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从机器体内释放魔鬼?
发起人:陆小果  回复数:0   浏览数:304   最后更新:2018/11/14 13:29:00 by 陆小果
[楼主] 陆小果 2018-11-14 13:29:00

来源:泰康空间


视频策划 | 泰康空间

拍摄 | 什方影像、张文心

声音 | 虞菁



露台项目

泛音 Phi

2018.10.13 - 11.17 | 展期

张文心 x 虞菁 | 艺术家

刘倩兮 | 策展人

唐昕 | 艺术总监


当前泰康空间露台项目的展览“泛音”中,艺术家张文心和虞菁合作的声音互动装置,将露台这个延伸性的户外建筑结构与人类大脑内部的神经信息网络进行了平行的映射。而观众与作品中部分材料的互动,也是声音生成的随机而重要的环节。


泰康空间特邀“苏俄转播”主理人吴鞑靼,在该作品的体验与关键词触发的基础上,撰写了由五个章节构成的虚构的文字片段。


文 / 吴鞑靼



它拥有被钢铁包裹的热心,带来勇气与爱。

它行走在未知的迷雾中,我们跟随它一起行走在迷雾中。

隐藏在森林中的恐惧逐渐消失,但路的尽头是悬崖和死亡。

我们渴望一个聪明的大脑。


它拥有聪明的大脑,但是没有我们渴望的心脏。

它没有心,没有良心,没有爱心,没有同理心。

它的智慧在黑暗的森林里闪着夺目的光。

但那些光,只会让我们感到弱小和绝望。


我们忌惮于冷酷的大脑,也热爱好心的机器。

我们不知道谁是真正的朋友。

我们只能独自上路。


——摘自美国科幻作家鲍曼·弗兰克的小说

《在22世纪寻找奥兹国的踪迹》

《01》

围棋子、圆柱

尺寸可变

2018



有没有可能我们的祖先应该是蝙蝠?

或者说,上帝应该让蝙蝠成为我们的祖先。

这群哺乳动物里唯一会飞行的家伙,这群能在黑暗的世界里聆听灵魂的家伙。

我们嫉妒蝙蝠。

我爱蝙蝠。

露台项目“泛音”展览现场

右侧作品《分形脉冲》

音频、耳机、黄金分割图案、方柱

尺寸可变

2018



阿兰·图灵,和中国男演员 JD 在网上吵了起来。


事情的起因非常简单,JD 有天心血来潮引用了一首中文古诗,发在自己的微博里,结果里面出现了两个错别字。这下可好,引来了关于「XX人没文化」的海量讨论。有理的,没理的,都跳出来凑这个热闹。情急之下,JD 只能自己出来解释,在他的另一条微博声明中,他公然宣称「人非机器,哪怕机器也会出错。」


阿兰·图灵什么话也没说,从自己1950年发表在学术期刊《Mind》上的论文《Opinions Opposed to My Own(反对自我的意见)》中,挑出了几句发在了微博上。


图灵是这么说的:如此看来,我们可以真正宣称「机器永远不会犯错误」。错误的结论,只可能来自于机器输出信号时的附加条件。机器可能出现「工作障碍」,因为机械上的或者电路上的问题,它没有像我们设计它时那样正常工作。但你不能说机器也会出错。


很明显,JD和图灵都无法说服对方,他们的矛盾就像两性政治矛盾那样尖锐。在这种情况下,微博官方很主动地站出来说:是微博错了。


《晶体》局部

音频、弹性材料、可拉伸传感器、电路、

电脑主机、音箱、圆柱、亚克力

尺寸可变

2018



近日,记者了解到王先生通过微信里的朋友介绍,买了100瓶假洗衣液。


王先生把从超市里买的同品牌洗衣液,和网上买的假洗衣液分别倒在两个透明的塑料杯里面。一份,售价38块8,浓稠的蓝色,透出淡淡的薰衣草香味。另一份,售价8块8,像勾兑出的肥皂水一样,劣质的味道。


记者问王先生,你如何评价这两份洗衣液呢?


「这瓶的颜色像烂掉了一样,而这一瓶,则比较新鲜。」


记者又问王先生:为什么您会用描述水果的语言,来描述洗衣液的样子?


「哦,是这样的,我在年轻时曾久久地盯着瓦西里·康定斯基的画作不愿离去。那些年,我的脑子里都是他曾经在1910年《颜色的心理学工作原理》一文里提到的话。


关于人的通感,意识与知觉的关联,颜色的各种非物理性触及,等等。我时常问自己,声音是有颜色的吗?颜色会有气味吗?我们稍纵即逝的肤浅的五官、六感、七情,究竟是属于身体还是属于大脑呢?我面前的两瓶泛着蓝色的洗衣液,就正在拷问我心灵的和谐,以及调拨着我的灵魂。


真是不好意思,我又突然想到了俄国浪漫主义诗人莱蒙托夫。」


好的,观众朋友们,这次的采访就是这样。


记者说。

《只有无名的人变了》

音频、集成电路、湿度感应器、光敏电阻、led 灯珠、

示波器、喇叭、铁架、植物、塑料篷房

尺寸可变

2018



亲爱的朋友们,现在我们要探讨的问题是——如何从机器体内释放魔鬼。


古希腊的造物伟力

蝾螈的鬼魂

天使的下颌骨

魔鬼的一神论信仰

人工智能的近未来统治


我应该稍微挪动下正在监视我们的热敏摄像头,你的脸上出现了太多的红色,我的脸上出现了太多的黄色。这有碍于我们的批判性思考。


第二人性

偶蹄动物的蓝色生死恋

现象级恐惧

超越一切的新神话

机械神经元

电子剧场


对,当然要提到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剧院,还有他赋予我们心灵的即兴表演张力。


尘世间的异物

后人类主义者的午餐

数字元素


谁去提醒一下母体,她不应该总是熬夜、酗酒,以及为犹大担忧。


魔鬼的使臣

半自动化装置

古代汉语词典

电子宠物的喜怒哀乐


我们应该让两片来自不同世界的土壤对话,而不是用社交网络的数据养育可爱的鸡仔。

我们应该试图预测下未来,而不是发动下一场技术革命。

我们应该让幽灵来控制夜店,而不是尝试又一次的上瘾。


亲爱的朋友们,现在我们要探讨的问题是——如何从机器的体内释放魔鬼。


《只有无名的人变了》局部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2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