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阅中的图像| 王度:我就是现实
发起人:脑回路  回复数:0   浏览数:250   最后更新:2018/10/22 19:41:18 by 脑回路
[楼主] 脑回路 2018-10-22 19:41:18

来源:ArtZone  简尼菲.艾伦


报刊图像的结局是什么?毫无特别之处,一张报纸的命运通常是终止于垃圾桶,或者被用来包裹东西,或者是被扔在地铁的站台上。相比之下,一张照片或者一本迷你版的书的命运就显得更令人羡慕:没有人会想到要把它们扔掉。电视为图像提供了一种更加宽阔和瞬间的存在,这种存在是由一个看不见的节目制作人事先决定的,他代替了翻阅报纸的读者。 在最好的情况下,一个报刊的图像可以成为一个时代的圣像,尤其是当这个时代被一些社会性的颠覆事件或一场战争打下一些烙印时(很有可能,阿布.格拉依布监狱的场面将成为伊拉克战争的象征,就像一群逃避一次用凝固汽油弹进行的军事袭击的孩子们的形象在今天象征着越南战争一样), 但总的来说,被用于阐明一条信息的图像--它本身是可被理解的--是注定要作废的。一旦被消费,它就已经是属于过去的了。




Non Comment 2001  Palais de Tokyo   Paris

王度让我们按照被媒体所展现的近期历史的样子追溯它的演进过程。通过让我们观看从报刊那里借用过来并被转化成各种物品的图像,艺术家把这些图像的第二次生命变成了某种值得观赏和体验的东西。从众多不同的印刷品中--从《解放报》到一份俄罗斯周刊画报,其间还有《Hola!画报》,《少年动物》(少年宠物主人杂志),一份中国军事杂志以及《时代周刊》—王度象一个国际主编一样挑选他的图像,并同时不忘记他将要把它们从报社大厅转移到展览空间。  他的选择和大众报刊的选择带有同样的机会均等性和意见一致性: 一个正在偷窃一部电脑的青少年跟法国总统希拉克拥有同等的被艺术家做成塑像的机遇。 尽管其学历为雕塑系出身,但王度更情愿认为他的创作作品是一些《三维图像》,而非一些雕塑。 这一区别回应了另一种形式的位移,它不仅仅存在于图像之中,它同样地存在于我们对这些图像的觉察之中。 期刊的页面,被局限于只有两位空间,它赋予读者一种主宰的感觉,这种主宰的感觉在王度的(常常是庞大的)三维图像面前很快地就消失了,这些三维图像是不可能被夹在胳膊下或整理到一个文件夹里的。 通过将原形的比例和尺寸进行翻倍,艺术家给报刊图像带来了一种奇妙的空间:后者因而获得了一种无限地变幻的能力和灵活性,仿佛一个迪斯尼乐园的人物,他可以以动画片的形式存在,也可以是一个毛绒玩具,它的形体可以一会儿是微小的,一会儿又是庞大的。 既是现实主义的,又是美妙的:« 王度阅兵式(巡展) » 摇摆于一场公开游行的纪念碑性和一个狂欢节的节日喜庆气氛之间。它介于政治和戏剧,历史和娱悦之间。历经汉纳,里昂,图卢兹和巴黎,艺术家的巡展向观众们奉献了一批游牧的报刊图像, 并邀请他们在这些图像的周围移动。




Wangdu Photographe 王度拍照  2007 Laurent godin  画廊  第一部分





Wangdu Photographe王度拍照  2007 Laurent godin画廊  第二部分


通过他的选择,王度肯定了图像在当代社会中的中心角色,这一角色在60年代就已经被人预见到了。 吉.德博尔曾提出戏剧性社会的理论,戏剧性场面向人们提供了一种各种社会关系间的媒介,这跟马歇尔.马克鲁汉所说的地球村不谋而合,因为图像可以轻易地越过被媒体汇聚在一起的各族人民之间的语言障碍。 戏剧性场面是地球村的村语。 然而在60年代还有另外一位预言家,他加速了戏剧的普遍存在的现象的出现,并且他对于报刊的兴趣 —— 高贵的或阴险的 —— 似乎影响了王度的工作。 当安迪.沃霍宣称每个人都将拥有他闻名于全世界的那一刻钟时,很多人都对这种每个人都应享有一种知名度的民主观点表示赞赏(早在《统楼里的故事》,《明星学院》,还有《寻找新星》等电视节目把它变为一种事实以前)。但沃霍观点中最致命的东西,是时间:知名度不再等同于一种无止尽的历史的时间性,它的延续性甚至不能超过一个长条面包的保鲜期。 仅仅15分钟之内,一张面孔穿越全世界,在所有的地方被所有的人认出来--这一现象被预示的时候,新闻实况转播频道,英特网或手机电话还不存在。既然这些当时的预见都已成为今天的现实, 我们就再难以想象出一种比报刊图像更加无处不在和更加瞬间即逝的产品。 即使是大自然提供的遍及全球的壮观场面—比如一次日食—也不可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触及如此众多的人。


通过把信息变成一件艺术作品,王度强调了在今天,在一个由被大量销售和及时消费的戏剧性场面所主宰的时代里,政治和美学之间的融合。图像的普遍性和及时性没有能够逃过被政治家,甚至是恐怖分子们所利用的命运,就象9.11袭击事件和随后的《反恐怖战争》所不幸证实的那样。在战争年代,报刊图像不再在资料和宣传品之间摇摆:在一场为争取公众舆论和赢得市场份额的巨大战争中,它们成为一些工具,甚至是武器。 新闻的场面编排更是一种战略计划而不是一种冒牌仿制:为了被观看和被保留在记忆里,所有的场面都必须是壮观的。卡尔汉兹.斯多克森和达缅.希斯特把对曼哈顿双楼的袭击和艺术相联系起来也许是不对的,但这些袭击事件拥有一种强烈的视觉的冲击性影响,这是一个事实。在阿布.格拉依布监狱被酷刑折磨的囚犯们同样地也不得不暴露在相机镜头之下;这些记录他们的照片比几个月以前就流传开来的他们本人的证词显得更加可信和有效。人们断定有必要发行新的图像,哪怕是一次死刑执行的画面。被发表的就是好的,是好的就应该被发表。一切对媒体进行控制的企图 —— 比如,旨在在法国限制儿童观看暴力性电视节目的格里耶冉尔计划 —— 只是证明了在民主社会里,观看图像,跟选举权和获得驾驶执照一样,是公民的权利。试图控制发行,就是奔赴一场没有结局的战争,在那里,审查慢慢地向新闻自由让步;巴黎的一个法庭因此下令,在信息和艺术领域里,一切面孔都可以被自由地使用。某些少有的人物,如莫里斯.布朗肖,曾试图阻止其肖像的制作;据说为了跟寻猎新画面的摄影师兜圈子,玛多娜整天穿同样的衣服。 还有一些人,比如苏珊.宋塔格,在分析观看者的接受行为,并倡导一种限制虚幻现实过甚的视觉伦理。王度的举动是经过精心布置的,它将自己定位于一切对于图像的制作,发行,接受甚至是接触进行控制的企图之上。 象若干其他艺术家一样,他接受报刊的夸张,并试图容纳它们的画面和手段,也就是说,把媒体作为一种艺术的溶质来使用。我们必须指出的是,对于这些艺术家而言,问题不在于以篡改其意义为目的占用,引用,盗用或提用图像;通过发行和重复的方式,通过将它们模仿到夸张的程度,他们揭露了媒体的战略策略。在这里我们不由得想到L.A.海文及其对于吸毒者的风雅的厌食症式的视觉,想到在电视演播台上诈取观众掌声的马约.罗莱特,想到被包装成好莱坞小明星的康迪丝.布雷兹,还有莫里兹欧.卡特兰的《丑闻式》的搞笑节目,它们通过模仿对报纸上的讽刺性漫画的综合叙述来吸引报界的关注。媒体在这里不由自主地变成了合伙制作人,而不仅仅是所有用来挪用的现成图像的储存库。取自于报刊的王度的三维图像可以首先被看作一种尝试,它意在歪曲 —— 和拓宽 —— 被巴特命名为“神化”的社会的用途。然而这里唯一附加的社会用途是由展览空间构成的。艺术家本人的断言,《我要成为一个媒体》,透露了他对于报刊新闻的忠实性 —— 不管它是属于现实的还是神话学范畴的,这一断言同时也令人联想到安迪.沃霍和他要成为一部机器的欲望。跟沃霍的机械式的重复意欲成为一部滚筒印刷机的复制品一样,王度的3D图像 —— 特写也好,远景也好 —— 都执着地忠实于报纸的抽象化。 他的编辑选择,把每一个画面从它自身的故事中提拔出来,让图像脱离一切背景,削弱它们的意义,使它们变得更具有可互换性,并强化它们的消费品的身份地位。比如在《跳蚤市场-贩卖旧闻,1998-1999》中,希拉克的面孔一旦脱离了他的传奇色彩和他的背景,可以突然出现在一个抱着一部偷来的电脑的青少年,或者是一个戴着避孕套的勃起的性器官的旁边。

《阅兵式2000》 —— 《王度阅兵式(巡展)》的四个阶段中共有的一件作品—为历届艺术家的模仿方法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起点。跟《跳蚤市场》一样,这个装置表现了一系列3D图像,但它们是被放在一个加长的底座上,它让人想起一个服装表演的T型台。 被选用的图像,全部取自于中国报刊,它们曾经被用于阐明一些庆贺中国军队现代化的文章。王度解释道,这些3D图像—坦克的列队,爆炸的火箭,前行的军队,海军的演习 —— 首先出现于一些官方报纸,大众期刊和一些军事专业刊物中。 在首页和一些文章中,美国扮演着敌人的脚色,并代表着与地平线另一端的台湾之间的冲突的威胁。 2010年的中国军队将会是什么样的 ? 美国HQ 61型导弹相对于中国兵器的优势是什么 ? 美国将会跟中国还是跟台湾结盟? 国家安全的至关重要性给地方政治留下了微小的空间 — 后者表现为一个《对民主和对权利》的呼吁,和一个正在用弹弓射击美国驻北京使馆的年青人的形象,这是对在贝尔格拉德的中国使馆被炸事件的报复。原文被无限数地复印成黑白文件,并被遍撒于装置底座四周,就象一个军事演习的足迹上扔下的一些传单一样。 信息抑或是宣传。 回忆抑或是渣滓。 复合物抑或是艺术家的礼品。 王度给他的 « 阅兵式 »加上了一种震耳的军乐,让他的人物显得更加没有生气。






Parade  阅兵式2000 纽约 Deitch project   2004 Palais de Tokyo个展作品之一  Paris


绝对地忠实于报刊,王度乐于将他发现的图像进行放大;他给它们添加了一个维度,一个体积,增加了它们的比例尺寸,使它们从两维页面上《脱颖而出》,就象正在穿越镜面的爱丽丝那样。 艺术家没有将这些人物恢复原形,而是保留了镜头以及编辑排版所导致的扭曲—我们可以很轻易地将它们和洒在地上的复印件作比较。 剪裁,取景,特写都被放大,就象遍布在被大众传媒所倾销的人体和物体上的伤痕一样。 跟某个克里斯.奥登伯格的波普艺术所树立的大众消费似的纪念碑相反,这些被截断和被变形的作品只能算是一些贫瘠的塑像。 那个青少年的弹弓比他的被照相透视法剧烈缩小的头额要大很多;为了给一个巨幅标题留下位置,那个女警察的双腿被切断,我们因而只能看到她的躯干;在那些坦克,导弹,和直升飞机上,总有某个关键性的部位时却少的,因为它们被一段传奇文字或一个版面边框所切掉了。 通过这些模仿的举动,王度自己变成了一个媒体—也就是同样的这些图像的一个转播站,尽管它们被表现为三维的--同时,也确定了他的电影学意义上的替身的身份。 我们永远也不可能从近处看见他的面孔的替身,它不具备纯属于自己的身份;既然他扮演的脚色是一个正在一部电影中扮演一个人物的演员,他也就不具备任何一种独特的身份。 替身跟媒体一样,不是一个原件的复制品,而是一个本身是被制造出来的现实的复制品。即使当王度身穿军服出现在他的《阅兵式》中时,他的外表也不说明这是一种行为艺术:它为媒体的伪装提供了一面镜子,并抹去了它的身份。 跟一些面对媒体采取一种自主的批评立场的艺术家相反,王度从不试图纠正某种畸变,添加一个背景,揭露一个被遮掩的事实,或者对媒体为突出某个新闻事件而刻意挑选的画面表示漠然。 艺术家在这里更接近于阿特拉斯出版集团的成员,接近于他们描写的关于黎巴嫩战争的虚构故事,而不同于阿尔弗雷多.亚尔和托马斯.德芒,前者汇集卢旺达大屠杀的资料,但却没有出示任何尸体,后者用硬纸板建造各种媒体的装饰物,在那里,人,以他的辉煌的不在现场而闪耀着。 王度的3D图像,尽管它们有着节庆,宏伟和醒目的一面,却也还不能真正地算是波普。 全然地不是把报刊图像作为现成的圣像来处理,艺术家扩大了摄影的锐利的取景框,在那里,现实主义更像是一种人身侵犯。

确实,身体占据着《王度阅兵式》的中心。这里面展出的装置作品,尤其是《阅兵式》,导致了一系列的变形,它们不仅影响了报刊的图像,也影响着观众的身体。 随着列队穿越不同的城市,又有新的报刊图像在完全不同的比例尺上承受着变化。这些变化和身体之间相互作用,每一个比例的变化都在用一种新的方式呼喊着观众。在汉纳市的当代艺术中心,《我们要把他们熏出来!2002》表现布什在他的教练陪伴下练健身举重,就好像在为后9.11准备军事肌肉。 美国总统的3D图像被期刊的取景调节边框截去了双腿,它们一共有七个型号,从XS到XL由小到大,分布于展览大厅当中。在认出布什的同时,观众重游古利维从利力普到博丁纳格的旅行历程,并根据美国领袖的身材大小变化体验到他自身身体的时而脆弱时而强大。在里昂的“长方形”当代艺术中心, 《飞毯,2003》用一张超过100平方米的羊毛地毯的形式,重现了《时代周刊》2002年2月的封面,《哥伦比亚号坠落了》表现正在飞行中的太空飞船的爆炸事件。同时参照两个主宰天空的尝试—阿拉丁神化故事和美国航天局的太空飞行计划,这个飞毯明显地结合了两个比例尺的变化:封面的放大和由实物造成的爆炸距离的缩小。 诚然,与哥伦比亚号相反,《飞毯》确实是落地了,观众 —— 被地毯变得无比地渺小,就象受难者被摄远镜头无限缩小一样 —— 至少可以安然无恙地在天空中漫步,甚至接触一个灾难也变成了一种简单的舒适,奢侈和装饰。 在图卢兹的当代艺术中心,《国际市场,2004》把一份揉皱的《华尔街日报》的上市信息变成了一个巨大的不锈钢结构—这种替换手段在反照市场对于当代社会的巨大影响的同时将观众变得十分渺小。在巴黎东京宫当代艺术创作基地,王度为他的大型巡回个展添加了最后的一笔 : 《时空隧道,2004》让参观者进入一个弯曲的管道,里面有正在直播的几十个不同频道的电视,厚30公分的管道壁是用几吨重的报纸纸团填实与外隔绝的;在隧道的出口是一段滑梯,观众滑落进展场。 隧道代替了媒体系统,它把观众压垮并包围起来,后者于是象一份日报一样,被媒体生产,消费和抛弃掉。





The flying carpet 飞毯  2002  新加坡国家美术馆  2004 Palais de Tokyo个展作品之一  Paris


被放大,缩小,包围,吞没,观众亲身体验着图像在报刊中所承受的操纵。 当王度作品中的图像变得更加沉重,宽大,浓厚时,它们的传播的能力也就随着观众移动能力的增加而完全地减弱。 图像在三维空间里凝固并变得毫无生机;观众变得更加灵活,他摆脱了他的被动性而行走于展览空间中,他可以触摸甚至挤压那些他平时只能通过视觉才能领会到的图像。其本身就是被一种持续的发行过程所掩盖的媒体制作程序,被凝固并变成一种物理空间, 人们可以走进这个空间并用整个身体来感受它。在这里,更多的不是从报纸上冒出来的图像,而是我们本身,受了艺术家的邀请,我们走进一页报纸,继而迷失在一个人为操纵的世界里,它令我们对我们的比例感,甚至我们对现实的控制感产生怀疑。如果说王度的世界让人联想到在所谓“奇妙国度”的一种偷闲,那正是为了表明一份报纸的现实是多么深刻地建立在一种比例幻觉之上。 事实上,王度拆卸了由纸上传媒所苦心经营的微型缩影和系列收藏品的组合 —— 我们在这里不妨借用苏珊.斯蒂瓦特的说法 :报刊图像用缩影的形式来叙说世界,而纪实报道则在版面内在吻合的整体中给每一个图像指定了一个准确的位置。 这个自身封闭的系统既是完美的,也是谬误的:它的观点是,我们地球的一整天可以随意地被折叠,打开,阅读和携带,就象一些报纸如《世界报》和《时代报》的名字本身所证实的一样。一张报纸上没有空白,也没有超越边际之处;为了给媒体的覆盖一种透彻的印象,报刊图像被加上了边框。 对于读者来说,报纸是一个可携带的建筑物,一个人们可以在任何地方树立起来的瞬时空间的一角,一种介于公共和私人空间,国家和公民,外部和内部之间的媒介质,所有这一切都在眼睛和手的控制之下。 在给报刊图像一个打乱它们惯常的媒体功能的逐渐缩小的外形的同时,王度重新给与构成图像的不同片段以生命,同时也动摇了读者的视觉。 再者,他的3D图像永远也不可能被媒体完全地重新吸收。 在给王度的3D图像拍摄照片时,报刊可以显示取景加工的痕迹(同时也暴露了它自己的操纵手段),或者相反地,通过重新制作一张过期的图片来掩盖取景调节。  对于《飞毯》而言,这个两难的局面只有在摄影包含了观众时才能避免。如果没有可以让人想象其比例的人的身体的存在,一个《飞毯》的报刊图像只能显得象一份旧的《时代周刊》的粗劣的复制品。

在他的游行队伍的终端,王度让我们回到我们最初的问题:报刊图像的结局是什么? 按照克劳斯.科雷梅尔的说法,我们变成了一些《食像者》 ,一些狼吞虎咽媒体提供的图像 —— 从小明星到大领袖,从集市庙会到政治游行,从酷刑折磨到狗类比赛 —— 的人。和食人肉相反,食像是一种集体消费行为,它几乎不留下可以察觉的痕迹:没有消失的身体,没有体重记录,甚至没有污染问题。 然而报刊的图像,即使是移动的和瞬间存在的,它们总要到达某个地方;观看它们总会对我们的生活造成某种影响。对于弗洛伊德来讲,一切图像 —— 报刊与否 —— 都被存档保留于看见和不忘一切的潜意识中。 如果一个梦可以揭示某个特别的画面的影响,那我们的集体视觉又该怎么说呢? 在整个地球被数百万人看到的图像又该怎么说呢? 那些迅速把我们聚集起来又同样迅速地把我们的身体彼此远离开来的图像又该怎么说呢? 通过向我们供应我们的日常媒体食谱的剩余物,王度创造了一个共享的空间,我们的身体可以在里面一起重温这些图像被消化的方式—假设他们从来没有被消化过。 这个相遇既是一种对过去的追忆,也是一种提醒:我们在媒体中所看见的东西会不停地占据着我们的脑海,又是以深不可测的方式。 就象这个弯曲的《时空隧道》所展示的一样,是媒体在制造我们并消费我们。 的确,我们构成了报刊图像的源泉,但我们也是媒体的衍生的和多余的产品。







The tunnel of space time  时空隧道  2004 Palais de Tokyo个展作品之一  Paris 第一部




The tunnel of space time  时空隧道 2004 Palais de Tokyo个展作品之一  Paris  第二部分






Pages jaunes 王度黄页  2008  北京唐人画廊  第一部分






Pages jaunes王度黄页   2008  北京唐人画廊  第二部分




Realisme somnambule 梦游现实主义  2008-80022008  北京阿拉里奥画廊  第一部分







Realisme somnambule 梦游现实主义  2008-80022008  北京阿拉里奥画廊  第二部分





Realisme somnambule 梦游现实主义  2008-80022008  北京阿拉里奥画廊  第三部分





Realisme somnambule 梦游现实主义  2008-80022008  北京阿拉里奥画廊  第四部分




Kebap international2008  北京唐人画廊 2009 巴黎 grand palais(大宫) 第一部分




Kebap international  2008  北京唐人画廊 2009 巴黎 grand palais(大宫) 第二部分



Maison fole 2009  galerie Laurent Godin  FIAC  Paris





Pedicab 板儿爷2011 北京唐人画廊



Fable寓言  2012  瑞士巴塞尔

















musée art contemporain de la Chine  中国当代美术馆 2012 北京唐人画廊





Image absolue2013  巴黎  Laurent 画廊  威尼斯双年展古巴馆





BECOMPDDG  2013  蓬皮杜




Mythe addenda 山海经补遗2014  武汉合美术馆  第一部分




Mythe addenda  山海经补遗2014  武汉合美术馆  第二部分







Victoire!2015  韩国光州  IACD  Institute of asian cultural development收藏




éalité altérée2015  galerie Albert Baronian  Bruxelles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2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