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ze艺术周期间伦敦最佳展出一览
发起人:聚光灯  回复数:0   浏览数:398   最后更新:2018/10/04 20:37:22 by 聚光灯
[楼主] 聚光灯 2018-10-04 20:37:22

来源:FriezeEvents  文:Hettie Judah


Tania Bruguera, 现代汽车(Hyundai) 委托创作, 2018, 展览现场, 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 鸣谢: 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 摄影: © Tate photography, Andrew Dunkley


不容错过的作品导览——从Tania Bruguera受涡轮大厅委托创作的作品到Amy Sillman在卡姆登艺术中心展出的画作。

Richard Wilson 《20:50》,1987年,展览现场。鸣谢:© 艺术家和Hayward画廊; 摄影:Mark Blower


"逆转空间"(Space Shifters)
Hayward画廊
2018年9月26日-2019年1月6日


"逆转空间"实际上是Hayward画廊那些刚刚翻修过的、带有大胆天光的画廊在建筑学上的伟大自我实现。来自Californian Light & Spacers的De Wain Valentine和Robert Irwin迷人的彩色树脂作品闪着像果冻一样的光。高高的天花板上悬挂着Leonor Antunes(以黄铜和麻绳制作的新委托作品)、Daniel Steegmann Mangrané(叮当作响的链条幕帘串成椭圆形以呼应画廊的楼梯井) 和Felix Gonzalez-Torres(珠帘作品《无题》untitled, 金色, 1995年)的作品。

但这里的主角,是一些混淆观众感知的大块物料,将这栋野兽派建筑内部的有序几何形态转向不可预知的终点。Alicja Kwade令人费解的感知迷宫《WeltenLinie》(2017年)是去年威尼斯双年展(Venice Biennale)的亮点,在这里同样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将大卵石、石头做的树桩以及多种金属相结合,Kwade的作品抛出了关于物质和空间属性的问题。

逆转空间脱胎于 Wilson于1987年在伦敦的装置作品《20:50》,该备受好评的作品表现的是一条狭窄的过道,穿过一个用油灌注了一半的房间。该作品最近由萨奇收藏(Saatchi Collection )售出,很快将安置在塔斯马尼亚的古今艺术博物馆(MoNA)。不过不管你对这件作品有多熟悉,看到它放置在一个新建筑里还是很有新意的。

鸣谢: 艺术家和蛇形画廊(Serpentine);©神谷研究室/京都大学和ATR情报研究所(Kamitani Lab / Kyoto University and ATR)


Pierre Huyghe
蛇形画廊(Serpentine Gallery)
2018年10月3日-2019年2月10日


Pierre Huyghe这件尚未命名、直到周二开展时才能一睹其庐山真面目的作品,将成为他继2017年明斯特雕塑项目(Skulptur Projekte Münster)的装置作品《未来生命之后》(After ALife Ahead)的首个重要作品。新作品将人工智能引入环境方程式。这次艺术家将不再像在明斯特时那样挖地,而是用砂纸打磨美术馆的墙壁,让该空间之前展览所留下的层层印迹暴露出来,让那些微尘附着在参观者的衣服上,将时间穿越之旅置于空间穿越之旅之上。

届时人类参观者将有一大群苍蝇相伴,它们被用糖养在中央画廊的圆形大厅上方。同时还将有五个大型LED屏排布在画廊四周,传递出一丝智能存在的气息。延续他不追求作者身份的艺术创作探索,Huyghe与日本京都的一个团队合作,使用机器学习进行深度图像重建(Deep Image Reconstruction)。在一次有效的核磁共振(MRI)扫描中,一个课题被引出以描绘一系列的影像和想法:在人工智能搜索识别他思维之眼里的影像时,我们看到的是他大脑活动的结果分析。气味也是该展的元素之一。此外,一个监控画廊里人类活动的神经网络完成了Huyghe的新生态系统的最后一环。

Tania Bruguera, 现代汽车(Hyundai) 委托创作, 2018, 展览现场, 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 鸣谢: 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 摄影: © Tate photography, Andrew Dunkley


Tania Bruguera
泰特现代美术馆
2018年10月2日-2019年2月24日


除了今年受涡轮大厅(Turbine Hall)与现代汽车(Hyundai)委托创作的作品,该艺术家与这个空间早有渊源。为了Tania Bruguera 2008年的作品《塔特林的私语第五号》(Tatlin’s Whisper #5 ) ,两位骑警进入了泰特现代美术馆并对公众实施流量管控。Bruguera 承认,让马进展厅这件事将很难超越了。

此次的新作品将有来自泰特美术馆所在的SE1邮政编码地区的参与者。这些邻居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社群,他们冲破大城市拥挤的居住状态,处于一种全然的与世隔离中。目前Bruguera仍然对新作品保持缄默,只在Instagram账号上透露她的作品将在一定程度上涉及人像艺术,还给了三点提示。线索一:古斯塔维·基尔巴特(Gustave Caillebotte),《刮地板的工人》(The Floor Scrapers,1875年); 线索二:小汉斯·荷尔拜因(Hans Holbein the Younger),《法国公使双人像》(The Ambassadors, 1533年);线索三:卡拉瓦乔(Caravaggio),《那喀索斯》(Narcissus, 1597-9年)。那么可以看出倒映的地板是一个很明显的主题了。不过人群的行为又打哪儿而来呢?这就很Bruguera了,还是说——政治?

Amy Sillman, 《Y18》, 2017年,纸版丙烯颜料、水粉和墨,1x0.7米。鸣谢:© 艺术家和柏林Capitain Petzel画廊;摄影:John Berens


Amy Sillman

“陆地线”(Landline
卡姆登艺术中心(Camden Arts Centre)
2018年9月28日-2019年1月6日


这就体现出了Sillman的幽默和成熟,鲜亮的色彩感觉甚至照亮了该展中色彩深重的作品,特别是巨大的双面图片装置《Dub Stamp》(2018年),该作品基于在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后几天创作的画作,带有一种对他们的希望,该展包括画作、印刷品、油画以及动画和电子杂志(可供购买:这1英镑花得绝对值)。

在纸上,Sillman笔触明显、线条粗放的形状(大腿、肺,还有直觉明显是呕吐物或者大便的东西)以系列的形式出现,从一张纸变形到另一张纸。这种趋势在她的素描、水彩和拼贴动画中得到了令人满意的表现。取材于奥维德(Ovid)的《变形记之后》(After Metamorphosis,2015-16年) 投影在中央通道上,表现一系列的动物和人类形体以一个长而美妙的顺序逐次变形。人类形体和农业景观的元素在Sillman浓墨重彩的画作上到处都是。此外她还用银色金属颜料表现动感,线条蜿蜒扭曲,闪着令人不安的光。

Hannah Wilke, 《无题》(Untitled), 1974-77年,赤陶,3X152X152厘米。鸣谢: 伦敦Alison Jacques画廊


Hannah Wilke

Alison Jacques画廊

2018年9月27日-12月21日


这位女性主义先锋艺术家跨越三十年的作品既包括那些为人熟知的:Wilke用她的身体作为可延展物质的行为艺术剧照;用口香糖塑造的阴蒂部位组成的装置作品,还包括一些意料之外的。


Felix Partz和Jorge Zontal五十年前在加拿大相遇,并于1969-1994年期间作为General Idea组合在一起工作生活。除了《经过观念》(Going Through The Notion,1975年)和《1984 General Idea凉亭小姐》(临时围起来的幻想中的凉亭在一场幻想的大火中被烧毁)这样的概念展,这三位艺术家还做了实验性的文化刊物《FILE杂志》。该杂志使用了《生活》杂志(LIFE)的“发现体”,从而在1976年招致了来自《时代/生活》(Time/Life)杂志的法律诉讼,并吸引到了从Willam burroughs到Talking Heads这些反文化人士的资金支持。


其中最重要的是一套三联画,这些画自Wilke在1993年去世之后就再也没有展出过。使用轻柔的水果冰沙一般的色调,Wilke将硬挺的几何板块与拟人的形体相结合来表现扭曲的女性身体。画面中用来表现女性身体的扁平抽象手法,可以看出Evelyn Axelle的意味,可能还有一点Maria Lassnig,但用色是令人不安的。那些颜色是商业化的、过于女性化的柔美:像卫生巾的包装、婴儿的衣服,如同云母一般。


后来Wilke在她的褶曲唇形雕塑的部分釉彩中也使用了这样的色调,这里展示的不仅有陶瓷还有青铜,粗陶和乳胶作品。一个大型的缀有很多花瓣的血红乳胶作品像祭坛装饰品一般挂在旁边的房间,那个房间里还展览着一些规格小一些的早期作品,画纸上遍布着充满暗示的形体。

General Idea, 《study for Great AIDS》 (浅镉红Cadmium Red Light), 1990/2018年. 鸣谢: © General Idea和伦敦Maureen Paley画廊


AA Bronson + General Idea
Maureen Paley画廊
2018年9月30日-11月11日


AA Bronson,Felix Partz和Jorge Zontal五十年前在加拿大相遇,并于1969-1994年期间作为General Idea组合在一起工作生活。除了《经过观念》(Going Through The Notion,1975年)和《1984 General Idea凉亭小姐》(临时围起来的幻想中的凉亭在一场幻想的大火中被烧毁)这样的概念展,这三位艺术家还做了实验性的文化刊物《FILE杂志》。该杂志使用了《生活》杂志(LIFE)的“发现体”,从而在1976年招致了来自《时代/生活》(Time/Life)杂志的法律诉讼,并吸引到了从Willam burroughs到Talking Heads这些反文化人士的资金支持。

General Idea的第一幅《艾滋》(AIDS)绘画创作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旬该组合搬到纽约之后,这次使用了Robert Indiana的《爱》(LOVE)的“发现体”, 从此成为《图像病毒》(Imagevirus)系列的第一幅作品。该系列试图自由传播,以感染这个城市,但也使这种当时已经成为很多人日常生活一部分的疾病正常化。这次庆祝性展览将在一个悬挂着《图像病毒》墙纸的画廊展示来自《图像病毒》系列的画作。

Felix Clay, 《Kerry James Marshall的肖像》(Portrait of Kerry James Marshall), 2018年. 鸣谢: © 艺术家和伦敦David Zwirner画廊


Kerry James Marshall

“绘画的历史” (History of Painting)
David Zwirner画廊
10月3日-11月10日


在2016年成功举办“Mastry”回顾展之后,Kerry James Marshall的下一站在哪里?当时该展览在芝加哥的当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纽约大都会博物馆(the Met)和洛杉矶现代艺术博物馆(LA MOCA)巡回展出。在David Zwirner画廊,他在名为《绘画的历史》的系列作品前面摆出了一副高贵自负的姿态。他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解释说,“对我来说前面唯一的路就是接受看起来如此之大的挑战,以防面临巨大失败的真实风险”。

Marshall将致力于风景、静物、肖像和抽象画,当然还有历史画,但还有过程和行业层面上的绘画史,从知识的获取到展览、拍卖、所有权以及收藏。在这个动态影像时代,为什么还要绘画呢?Marshall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他在苏富比拍卖出去的画作给出的结论是--将艺术作品上市,就如同它们是复印宣传单上的二手商品一样(《无题》Untitled, 苏富比销售,2005年),一切都植根于宏大的思想与纯粹的享受。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8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