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西岸博览会,深藏不露的小众城市的顶级画廊
发起人:聚光灯  回复数:0   浏览数:254   最后更新:2018/11/07 11:41:00 by 聚光灯
[楼主] 聚光灯 2018-11-07 11:41:00

来源:ARTSHARD艺术碎片  李茜


又到一年十一月艺术季。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步入第五年,将以“双馆”亮相,在20,000余平米的空间内,汇聚了来自亚洲、欧洲、北美洲和南美洲43个城市超过110家国际重要画廊。在画廊名单中,我们发现了几个来自小众城市的顶级画廊身影。他们的名气、规模,虽然比不上众所周知的mega大画廊,但是他们在当地不仅主导着当代艺术的话语权,也展出着顶级和一线艺术家们的作品,和世人分享源自艺术的自由和其精神性所带来的喜悦,他们中有的坐落在遥远的墨西哥城的kurimanzutto;也有在东南亚的繁华都市雅加达落脚的ROH Projects;还有来自自由浪漫的雅典城the Breeder,那里不仅有爱琴海,也流淌着欧洲最古老的文明;最后一家SILVERLENS位于有着东方小纽约之称的马尼拉。

2014-2017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内景图集锦


kurimanzutto

墨西哥城


上世纪90年代,Mónica Manzutto、José Kuri和Gabriel Orozco创办了一家流动式画廊kurimanzutto,画廊在初创期没有固定地点,其展示空间随具体项目而变化。在Orozco的倡议下,画廊聚焦于当时鲜受关注的墨西哥当代艺术,致力于为年轻的墨西哥艺术新锐提供展览支持。


有限的资源和空间反而促进画廊与艺术家更多面的合作,激发了更丰富的创意灵感。画廊首个展览“市场经济”在一个临时租赁的市场摊位举办,展示了13位艺术家的作品,仅开放了不到24小时。画廊的灵活性使其在墨西哥城与众多国际艺术家和策展人建立了广泛联系并开发了诸多项目,建立了本土与国际跨越边境线的交流渠道。


2006年,画廊买下了墨西哥城康德萨区(Condesa)的一间仓库,用于举办作品展览、工作坊和工作室。2008年,画廊在Rafael Rebollar大街94号开放了新空间。这座建于1949年的建筑原本是一个面包厂,建筑师Alberto Kalach将其改造为一个大型多元空间,除了采光充足的展示空间外,还包括办公室、图书馆、储藏室和厨房餐吧。今年五月,kurimanzutto在纽约曼哈顿上东区开辟了新空间。

Jennifer Allora & Guillermo Calzadilla, Shape Shifter, 2013,Sandpaper sheets glued on canvas, 243.8 × 182.9 cm


画廊本次将在西岸展现以下五位艺术家的作品:


亚伯拉罕·克鲁兹威力戈斯(Abraham Cruzvillegas)


克鲁兹威力戈斯的作品通常看似既严肃又活泼,他的创作在经济、社会与政治环境中处理了历史与自我构建的问题。他在崭新的环境下为一些物品注入了崭新的生命,以改变我们对其的理解。此次画廊带来的是他创作于2018年的新作,分布在两面墙上的粉色花块是艺术家在听着混音版的“Qué lejos estoy”之后的完成的蒙眼自画像,他还幻想着与此同时在一家位于奥斯汀的泰国餐厅内品尝着意料之外的螺旋藻口味的冰淇淋等。


加布里埃尔·库里(Garbiel Kuri)


加布里埃尔·库里1970年出生墨西哥,他从1987年到1990年跟Abraham Cruzvillegas, Damian Ortega 和Jeronimo Lopez参与Gabriel Orozco的工作室,1992年和1995年毕业于墨西哥城国家美术学院和伦敦Goldsmith学院。他参与过许多国际群展包括第54届威尼斯双年展(2011年)、第5届柏林双年展(2007年)、以及一些其他主要展览在Walker 艺术中心,Minneapolis(2007年)和新美术馆,纽约(2007年)。Gabriel Kuri作品包括装置、雕塑、拼贴与摄影。他用日常生活物品创作,被处理了之后的材料离开它们原来的功能和背景,他的作品的轻松与幽默,同时也让评论范围涉及到政治、经济和社会问题。


加布里埃尔·奥罗斯科(Gabriel Orozco)


加布里埃尔·奥罗斯科是一位非常重要的观念、装置艺术家。他的艺术家的职业生涯从作品My Hands Are My Heart (1991年)开始,成为了当时当代艺术的经典图像。他的早期项目如Parking Lot(1995)将一个一层的车库用作画廊,也被广泛关注。在很多作品里他试图将物品变形、拆卸或组装探讨事物的易变性和延伸,让观众对一些我们日常忽略的物品有了新的认识,在他的作品中能体验到的理性的参与和感性的介入,也使得作品能更好的与观众进行对话。

Gabriel Orozco, Samurai Tree (Invariant 23Q), 2018,Tempera and gold leaf on canvas,120 x 120 cm.


傅丹(Danh Vo)


傅丹,生于越南胡志明市,目前活动于德国柏林。Danh Vo的作品多以个人生命经验出发,探讨历史复杂的面向,诸如迁移、殖民、认同等,广获艺术圈注目,《纽约时报》曾评他为“当代艺术圈的宠儿”。他在2012年的作品“We The People”,以美国宪法We, the people of the United States的开头命名,等比例复制了纽约的自由女神像,并将女神拆解为400块的碎片,并分送至世界各地展出,扭转了过去我们对美国不变的优势地位的看法。此外,傅丹也刻意减低了铜的厚度,尝试掲露we, the people一体的脆弱性。也正是这件大尺幅的作品,让他获得HUGO BOSS大奖。


梁慧圭(Haegue Yang)


梁慧圭于1971年出生于首尔,她以实践在形式上和概念上都非常严谨,包括录像、装置以及高校教学。2017年起,她开始担任法兰克国立学院的教授。梁慧圭的个展曾于奥地利格拉茨美术馆、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纽约Greene Naftali画廊、慕尼黑美术馆、纽约新博物馆等地举办,并代表韩国参加第53届威尼斯双年展。


ROH Projects

雅加达


ROH Projects 是一家成立于2012年的印度尼西亚画廊,坐落在首都雅加达高楼林立的苏迪曼商业区一座办公楼内。ROH在印尼语中的意思是“精神”,为画廊起这个名字,表明了创办人Junior Tirtadji超越艺术商业化的视野和魄力。出身于从事地产和金融贸易家庭的他,在大学毕业之后毅然选择了开画廊,希望为年轻艺术家提供一个平台,6年间持续地致力于帮助本地艺术家与其他地区建立更多的联系和对话,目标是成为一家能为印尼乃至亚太地区的当代艺术发展作出贡献的领先画廊。Junior Tirtadji说:“印尼的艺术市场前几年经历过一段快速发展的阶段,但是现在她更希望画廊可以可持续性地,稳步地向前发展。”

Nyoman Masriadi,The Winner,Acrylic on canvas,1999,145 x 200 x 10 cm


所以除了扶植年轻艺术家以外,近期,画廊也开始展出更多有待被挖掘的中生代艺术家。ROH Projects是第三次参加西岸博览会。现在画廊代理了一批印尼目前最炙手可热的年轻艺术家,去年在西岸的TALENT帐篷单元展示了多位艺术家的作品。今年,ROH将在西岸带来致命艺术家埃·尼欧曼·米斯尼亚迪(I Nyoman Masriadi)的个展。

Nyoman Masriadi,Aku yang Dapat,Acrylic on canvas,2008, 200×300cm


埃·尼欧曼·米斯尼亚迪1973年出生于印尼巴厘岛,在日惹印尼理工学院(ISI)接受了他的艺术培训。艺术家90年代后期才进入艺术界,早先在印尼文化之都日惹与其他的艺术家一同转眼巴厘岛的传统文化。从中汲取灵感他创始了自己的独特的艺术语言,他常以黝黑、身形膨脹臃肿的人物为创作主题。而后十多年他的风格从未改变,黝黑、强壮就像英雄般拥有有男子气概,但是他们的形象夸张的不像正常的比例,几乎充满整个画面,肌肉呈现的光泽又具嘲讽英雄色彩的意味,这些元素的结合形成了他独特且强烈的艺术特征。

Nyoman Masriadi,Diet Sudah Berakhir,Acrylic on canvas,1999, 140×140cm


他是东南亚拍卖会上最受欢迎的当代艺术家。他的作品的鉴赏证明了他作为画家的才能和才华以及东南亚当代艺术的上风的晴雨表。ROH Projects这次带来的他的作品将着重展示艺术家女性形象在其最新作品中的映照。


The Breeder

雅典


TheBreeder是当下希腊最活跃的艺术机构之一,画廊由George Vamvakidis和Stathis Panagoulis于2002年联合创办,其源头可追溯至《TheBreeder》杂志。The Breeder是雅典这座历史古城不多见的当代艺术画廊翘楚,致力于推广雅典新兴当代艺术家的国际认知。


The Breeder始终是一家灵变且创新的画廊,这从其运营历史可见一斑:画廊最初的运营空间位于雅典市中心一座上世纪70年代的建筑内,而2008年则搬到新晋艺术区Metaxourgeio的一个冰激凌厂房里,原厂房经建筑师Aris Zampikos开放性的改造后成为别有洞天的展示空间。2013年,The Breeder于摩纳哥的蒙特卡洛开设了为期一年的快闪空间;2015年,画廊开启了艺术家驻地项目。


灵活性也是The Breeder应对艺术市场困境的奥义。“希腊最近九年的经济衰退让雅典的艺术市场一蹶不振,跟我们同时期创办的画廊大部分都倒闭了”,画廊主Stathis Panagoulis和George Vamvakidis说。在近年不容乐观的艺术市场环境下,他们仍然坚持为艺术家举办大型个展,积极推动宣传和慈善活动,“我们持续性地挖掘赞助人、合作伙伴和藏家,努力与他们策划多维合作,试图产生最大范围的社会反响。”


The Breeder始终与国际各大艺术博览会和双年展保持着密切合作,如军械库艺术展、雅典双年展等。今年是The Breeder首次来到上海西岸,他们带来的雅典新锐艺术作品将与上海当代艺术发生初次交汇与碰撞。


此次画廊共带来以下四位艺术家的作品:


詹尼斯·瓦雷拉斯(Jannis Varelas)

Jannis Varelas,SWABO,Oil, oilstick, acrylic, tempera , ink, pastel, guesso on canvas,2018,250x250 cm


詹尼斯·瓦雷拉斯(Jannis Varelas)的艺术创作探索了当代人类的现状,他的创作主题通常源自社会引发的现象,形式通常非常具有趣味性,充满着原始主义和超现实主义的意味。他的大幅作品采用了各种技术和材料混合创作而成包括:油画,油画棒,粉彩笔,标记笔和丙烯颜料来释放他的艺术色彩和能量。而他作品中的标志,符号和印迹让人联想起自动喷绘和儿童绘画,之中又暗藏了他不拘一格充满活力的手势绘画技巧,从碎片开始入手,去巧妙地融合抽象和现实:就像在考古发掘一样,方式看起来很随意,却组合起一组组随机的碎片来展示当代人类的日常生活。

Jannis Varelas,Untitled,Oil, oilstick, acrylic, tempera , ink, pastel, guesso on canvas,2017,250x250 cm


瓦雷拉斯1977年出生于希腊,现在作为一名艺术家生活和工作在雅典和洛杉矶两地,毕业于英国皇家艺术学院(Royal College of Art in London)和雅典工艺美术学院(Athens School of Fine Arts)。他的作品被多家艺术机构和基金会收藏包括:美国奥纳西斯文化基金(Onassis Foundation USA); 赫尔辛基奇亚斯玛当代艺术博物馆(Kiasma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Helsinki)和伦敦萨奇收藏(the Saatchi Collection, London)等。


玛蒂尔德·罗斯尔(Mathilde Rosier)

Mathilde Rosier,Blind Swim,oil on canvas,2018,210x120 cm


玛蒂尔德·罗斯尔(Mathilde Rosier)作品展现其对人类生理和心理层面体验仪式时的极大兴趣。在2012年她曾获得由法国外交部(French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颁发的奖学金,以奖励她此前以人类学研究学的方式调研了西方当代练习和实践魔法的人群。在她的创作下,虚构物成了触手可及的实际形态,有时也是叙事的一部分,星群们穿戴着自制的服装,动物们是神秘的代表,而自然则时常被看作是支撑所有一切的存在。被遗弃的背景设定,更或者是存在于令人信服的现实世界中的孤单的主角们。在这样的背景下,也让其实现了创作媒介的多种多样:绘画、电影、舞蹈和戏剧。罗斯尔的创作搭建起梦一般的境遇,继而让旁观者失去了对于空间和时间的把握,也在有意识和无意识的境地之间打开了一道大门。

Mathilde Rosier,Blind Swim,oil on canvas,2018,210x120 cm


罗斯尔于1973年出生于法国巴黎,现在生活和工作在法国勃艮第,近期的展览和表演有:像地球上的其他生物形态一样去思考(Thinking  Like Another Earthy life Form)个展,雅典饲养员画廊(The Breeder, Athens)(2018);Guido Ludovico Luzzatto基金会,意大利米兰(2018)和科沃里城堡(Castello di Rivoli),意大利都灵(2018)等。


安吉罗·普莱萨斯(Angelo Plessas)

Angelo Plessas,Eternal Internet Brotherhood,installation view at DESTE Prize 2015,Museum of Cycladic Art, Athens,2015


安吉罗·普莱萨斯(Angelo Plessas)的作品和当下的网络时代息息相关,他的创作重点是将网络时代的线上和线下去发生关联,让彼此了解,并在了解的基础上探索新的方式去关联彼此。他的作品Noospheric Quilts曾作为The Noospheric Society的部分之一参加第14届卡塞尔文献展(Documenta 14)的公共项目。The Noospheric Society反映了技术的的精神层面,融合了生物圈和网络空间概念的边界,试图去探讨自由、社会关系和环境能量等问题。棉被中的符号起着护身符的作用,防止技术走上歪路,去帮助技术世界和自然世界的共存共生。

Angelo Plessas,Extropic Optimisms,site specific installation for THE BREEDER Skin,2016


艺术家普莱萨斯的作品参与了世界各地的大小展览,他们包括:在芝加哥当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Chicago)举办,Omar Kholeif策展的大型展览“我在互联网上长大”(I Was Raised on the Internet)(2018);Adam Szymczyk 策展的第14届卡塞尔文献展(Documenta 14),希腊雅典展区及德国卡塞尔展区(2017);维也纳21世纪当代美术馆(21er Haus Vienna)举办,Severin Dünser 和Olympia Tzortzi,策展的“快乐指导”(Instructions for Happiness)(2017)等。


Ariana Papademetropoulos

Ariana Papademetropoulos,Untitled,oil on canvas,2018,200x250 cm



Ariana Papademetropoulos在绘画中通过现实主义和错视画法(trompe l’oeil)探讨幻觉这个话题。她的作品尝试描绘意义,被隐藏的含义和他们共同的心理学背景。巨大的水痕分隔了她的作品,唤起了多个现实在其间交替互动。


Ariana Papademetropoulos(生于1990年,帕萨迪纳,加利福尼亚州),目前在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生活和工作,是希腊和阿根廷混血。Papademetropoulos于2012年在加州艺术学院(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he Arts)完成了她的文学学士学位,辅修文化研究。同时曾在柏林艺术大学(Universität der Künste Berlin)学习。


SILVERLENS

马尼拉


SILVERLENS 由Isa Lorenzo 和Rachel Rillo 于2004年在菲律宾马尼拉联合创办,并曾在2012-2015年间于新加坡开放分点。通过举办展览项目、与艺术机构建立合作并提供艺术咨询等一系列实践,画廊致力于协助其艺术家深入参与当代艺术的语境之中。

SILVERLENS. Gallery exterior


SILVERLENS 对艺术领域边界的不断挑战与跨越为其赢得了赞誉,成为艺术家和藏家共同认可的本土当代艺术画廊领袖。目前画廊代理了23位艺术家,其中女性艺术家占比一半。在本届西岸博览会画廊将带来派翠西亚‧伊斯塔柯(Patricia Perez Eustaquio)的个展。

Untitled (The Hunters),plastic plants, house paint, PVC, epoxy, gold aluminum wire,2016,dimensions variable


艺术家在长期实践中审视转化及造物过程所引起的冲突,一直通过玻璃、藤蔓、布料、金属,甚至树脂等不同物料,在二维绘画创作中呈现三维雕塑意念,挑战固有观感,探索二元对立的世界。转化的过程从来都不是简单的一来一往,当中需要摒除原有主体的介入,以自身语言重塑主体,舍弃既有的文本。

SILVERLENS. Gallery Interior


新作品之一的一幅挂毯重塑爱国革命家胡安‧卢纳(Juan Luna)于1881年创作的“埃及艳后”(或“埃及艳后之死”) 画作。伊斯塔柯把多年来对纺织品的深入研究和反复试验的所得,运用在该挂毯中。对比强烈的黑白色挂毯,长度足以覆盖整面墙壁,但上下宽度却非常狭窄,有如挤压着中央模糊的图像,仿佛这些图像被删去了一部分,既像是一个整体的片段,又似自身构成一个整体。

Conversation Among Ruins,plastic plants, house paint, woven tapestry,2018,200×290cm


一幅由纯白绢丝编织而成的精致地毯,以及将一个打磨得光滑的张臂木人偶破开并在中间镶嵌一面镜子的作品上。用上名贵真丝后,本来低微而毫不起眼的地毯顿时一登龙门,变为值得抚摸及欣赏的艺术品。另外,镜子在古时候被视为明鉴和反省自身的贵重新奇之器,但在伊斯塔柯的妙想之下成为把人断开的器具,颠覆了人们对它的想象。初瞥之时,这些作品似乎与展览中其他佳作迥然不同,但改变对象予人的观感其实也是一种转化。构成整体的各个部分未必需要契合才能产生意义,恰好相反,其差异正正激发出更丰富的涵义。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1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