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十个新人在巴黎艺博会周上被发现?
发起人:陆小果  回复数:0   浏览数:217   最后更新:2018/10/27 22:18:06 by 陆小果
[楼主] 陆小果 2018-10-27 22:18:06

来源:artnet


Kwame Akoto,《生活中放慢脚步》(Don`t Rush in Life, 2017)。图片:courtesy Artpool Project


就在伦敦弗里兹艺博会结束两周后,欧洲第二大艺术周——法国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Foire internationale d’art contemporain,简称FIAC)——在巴黎拉开了帷幕。艺术圈的各界人士纷纷聚集到了巴黎大皇宫这座庞大的绿色玻璃建筑内。不过,这座城市的艺术气息并不只弥漫在这个诺大的艺博会中:全城的画廊、基金会、以及博物馆都纷纷举行展览,一些其他的平行博览会也选择趁着藏家齐聚巴黎的时刻开幕。


从亮相巴黎国际艺术博览会(Paris Internationale)的年轻画廊到在FIAC 首次亮相便吸引了众多关注的著名艺术家,全城有众多值得细看的艺术。而那些曾被忽视或正在冉冉升起的亚洲艺术家们则齐聚ASIA NOW,自学成才的艺术大师们则在素人艺术博览会(Outsider Art Fair)上获得了应有的瞩目。以下是artnet新闻从上周末巴黎各大艺博会上挑选出的10个最值得关注的艺术家。


蔡磊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ASIA NOW

蔡磊,《模棱180911》(In Ambiguous Sight 180911),2018。图片:courtesy Tang Contemporary Art


你想要体验一把视觉假象造成的场景,那就请前往ASIA NOW当代亚洲艺术博览会。在主会场二楼,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带来了年轻中国艺术家蔡磊的作品。


蔡磊出生于1983年,之前曾学习建筑和室内设计,这样的学习经验也反映在他那些营造了空间错觉的油画中。艺术家通过透视法创造了一个虚幻的概念空间。标价为2.5万美元的作品《模棱180911》中,室内的一条走廊与两边的房间全都联通,而这样一幅让人难以辨别二维还是三维的单色画着实吸引着人的注意力。当艺术家在创作这样一个同时带有凹面和凸面感的作品时,他所用的实际上是介乎于绘画和雕塑间的一种新的媒介


蔡磊曾在中国和国际的各大艺博会上进行展出,包括2017年的军械库艺博会以及2016年深圳艺博会。在曼谷、香港和北京都拥有空间的当代唐人艺术中心今年已经是第三次参展。在艺博会开幕当天,画廊总监Vivian Har表示,这个艺博会上的买家喜欢先看一下然后在艺博会关门前再来议价。


Thilo Heinzmann

/neugerriemschneider/

FIAC

Thilo Heinzmann,《O.T.》(2018)。图片:© Thilo Heinzmann。Roman März拍摄,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neugerriemschneider,Berlin


Thilo Heinzmann并不算是一个横空出世的艺术家,但柏林画廊neugerriemschneider为这位德国艺术家在FIAC上组织的一场个展还是标志着他在欧洲重要艺博会上的首次亮相。Heinzmann在1990年代曾担任Martin Kippenberger的助手,并师从Thomas Bayrle。他将在明年春天柏林画廊周同期,在该画廊举办首个个展。


neugerriemschneider画廊以早期代理了奥拉夫·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Pae White、Isa Genzken和艾未未等艺术家而闻名,在本届艺博会上带来的艺术家新作是几乎没有颜料的绘画,只能透过灯光来激活画面。这位来自柏林的艺术家用彩色玻璃打破了白色的平面,并将它们包裹在透明亚克力中。随着光束透过大皇宫的穹顶洒在绘画上时,画面也随之出现了阴影。


Jessie Darling

/Galerie Sultana/

Paris Internationale

Jessie Darling,《Charms and Prophylactics 》(2018)。图片:Courtesy of Galerie Sultana


来自伦敦的艺术家Jessie Darling目前在泰特不列颠美术馆进行个展。她的雕塑往往呈现出一种瘦削的状态,细细长长的框架中一组不稳固的零件组建起了整个作品。然而,今年早些时候Darling刊登在《Artforum》封面上令人惊艳的作品已经发生了一定的变化:艺术家将一些被拆解的物料进行细心摆放,呈现出一种新的“静物画”风格,比如一束鼠尾草、一个透明创可贴、一些细线以及几个十字绣。


Galerie Sultana的阳光展位位于巴黎国际博览会展厅的顶楼——今年的艺博会在一栋古典的联排式酒店里举行,而展厅既有私密的阳台也坐拥着公园的风景,当然也有嘎吱作响的硬木地板和破旧的线脚。这样的氛围也让我们进一步了解了Darling的新作品中所蕴含的家庭意味。当她创作这些新作时,艺术家正因为右手动不了又有一个新生婴儿而无法出门。在Sultana的展位上,八张摄影作品直白地向观众传递着一种母性和痛苦并存的主题。在《Little I》中,照片里Darling自己的手似乎握着一个看上去像是胎儿形状的粘土。《Demonstration》中, 6个被捆在一起的假阳具上有着一条抗议标语,上面写着“有必要用接下来的方式说出这个故事”。


Kwame Akoto

/Artpool Project/

Outsider Art Fair

Kwame Akoto, 《音乐之王》(King of Music ),2017。图片:courtesy of Artpool Project


致力于呈现未经训练的素人艺术家作品的素人艺博会上,Artpool Project带来了加纳艺术家Kwame Akoto(又名为“全能之神”,Almighty God)的作品。出生于1950年的Akoto年轻时是一个画标语的学徒。随后,他开了一家自己的绘画工作坊叫作Anthony Art Works。当他皈依基督教后,便把名字改为了Almighty God Works并成为了一个布道者。


Akoto是一位高产的画家,他的创作题材通常会涉及加纳文化、基督教主题、名人、死亡和哀悼等各类类型。他坚信自己的天分是上帝赐予的礼物,Akoto经常会把《圣经》的文字刻在油画布或是画框上。1991年在纽约非洲艺术中心新美术馆与Susan Vogel联合举办的“探索非洲”(Africa Explores)也有他的作品。现在,Akoto还是会在自己的社区里画标语。今年参加艺博会的这些作品由法国艺术家Hervé Di Rosa选择。


Liz Craft

/Truth and Consequences/

FIAC

Liz Craft,《Subway Creature(Pink)》,2018。图片:Courtesy of Truth and Consequences


来自日内瓦的画廊Truth and Consequences带来了艺术家Liz Craft的个展,包含了一系列雕塑和墙面作品。Craft的作品一如既往地带有着一种幽默和明显的女性主义意味。在FIAC的展位上,她采用了一些“女性化的”或是手工性较强的艺术形式,如陶瓷、珠宝和时装等,并加上了代表小女生幻想的独角兽。展位上一个瓷砖对话框里写着“她在想什么?”——但不清楚这个问题是出于好奇还是轻蔑。


尽管艺术家在自己的家乡城市洛杉矶已经非常知名,当地的哈默美术馆、洛杉矶郡立艺术博物馆都收藏了她的作品,但她在欧洲市场的首次亮相还是最近的事情。此次在巴黎,有两家画廊带来了她的作品,分别是参加为年轻画廊设立的Lafayette单元的Truth and Consequences以及参加主单元的法兰克福画廊Neue Alte Brücke。其中,后者为群展,而Craft是参展艺术家之一。


Shiori Eda

/A2Z Art Gallery/

ASIA NOW

Shiori Eda, 《海啸》(Tsunami,2014)。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A2Z Art Gallery


Shiori Eda1983年出生于东京,2010年从东京艺术大学毕业。在她的作品得到了著名画家智内兄助(Kyosuke Tchinai)的关注后,Shiori Eda在日本一下子声名鹊起。她那些黑暗且富有冲击力的巨幅绘画,将观众带入了一个超现实的潜意识宇宙。《海啸》这件大尺幅作品不仅是向葛饰北斋的《巨浪》致敬,也让人想到了2011年日本那场造成灾难性毁灭的海啸。画面中,好多个微小的裸女在跳水板上舞动,下一步就是跳入魔鬼般的深渊,而只有一个人从大浪中重新浮出水面。这件作品在开幕那天就以3万欧元的价格售出,而作品本身不仅暗喻了生活各阶段女性的不同表现,也对日本的厌女文化作出了批判


Zoë Paul

/The Breeder/

FIAC

The Breeder展位上的Zoë Paul


第一次亮相FIAC的雅典画廊The Breeder,选择了一位在2017年通过自己在卡塞尔文献展的表演而让全欧洲艺术圈发现了她的艺术家。如果你在艺博会现场的话,你也可能在某一时刻坐在那儿,滚着小珠子。Paul在FIAC 上的个展看上去非常典雅精美,她选择了制作耗时耗力的大型珠帘,上面会呈现出裸露的身体在移动的场景。艺术家和一队工作室助手一共串了好几百颗甚至上千颗小珠子。“每串起一颗珠子就像解决了一个小问题”艺术家在艺博会现场说道。


Paul在牛津和雅典Kythira两地长大。在她其余作品中,她把彩色的纱线和废弃的冰箱背面的金属栏编织在一起。画廊的一位代表解释到:“冰箱的发明导致了气候变暖,同时它也改变了社会结构。因为以前储存食物是很困难的。在这件家电发明以前,传递食物这一举动也改变了我们的某种社会结构。”


Eddie Owens Martin

/Atlanta Contemporary/

Paris Internationale

Eddie Owens Martin。图片:Courtesy of Atlanta Contemporary


来自乔治亚州的非营利机构Atlanta Contemporary在这样一个氛围非常当代的艺博会(巴黎国际)上,是为数不多的几家带来历史作品的参展单位。Daniel Fuller策划的这场六人展“灵魂的历史”(History of the Soul)中也包括了已过世艺术家Eddie Owens Martin的作品。Martin的纸上作品是从哥伦布州立大学的档案中挑选出来,而这些精彩的作品也捕捉到了这位素人艺术家的灵魂和思想。Martin1908年出生于乔治亚州的乡间,之后他通过地下铁路逃到了北方。


《纽约时报》曾把Martin誉为“不同寻常的思想家”,而他确实也一直生活在边缘,在那里成长。他用铅笔和水彩将他遇见的那些流浪汉、算命师、男妓都记录在了纸上,然后将它们像一个好奇柜一样陈列,旁边还有一些他自己亲手制作的精巧的珠宝。他还创立了自己的宗教(他自己是唯一的信徒),并把名字改为了圣人EOM(St. EOM)。随后,他又开始投身于Pasaquan建造现场艰苦卓绝的创作中。这是一块7英亩的艺术纪念碑,还有900多英尺长的彩色藩篱、图腾、装饰性走道和雕塑等。后来这里被改建成了一个基金会。


除了在巴黎国际艺术博览会上所呈现的有趣视角,Martin目前还有一个展览在纽约Institute 193进行,持续至11月3日。展览名为“Eddie Owens Martin,Pasaquoyan in the City:Fashioning a Southern Saint” 。


Rain Wu

ASIA NOW



ASIA NOW特别项目中的一件作品是由台湾艺术家Rain Wu带来的观念雕塑作品《茶具》The Tea Set)。艺术家目前辗转马斯特里赫特(Maastricht)、布鲁塞尔和伦敦,并在布鲁塞尔ThalieLab艺术中心进行驻地。


2016年在伦敦涉及博物馆驻地时,Rain Wu亲手制作了一些粗陶器套装。这组作品包含着一系列具有叙事性的物品,通过将英国“饮茶文化”和亚洲传统茶文化仪式结合起来,构建起亚洲和英国文化间的对话。整套作品中的每个元素都代表一定的意义,比如船这一主题就表明了文艺复兴时期的商人是如何将茶从中国带回、波士顿茶党的各种事件以及时长为一分钟的沙漏糖碗记录了一杯茶充分浸泡需要的时间。


在博览会上,Rain现场进行了茶道表演,背诵了一些英国有关茶的文化、社会历史的故事。此前,她曾参加过沙迦双年展、台北双年展以及伦敦设计双年展。这件作品之前也在泰特现代美术馆以及亚特兰大Woodruff艺术中心展出,但ASIA NOW标志着艺术家首次出售自己的作品,每套茶具(共6版)售价在3500欧元。


Julien Creuzet

/DOCUMENT/

FIAC

Julien Creuzet, 《指南针、心脏、多云、蕨类植物湿度、热度、节拍、风、吻》(Compass,heart,cloudy,fern Moist,heat,beat,wind,kisses), 2018。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DOCUMENT


Lafayette单元是FIAC为新晋画廊而设,来自芝加哥的画廊(同时也是FIAC的新面孔)DOCUMENT带来了年轻的法国艺术家兼诗人Julien Creuzet的作品。目前生活工作于巴黎的他讲述了自己背井离乡的经历。Creuzet在展位上谈到自己那些带有雕塑感的版画,比如像那两个蚀刻在橙色胶合板上互相在一起的情侣,这些作品的尺寸大概就是一张床和一个枕头的大小,而作品则在探讨“两人之间的毒性。”


展厅里还提供了耳机,让人暂时逃离艺博会上的喧嚣。耳机中播放着一段声音作品,由一段音乐和说话声音组成。这整件作品并不可出售。在展会第一天,那幅大型的墙面作品《指南针、心脏、多云、蕨类植物湿度、热度、节拍、风、吻》就以1.4万欧元的价格售出,而配套的差不多两个枕头大小的作品《捻,舌,旋转,自我》(Twirl,tongue,whirl,ego,2018)标价6000欧元,至截稿时还未售出。


此外,展位上还带来了Creuzet的雕塑作品。一件用布料、电线、金属、塑料和水做成的雕塑,有着诗意的名字《情感,飓风,你是如此独特的情感,吸引着我。而我,在风暴中看到了你的灵魂》(Emotion,hurricane,you are so different emotion that attracts me,I saw your soul in full storm,2018) ,标价为8000欧元。另一件作品《 编织,我们在心灵感应中过度扭曲,陷入困境》(Weaving,we caressed ourselves too much twisted in our telepathies,entagled)则标价为1万欧元。Creuzet近年来的经历增长地很快,最近他在Ricard基金会进行了一次个展。他的作品在今年早些时候也参加了12届光州双年展以及第六届Rennes双年展。2019年2月,他将在巴黎东京宫进行个展。


文 | Kate Brown & Naomi Rea

译 | Elaine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4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