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岸,在打造一个画廊本应该掉进去的“当代艺术陷阱”
发起人:colin2010  回复数:0   浏览数:311   最后更新:2018/11/11 20:19:20 by colin2010
[楼主] colin2010 2018-11-11 20:19:20

来源:ARTSHARD艺术碎片

2018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


2018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


“在视野的远处AT A DISTANCE TO THE FOREGROUND”是此次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ArtReviewAsia Xiàn Chǎng单元的作品,来自艺术家劳伦斯·韦纳。这句话也特别契合用来讨论今天的西岸。


今年是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的第五年,如果说西岸设计与艺术博览会有过五年计划,那么到今天应该是达到了一个计划目标。毫无疑问的是,它作为一个本土艺术博览会吸引了足够多的国际关注。今年,“双馆”亮相,新建的N馆使展会的面积扩充到了两万多平米,虽然在人流上A馆依旧是更占优势,但是N馆所呈现的互通性空间搭建结构预示着博览会的趋势一定是继续外扩的,包括今年新增的DREAM VIDEO 100的影像放映单元,和选择在上海延安西路上生·新所呈现“Xiàn Chǎng”单元的作品——日本艺术家宫岛达男的作品《倒序曲》。西岸艺术博览会在做出更多元的结构。

2018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  DREAM VIDEO 100

宫岛达男,《倒序曲》,27件霓虹灯,尺寸可变,2018  

上生·新所 游泳池

Copyright the artist  Courtesy Lisson Gallery  Photo: Alessandro Wang


今年的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A馆齐集了国际重量级画廊,白立方、卓纳画廊、佩斯画廊、里森画廊、豪瑟沃斯、赛迪HQ画廊等,以及今年新加入的高古轩,深耕本土艺术家的画廊只有长征空间、麦勒画廊、博而励画廊、天线空间、空白空间、墨斋,国内其他重要画廊包括香格纳画廊、没顶画廊、魔金石空间等都分布在新建的N馆。


一部分新参展的国际画廊在试探国内的收藏环境,而另一部分国际画廊便是来势凶猛,博览会开幕前,很多画廊早已做了布局。此次卓纳画廊在展位只呈现了一件作品,来自艺术家丹·弗莱文(Dan Flavin)的大型装置《无题(致索尼娅)》(1969)。这件作品最早在1969至1970年间于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的重要群展《空间》(Spaces)中展出,而本次是该作品首次于美国以外地区呈现。同时,画廊代理艺术家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 Alÿs)于上海外滩美术馆个展《消耗》在11月9日开幕,并将参展第12届上海双年展主题展《禹步》,而即将在香港举办个展的艺术家吕克·图伊曼斯也在博览会前后分别在北京、上海举办了两场讲座。


2018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卓纳画廊展位

丹·弗莱文《无题(致索尼娅)》


11月3日,豪瑟沃斯代理艺术家路易斯·布尔乔亚的大型个展“永恒的丝线”在龙美术馆开幕,去年豪瑟沃斯在西岸推出了路易斯·布尔乔亚、汉斯·阿尔普、福斯托·梅洛蒂三位艺术家以“诗意的格局:三位杰出大师的巅峰之作”为主题的展览,今年依旧是以主题展的面貌出现,以“隐喻的空间”为主题,带来了拉里·贝尔、爱德华·奇利达和罗妮·霍恩三位艺术家的作品。而同期,豪瑟沃斯与乔空间联合呈现了其代理艺术家马修·戴·杰克逊的展览“新风景画”。



2018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豪瑟沃斯展位


历年参加西岸博览会的大田秀则画廊OTA FINE ARTS也于去年在西岸开设了新空间,并于博览会同期举办了草间弥生的个展“我对爱的憧憬全部从我内心出发”。



2018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大田秀则画廊展位

竹川宣彰、草间弥生作品


高古轩第一次参加西岸艺术博览会,其代理艺术家村上隆长达18米的作品《云龙图-靛蓝色》同时出现在了ArtReview Asia Xiàn Chǎng单元。

2018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高古轩画廊展位

白南准、理查德·普林斯作品

2018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

ArtReview Asia Xiàn Chǎng

村上隆《云龙图-靛蓝色》


此次西岸艺术与博览会主画廊单元的 87家画廊中,国内画廊有 31家,在博览会越来越国际化的趋势下,国际画廊强势进入,并且吸引了足够多的关注。


一方面,在面临区别于像香港巴塞尔这样的聚集全球藏家资源的市场环境中,中国本土藏家这块市场蛋糕,其份额是否会被迅猛的国际势力所切割?大家都知道,“ 蛋糕 ”就那么大。而同时在不断打造高品质艺博会的水准下,是否能吸引更多新型藏家的消费力?另一方面,在诸多国际画廊和艺术家的涌入后,也将带动中国当代艺术画廊和艺术家对国际当代艺术面貌的观察和判断,进而将视野对准在 “当代艺术 ”共同的水平线上。


对此,我们也采访了部分国内画廊来聊一下他们的看法。


长征空间Long March Space:


我们从来没有把中国从国际上下文的关系里摘取出来。而且长征计划原来的工作就是要去牵线“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我们以前的工作会关心现代性整体历史里面中国本土和国际条件的关系,所以我们没有一个突然间的变化,或者说剧烈的反映。甚至我们也曾经非常动员和支持我们核心的藏家,对国际当代艺术表示关注和支持。因为我们认为好的艺术是不分本土、国际的,他是共享一些同样的问题和挑战价值观的。

2018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长征空间展位,汪建伟个展“寒武纪”


我们的艺术家也跟国际的艺术家、前瞻性的理论或策展是有密切关联的,所以我们没有一种明确的,强调本土价值,或者一风倒的倾向。此刻大家如果作为参展商,参展商会有眼前、此刻、今天的感受和判断,我们就得去评估、量化、分析多少参展画廊是国际的,多少是本土的。并不能因为是本土或国外,你就可以来卸货,你就永远是一个拼盘,是一个大杂烩。甚至去固化一个博览会的理解想象,在基于前面的情况有一种表面的分析:他只卖小的,他只卖便宜的,我们就给他定制一些便宜的、小的、杂碎的一个展会。


到今天,博览会的进步和发展也是跟参展画廊冒多大的险,有什么样的一种态度、信念和投入有关系。所以我们这次的做法,就是要打破所谓的差异性。我们不仅仅是说在上海西岸和ART021博览会两个展位做汪建伟的个展“寒武纪”,这是汪建伟准备了几年的,新的理念创作作品的个展发布。我们到底是选择在美术馆,还是选择在画廊本部长征空间?上海艺术格局生态,秋季的两个博览会非常有意思,所以我们就在两边同时各分一半,来推出他的个展,这就是我们的一种博览会态度。别人问我们,你们下一届怎么办?中国发展速度之快,你就是要每年去更新、思考,到明年你有明年的一个反应和评估,这主要是依赖于你的艺术家,他们有什么样新的成果和想法去推进。

2018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长征空间展位,汪建伟个展“寒武纪”


博览会怎么做才有意思?我觉得他不仅仅是一个所谓国际、本土的思考。十年前长征就曾经赞助过上海双年展和广州三年展,那时候我们的资金赞助就是支持国际,但不是说弄一个大牌艺术家过来往那一挂,我们也有他了,我们中国好重要,他也来了。我们给的资金是希望促成他们对中国的考察旅行和制作,能产生是因为跟中国的关系而不同。


托洛茨基很重要的一本著作叫《中国革命的问题》,中国革命曾经是国际语境里面起到很大影响力的工作,俄罗斯的一个革命领袖和理论家,要不断地写作和积累去分析他,这种对话是一致的。如果这个对话是在一个平等的、有效的,跟生产关系有关系,不是只跟传播营销有关系的话,根本不必要在本土和国际层面上去纠结。如果是个陷阱的话,陷阱越深不是也越好吗?这不是一个调侃,这是一个学术的观点,当代艺术就是要把自己“扔”进去。

2018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长征空间展位,汪建伟个展“寒武纪”


麦勒画廊Galerie Urs Meile:


其实我们画廊比较特殊,在北京和瑞士有两个空间,那我们算中国画廊还是外国画廊?这也是我们的一个特点。瑞士卢森的空间始于1992年,上世纪90年代开始,我们开始来到北京,与中国艺术家接触,把中国艺术家介绍到西方,2005年我们在北京正式成立了空间,像艺术家王兴伟、谢南星、邱世华都是我们合作了超过十年的艺术家,我们跟艺术家是一起成长起来的。同时我们也有西方的艺术家、西方的藏家,也会参加国际的艺术博览会,所以对我们来说我们的状态一直是比较均衡的。

我们是根植于中国当代艺术的,可能我们跟他们的位置有点不太一样,中国的画廊做的一切工作,其实都是在推动中国当代艺术,我们参与了中国当代艺术的历史,也对中国当代艺术有自己的一份责任。我们更看重的是画廊作为一个平台,让我们合作的中西方的艺术家通过展览交流。我们两个空间每年分别都有四档展览,那么从明年开始,北京空间和瑞士空间会变成五档展览,市场和外部环境一直在变化,我们要做的就是把画廊的工作都做好。

王兴伟,《命的邂逅》布面油画,240 x 200 cm,2018


2018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麦勒画廊展位


没顶画廊MadeIn Gallery:


国际画廊越来越多,国际艺术家也越来越多,包括国际展览本身带来的一个展览标准,或者是现场空间的标准,最基础的这些东西,包括对观众的要求,观众对作品理解的要求。这些都是随之而提升的,现在的藏家也都很国际化,他们每年要跑很多国际博览会,他们能看到很多国外的东西。他们的眼界越是开阔,格局越开阔,他们对作品的认知度和判断力也越高。

2018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没顶画廊展位


我们还是比较拥抱这种国际画廊进来,这样有助于共同创造一个更加国际性的平台。当然我们也有国际的艺术家,但我们主要还是中国艺术家。其实这些中国艺术家,他们也都是在一个国际层面比较活跃的。沈莘本身就住在国外,他有大量国外机构的展览,也有纽约新美术馆三年展的参展履历。苗颖也是在纽约新美术馆等机构展览的经历。从博览会的角度也好,或者说是从上海艺术生态来讲,我们当然是希望国际画廊更多一些,这样更有助于我们可以在这个国际性的平台上,跟国际产生对话。


我们的艺术家都比较年轻,都比较新锐,国内有一些藏家就是看到这些年轻艺术家在国际上很活跃,看到他们有国际的展览,有国际的收藏,就会对他们感兴趣。所以我觉得国际性画廊进来,对市场来说,对我们的市场来说反而是好事。这个时代不可能只局限在本土的范围上,只跟本土的藏家和艺术家来工作。平台越宽,格局越广,未来的前景也会越好。



2018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没顶画廊展位


广州画廊Canton Gallery:


我们跟别的商业画廊还是有一点点区别,毕竟我们是艺术家做的。我们除了市场考虑之外,还会偏重于艺术性一点。有的你怎么想都不可能卖掉的东西,我们就会展,所以我们跟别人会有点不一样。而且我们选择艺术家还是偏向于广东地域。


我们是第三次参加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西岸每年都在扩大,品质一直有上升。同时也会影响参展画廊在艺术家作品上面的选择,我觉得还是好的,我们每年都会认识到新的客户,我觉得这已经很不错了,可能本来买贵东西的藏家也不是我们的客户群。



2018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广州画廊展位


魔金石空间Magician Space:


国际画廊的进入要说对中国画廊没有影响,我觉得不可能,肯定是有影响的。这种影响是好,或者是不好,其实大家现在都在看,我们都在观察。但对我们来说,我觉得还是好的,因为你迟早要进入整个国际化的平台上来寻找自己那个确定的点,如果只是说把这个画廊放在一个本土的平台上,你去寻找的那个点是不确定的。所以从我们的角度来说,商业本身还不是我们最关切的,因为我们觉得,画廊作为一个长线,你看到国际画廊就在你眼前的时候,你的参照点,在对比的过程中会越来越准确,这是我们最关切的。


我们要做的,首先是参照国际画廊来调整自己。这确实让我们自己更清楚,而且这个思考是越来越迫切了。因为之前的十年,我们思考的是在整个本土的环境里面如何调整。另外一方面,对于画廊来说不能光盯着商业,按理说画廊的销售当然是第一位的,但作为画廊的长线来说,你不去考虑未来几年的方向,在未来也是比较惨的。所以这几年我们最需要考虑的真的是画廊的发展,包括自己的艺术家在国际上如何去推动等等。



2018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魔金石空间展位


(未完待续)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2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