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展 | 第一届泰国双年展 X 杨振中
发起人:蜡笔头  回复数:0   浏览数:153   最后更新:2018/11/07 10:23:11 by 蜡笔头
[楼主] 蜡笔头 2018-11-07 10:23:11

来源:CCVA  中国视觉艺术中心


第一届泰国双年展2018:仙境的边缘

2018年11月2日 - 2019年2月28日

甲米,泰国

策展人:姜节泓


开幕:2018年11月2日

专业团队观看及画册发布:2018年12月20日


今年,作为当代艺术最重要的国际盛会,泰国文化部当代艺术文化办公室(OCAC)将在甲米举办第一届泰国双年展。新成立的泰国双年展机构计划在每年选择泰国的不同城市和地点作为主宾。与传统的艺术博物馆展览不同,泰国的第一届双年展将在甲米的自然景点户外进行,其雄伟的山脉,美丽的海滩,迷人的海岸和数百个肥沃的岛屿,是真正的仙境。

首届泰国双年展的策展人为英国伯明翰城市大学中国视觉艺术中心主任姜节泓教授。本届当代艺术展题为仙境的边缘”,邀请了来自25个国家和地区的50多位艺术家共同回应这一主题。他们将与当地的社区紧密合作针对特定场域这一概念以及地区的可持续发展性为自然景观和公共空间量身创作新的作品。这种独特的策展方法论为我们带来了一种新的思维方式使得自然、艺术和日常生活之间的碰撞成为可能并激发人们展开一场创意之旅一场去往仙境的历险。


艺术家及作品独家介绍


杨振中

To Be or Not to Be

装置

2018

作品简介

杨振中的作品坐落在泰国甲米岛孔卡码头(Kong Ka Pier,Krabi)步道边的草坪上,这组壮观的装置向自然规律发起检验。《To Be or Not to Be》由十棵榕树组成,均被“本末倒置”地栽种,并排成一条直线。光秃秃的树根盘根错节,与以往泰国岛屿上郁郁葱葱的植被形成巨大的反差。然而这并非作品唯一的悖论。艺术家将榕树从土中连根掘出,然后把它们倒立,枝干种回地里,以此挑战并探索自然与植物在极端的非正常条件下是否能够自我存活。作品的逻辑超越客观现实,渗透进入一片平行之地,而在这片大地上,掩埋的树与纠缠的根构成了日常景观。

艺术家问答


1)对展览场地的印象?和在中国或其它国家的展览经历有何不同?当地的环境如何成为作品的灵感或限制?在最终稿之前,设想过其它方案吗?


这次泰国双年展,最特别的是所有参展作品都在户外,这一点挺让人兴奋的,也挺有挑战。第一次来甲米勘景之前,我是脑子一片空白的。2月份跑到泰国南部,每天顶着大太阳过夏天,当地的风景、气候和植被多样化给人印象深刻。要把树倒过来,树冠种入土里,根系暴露在空中,并且看看在甲米常年温暖潮湿的气候中,是否有可能成活下来变成一种奇异的存在。这样的想法也只有在这里才有可能出现和可行,并且再也没有其它替代的方案比这个更让我觉得刺激了。所幸的是,虽然听说有争议,这个疯狂的计划最终得到策划人和泰国双年展主办方的支持。

2)听说一开始想用当地特有的一种树,后来选择了比较普遍的榕树,为什么?


一开始是想用橡胶树,是因为第一次去找树的时候种植园主人的推荐,并且听说天然橡胶业几乎是泰国最大的传统经济产业之一,似乎让这个事情更有意义?但是我自己其实觉得树种本身的所谓象征意义在这里反而不是重点,或者说没有什么必要。我宁可选择一种无聊或者无用的树种。而榕树正是这样,除了做景观基本上没有其它用,打不了家具,建不了房子,成不了木材。根系复杂,盘根错节,形态奇特,生命力旺盛,在东南亚很多公园和旅游景点非常普遍。期间我们也咨询了很多人,查了不少资料,也有人在网上讨论树木倒种是否能成活的问题,居然只有少量讨论,却找不到真正试验过的实证。直到我7月份再次来甲米,基本上确定下来用榕树,因为榕树能够大量从枝干长出气根的特点,倒种以后成活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3)实际挖树和种树时,碰到什么问题或有意思的事吗?


完全在当地制作作品,最困难的是交流沟通的部分,并不是所有的细节都能够完全掌控,很多时候必需顺其自然。特别是挖树的过程中遇到困难比较多,帮助我挖树和种树的团队非常棒,他们愿意接下这个非常规的工作已经很不容易,但是要这样尽量完整地挖出所有的根系,确实是非常困难和花时间,也是他们从来没有干过的活。所以挖树的过程虽然艰难和不尽如人意,所幸最后的结果还是很不错的。


4)To Be or Not to Be,中文一般翻译成——生存还是毁灭(是个问题)——可能是很多人都想问的,关于十棵树的生死,关于岛屿的生态和经济,关于当代艺术在泰国和世界的未来,所以你取这个题目的想法是?


取这个题目是因为整个项目所有环节的不可控,最主要的是这十棵树最终能不能成活要看造化。这个世界当前的生态,经济还是政治环境,都不是按照我们想像的和自然的逻辑或样式在发生和发展,最终会走向哪里也许超出我们所有人的设想,也可能我们不会有机会看到什么最终结果。但是至少现在我们种下的这十棵树,几个月之内我们就会看到结果,是不堪反自然的操作死去,还是它们自己会找到办法以什么样的方式存活下去?这个题目本来就是一个疑问句。


5)见到这组新作品,令人想到德国先锋艺术家约瑟夫·博伊斯的《给卡塞尔的七千棵橡树》,你的录像《我会死的》 和《轻而易举》,以及比利时超现实主义艺术家雷尼·马格利特;特别是后两者,都关注状似日常情景中的异样,以紧张和幽默填补其中,并且伴随树的挣扎,流露出你早期作品中的一丝忧郁。你怎么看?


我自己并不考虑过多和自己其它作品或者和其他艺术家作品的联系,这种联系不需要我自己去强调肯定存在的。这个作品现在还在变化进行中的状态,随着这个变化,观者会自己发生不同的感受和想法。

《我会死的》, 杨振中, 录像, 2000-2005, ©杨振中

《轻而易举 II》, 杨振中, 录像 | 1分钟循环播放, 2003, ©杨振中


6)你曾经说艺术大多解决不了什么问题,这次反而似乎(至少对树)产生了更多的问题,一方面既贴合仙境或幻境的主题,另一方面估计和主办方的初衷大相径庭,你是怎么考虑的?


我其实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主办方的初衷是什么。既然他们同意让我来这里实现这个项目,我只是尽我所能干好自己那部分工作。

杨振中作品定位

2018年泰国双年展参展艺术家


Alfredo and Isabel AQUILIZAN

Vladimir ARKHIPOV

Aram BARTHOLL

LucyBEECH, Félix BLUME

Anne Katrine DOLVEN

Saravudth DUANGJAMPA

Ayşe Erkmen

Takafumi FUKASAWA

Amber GINSBURG (Sara BLACK and Charlie VINZ)

Rania HO

Dusadee HUNTRAKUL

Aki INOMATA

Mella JAARSMA JIANDYIN

Valentina KARGA

Bharti KHER

Yuree KENSAKU

Ignas KRUNGLEVIČIUS

Alicja KWADE

Oliver LARIC

Kamin LERTCHAIPRASERT

LEUNGChi Wo

LI wei

LU Pingyuan

LUXURYLOGICO

MAP OFFICE

MAYRHOFER-OHATA

Dane MITCHELL

Vichoke MUKDAMANEE

Uudam Tran NGUYEN

Camille NORMENT

Donna ONG

Giuseppe PENONE

Vong PHAOPHANIT and Claire OBOUSSIER

ChongBoon POK

Benjamin RIVERS and Anocha SUWICHAKORNPONG

Chemi ROSADO-SEIJO

Chulayarnnon SIRIPHOL

Chusak SRIKWAN

Richard STREITMATTER-TRAN

Jedsada TANGTRAKULWONG

Kamol TASSANANCHALEE

Luong TRAN

TU Wei-Cheng

Rikuo UEDA

VERTICAL SUBMARINE

Panya VIJINTHANASARN

WANG Sishun

WANG Wei

WANG Yuyang

Jana WINDEREN

Tori WRÅNES

YANG Zhenzhong

ZHANG Peili

ZHAO Zhao

ZHENG Bo


W :www.thailandbiennale.org

E  :info@thailandbiennale.org

T  : +662-209 3734 (OCAC)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7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