工作单元室作为城市“艺术家可承受房产”计划的一部分的想法。


但这是很可悲的。几年前,当埃尔·巴里奥(El Barrio)的Artspace PS 109提供89套补贴的生活/工作空间时,逾5.3万名艺术家提出了申请。

白思豪在2017年7月公布了CreateNYC计划。图片由纽约市提供


去年,纽约发布了文化计划“CreateNYC”,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个城市将文化视为一种资产,但也意识到纽约的创意社区正面临着巨大的阻力。该计划多次提到经济承受能力是这座城市文化景观的主要威胁。该计划引用了一项研究,该研究表明,对于76%的艺术家来说,在纽约市工作的主要挑战不是成本就是空间。


老实说,我觉得这很丢人。

在城市“聆听”之旅中CreateNYC的工作坊活动,其中从艺术社区收集的反馈收集在一起。图片由CreateNYC提供


在“策略”中阐述解决支付能力危机的章节中,CreateNYC推出翻天覆地的新倡议,提出要建立“为艺术家、文化工作者和组织整理并分享他们能负担得起的市属空间定期更新列表”以及“为维护全市经济生活和工作空间开发新模型提供支持与合作”。然而,即便是这些令人神经紧张的“支付能力”计划,也都被贴上了“中期”或“长期”的标签。面对所谓的紧急问题,该计划甚至未能提出任何紧急解决方案。


而且,纽约似乎已经承诺要做一件注定的事情——机器式的“亚马逊效率”让情况变得更加令人担忧。纽约州向一家由一位全球首富老板管理的公司是提供了数不清的数亿美元赠款。(纽约大学商学院教授斯科特·加洛韦(Scott Galloway)最近接受记者卡拉·斯威舍(Kara Swisher)的采访时指出,入围第二总部的候选城市与贝索斯已经拥有房产的地方相距很近,这一点值得怀疑。)

2016年10月27日,亚马逊董事长兼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在纽约经济俱乐部发表演讲。图片由DrewAngerer/Getty Images提供


专门关注艺术家的困境总是冒险的。“艺术家”倾向存在于新经济专业人士和工人阶级群体以及有着更深层根源的有色人种群体之间,人口结构变幻莫测。受影响最严重似乎是皇后区,它以多元化著称,是第一和第二代移民的大熔炉。


一些纽约艺术家和艺术空间可能会在亚马逊的阴影下茁壮成长。但近来的艺术史已经提供了充足的例证以证明不平等加剧发展带来的好处并没有被共享,反而被不断上涨的租金所吞噬——而后者才是普通人、艺术家或其他人更关心的问题。(正是出于这个原因,以“城市应该向‘创意阶层’示好”而闻名的城市建设研究学者理查德·佛罗里达(Richard Florida)现在承认这种策略弊大于利,反而引起了一场“新都市危机”。)


面对日益衰落的中产阶级市场和集中在精英机构中的赞助人,艺术空间已经被集中到像哈林区(Harlem)和唐人街这样的社区。这反过来加剧了社区之间的紧张关系,因为长期居住在纽约的居民已经在超中产阶级化的纽约空间展开着激烈争夺。

一艘拖船和一艘驳船沿着纽敦河前行,这条河将很快被命名为“亚马逊河”(Amazon River)。图片由AndrewBurton/Getty Images提供


这个城市知道这是什么,就像CreateNYC所提议的那样。亚马逊清楚这一点——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试图阻止该公司在西雅图成为众矢之的的‘繁荣炸弹效应’在纽约重演”的讨论是与未来第二总部落户城市对话的一部分内容。那么,这只是公关吗?真正的计划又是什么?


为了赢得第二总部的竞标,纽约州极具事务性的州长安德鲁·库莫(Andrew Cuomo)甚至提出将附近的纽敦河改名为“亚马逊河”。


你知道吗?这实际上倒是一个恰当的致敬。这条小溪满载着工业废料,象征着当人们放任企业肆意妄为时所导致的一切。结果,这种环境变得几乎无法居住,曾经欣欣向荣的生态系统随之消失。


文丨Ben Davis

译丨Yi Cao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4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