覃小诗:搬家!搬家!
发起人:陆小果  回复数:0   浏览数:213   最后更新:2018/09/29 13:47:26 by 陆小果
[楼主] 陆小果 2018-09-29 13:47:26

来源:本来画廊


覃小诗小小年纪就开始怀旧,这很让人吃惊。虽然我在广州住得更久,而且搬动的次数比她多得多,但我好像从来没有追忆过自己住过或工作过的地方,总是一去就不再回头。这么说起来,覃小诗比我重情感,而且表现得比我细腻。在她的装置作品《搬家1》中,我看到了她处理现实的十分潇洒同时又带点顽皮的手法,完美地对应着她的年龄,却又充满艺术的智慧,真是让人着迷。在“艺术深圳”的展厅里,我总是搞不清自己画廊的位置,当我迷路时,我就会看看哪里有覃小诗的《搬家1》,因为它挂在展板的外层,十分醒目。更重要的是,看到它会感到开心。

陈  侗


搬家1 Move 1

石膏,塑料泡沫,混凝土

plaster, styrofoam, concrete

154×90×21cm, 2010, 2018

搬家2 Move 2

砖头,石膏,塑料泡沫,混凝土

bricks, plaster, styrofoam, concrete

165×165×150cm, 2011

我出生在海员医院,之后就一直住在新港西路,一房一厅挤着一家四口。窗是木头的,淡绿的颜色。楼下还有另外一种绿色的信箱。在很短暂的一段时间,我们还有一只猫。

但那时候的我还小,并不觉得有什么逼仄的感觉,我从零岁到六岁,大概发展了许多,但是在一个孩童的尺度,家里父亲打的木沙发无比地宽阔。直到有一次家里出现了一只纯白的蟑螂。这样的蟑螂我再也没见过,对于一个孩子,是何等的异像?可是那时奶奶去买菜,锁了外面的铁门。我只好在绝望中把里面的门反锁了,跻身两道门的中间。

幼儿园在黄埔区,无论如何不愿意也要坐上班车,穿越整个广州。天河最高的楼我记得是现在的广武酒店,当时华师大门口的立交桥下还是一片坟地,当时还有耸人听闻的故事,说桥下发现了尸体。也还有种种的犯罪传说,让我觉得十分害怕。有一次和我妈去菜场买菜,大概在康乐村附近,我回头看见一队人拿着大刀、绳子经过,而其他人却视而不见。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当时骇人听闻的连环杀人案让我对普通的工人产生了联想。

不上幼儿园的时候,不看电视的时候,我肯定在中山大学。大概因为常捉虫子,对中山大学印象最深是绿化带上的白色车型围栏。在沙池里捡不知从何而来的贝壳。那时候,永芳堂刚刚落成,我在前面的草地上抓草蜢。黄色的我们不喜欢,觉得很脏,绿色的最佳。有一次是中秋节,大学生们在那里一圈一圈地围坐,每个圆圈中间有一个红桶,里面再点蜡烛。我在被劝离现场之前的最后时刻抓到了一只蟋蟀,装进我的便携娃娃盒里面,那是一个淡紫色的扇贝,里面有三层房子的剖面,花园,以及理想生活。但这明显不是蟋蟀的理想生活,一到家它便逃离了。之后的一段时间一直都能听见它的歌声,却不见它的踪迹。

艺术家覃小诗童年照

房子里也有其他无法解释的事情。一天晚上,我在厅里的天花板上看见了机器人的投影。它们是一个队列,由光组成。它们是由一个个方形组成的,甚至还带着自己的机器狗,由更小的方形组成。这是一种特定的视觉语言,与我在画画班上学习的那些既成的方盒子般的汽车一样,展现的是另一种未来。

我从电视上学会了第一个片假名——セ——因为和世界的“世”字非常相似。大概是从 Sailor Moon 的片尾曲里来的。我记得我第一次想要保留点什么的情形也与电视有关。《射雕英雄传》大结局的那天晚上全家在拍照,我特别想要把大结局最后的镜头拍下来。

更小的时候和父母去看了《大红灯笼高高挂》,一片被剪下的耳朵让孩子时的我记忆深刻。回程我们路过一片高草,里面点点星火。我让我爸去捉萤火虫。后来他两手空空地回来,说是磷火。可是什么是磷火呢?

搬家1 Move 1

石膏,塑料泡沫,混凝土

plaster, styrofoam, concrete

154×90×21cm, 2010, 2018

我们搬走了,就不能去宋庆龄基金会学习画画了。当时的老师给我妈写了一封信,说孩子以后不要放弃艺术。在我六岁的那个圣诞节我们搬走,远离了海珠区,也远离了幼儿园圣诞树上那些用棉花做的假的雪。我要上小学了。

2009年我特意到新港西路去看看以前的家变成了什么样子,我不知道朋友们会不会也经常这样做。正值亚运会前夕,城市的样子又发生了种种变化。看着包裹在棚架里面的楼宇,我想,家是什么呢?大概有两个家,一个是离开了的家,一个是终将回去的家。有的人在两者之间流离失所。





搬家!搬家! Move! Move!

行为,录像 performance, video

1′24″, 2011

这也是这个《搬家》系列项目的开端。在制作过程中,我也开始思考雕塑与身体,归属感与身体的关系。2011年我去了恩宁路的废墟走访,坚持留守的老爷爷讲了他如何战胜了癌症,如何不愿意去遥远的芳村。他家摆着许多自制的健身器材。也有其他占地生活的人用各种方法告诉我们,我们在这里不受欢迎。

在我家厅里,按照走访拍下来的建筑结构,做了《搬家!搬家!》里所背负的模型。这个拆迁的球状模型正好能够分成两半从大门里拉出来,我又和朋友姚楠把它们重新拼在一起。做《搬家!搬家!》行为的时候,有人会过来用手敲敲,更多的人议论着拆迁……事实上作品也不轻,这个家的重量在我和小山,小贝,九时的肩上交替轮换,我们背负行走。后来我们很快被不明身份的人跟上,在进入上下九步行街的时候被拦下。拦下的人说,只要你不要进来我们这里,去哪儿我们不管你。我们又在珠江新城遇见了类似态度的保安。

最后我们临近珠江边,在广州塔下。另有录像,记录这一小块即将消失的城市的拟像,如何又消失在城市之中。

搬家!搬家! Move! Move!

行为,录像 performance, video

1′24″, 2011


以上图文和录像由艺术家覃小诗提供

摄影:吴璐怡

纪录:Small.D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1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