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线公园旁造一座空中雕塑花园,这家快30周岁的画廊有何中国雄心?
发起人:橡皮擦  回复数:0   浏览数:217   最后更新:2018/10/11 17:37:57 by 橡皮擦
[楼主] 橡皮擦 2018-10-11 17:37:57

来源:artnet


卡斯明画廊开设新的切尔西画廊,屋顶雕塑花园。图片:鸣谢卡斯明画廊


纽约当之无愧是世界艺术市场的中心城市,而切尔西则是这个中心的心脏——囊括众多世界顶级的画廊、艺术机构。而几乎在这个“心脏”的中心位置——西27街,几乎是紧紧挨着,有四个空间在相互呼应着,讲述了一个有着30年历史的老牌当代艺术画廊的故事。


1989年,伦敦人保罗·卡斯明(Paul Kasmin)在纽约SoHo区成立了同名画廊,而他本人的父亲也是上世纪伦敦一位颇有影响力的画廊主,画廊的建立实为家族的传承。从成立之日起,这家画廊就促进着现代及战后艺术大师与当代重要艺术家的对话,期间不乏策划过许多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展览。展开艺术家名单,即能看到一串“星光熠熠”的名字罗伯特·马瑟韦尔(Robert Motherwell)、康斯坦丁·布朗库西 (Constantin Brancusi)、弗兰克·斯特拉(Frank Stella)、罗伯特·印第安纳 (Robert Indiana)、拉兰内夫妇 (Les Lalanne)、马克·莱登(Mark Ryden)、乔尔·夏皮罗(Joel Shapiro)和沃尔顿·福特(Walton Ford)等等。将文字语言引入当代艺术的先驱印第安纳, 也许最耳熟能详的是他的“LOVE”系列雕塑,但他的艺术创作并不仅限于此。而李·克拉斯纳本身就是一位极富创造力和高产的女艺术家,与她同期的琼·米歇尔、海伦·弗兰肯特尔呈鼎立之势。

罗伯特·印第安纳在卡斯明画廊的展览现场。图片:鸣谢卡斯明画廊


2000年之时,画廊迁移到如今的切尔西艺术区。自此以后,除了扩大艺术家名单,还将焦点放在了艺术家资产上。2016年,卡斯明画廊全面代理波洛克-克拉斯纳艺术基金会 (Pollock – Krasner Foundation) ,2017年举办 “Lee Krasner:Umber Paintings”,聚焦波洛克遗孀克拉斯纳在1959至1962三年中以单色创作的大型全面抽象绘画,充满视觉冲击力和精神感染力。

“Lee Krasner:Umber Paintings”在卡斯明画廊的展览现场。图片:鸣谢卡斯明画廊

福特展览“巴巴里狮”在卡斯明展览现场。图片:致谢卡斯明画廊


30周岁的新惊喜


一家30年的画廊,该这样庆祝它的生日?这家老牌画廊则提前给出了新的惊喜。


已经在27街这个画廊界“兵家必争之地”拥有三个空间的卡斯明画廊,就在10月10日,与新展同时揭幕的还有由Studio MDA设计内部无立柱的第四个新空间——而几乎与“网红”高线公园平行的是,画廊楼顶还有一个与之几乎平行的空中雕塑花园,这里能为每年600万的游客提供一个宣传的户外雕塑展览项目。

卡斯明画廊新空间紧邻纽约高线公园,其中空中雕塑花园有三件乔尔·夏皮罗(Joel Shapiro)的作品。图片:致谢卡斯明画廊


2018年10月10日,卡斯明画廊将开设在纽约切尔西区的第四个空间。新空间占地3000平方英尺,无柱展览空间,28个天窗,以及位于切尔西区中心高线公园附近的空中雕塑花园,这里能为每年600万的游客提供一个旋转的户外雕塑展览项目。嵌入的天窗为整个新空间提供了自然采光和夜间照明,而整个建筑则完全采用白色混凝土,并带有拉丝橡木的质感。一个与人友好而亲近的空间,似乎是这家30年历史的老牌画廊给未来画廊指出的一个理想模板。

沃尔顿·福特(Walton Ford),《Leipzig 20 Oktober 1913》(2018),纸上水彩、水粉和墨,152.7 x 302.9 cm。 图片:由艺术家和卡斯明画廊提供


开幕展自然备受瞩目,屋顶空中雕塑花园呈现夏皮罗的三件大型雕塑作品,与高线公园的人们“遥遥相望”。而空间内部则是沃尔顿·福特历时18年研究创作的《巴巴里狮》五幅巨作。这位艺术家曾经与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基金会合作参与佳士得《第11小时》慈善拍卖,并为滚石乐队五十周年精选集设计封面。


“新画廊是多年来讨论的结果,” 画廊创始人保罗·卡斯明说,“切尔西几乎所有的画廊都是经过改造的工业空间,所以我们真正的目标是创建一个专门的展示空间,唯一的目的是展示最好的艺术。”

沃尔顿·福特(Walton Ford),《Un Homme qui Rêve》(2018),纸上水彩、水粉和墨,152.7 x 302.9 cm。 图片:由艺术家和卡斯明画廊提供


而另外一个让人关注的消息则与中国相关。前纽约佳士得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美洲区业务副总裁姜天岳的加入,让外界也不禁猜测起接下来这家画廊的在亚洲,尤其是中国要展开的战略与动作。在马上到来的11月,卡斯明首次参加ART021艺博会,而这也是画廊首次在中国内地的亮相。


在纽约新空间开幕之际,artnet新闻与画廊主保罗·卡斯明与新任总监姜天岳聊了聊这家画廊的过去与未来,当然还有他们的“中国计划”。


artnetx 保罗·卡斯明

画廊主保罗·卡斯明。图片:致谢卡斯明画廊


很多西方画廊都在亚洲,尤其是中国进行着一些颇具雄心的项目——比如聘用华人做艺术总监,或在当地设立办公机构或新的画廊空间。我们知道不久前姜天岳成为了画廊总监,你们能否透露画廊未来在亚洲的计划?画廊又将怎样加强在亚洲的影响力?


我们是希望能尽可能地与中国观众们接触。为此做出的努力已经包括中英文双语网站、开设微信公众号,最重要的是我们有了天岳,这些都是我们与亚洲藏家深入接触的方式。在这个地区建立完善的物流和基础设施体系需要时间,所以我们正在用自己的方式稳步前进,初步计划是聚焦在一些有影响力的活动上,比如ART021。

卡斯明画廊官网上公布的今年参加艺术展会信息


祝贺你们在切尔西开了一个拥有漂亮设计的新空间!这次扩张并不是“改建或翻新”,说成“专门建造的空间”更为贴切。这个新空间背后有哪些设计意图?


我们这个新空间的设计真的是从地基开始的,就为了展现出艺术品最好的一面。在切尔西区,专门建造的艺术空间在此前基本没有,很多画廊都由工业建筑改建而来,艺术家在使用画廊空间时会有一些客观限制。我们的新建筑由Studio MDA设计,有28个天窗、一个没有柱子的展示空间,和一个独特的屋顶雕塑花园。我们在27街和28街附近还有一个额外的空间,就位于新画廊的旁边。这个空间将会和新画廊的屋顶连通起来,这意味着我们将高线公园和街道通过画廊与艺术品连接起来。

卡斯明画廊纽约新空间外观。图片:鸣谢卡斯明画廊


为什么选择乔尔·夏皮罗(Joel Shapiro)和沃尔顿·福德(Walton Ford)作为在首批新空间里办展览的艺术家?


我和沃尔顿·福德的合作已经有二十多年了,在我们的新空间里展出他那些壮观的作品非常合适。他的新作品采用了巴巴里狮子的标志性形象,尺寸很大——超过10英寸。某种层面上说,新空间就是为了展示大型作品而设计的。乔尔·夏皮罗是我最喜欢的雕塑家,所以我很开心他的作品能在新画廊的屋顶第一个展出。

乔尔·夏皮罗(Joel Shapiro)大型户外雕塑作品在卡斯明画廊室外空间展出。图片:鸣谢卡斯明画廊


卡斯明会在今年11月的ART021上首次在中国大陆亮相。你会来上海吗?你认为亚洲藏家(尤其中国藏家)的潜力如何?


对于画廊参加ART021的事,我是非常期待和兴奋的。自从2010年参加了香港巴塞尔之后,我们的团队就一直积极致力于发展和中国藏家与机构的关系。每次把代理艺术家的作品带来亚洲,我们都会更了解市场给这些作品的回应。马克·莱登和罗伯特·印第安纳在这里就非常受欢迎。

马克·莱登(Mark Ryden),《Boris》(2016),油面板,35.6 x 19.1cm(加框:52.7 x 35.6 x 2.5 cm)。 图片:由艺术家和卡斯明画廊提供。


artnet x 姜天岳


新任总监姜天岳


过去的四年时间中,您在佳士得担任副总裁和专家,是什么让您加入卡斯明画廊?加入新团队之后,您最主要的工作是什么?从拍卖行到画廊,最大的转变是什么?


在佳士得国际团队的四年中,我主要负责为每年香港两次大拍及上海拍卖征集拍品。由于团队基于纽约,我与西方战后及当代艺术部门合作尤为紧密,也参与组织了几个体现东西方当代艺术汇合趋势的展览,如2015年秋季纽约《构造自然:单色画韩国抽象艺术》,2016年《赵无极及抽象表现主义》,香港2016年开始的《融艺》夜场及《倾彩》私洽版块等。这些展览的成功说明西方藏家对于亚洲顶级艺术家的欣赏,以及亚洲市场对西方现当代艺术的渴求。我选择在这个时候加入卡斯明画廊,希望可以做两件看似简单但又实为不易的事情:其一是通过艺博会、美术馆展览、双年展等合作渠道将画廊代理的优秀国际艺术家深入介绍给亚洲藏家,促成更多有学术高度的展览;同时甄选出色的亚洲艺术家加入画廊阵营,在纽约舞台上展现给西方私人藏家及博物馆。在拍卖行时,工作节奏颇具季节性,每次拍品数量大种类杂,步调快强度大;而在画廊可以更多与艺术家交流,纵深了解并与他们共同成长。此外,我在卡斯明的工作特别需要创业及冒险精神,也有很多未知因素,是一个非常有挑战性的征途。拍卖的背景让我对市场整体的脉搏和潜力有更透彻的把握,为藏家做出最好选择。

Claude Lalanne,《镜子》(Miroir,2017),青铜和铜,162.6 x 71.1 x 14.6cm。 图片:Lalannes © 2018艺术家权利协会(ARS),纽约/ ADAGP;巴黎,法国

Roxy Paine,《异端》(Heretic,2016),不锈钢,90.2 x 57.8 x 43.5cm。图片:由艺术家和卡斯明画廊提供

您在亚洲艺术方面拥有着丰富的经验和特长,而且范围不仅仅局限与当代。从卡斯明画廊目前的艺术家名单来看,还是以西方艺术家为主,中国艺术家有刘丹。我们是否可以期待之后的卡斯明画廊会有可能代理更多的来自中国的艺术家?


卡斯明画廊对艺术家选择很谨慎,我们会长期关注某位艺术家生涯然后才决定代理,一旦代理会不遗余力推动他们的发展。特别值得提及的是,与我们合作的艺术家基金会从未有离开的,这也更进一步说明卡斯明画廊在业界的口碑和声誉。我加入后,希望能够促进更多的亚洲艺术家与画廊合作,在纽约国际市场展现他们的作品。刚才提到画廊新的空间会有一个非常独特的屋顶雕塑花园,用于展现艺术家的大型室外雕塑,花园紧邻高线公园,背后即是扎哈·哈迪德在纽约唯一的建筑,是切尔西画廊里少有能同时进行室内室外艺术展现的空间,尤其适合艺术家的多维度表现,相信也可以吸引更多的艺术家项目合作。

Bosco Sodi,《无题》(Untitled,2018),帆布混合介质,150 x 150 cm。 图片:由艺术家和卡斯明画廊提供


能透露一下卡斯明画廊在中国/亚洲的市场战略如何?根据你以往的经验以及与画廊的沟通,你觉得画廊在中国将会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在面对中国本土画廊以及其他西方顶尖画廊之时,画廊在打入市场方面又具有什么优势?


今年11月卡斯明画廊会携顶级作品首次参加上海ART021艺博会, 我们也会通过与当地美术馆及私人空间等诸多合作方式使亚洲藏家进一步了解我们的艺术家。一般来说,画廊进入一个新市场都会有品牌树立,藏家认知曲线,策展路线国际化和本土化平衡,开发并引领市场等方面的挑战。我认为卡斯明最大的优势是旗下的一流艺术家,以及我们已有的客户基础,这也可以保证我们无论在一级市场做展览还是二级市场私洽都有很大的平台。

François-Xavier Lalanne,《Stone of Stone》 (1979),环氧石和青铜,84 x 94 x 42cm。图片:Lalannes©2018艺术家权利协会(ARS),纽约/ ADAGP;法国,巴黎


卡斯明画廊是否有建立针对中国市场的团队,或者在中国建立办公室甚至画廊空间的计划?


亚洲会是我们下一步发展的重心之一,不排除在亚洲设置办公室或建立空间在未来计划之中。

Elliott Puckette,《一封情书》(A Love Letter,2018),石膏、高岭土和墨,每片182.9 x 152.4cm(整体182.9 x 457.2cm)。 图片:由艺术家和卡斯明画廊提供


你在与中国客户打交道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相比西方藏家以及来自亚洲其他国家的藏家,你认为中国藏家群体在近年来有什么趋势,而在未来几年内会发生什么变化?


近几年,中国藏家群体趋年轻化,身份地域多样性,在收藏上会有自己的见解和独到眼光,而这种收藏的睿智来自于全世界看展,参加艺博会,双年展及国际拍卖等。同时,中国藏家与国外艺术机构合作增多,从借展、巡展、捐赠、到加入董事会理事会,话语权不断增加的同时,也逐渐影响西方艺术机构策展方向,并带动影响西方藏家收藏趣味。未来几年我觉得这些趋势会更加明显。另外,我认为艺术的公共性在日后会格外凸显,表现为场域特定公共艺术、室外雕塑、艺术教育及公益等诸方面。

James Nares,《Spark》(2018),亚麻布上油,147.3 x 63.5cm。图片:由艺术家和卡斯明画廊提供


今年11月,卡斯明画廊将会第一次参展ART021艺博会,能否透露一下你们将会带去什么样的作品呢?画廊将会如何制定参与亚洲范围艺博会的战略?


卡斯明画廊在我加入之前曾多次参加香港艺术巴塞尔,但进入内地市场还是第一次。我对Art021的创始人应青蓝的理念一直很欣赏,今年能够带领画廊参加艺博会非常荣幸,也有很大的期待。首次在内地参展,我们会带来画廊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家作品,让藏家和观众对我们有全面的认识:例如法国艺术家夫妇拉兰内的经典作品,先生弗朗索瓦·格扎维埃(Franois-Xavier Lalanne)的雕塑羊,及夫人克劳德 (Claude Lalanne)的枝叶边大铜镜,他们曾经为伊夫·圣罗兰(Yves Saint Laurent)在巴黎的公寓设计奇异的合金卵形造型吧台,藏书室里的羊雕,及音乐间的多面唯美铜镜;印第安纳的大型LOVE雕塑,艺术家今年过世,刚在香港亚洲协会落幕《爱话: 罗伯特·印第安纳与亚洲》,同期美国奥尔布赖特-诺克斯美术馆也举办艺术家大型回顾展。与此同时我们会带来克拉斯纳70年代的博物馆级油画作品,以及马克·莱登特别为本届ART021创作的两幅新主题油画,延续他近期与美国芭蕾舞团的著名芭蕾舞剧《芭蕾小忌廉》(Whipped Cream)跨界合作的风格和元素。亚洲各个区域有许多优秀的有地域特点的艺博会,今后几年我们会战略性选择参加。

Joel Shapiro,《无题(黄色)》(Untitled(Yellow),2011),青铜油漆,53.7 x 14.6 x 41.9cm。 图片:©Joel Shapiro /艺术家权利协会(ARS),纽约。 由卡斯明画廊提供


文 、采访 | Cathy Fan

译 | Weixin Jin、余雨桐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5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