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中功起: 脆弱的历史(一部公路电影)
发起人:小白小白  回复数:0   浏览数:171   最后更新:2018/11/07 11:23:36 by 小白小白
[楼主] 小白小白 2018-11-07 11:23:36

来源:交叉小径  维他命文献库



《脆弱的历史(一部公路电影)》影像静帧


《脆弱的历史(一部公路电影)》从Woohi Chung,一位在日本生活的在日韩国人,和Christian Hofer,一位祖父母来自日本并于1900年前后移民美国的瑞士公民之间的通信开始。

《脆弱的历史(一部公路电影)》剧照


在全球充满矛盾的今天,田中功起的创作研究始终关注我们是如何在社会中共同生活的。《脆弱的历史(一部公路电影)》是他最近在Migros当代艺术博物馆的展览中实现的项目,影片集中表现了来自田中功起出生国日本的一个案例,即“在日朝鲜人”(Zainichi)和日本人之间的互不信任和互不理解,以此来呼吁对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的警惕。该项目以两位素未谋面的男女主人公在不同场所的一系列对话为中心,通过他们一起去东京的各种地点来探讨关于(他们自身文化的)身份的问题,探讨如何来对抗种族主义群体过分简单化的世界观。从这个项目中生发出的影像将阐明,在双方彼此对话的前提下,共存、相互理解与欣赏是可能的,关键在于私人和公共层面的对话。展览同时提供了另一个框架来继续延伸田中功起发起的思想交流,展览全程会有“现场演说员”在场,鼓励观众去接近他们,通过各种形式与他们对话。来自艺术界和学院的各种代表也将参与其中,一起展开不同形式的进一步去探索讨论的空间,以及关于包容、团结和互相欣赏的思想交流。

《脆弱的历史(一部公路电影)》展览现场,Migros当代艺术博物馆,苏黎士,瑞士


在日朝鲜人(The Zainichi)的家庭已在日本生活了数代,却正面临着日益严重的新一轮的仇视和污蔑。他们的祖先大多都是在二十世纪上半叶作为劳工志愿者移民来到日本的,当时朝鲜半岛正处于日本的殖民统治下。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他们在日本受到文化同化政策的限制,强迫他们必须使用日语。在日本帝国主义垮台后,很多人回到了祖国,而那些选择留在日本的人则失去了国籍。长久以来,强制同化和边缘化政策在韩日两国人之间留下了深深的烙印,而在这二十一世纪才爆发的敌意背后,韩日关系的历史其实更加久远,早在殖民时期之前就存在了。在日朝鲜人今天所面临的敌人们宣称,在日朝鲜人的存在是对日本社会的危害,这些指控很容易被证明是没有根据的,但这并不能阻挡煽动者们的焦虑,特别是在互联网上,他们辱骂在日朝鲜人是害虫,让他们滚回韩国,甚至威胁要杀了他们。日本政府对事态发展的回应一直滞后。一个所谓的“仇恨言论对策法”在2016年通过,但日本仍然没有任何反歧视法,甚至在法律上都没有一个对歧视的明确定义。

《脆弱的历史(一部公路电影)》参考资料

《脆弱的历史(一部公路电影)》展览现场,Migros当代艺术博物馆,苏黎士,瑞士

《脆弱的历史(一部公路电影)》参考资料

《脆弱的历史(一部公路电影)》展览现场,Migros当代艺术博物馆,苏黎士,瑞士


种族主义的修辞总是企图“非人化”其受害者并巩固所谓的“差异性(otherness)”,而田中功起在《脆弱的历史(一部公路电影)》里强调的是电影主人公们共同的人性。受到电影《爱在黎明破晓前》(1995)的启发,构成这个项目中的七部影片的故事情节集中在Woohi Chung,一位在日本生活的在日韩国人,和Christian Hofer,一位祖父母来自日本并于1900年前后移民美国的瑞士公民之间的对话上。田中功起探索了个人对特定情境的回忆以及共同体的集体记忆:由家庭经验、朋友和熟人谕知的无意识的信仰。影片的拍摄将两人带到了东京和神奈川县的一些地方,这些地点承载着在日朝鲜人与日本人关系的特别印记,成为一场持续进行着的对话的背景,这些对话涉及到个人经验、日本和世界范围内的社会形势、以及普遍意义上的团体生活的可能性。他们与几位研究在日朝鲜人关系的专家的相遇,也推进了这种想法的交流。主人公见到了市民组织凤仙花的成员,他们致力于还原1923年关东大地震后的韩国人大屠杀事件的原貌。主人公还参加了身为社会学家,同时自己也是在日朝鲜人的Tong-hyon Han的讲座,了解到更多关于在日韩国人和日本人共同的历史;Han将当今社会里政治形势的根源剥丝抽茧,揭示了一个多世纪以来,误解、(法律)限制和暴力争吵如何恶化了双方的关系。


基于这样一个前提,即某些社会成员被视为他者,并被排除在社会之外是绝不可以被当作“社会现实”来被接受的,田中功起在他项目的“小宇宙”中表达更为普遍的洞察力:积极努力达成互相的理解和一种活跃的对话,对于那些由最基本的同情心来包容的群体来说是很重要的。美术馆的展厅邀请观众穿行并沉浸于影片多角度的叙述中,加入两位主人公的旅行。其中他们在车里的一场对话是关键的一幕,也是对作品标题的致意。通过讨论个人的回忆、家属亲人的回忆,这个项目展开过程中积累的知识,让主人公理解种族主义煽动荼毒下的环境所引发的个人痛苦和强烈的不安全感,描绘了基于人道主义价值的可能的共存的方式。主人公在东京十四天的共同旅程为我们的思考提供了养份,同时开始了新的对话,并将在美术馆中继续。

《脆弱的历史(一部公路电影)》展览现场,Migros当代艺术博物馆,苏黎士,瑞士

《脆弱的历史(一部公路电影)》影像静帧


展览由Migros当代艺术博物馆的艺术总监Heike Munder策划。作为展览有机的组成部分,一本名为《脆弱的历史(一个文献)》(Vulnerable Histories (An Archive))的出版物已由JRP|Ringier出版。

《脆弱的历史(一部公路电影)》的出版物


展览时间:2018年8月25号至11月11号

展览地点:Migros当代艺术博物馆,苏黎士


关于田中功起 (Koki Tanaka)


田中功起 (Koki Tanaka) 1975年生于日本栃木市,现工作并居住于日本京都。


田中功起的艺术实践遍及录像、摄影、场域特定装置和介入计划等多样化的创作手段,从而将潜藏于最简单的日常行为之中的多重语境视觉化并揭示出来。


2013年,田中功起代表日本参加第55届威尼斯双年展,因其杰出的呈现而获得双年展对国家馆的特别提名奖。他以令人不安的简洁的实验证明或许共同协作会构成一个巨大的挑战:我们如何对待彼此,我们如何看待事物?实验性的协作精神也反映福岛的灾难,它迫使人们团结并形成社群。田中功起不仅对探讨沟通、权力和伦理问题感兴趣,也同时关注合作艺术作品时产生的美学价值和艺术形式。


田中功起近年的个展包括:“临时性研究”,格拉茨美术馆,格拉茨,2017年;“田中功起:在一起的可能性,以及实践”,水户艺术馆,水户,2016年;“脆弱的叙述者”,德意志银行美术馆,柏林,2015年; “抽象的叙说——共通的不肯定性与集体行动”,第五十五届威尼斯双年展日本馆,威尼斯,2013年等。


他参与的国际群展和双年展包括:第五届明斯特雕塑展,明斯特,2017年;“艺术万岁”,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威尼斯,2017年;利物浦双年展,利物浦,2016年;Parasophia京都国际现代艺术节,京都,2015年等。


个人网站:www.kktnk.com


图文来源:Migros当代艺术博物馆,苏黎士

翻译:欧阳洋逸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4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