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壕兔水污染调查已完成 文件称人畜死亡属正常
发起人:404,404  回复数:0   浏览数:434   最后更新:2018/10/06 21:26:28 by 404,404
[楼主] 404,404 2018-10-06 21:26:28

来源:66号发电厂  财新记者 秦梓奕



一度引起舆论关注的陕西省榆林市榆阳区小壕兔乡水污染事件的官方检测结果已完成并即将公布。此前榆林市曾称,市环保局已聘请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环境风险与损害鉴定评估研究中心对小壕兔水质进行分析、评估和鉴定。8月31日,榆阳市新闻发布会透露,最终水质鉴定报告将于9月底完成。参与调查的一位榆林市环保局环境监察支队官员告诉财新记者,榆阳区将在10月中旬召开新闻发布会,就检测情况进行说明。

  此外,财新记者获得的一份榆阳区政府向市环保局的复函显示,中石化华北分公司大牛地气田未完全针对放空尾气进行监测,有数据的4个站场周边大气环境均达标;不能判定近三年来小壕兔乡死亡人员死因是由环境问题导致;该乡近三年猪、羊死亡率均在1%-2%范围内,属正常死亡范围,未有异常情况发生。

  小壕兔乡位于陕蒙两省交界的毛乌素沙地南缘,西北侧内蒙古境内分布有四个煤矿,区域内密集分布中石化华北分公司大牛地气田的天然气井。当地村民多反映自自然气开采以来,浅层地下水发红发臭、人畜生病、村内常出现恶臭。村民还认为,天然气开采排放的泥浆及压裂返排液直接埋在地表,造成水土污染。此后,内蒙煤矿跨境排水,加剧了地表污染及内涝。2018年5月,行为艺术家“坚果兄弟”途经此地,用一次行为艺术曝光了此地的水污染事件。据榆林市6月21日检测,掌高兔村四户村民饮用水铁、锰含量有不同程度超标,最大超标倍数4.2倍(参见财新周刊报道地下水污染被行为艺术曝光之后)。

  针对“打气井后的化学原料污染水源,导致村民饮用水水质变为红色且带有油性,污染严重”的群众举报,陕西省环保督察巡查工作领导小组早在2017年便断定,饮用水变红是源于当地浅层地下水含量超标的铁、锰本地数值,气井开采未造成水污染。煤矿开采是另一疑似水体污染源。财新记者了解到,内蒙煤矿疏干水向低处溢流,造成乡内排水不畅,加剧了地表水污染。

  究竟污染源与责任如何,陕西省榆林市及内蒙古乌审旗均展开了调查。7月7日,榆林市称,市环保局已聘请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环境风险与损害鉴定评估研究中心对小壕兔水质进行分析、评估和鉴定;8月31日,榆阳区指出,该研究中心正在开展第一期第二阶段重点水样点补充采集化验工作,预计该最终水质鉴定报告将于9月底完成。

  9月29日,榆林市环保局一位新闻发言人告诉财新记者,约一周前,部分水样检测结果已经出来了,但并不清楚具体检测指标及数值。9月30日,市环境监察支队投诉科直接负责此事的贺姓官员则称,榆阳区政府预计在10月中旬召开新闻发布会,但拒绝透露具体检测情况,并建议咨询市委宣传部。

榆林区委宣传部官员拒绝了财新记者的采访,榆阳区委宣传部负责人则称未获知检测进展。多位被访官员亦称不了解榆林市范围内泥浆和压裂返排液处置情况的自查情况。

  财新记者还了解到,9月11日,陕西省环境保护执法局曾发文,应生态环境部要求,敦请市监察支队就“中石化华北油气分公司大牛地气田放空废气中是否含有有毒有害物质,有无检测报告,检测报告中都包含哪些检测指标”、“小壕兔乡猪牛羊死亡、村民得病”的相关情况及当地卫生部门的调查核实情况,进行补充调查。

此后,一份榆阳区政府向市环保局的复函指出,大牛地气田“未完全针对泄压放空尾气进行监测”,只在放空时对小壕兔乡贾明村、刀兔村、芹河镇马家茆村等四个站场周边大气环境进行了监测,检测指标主要包括两氧化氮、TSP(总悬浮微粒)、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根据中石化华北工程监督中心质量环境监测站报告结论,抽样项目均符合标准要求。”

复函还称:“据小壕兔乡政府、卫计局和畜牧兽医局核实,小壕兔乡人口总数为14542人,近三年死亡人数为181人,其中正常死亡178人,非正常死亡3人(2人因精神病死亡,1人车祸死亡),不能判定死亡人员死因是由环境问题导致;小壕兔乡羊子饲养量约12.8万只,猪饲养量约2万只,该乡近三年猪、羊死亡率均在1%-2%范围内,属正常死亡范围,未有异常情况发生。同时,未有村组上报村民因环境问题的病情况。”

  针对地下水铁、锰“本底数值”较高,污染源难以排查的情况,长期从事地下水资源评价与管理研究的吉林大学新能源与环境学院教授杜新强曾告诉财新记者,据现有数据,小壕兔乡的铁、锰超标情况在全国范围内“不算特别严重”,但“单纯的地下水背景值高,老百姓应该习以为常,但如果近几年水质变化明显,一定是一些条件变化造成的。”

  他强调,必须在一个相对完整的水文地质单元内开展更为系统的调查,明确除铁、锰数值以外,石油烃类、COD(化学需氧量)、硫酸盐、氟化物等典型污染物质在地下水中的含量及其空间分布特征,再来分析气田及煤层气开采的污染可能性。杜新强还说,地下水污染成因有很强的隐蔽性和复杂性,要验证理论推演需要系统的科学调查,找到确凿证据,“而这在专业领域,也是个比较难的问题”。

2018年7月7日,榆林市榆阳区疾控中心曾公布该中心对小壕兔乡掌高兔、史不扣、耳林、忽缠户、早溜太、武素等6个村11份生活饮用水进行的初步水质检测结果,指出其中10份不合格,不合格项目为铁、锰等指标。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4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