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办一场广场舞的文隽说,酷就是 “我再也不害臊了”
发起人:愣头青  回复数:0   浏览数:212   最后更新:2018/10/20 22:20:22 by 愣头青
[楼主] 愣头青 2018-10-20 22:20:22

来源:VICE  胡颖


停下了怪力乐队搬去上海后,经过一阵休整,文隽又以“绝对纯洁”开始了新的音乐活动。与绝对纯洁同时进行的,是文隽自己的影像与绘画创作。最近她参与了艺术家唐狄鑫和四方当代美术馆发起的驻地项目 “巨响”,艺术家们在湖区的山里集体劳作,集体创作,长达半年。

10月13日将要举行 “巨响” 的特别派对,而文隽本人呈现的作品叫 “广场舞”,但听起来与艺术园区的气氛并不太搭?于是,在一个风很大的山中深夜,我和文隽坐在车里抽了一包烟,聊了三个小时。

消失的六年

怪力乐队暂停后,我一个人搬到上海,想组新的乐队,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乐手。那几年发生了一些变化,电子乐开始兴起,原来一些玩乐队的人去做 DJ 了,没有那么多人玩乐队了,几年也没找到适合的人。在离开北京之前,我就开始拍照。到了上海之后开始画画。这六年其实没有消失,就是比较宅。一直在家打游戏、看片、画画、出去拍照片。

摄影

偶然的机会,在网上看到一位摄影师,每天拍一张宝丽来,拍了几十年。对拍照产生了兴趣,刚好认识了汤庭(摄影师,“绝对纯洁” 乐队吉他手),他送了我一台二手傻瓜胶片相机,我就开始拍照。之前也会用数码相机拍一些照片,那要追溯到博客时代了,那时候手机还是黑白屏,也没有摄像头,会用朋友的数码相机拍一些照片,然后做后期(调色、拼贴)发博客玩。

拍照养成了习惯,可能别人察觉不到的东西,我拍下来了。我看别人拍摄的照片,也有很多我察觉不到的东西。我挺爱发现这种东西。人跟人真的不一样。四方有很多很多奇怪的虫子,上次巨巨来的时候就去捕蝴蝶,我就会想去找条蛇看看。日常生活中最普通的东西往往最打动我。

聊天中的某个时刻,文隽拍误闯入车里的一只飞虫 ©️文隽

画画

初中的时候特别喜欢漫画,就开始自己画。有一次我们宿舍舍长帮我收拾柜子,发现了我画的色情漫画,她说 “啊文隽你好恶心啊!” 还有一次,在高中部教室晚自习,无意间在一个抽屉里发现一个白色的本子,是高中生画的漫画,我和舍友就在空白的地方画。第二天高中生又接着画。我们在本子上一起画漫画、互相留言。真正开始画画是在2011年底来到上海以后,以水彩为主。

才华

十几、二十岁的时候,会觉得一切都可以凭天才,做什么事情都是在玩,好像随便玩一玩效果都挺好,不太能坚持,也不太能忍受。后来觉得,“才华” 这个东西,是天赋和努力加在一起才是 “才华”。你有灵感或者灵气去捕捉也好,去实现也好,技术不够的话,灵感也是无法实体化的。

我觉得很多人在最初开始创作时,一部分动力是出于虚荣心,觉得帅,一部分动力是荷尔蒙,觉得爽。因为需要被认可、欣赏、喜欢,也需要表达、发泄。慢慢真正进入创作之后,当看到真正好的作品,或者当自己做出来一个好的作品时,你会发现这种真实的感受更加厉害,更加震动、更让自己折服,之前想要的那些比较浅显的回报自然而然就不再追求了。

看到听到好的作品会让你得到一种感受,类似于一种气息,一种色彩,这种感受进入了你,会成为你,也会在你之后的人生中反复出现。

文隽拍唐狄鑫 ©️文隽

唐狄鑫

有一年,(画家)龚剑来上海,我们一起吃饭,介绍认识了唐狄鑫。龚剑说他跳过地铁。一个人去跳地铁会是什么动机、什么感受?巨大的噪音,黑暗,速度,空间啊,死的威胁等等,会有很多联想。所以立即对他产生了很大的好奇。

紧接着,唐狄鑫就来四方当代美术馆做了一个行为作品(2016年展览《山中美术馆》)邀请我给他拍一些照片,做一些记录。在四方的时候,因为我经常拿出手机或录音笔去收集一些山里的声音,他就觉得这挺有趣,问我要不要合作一下,给他写一首歌。

那是我六年来第一次重新开始做音乐。也是以此为契机,慢慢开始找到乐手重新做乐队。也用过唐狄鑫的两张画来做单曲封面。

唐狄鑫绘 “Last Days of Louis XIV” 单曲封面

唐狄鑫绘 “绝对纯洁” 单曲封面

关系

儿童时期和青少年时期是没有什么意识地、懵懂地活,凭着天性、带着迷茫,带着困惑,很多不知道该怎么提问的问题、不知该怎么处理的冲动。又是独生子女,一切以自我世界为中心。20岁到22岁的时候,我认识了 AV 大久保的主唱陆炎,通过他又认识了我原来的乐队 “怪力” 的吉他手徐盛,那时我们三个是特别特别好的朋友,三个人,没钱也没体力,离开原来的生活线,出去玩了大半年,我认为这是我人生中做成的第一件事情。第二件事就是怪力乐队的录音。在整个专辑的录制、制作、调整中,得到的感觉无法描述。

现在在四方做的事情跟这两件事有点像,我原来没法想象我一个人去策划一个 party,一个活动,那么多部分,需要我来想需要什么,如何落实。在这里面我认识了一些人,学到了各种各样的方式,感受到人与人之间微妙的、温柔的、激烈的交换,这些都很重要。

周轶伦,他非常放松、开放、天然。他是一个奉献的人,好像什么事都无所谓。唐狄鑫,他非常火爆,不断会有一些强力的东西冒出来。汤庭是一个冷静理性的人,坚定,自主,像外星人。郭子是在上海 ModernSky Lab 工作的灯光师。我们有一次在那儿演出,郭子给我们打灯,我当时在台上演出没有注意灯光,后来看了视频才发现现场灯光很猛,是一种他自己的创作一样的感觉。

这次在四方的驻地,我们要做一个 “广场舞” 的项目,因为需要设计灯光,我就想到了他。他对项目感兴趣,投入了大量的精力来创作,包括灯光,包括激光动画。他不断会有新的点子,在他的点子里面,我们也产生了很多新的思维的转化。

很多⼈对关系会有⼀套规则,一种想象,会去人为框定一些概念,比如爱情,比如亲情,比如友情,不能超过也不能少于。这种预设会妨碍你真正的感受,因为爱情中也可以有友情,友情中也可以有师⽣的关系,也有带着爱情的友情。一个朋友给了你他身上特别好的东西,这个东西就变成了你的成分。人与人之间是可以酝酿出无数新的、更深入的、无法定义的关系。


©️文隽

安全感,控制欲

有些人是要依赖这些活下去的。在见识与思维不断转化的过程中,如果想要摆脱过去的思维,就会失去你原来依赖着的基石,会感觉害怕,而这就是冒险。这种时候会感觉自己无能,原来不知不觉深深相信的关系和观念,可能现在已经不相信了,那我们怎么办?

冒险和安全,可能大部分人会选择安全,不太愿意直面问题,别人怎么处理的,我们就怎么处理,这样比较安全,这是一种活法。当你不肯直面问题,你选择去忍受,去逃避,再借助一些别的外力去发泄,去释放,或许问题会过去的,有些人也完成得很好,我觉得这也没有问题。但我可能会选择去面对问题,寻找新的思维方式或处理方式。

我觉得没有人能真正地摆脱控制欲,很多问题是无法解决的,因为我们是人,人总会有局限性。人会有快乐,也会有悲伤,你毕竟不是神,也不是动物,当然,你也不知道动物是什么样的。

蜕皮

我也有很狭隘的一面。人是非常矛盾的。你本身会有一个动物的本能,你又不可能永远活得像动物一样。人会有生存的本能,占有的本能,性冲动,不停地想要更多的欲望。想快乐,想吃东西想休息。

人同时也有文明。我觉得文明是一种方便,是一种人际交往、社会构成的系统。人从小到大从各种渠道接受文明的教育,从学校,从父母,从电视,从书本。这些不间断的学习中,可能也会学到很多垃圾,有一些是传统的过时的已经不适应现在的,有一些是洗脑式广告式的东西。这种成长的过程中,要自己判断什么是进步的、自己要这样去活的,什么是学来的、但是不好的东西要去排除。这个过程就像是从动物变成人。

当你成长后,想要摆脱一些早年形成的不好的理念其实是非常痛苦的,像蜕皮一样。儿童时期看见自己的父母,可能就会形成一种观念,以为以后也就是要像我妈妈一样,找一个像我爸爸这样的人去结婚,生一个小孩,组建一个家庭。但是就是在那个时候我一边这样以为着就一边同时感觉到非常困惑和怀疑了。

后来看到父母经常吵架,很多家庭问题,产生了大量阴暗的情绪,愤怒。当你在成长过程中,看到人与人之间的这种互相控制,你会去学的,以为一个人就是百分百占有另一个人。这非常狭隘,也是我非常想摆脱,或正在学着摆脱的。

©️文隽

在四方

第一次来四方,离开之前,我就觉得我会想念这里。有点像小时候有一次去军训。小时候的感觉很多是无意识的,等你回头发现的时候会觉得特别美。好像是初中,你每天都是学校生活,是线性的,突然离开学校住进了一个大院,好像是军区,我也不太记得了。里面有很多树,又是春天,在下雨,当时在跟笔友写信什么的,那时也刚开始读各种文艺小说,当时的氛围就像梦一样,本来是走一条直直的路,突然岔开了,仿佛进入了另一个平行的时间和空间。

跟这次在四方驻地的感觉很像,离开了原来的生活轨迹,离开了家庭,进入一个集体生活,这种感觉很微妙。

以前在上海,没什么事的时候我就在家狂打游戏。来四方后,我重新沉迷读书。


在四方的备忘录

动画

喷射,半流质堆积

指甲刀

钻火圈

飞碟

弹射

好像是连续,但是没有什么连续逻辑的剧情

四方记账:加油600

路费;灯光大哥费用

胶卷6卷加冲印;

胶卷20卷无冲印;

胶卷11卷只冲扫;

音响设备放山顶最高点

防雨

©️文隽

女人,人

我很喜欢户川纯,她是一个真的人,没有把自己划分成一个什么类别的人,没有给自己定义。她在最近的采访里说:“我还想,我是不是会妨碍到女权主义运动的人。因为自己唱的歌是很女性化的。不过,也有不少女权主义者认为,那些表演中,是女性在战斗。我会接受她们(女权主义者)的演出邀请,一起做些表演。”

她永远毫无顾虑地展示自己,她的脆弱,她的尖锐。她的女性流露,她为爱神魂颠倒。很多歌词都是 “月经” 啊,“我对你的思念就像月光下的树林,树根底下的蛆”,“如果你不爱的话,你杀了我吧,我和猪和羊一样,就是一块肉”。

最近一次哭

大家一起去电影院看了《小偷家族》,有一幕,那对中年夫妻在吃面条的时候,突然开始了久违的一次做爱。

孤独

当你对别人有期望有要求的时候,向对方发出一个信号,却没有得到对等的回应时,会有一种心里落差,过于敏感的时候,会感觉孤独。但这其实不太成熟。不能要求别人。



酷,有时候是愣,有时候是害羞,不知道该怎么办。年纪小的时候,大家都会说你很酷,你会不自觉地对自己的形象有一个要求,或约束,不能放下。前段时间我跟朋友说,我再也不害臊了,意思是在我对事物有理解、思考、判断的前提和基础下,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文隽

由艺术家唐狄鑫和四方当代美术馆发起的驻地项目 “巨响”,将在2018年10月13日举行特别表演项目。这次项目将呈现自2018年5月以来由近20余位艺术家和音乐人集体参与创作的大量装置、雕塑、绘画、动画、声音及若干在已经持续5个月的驻地中产生的玩具、道具、手稿、模型等物件,并以驻地项目参与者集体编制的 “广场舞” 邀请大家参与到 “巨响” 驻地项目的特别派对中。

目前,“巨响” 驻地项目的参与者有绝对纯洁、高铭研、胡向前、卢佳炜、李亭葳、山河跳(黄山、黄河)、奶粉 zhou、竹川宣彰、苏畅、唐狄鑫、文隽、袁可如、杨熹、周轶伦、郑焕。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3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