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让霍克尼成为在世最贵画家的为什么偏是这一幅
发起人: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回复数:0   浏览数:212   最后更新:2018/11/15 10:58:55 by 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楼主] 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2018-11-15 10:58:55

来源:Artsy官方  Nate Freeman


大卫·霍克尼,《艺术家肖像(泳池与两个人像)》,1972。图片致谢佳士得拍卖行。


过去五年,杰夫·昆斯一直占据着身价最高的在世艺术家这一头衔———他的作品《气球狗(橙色)》(1994-2000)于2013年佳士得十一月秋拍上以5840万美元(含佣金)售出。这件受藏家彼得·布兰特(Peter Brant)委托拍卖的作品,打破了在此之前不久由格哈德·里希特创下的3700万美元的在世艺术家拍卖价格记录。


但这一记录可能即将于本周四被打破:佳士得战后及当代艺术晚拍将呈现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 生于英国、居于洛杉矶)的作品《艺术家肖像(泳池与两个人像)》(1972),估价高达8000万美元,近乎三倍于其今年春天的拍卖纪录2840万美元(《太平洋海岸高速公路和圣莫妮卡》,1990)。这也将是在过去两年里,以其大型回顾巡展为背景,霍克尼创下的第四个拍卖纪录。


艺术史学家和市场相关人士一致认为,是人们追逐霍克尼作品的风潮以及其在艺术史上地位的提升,致使近期市场上涌现了更多他的作品,也吸引了愈多的顶级藏家。在由奖杯式作品驱动的拍卖市场上,《艺术家肖像》可以说是霍克尼所有作品中最令人觊觎的代表作了。


“霍克尼是其所处时代最后几位在艺术史中占据一席的艺术家之一了,”佳士得战后及当代艺术部主席亚历克斯·罗特(Alex Rotter)说道。“霍克尼的作品深受人们喜爱,也经常出现在拍卖上,但售价却都没能体现其艺术史地位。仅在三四年前,他的作品价格还只处于平均水平,大幅作品价格约800万美元。与弗兰西斯·培根、卢西恩·弗洛伊德、安迪·沃霍尔以及罗伊·里奇特斯坦相比,他的作品价格一直没有明显上涨。”


罗特表示,是其广受赞誉的大型回顾展改变了这种状况(泰特不列颠美术馆的霍克尼个展在显著位置展出了《艺术家肖像》,观展人次打破了美术馆的历史记录)。他认为11月15日的拍卖上,踊跃出价的可能是那些近年来频繁在佳士得晚间拍卖上豪掷千金的顶级藏家,而不一定是长期收藏霍克尼的忠实簇拥。


“我认为最终的购买者会是那些喜欢收藏大艺术家标志性作品的,而非长期收藏霍克尼作品的资深藏家,”罗特说道。


霍克尼的双人肖像画是他最为知名的系列之一。这些画作中的两个形象通常与真人等高,两者的姿势和之间的相对位置往往创造出一种明显而又克制的张力。除此之外,这幅即将被拍卖的双人肖像作还具有霍克尼的经典元素:闪光的蔚蓝色加州泳池。


“这种情况非常少有,所有人,包括评论家、艺术史学家、市场相关人士,都一致认为十个人里有九个会选择这幅作品,”罗特说道。意识到人们可能认为这是拍卖行一贯的夸张说法,他补充道:“我们总爱说‘这是最好的、最伟大的’等等,但这次真的所言不虚,这幅画真的是他最好的作品。”


而除了所有标志性元素,这还是一幅在灵光乍现之下创作出的作品。甚至在其首次展出的两个月前,霍克尼推翻了之前的画稿,不得不从头开始。

大卫·霍克尼个展于大都会艺术博物馆,2017年。©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图片致谢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艺术家的肖像》诞生于1971年,当时霍克尼的工作室地板上有两张恰好相邻却又毫无关联的照片,一张照片中有个男子正在好莱坞的泳池里游泳,而另一张里有一个望向地面的男孩——两张照片构成了一个奇妙的角度,仿佛那个男孩正望向池子里游泳的人。彼时的霍克尼恰好正处于双人肖像系列的创作阶段(该系列第一张作品描绘了小说家克里斯托弗·伊舍伍德与他的伴侣——艺术家唐·巴卡迪),他发现这个偶然的组合可以成为下一幅双人肖像的极佳素材。


“再次以不同风格来绘制双人肖像的念头让我迫不及待开始动笔,”霍克尼在1988年出版的自传《David Hockney by David Hockney: My Early Years》中写道。


然而长达半年时间的努力最终成了徒劳。在创作后期,霍克尼意识到泳池的角度错了——布局应平行于画面下方边缘,而不应倾斜。于是他不得不废弃第一稿。


“舍弃六个月的心血真令人难以接受,”他在回忆当初创作的过程时说道。但因明确意识到自己的构图错误,霍克尼也别无选择:“泳池的部分完全无法调整,因此我决定全部重画。”


彼时,距离纽约艺术品经销商安德烈·艾默里奇(Andre Emmerich)为霍克尼新作举办的展览开幕只剩两个月的时间了,霍克尼不得不开始向最后期限全力冲刺。他与助手以及摄影师约翰‧圣克莱尔(John St. Clair)一同去到电影导演托尼·理查德森(Tony Richardson)位于南法的家中,拍下圣克莱尔在理查德森泳池里的照片。而画中站立的形象则是霍克尼先前的伴侣彼得·薛斯辛格(Peter Schlesinger)——照片摄于伦敦肯辛顿花园,画面中的他身着明快的浅粉色夹克, 而这也是他最后一次成为霍克尼绘画的缪斯。霍克尼将这两张照片相结合,并在背景中融入了地中海景观,在两周的时间内每天连续工作18个小时,最终得以在展览开始前如期完成。


“我真的是在这件作品被送去展览的前一晚才完工的,”霍克尼曾透露。


霍克尼的传记作家克里斯托弗·西蒙·塞克斯(Christopher Simon Sykes)曾表示这幅画作“毫无疑问是那场展览中最耀眼的明星”。著名艺术评论家及策展人亨利·戈尔德扎勒(Henry Geldzahler)在观展后也立即指出这件作品之于霍克尼艺术生涯的重要意义,认为作品的名字实乃霍克尼对其与薛斯辛格之间感情关系的深刻个人注解。


“大卫其实是以一种抛砖引玉的方式为彼得正名——他在作品名中称彼得为艺术家,”戈尔德扎勒写道。“为自己的学生添上羽翼并不容易。我认为,对于大卫而言,这幅画在心理层面上的意义极为重要——他在试图赋予彼得作为一位艺术家的尊严,令他能真正为其所为”。


艾默里奇最终以1.8万美元(约等于如今的11万美元)的价格将作品出售给一位美国藏家。据塞克斯在传记中写道,这位藏家很快便以三倍于原价的价格转售给一位英国藏家(而在佳士得的藏家记录中,第一任藏家是伦敦的詹姆斯·阿斯特夫妇)。


数年以后,这幅画转手到娱乐业巨头大卫·格芬(David Geffen)手中,挂在他位于马里布的豪宅中,这个场景成为了《Architectural Digest》杂志1988年七月刊的封面。在此之后,格芬将画作转售给了作品目前的所有者——生于英国、居于巴哈马的金融家乔·刘易斯(Joe Lewis)。虽然佳士得拒绝透露委托人的信息,但刘易斯曾于2014年将作品借给悉尼的新南威尔士州美术馆展出,2017年又出借给霍克尼回顾展(巡展于泰特不列颠美术馆、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以及蓬皮杜艺术中心),因此画的主人不难得知。


在泰特美术馆和大都会博物馆的展览中只展出了5幅双人肖像,蓬皮杜艺术中心则展出了6幅。负责大都会博物馆展览的策展人伊恩·阿尔特维尔(Ian Alteveer)盛赞该系列作品能表达出“两人之间微妙的张力与能量”。


“这些作品的尺幅之大令人惊叹,几乎是真人规模,”阿尔特维尔说。“在展厅里与画中人物迎面而立,搏动着的情绪几乎能触见。”


阿尔特维尔与罗特都都认为,《艺术家肖像》取景于洛杉矶、南法以及伦敦的复合创作经历赋予了画面不同于其他双人肖像画的幻境感。


“当你从艺术史的角度去解读霍克尼的画,每一幅都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罗特说道。“但《艺术家肖像》在我看来是其中最为精妙的,因为它高度融合了艺术史价值与感性的审美价值,这一点十分难得。”


他补充道:“很多时候,艺术家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并不是最容易打动你的那件。”


罗特有信心会在拍卖时看到几个买家把价格推升到8000万美元,甚至更高,尽管这件作品并没有得到拍卖行担保价这张安全网。他表示,这个估价恰当地把霍克尼与赛·托姆布雷(2015年创下7050万美元拍卖纪录)和马克·罗斯科(2012年创下8690万美元拍卖纪录)等战后艺术大家放在了同一高度。综合去年战后及当代艺术拍卖市场的突出表现(根据巴塞尔和瑞银的年度艺术市场报告,去年这一类别的艺术品成交总额达62亿美元),以及霍克尼日益稳固的艺术史地位,罗特领导的佳士得团队认为这个估价是绝对合理的。


“无论是从这幅画的质量还是从市场需求的角度出发,这个估价都不为过,”他说。“1.5亿美元或许太高,但4000万绝对太少。”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1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