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口勇和光和民艺重建
发起人:宁静海  回复数:0   浏览数:138   最后更新:2018/10/25 15:56:14 by 宁静海
[楼主] 宁静海 2018-10-25 15:56:14

来源:798艺术 杨舒茗


文 杨舒茗 译 柯玲香 图 野口勇美术馆

野口勇:光:雕塑的其他方式

野口勇美术馆 / 纽约

2018/2/28-2019/1/27

光 PL1、光 PL2 /

Akari PL1 (c. 1973), and Akari PL2 (c.1973) wood enclosure by the Nogu chi Museum (2018) photo by

Nicholas Knight

“光:雕塑的其他方式”展览占据了纽约长岛市野口勇美术馆的二楼,共展出了 40 件光雕塑造型,100 多件光雕塑 作品,其中有三件大型光雕塑装置。《光》雕塑是著名美裔日美混血艺术家野口勇(Isamu Noguchi) 后半生的创作重心之一,也是他的标志性作品。他的艺术野心是通过这个系列实现的,即高级展览策展人 Dakin Hart 所说的“雕塑不应该只是建筑物的装饰品和美术馆的私藏,雕塑应该是能负担得起的、轻盈的、易储存的、无处不在的”。

野口勇有一条很清晰的艺术事业分界线。分界线之前,读医学预科时业余时间在夜校学了三个月雕塑就举办个展; 然后拿到古根海姆奖学金后跑去巴黎给偶像康斯坦丁·布朗库西(Constantin Brancus)当了两年石料切割工、 为玛莎·葛兰姆做舞台设计、为约翰·凯奇和摩斯·肯宁汉做服装设计和舞台设计;二战时还志愿申请进入西海 岸日本人集中营住了 7 个月,试图通过艺术项目改造集中营的环境未果。之后,也就是分界线之后,他决定不再 让自己被外界干扰,坚定创作方向:改变雕塑的意义,扩充雕塑的边界和定义。

这个艺术野心以文字形式第一次出现,是在 1949 年野口勇写给波林根基金会的提案里,提案的名字叫《休闲环 境研究方案》。提案立意深刻高远,思维核心清晰完整。从空间开始讲雕塑与环境的关系,讲人与环境的关系。 大背景是二战后百废待兴,人们被工业和机械技术逼退进一个角落里,精神无处安放,急需重新理解“存在”之意 义。野口勇在提案里申请游历欧洲,学习研究历史上的休闲物理空间和环境,并承诺写一本游历调查笔记,对如 何通过雕塑改造环境、改进人们的生活方式提供一些方案。

承诺的书虽然最后没有写出来,但野口勇后半生的创作一直在践行这个承诺,完成了一部作品之书。他游历了法 国、英国、西班牙、意大利、希腊和埃及,最后以日本作为终点站。在日本期间他受到岐阜市长的邀请,帮助重 振战后岐阜市的和纸灯笼工业。野口勇以现代雕塑语言和 20 世纪“电”的技术,结合传统日本和纸灯笼工艺,设 计了风靡一时的著名的“光”雕塑系列。野口勇为此一共设计了 100 多个造型,用光与雕塑为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创 造灵活的、开放的生态系统环境。拥有一件著名雕塑可能不太容易,拥有一件野口勇的光雕塑灯具却轻而易举。

看这个展览之前,刚好读了邱志杰老师发表在《凤凰艺术》的关于民间艺术的长文。从任何一个角度来讲,“光” 系列的概念和作品从诞生到流行,就是一个完整的民间艺术和工艺品在面对时代变迁、遇到善缘脱胎换骨、成功 融入当代全球文化消费体制、成为时尚的过程,而且发生在上个世纪 50 年代。

野口勇之前已创作过一组内部反光的“月亮”雕塑,还用日本传统木工技术把和纸与超薄木板结合起来设计灯具,逐渐发展出使用日本传统民间材料和工艺的创作兴趣。他将设计岐阜和纸灯笼当作“月亮”系列的延展。这个合作 由当地政府提出,艺术家自身刚好也有突破创作的需求,双方相互需要且有等同强烈的创新共识,于是水到渠成。 创作过程的实验和材料人工花费由谁负担、最后销售的定价权由谁掌握、谁掌握更多的创新主动权,都没有查到 具体信息,展览展示了野口勇是“光”系列在美国设计版权的拥有者,产品至今仍在岐阜灯笼厂量产。

“野口勇:光:雕塑的其他方式”纽约长岛野口勇美术馆展览现场 /

Exhibition view of “Akari: Sculpture by Other Means” at the Noguchi Museum, New York, 2108

岐阜和纸灯笼当时远远没有到需要被拯救的地步,产品广泛用于出口、广告和传统的盂兰盆节 ,轻盈、易储存、 高质量一直是岐阜和纸灯笼的标志性工艺优点。野口勇的设计将和纸灯笼接上电源,除了悬挂式,又增添了落地 式,完成了岐阜和纸灯笼的现代化改造。具备了满足新式消费需求的功能和融入国际文化消费体制后,民间工艺 的内在探索需求和创新意识便如星星之火,如今的岐阜和风灯笼款式众多,已然是日本旅游的文创宣传重点。

野口勇的“光”系列也没有逃脱雅致艺术和民间工艺艺术的区别对待和分歧。1986 年,野口勇代表美国参加第 42 届威尼斯双年展,组织者提前告诫他,“带什么作品去威尼斯都可以,但是不能带“光”系列,因为太商业化了。“ 野口勇当然没有听从告诫,创作了序号为 200D 的“光空间”大型装置作品参展。这是他“光”系列里尺寸最大的一 件作品,直径两米的“光”雕塑,居中挂在一个由四根木头柱子支撑的空间里,有天花板有地板,但是没有墙壁的 正方体空间,类似日本的凹间。此次展览按照当年威尼斯双年展的展示原样复原,与另外两件大型“光”空间装置 PL2 和 PL1 在同一个空间里互为对应。光本身的虚空形态和光雕塑的固体造型创造出一个又空又满的空间,有诗 意也有禅的神圣。

光 200D,1986年威尼斯双年展野口英美术馆 /

Akari 200D for the 1986 Venice Biennade (1985) Photo by Nicholas Knight

PL2 和 PL1 都是观众可以进入到雕塑里面的“光”装置。PL2 的创作概念源自日本传统建筑里的障子。传统的障子 材料就是透光的和纸,“人在里面感觉到光是从外面进来的,也是从里面进来的,最后人沐浴在光线里。我对雕 塑的感觉即是如此——渴望进入到雕塑里面......最初肯定有对功能的考量,但艺术的主要目标是处理和生活的关 系。” 野口勇这样解释“光”系列作品。

展览还有一个小厅展示其他艺术家的作品,是法国设计工作室 YMER&MALTA 受野口勇影响而设计的 26 件灯具。 YMER&MALTA 工作室同样致力于传统材质和工艺与最新科技的创新合作,如对传统工艺中的玻璃、木头镶嵌、 大理石、皮革、树脂和挂毯等材质的实验探索。这样的创新如邱志杰老师所说:“当代艺术要真正追随民艺的逻辑, 重构我们和物料、我们和社会需求之间的关系......民艺自身也需要不断重新定义它在当代社会中的角色......客观 上,两股力量互相需要并互相等待已久。”

“野口勇:光:雕塑的其他方式”纽约长岛野口勇美术馆展览现场

Exhibition view of “Akari: Sculpture by Other Means” at the Noguchi Museum, New York, 2018

“野口勇:光:雕塑的其他方式”纽约长岛野口勇美术馆展览现场 /

Exhibition view of “Akari: Sculpture by Other Means” at the Noguchi Museum, New York, 2108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8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