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和你一起搞艺术 | 坚果兄弟&杜曦云
发起人:wangxiaoer97  回复数:0   浏览数:201   最后更新:2018/10/08 13:53:21 by wangxiaoer97
[楼主] wangxiaoer97 2018-10-08 13:53:21

来源:目刻时光


“丝路种子:2018青年艺术家邀请展”于9月29日在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正式开幕。此次展览由上海市对外文化交流协会、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联合主办,邀请四位青年艺术家/组合:坚果兄弟、靳山、无声合唱团、闫珩参展并带来27件综合材料及架上作品。他们作为极富表现力、处在脑洞大开阶段的青年艺术家,从相异的媒介材质(影像、综合材料、装置、摄影、油画等)出发,不约而同地对不断震动变化的当代艺术现状给出了线性或跳跃式的思考与轨迹。


面对高度特殊性、复杂性与不确定性交织而成的当代图景和模糊的人性,四位青年艺术家选择直面社会生活、人道反思与流行文化中的秩序,从坚果兄弟的日常反思哲学到无声合唱团的人道主义/尊重任何个体在时代洪流中的发声权与被倾听权,以及靳山暴力美学式的“利用如激进讽刺文学般的方式,向观众诙谐地展现同周遭社会性、文化性以及政治性问题的对抗”,到闫珩的略带诗意性、探讨时间之永恒流逝、废墟与文明的架上绘画,艺术家们以尖锐质问、新颖创作和实践开启一场酣畅表演。


本次对话由这个不一般的展览展开。分别是


  • 目刻时光&杜曦云

  • 目刻时光&坚果兄弟

杜曦云

“丝路种子:2018青年艺术家邀请展”策展人

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副馆长


目刻时光&杜曦云


  • 目刻 = 目刻时光

  • 杜   =   杜曦云


目刻:这个青年艺术家邀请展,有别于普通的群展,策划这个展览的初衷是什么?


杜:今年的中国当代艺术界最大的特点是没劲,到处看到的都是没劲的人,没劲的作品没劲的展览。


这些当代艺术从业者,要么是曾经活跃,现在消沉沉默。要么是都在做装饰品和室内设计师装修公司来PK。


刚好我们喜玛拉雅美术馆有机缘可以做一个青年艺术家的联展。那我就在想青年艺术家里面能不能找到几位有意思的、有劲的艺术家的作品来做这个展览。所以选去选来选了好长时间,最后发现这方面青年艺术家里面达到我们要求的不多,最终选了这四位。


而且其实这个时代这个社会越来越多元,这种过去想总结出一个大家共有的特点,来做一个总结归纳性展览的方式越来越做不下去了。因为个体与个体之间的差异越来越大,既然这样,我们索性也不做这种总结归纳式的展览了,选上四个比较有意思的个体来做一次展览,其实就像他们四个个展一样。那这个展览里我们绘画方面选了闫珩,装置方面选了靳山,跨界方面选了无声合唱团,在艺术进入社会影响社会这方面选了坚果兄弟

坚果兄弟作品《人造星空》

类型:行为

创作时间:2016年

说明:“在一个黑暗空间,观众说出正向或负向的词语,通过语音识别技术,控制3000多个星星灯的明灭,营造不同星空效果。


目刻:为什么选择坚果兄弟的作品参加展览?


杜:为什么不选择坚果兄弟呢?我想反问。他这些年来做的作品数量非常多,而且他是一个思路很明确,在生活中也在贯彻他一些艺术理念的人。作品数量很多且都很有意思。因为各方面原因他一直没有和所谓的职业化的当代艺术之间发生关系,他一直是在职业化的当代艺术系统之外,孤独的,但是依然很充满热情地一年年一件件的,来实施他的作品或者综合项目。


看过他大量的作品和综合项目,我觉得思路很清晰,而且这种在艺术系统之外来做展览来实践来行动的这种方式恰恰是最符合当代艺术的精神的。尤其像他前几年做的“尘埃计划”,在全球都是传播量极高的。而他今年上半年作品“代言农夫山泉超市”引发的社会效应到现在还在发酵。昨天我还看到南方人物周刊专门一篇很长的报道来谈他这件作品引发的后续效应。像他这些作品引起的社会效应要比所谓的职业化的中国当代艺术家们要大得多。


所以既然职业化的当代艺术系统的人们普遍不关注他,那我就想我们美术馆能不能关注一下这样的艺术家。他们其实才是保持了当代艺术的真正先锋精神实验精神,关注社会的情怀。只不过是因为所有的职业化无非就是进入了一个展览系统传播系统以及销售系统,他恰恰没进入这个系统。我觉得这也挺好玩的。因为往往这样的艺术家,我们在多年以后回过头来看,会发现他们才是最艺术的最当代的。

坚果兄弟作品《无意义公司》

类型:行为

创作时间:2015年

说明:“我注册了一家公司,专门招聘员工做一系列没有生产力的工作,薪酬为100元/2小时。”



目刻:这个展览跟”反思絮语“有关系吗?


杜:”反思絮语“是我们以美术馆的平台发起的一个关于中国当代艺术自身问题的一个大讨论。目前陆续续发出了三十几篇,将来还会发,我的预想是发一百来篇左右。这几年各方面比较萧条,艺术市场也很萧条,市场萧条,大家东西卖不掉啊,那不如沉下心来好好思考下,反思一下。这个时候才能重新上路,再度出发。所以做反思絮语。反思絮语其实我们是广泛约稿的。


广泛约稿,和当代艺术有关系的各类人都约稿。但是对这个话题感兴趣的人里面年轻人居多,而且艺术家居多,所以目前发稿显示出的是年轻艺术家在里面参与的热情最高。


这个展览不是反思。而是我们想站在一个观察中国当代艺术整体生态的情况下,希望能找到一些有意思的青年个体,来展示推广他们的新成果。

坚果兄弟作品《愿赌不服输计划》

类型:行为

创作时间:2016年

说明:“通过网络征集数人,摇骰子,相同点数的人结婚,随后离婚。”



目刻:何为“点阵效益”?


杜:我觉得作为整体的中国当代艺术界从2013年的市场萧条,到现在的市场寒冬里越来越没有做为,越来越让人失望。纵观现象,我觉得是一片沉默,暗流涌动,未来如何不得而知。这是我对目前中国当代艺术界一个总的感受。


既然绝大多数人要么沉默,要么放弃,要么去做那种装饰性的,同时希望还能换点钱,这种状况的话,那也不要寄希望于大多数人。真正目前还在坚持的,并且还在观念上和美学上在往前推进的,看来是极少数人了,所以不再谈群体效应,而是谈个体效应。小型的个体其实是极少数的,就像激光束一样,它是一点一点的。


但是我觉得,我们谈了一百来年的这个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说穿了不就在强调个体努力嘛,不管大的所谓的整体环境以及所谓的大多数人他们做不做,一个个体他认定他做的事情是有意义的,他依靠个人能力不断往前走就行了。


孤独的个体的前行,可能收效甚微,但是他毕竟是有好的效应的。


而不是看大多数人在做什么,人家做什么我也做什么,人家不做我也不做。这样我觉得是违背个人主义的精神的。所以如果认定自己的所作所为是有意义的,那就坚定的往前走就行了,不管旁边的人是谁,不管和自己同行的人是多还是少。


艺术这个行业更不是打群架,你回头看,艺术史往往都是孤独的个体在创造奇迹。

坚果兄弟作品《尘埃计划》

类型:行为

创作时间:2015年

说明:“100天,每天在北京各街头收集空气中的尘埃,随后把收集的尘埃和陶土混在一起烧制成板块,最后砌入并消失在墙里。”


坚果兄弟

“丝路种子:2018青年艺术家邀请展”参展艺术家


目刻时光&坚果兄弟


  • 目刻 = 目刻时光

  • 坚果 = 坚果兄弟


目刻:为什么选择“行为艺术”做为你艺术创作的主要表达方式?


坚果:粗暴、直接、诗意、荒谬、模糊、不可定义、疼痛、真实……如果我要表达这些,行为往往是最合适的,在其他不可归类的艺术表达之外,都可以归在“行为艺术”里面,而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行为,是最本能的,也是与观众可以直接发生共鸣的。


在今天,很多艺术表达方式失去了当初诞生的背景。每个人都身处一个更为复杂更为动态的压缩现实里,过去和未来,肉身和机器,混合在一起。传统的表达方式失效,传统的审美飘移不定,最重要的是观众不再是从传统里走出来的观众,观众从当下过来,从未来过来,他们需要与之相呼应的对话。这种对话,称之为“行为艺术”或其他,一点都不重要。



目刻:与一些比较极端的行为艺术家相比,你的作品仍是温和的。这是因为不够“痛”?还是性格使然?


坚果:我还有大量待实施的激进想法,等到执行出来了,你会看到我更多激进的一面。

坚果兄弟作品《真相书店》

类型:行为

创作时间:2018年—

说明:“315打假日开业当天,真相书店被打假,随后转入地下一个秘密空间。真相书店的书,都是正规出版的,都是《XX的真相》《XX的真相》……”



目刻:你作品的主题基本来源于日常生活,什么样的瞬间会让你感动?


坚果:痛快的时候吧,很多人的伤痛,感同身受。很多人的快乐,感同身受。


目刻:在这个问题的回答里,你用了两个“感同身受”。为什么?


坚果:我觉得共情比敏感更重要,艺术终究是人的艺术,如果人变成非人,那一天,也就无所谓艺术不艺术了。

”丝路种子“展览现场,坚果兄弟影像作品


目刻:生活中你是细腻敏感的人吗?


坚果:我是一个不断失忆的人,一台经常重启的电脑。


目刻:不断失忆,这样的失忆是刻意的吗?如果是,那么你想要忘记的是什么?想要留下的又是什么?如果不是,那么你是否已经启用信息自动过滤的功能?重启后,会有新的变化吗?


坚果:其实就是我的记忆力不好,像金鱼一样。

坚果兄弟《我想用1块钱买你的1句话》| 行为、录像 | 2013

艺术家随机向路人提出花一块钱向其购买一句话的请求,参与者各异的神情与反应体现不同人性状态。


目刻:除了行为装置,您是否有考虑过使用别的表达方式?


坚果:都可以的,表达方式不重要。


目刻:那是否现在可以憧憬一下,在创作上,未来你还会有什么样的表达?


坚果:不知道,遇到事了再想。


丝路种子:2018  青年艺术家邀请展

Seed of the Silk Road: 2018 Young Artists Guest Exhibition


展期:2018 年 9 月 29 日—10 月 28 日


参展艺术家 Artists:

  • 平凡越界:坚果兄弟

  • 神话深网:靳山

  • 异在众生:无声合唱团

  • 金汁梦魇:闫珩


联合主办: 上海市对外文化交流协会、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

地点: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 4-1 号展厅(上海市浦东新区樱花路 869 号 4 楼)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7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