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021 的目标是创造100万中国新藏家
发起人:欧卖疙瘩  回复数:0   浏览数:767   最后更新:2018/11/10 22:06:25 by 欧卖疙瘩
[楼主] 欧卖疙瘩 2018-11-10 22:06:25


来源:Artsy官方  Nate Freeman


豪瑟沃斯画廊 ART021 展位,2018。图片致谢豪瑟沃斯画廊


2013年的首届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ART021)并没有多么夺目——那时仅有29家画廊聚集在彼时的外滩源中实大厦。然而,这个年轻的团队在接下来几年里迅速地证明了自己的市场实力。2016年,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从之前的九月开幕调整到了十一月,与 ART021 同期举办。相较于国际化的西岸艺博会,ART021 每年都把至少一半的展位留给中国本土画廊。同时,在那些将购买艺术品当作一种生活态度的中国年轻藏家眼里,ART021 的地位愈发重要。


“在 ART021 刚成立的时候,上海的十一月与艺术并没有任何关系,”周大为说。他与资深公关人包一峰、藏家应青蓝联合创办了 ART021。“人们忘了 ART021 比西岸开始得更早,也忘了西岸原本是在九月份举行,后来才挪到十一月,这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如今两个艺博会都得到了迅速而可观的发展,印证着中国大陆的市场潜力,也吸引了世界各地的画廊每年十一月涌入上海,希望将作品销售给中国日益增长的藏家群体。今年,西岸艺博会的主展区有共计87家画廊参展,数量比之前的39家翻了一番之多。周四下午,第六届 ART021 开幕,共计103家参展画廊占据了上海展览中心的三个馆区。相较于政府协办并扶植的西岸艺博会(意图以西岸艺博会及相关文化机构为引擎,将前身为工业区的黄浦江畔转化为创意文化中心),周大为认为,由私人创办的 ART021 也自成一派地成为了另一个文化聚集区。

(左)村上隆x维吉尔·阿布洛,《花》,2018。© 维吉尔·阿布洛 © 村上隆,图片致谢高古轩画廊(右)村上隆x 维吉尔·阿布洛,《Memento Mori: Black》,2018。© 维吉尔·阿布洛 © 村上隆,图片致谢高古轩画廊


“我们看到西岸在逐步发展成一个巴塞尔式的艺博会。如果我们跟着西岸的路线,或试图超过他们,我们是做不下去的。我们之所以能成功,原因就在于我们不遵循艺术界的既定规则。我们也从来没想要成为另一个巴塞尔或者弗里兹,”周大为说。


今年34岁的周大为,曾在21岁时以投资银行家的身份成立了价值3,200万美元的艺术投资基金。他认为,在每两天就有一位新的亿万富翁诞生的中国,与其遵从艺博会的固有模式,还不如将更多精力放在吸引那些有潜力成为艺术品藏家的新富上。中国的藏家在香港巴塞尔艺术展以及上海、北京和香港各地的晚间拍卖上将高价艺术品收入囊中,正是他们的参与使得中国在全球艺术市场的影响力日渐增强,成为超越英国、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艺术市场。这些藏家中的许多人也会在 ART021 上购买艺术品,但周大为更关注的是那些渴望了解艺术、却还未开始收藏的富裕新贵,吸引他们开始购买艺术品。


“中国有14亿人口,这么大的市场让 ART021 有理由冲着培养100万艺术藏家的目标努力,而不是仅仅吸引已经在艺术圈系统里的人,”周大为说。换言之,周大为想要扩大整个“蛋糕”,而不只是从中分得一块。


周大为告诉潜在的参展画廊:这里有足够的钱,这些钱的主人想把它花在艺术上。而他的任务就是在每年十一月的第一周把艺术呈现在他们面前。

拉希德·约翰逊,《无题 - 焦虑拼贴》,2018。图片致谢豪瑟沃斯画廊


“重要的是销售,并且让大家明年还想回来,”周大为说。


从周四VIP预览时的景象来看,ART021 显然是步入了正确的轨道。二层两侧甬道上,穿着入时的年轻藏家摩肩接踵;沿着两边楼梯下行至这座苏联风格建筑中心位置的主厅内,展售的艺术作品门类纷繁。一侧的高古轩画廊呈现了村上隆和路易威登男装创意总监维吉尔·阿布洛(Virgil Abloh)合作的“网红”作品。众所周知,歌手 Drake 也是拥有这系列作品的自豪藏家之一。专程来打卡的艺博会访客大声催促着行人快点让开,好让路给他们拍照。在展厅的另一侧,罗贝克画廊(Galerie Thaddaeus Ropac)将整个展位都献给了如今已90岁高龄的纽约画家亚历克斯·卡茨(Alex Katz)的一系列氛围宁静而光明的肖像画。


周大为所言不虚,ART021 开门几小时内便卖出了很多作品——一般来说,中国藏家总爱等到闭幕那天才决心下单,这次却恰恰相反。豪瑟沃斯以38.5万美元将张恩利的《花园》(2017)卖给了国内的一家美术馆,拉希德·约翰逊(Rashid Johnson)的《无题 - 焦虑拼贴》(Untitled Anxious Collage,2018)售出给一家香港收藏,马丁·克里德(Martin Creed)的《作品编号2316 COCONUTS》(2015)以21万美元售出给一家国内的收藏。豪瑟沃斯还在藏家乔志兵位于西岸的乔空间内举行了马修·戴·杰克逊(Matthew Day Jackson)的作品展,并在 ART021 的展位上售出了杰克逊的《巴别塔城》(Babel,2013)和《花瓶里的花、珠宝、硬币和贝壳(米兰)》【Flowers in a Vase with Jewels, Coins, and Shells (Milan),2018】,分别在32.5万和15万美元,均卖给了中国藏家。在卓纳画廊的展位上,奥斯卡·穆里略(Oscar Murillo)的《bank of》(2017-18)以30万美元售出;卡罗尔·波维(Carol Bove)的小型雕塑以22万美元售出;周四在外滩美术馆个展开幕的弗朗西斯·埃里斯(Francis Alÿs)于2011-12年绘制的一幅无题蜡画以25万美元售出。

卓纳画廊 ART021 展位,2018。图片致谢卓纳画廊


佩斯画廊自从2015年起就年年参加西岸艺博会,今年是首度同时参加西岸和 ART021。佩斯带来的三张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 iPad 绘画以每张26000美元的价格全部售出,还卖出了几件仇晓飞和洪浩的作品。


“今年是我们首次同时参加西岸和 ART021 两个艺博会。我们在 ART021 呈现了更多中国艺术家的作品,因为在这里的目的略有不同,”佩斯首尔空间的总监李英朱(Youngjoo Lee)说。“西岸更加国际化,而在 ART021 有更多上海本地藏家。”

奥斯卡·穆里略,《bank of》,2017-18。图片致谢卓纳画廊

弗朗西斯·埃里斯,《无题》,2011-12。图片致谢卓纳画廊


2005年就在北京开设了空间的常青画廊(Galleria Continua,在古巴哈瓦那、意大利圣吉米尼亚诺和法国穆林也设有空间)早已懂得适应中国市场的消费习惯。北京常青画廊的总监 Federica Beltrame 告诉 Artsy,他们收到了很多本地藏家想要购买安东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作品的请求,于是,画廊在展位呈现了葛姆雷的个展。艺博会开幕几小时之内,三件作品已经被预留出去,大件雕塑的售价在35万欧元,小件则在17.5万欧元。Beltrame 补充道,尽管画廊也参加过北京的艺博会,但从没有像 ART021 和西岸艺博会这般成功。每年十一月举办的两个艺博会真正让上海变成了亚洲藏家的目的地。


“我感觉上海有股特殊的能量,”她说。“在这里,一切都焕发着生机。北京的艺博会根本无法与这里相提并论。”

(左)维托里奧·布罗德曼,《中心的中心》(Centre of the Centre),2017。图片致谢 Gavin Brown's Enterprise(右)马克·莱基,《变化(三原色)》【Transfiguring(RGB)】,2013。图片致谢 Gavin Brown's Enterprise


让今年 ART021 更具活力的是新增的 Detour 单元,由洛杉矶 The Mistake Room 画廊的总监 Cesar Garcia 担纲策划。Garcia 亲自甄选出包括自家画廊在内的五家画廊参与 Detour 单元,给参展费用提供了折扣。今年从佳士得跳槽到北京偏锋新艺术空间的王彧涵认为,尽管有些反常理,但或许正是中国放缓的经济和充满不确定性的资本市场催生了艺术行业的崛起。


“这里的藏家更多是把艺术作为投资,”王彧涵说。尤其是在市场动荡时期,比如正在发生的中美贸易战,就让这种情形加剧。尽管美国贸易代表署已经宣布了在中国制造的艺术品和古董不包含在征收关税的条目内,贸易争端仍然引来了各种困扰和隐忧。


王彧涵说,反反复复的征税政策在两国之间立起了“一座墙、一道屏障。不只是关乎税收,还会影响到很多其他方面。”


偏锋新艺术空间在 ART021 集中呈现了欧洲和亚洲艺术家的作品。开幕首日,画廊以14万人民币的价格卖出了恩里科·巴赫(Enrico Bach)的一幅无题绘画,还有倪军的两件作品,分别以7万和8万元人民币售出。

罗伯特·印第安纳,《爱(红,紫)》,1966-1999。图片致谢 Kasmin 画廊


不论贸易战打得多响,都没有阻挡美国画廊借助 ART021 这个绝佳的机会试水中国市场,且无需面临在当地雇佣职员、投资运营实体空间所要经受的风险和挑战。Gavin Brown’s Enterprise 今年首次参加 ART021,售出了维托里奧·布罗德曼(Vittorio Brodmann)和马克·莱基(Mark Leckey)的作品。来自纽约的 Kasmin 画廊也是首次参加 ART021,他们卖出了马克·莱登(Mark Ryden)的绘画《救世主》(2018),这件作品显然是对去年在佳士得以4.5亿美元成交的达·芬奇同名原作的戏谑——画面中的耶稣被换脸成了一个手托水晶球的卡通毛绒狗。


Kasmin 在展陈上花了些巧思,两个安保人员守在莱登这幅画前,煞有介事地把它当成达·芬奇真迹一般看护。尽管这幅致敬之作没有创下近五亿美元的天价,它还是卖到了35万美元的不错价格。


“艺博会开幕不到3小时,现场活动已经进行得如火如荼了,”Kasmin 画廊总监 Eric Gleason 说。恰在此时,一位女士朝着 Gleason 走来,一边指点一边喊他“坐下”——她想要给展位中央那座罗伯特·印第安纳(Robert Indiana)的“LOVE”雕塑拍一张无障碍物遮挡的完美照片。


“不枉此行,我们庆幸今年来了 ART021 参展!”Gleason 说,他唯一的遗憾就是,“怎么没有早点来。”


封面图:Pilar Corrias 画廊 ART021 展位,2018。图片致谢 Pilar Corrias 画廊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