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上海”:20年后,重构一场被封禁的摄影展
发起人:艺术眼artspy  回复数:0   浏览数:231   最后更新:2018/09/27 12:51:06 by 艺术眼artspy
[楼主] 艺术眼artspy 2018-09-27 12:51:06

来源:艺术眼


陈晓云,《鱼的假期》,1999。图片致谢艺术家和香格纳画廊

1999年,一切已经准备就绪,这场题为“物是人非”的摄影展由一群艺术家自行组织策划,原计划于9月4至6日在上海徐汇区的一处地下室举行。展览没有做宣传,在那个时期的中国,当代摄影艺术的观众群体大体限于艺术家的朋友和家人之间。尽管如此,有关部门还是听到了风声,在展览开幕当日的下午,就下令把展览撤除了。

假如当初没有被关闭,“物是人非”如今应该已成为一场颇具历史意义的展览:上海首个聚焦于实验性当代摄影的艺术展。展览的组织者是在当时还名不见经传的15位艺术家,其中不少人如今已经成了中国当代艺术圈里家喻户晓的人物。本周,在上海展览中心举办的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的特别单元“洞见”中,当年参展的艺术家将与新一代艺术家同台,重构当年的“物是人非”群展。

当年参展的艺术家对展览的夭折并不感到意外,那个时期,展览被封是常事。“我那时早有心理准备,”参展艺术家陈晓云说。“听到撤展的消息后,我赶在清场前迅速浏览了其他艺术家的作品。”

参展作品中,有陈晓云拍摄的、放置在各类古怪背景中的微缩人像:一对男女坐在一条被开膛破肚的鱼肚子里喝茶,取出的鱼骨旁,渔民撑着小船划过。

展览中还有艺术家胡介鸣对消费主义狡黠的调侃:双幅照片中,一幅画面里的男人背对镜头,几个女人盯着他的裆口;而在另一幅画面中,观众将发现视线集中的部位原来缝满了时尚品牌的标签——Calvin Klein、Versace、DKNY 等等。

《自行车保健操 I》由杨振中创作于1999年,艺术家拍摄了单车上一对不停变换姿态的情侣,拼成一组照片蒙太奇,像是浪漫轻喜剧的剧照,既传递着性行为体位的暗示,又透出某种天真无邪的气息。


胡介鸣,图片致谢艺术家和香格纳画廊

艺术家徐震也参与了当年的展览,他把呈不同角度弯曲的身体照片连成一圈,取名为《阴沟》(1999)。

“那时还没有美术馆和艺术机构支持我们,”徐震回忆道,“我们一群年轻艺术家,当时都在寻找各自的场馆,每个人都自己贴了钱实现这场展览。展览被勒令关闭后,我们就开始筹划下一场。”

曾经夭折的艺术家自办展如今却要在成功的大型商业艺博会上再度上演,这有些不寻常。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今年迎来了第五届,是中国历史最久、发展最稳健的当代艺博会之一,西岸艺术设计博览会和 ART021 今年也将分别迎来五周年和六周年(两个艺博会都将于2018年11月4日那周在上海开幕)。

影像上海“洞见”单元的策展人王宗孚(Victor Wang)说,他意图利用对当年展览为数不多的记录,“探索并呈现一部‘非官方’的中国当代艺术史,由摄影艺术甚至延伸到整个社会,考量当代性在中国发展起来的独特条件。”

杨振中,《自行车保健操I》,1999。杨振中,图片致谢艺术家和香格纳画廊

“洞见”单元将呈现当年的原作,还会增加参展艺术家的新近作品;此外,他们的作品还将与年轻一代中国艺术家的作品同台展示,跨越时空从多个维度进行对话——涉及的主题也包括对审查制度的讨论。

展览亮点包括来自徐震的一件特定场域装置,由打印着徐震摄影作品的便利贴组合而成;胡介鸣混合了中国地标景点和私人照片的“明信片”系列(2002);还有苗颖的大型装置作品《内容觉醒,意识的5根柱子:取回你思想、身体和未来的主权》(2016),艺术家挪用了她所说的“俗气淘宝风”,用数码打印 Windows 桌面式的风景——色彩高度饱和的蓝天、绿草和白云——在建筑工地围成一面“广告墙”。“Reclaiming Ownership of Your Mind, Body and Future”(取回你思想、身体和未来的主权)的英文大字飘在风景上方,戏仿着全国各地随处可见的爱国敬党横幅标语。

摄影是一种容易让威权体制感到焦虑的媒介,经常被一些新闻组织用以揭示社会不公,也会用于记录行为艺术表演,很容易被看做是某种抗议。为什么当初被禁的“物是人非”如今能够安全地在大型影像艺博会重新上演呢?

一种可能性是:政府已经意识到,尽管关于某些问题的异议仍然需要封禁,但呈现出更多的自由姿态能够帮助政府实施政策、巩固权力。也有可能:艺术界本身已学会如何在审查制度下避免“犯规”,安然运营。

苗颖,《内容觉醒,意识的5根柱子:取回你思想、身体和未来的主权》,2016。影像上海“洞见”单元

“在艺术界,已经很多年没有任何对抗当局的活动发生了,”陈晓云说,“没有英雄或传奇,只有被商业化的表演。”

艺术家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有责任站出来抵抗审查制度,对此,陈晓云的感受很矛盾:“对优秀的艺术家来说,最重要的东西是艺术创作的目的,艺术的目的应该是抵抗生活陷入平庸。”

策展人王宗孚指出,审查制度无处不在,而且不仅限于一种文化之内。“在1990年代的中国,如果你展出了裸体图像,你的展览可能要被撤掉;如今,在欧美地区最大的图片分享平台,比如Instagram 和 Facebook,也在实行类似的管制。”不符合平台社区规定的图像(包括裸体)会被移除,多次犯规者还可能会被封号。

尽管如此,比起不敢越雷池半步的跨国公司,艺术往往拥有更多自由度。中国艺术家对此也持相对乐观的态度。“中国当代文化和艺术的发展可能充满艰辛,但这是不可避免的,”胡介鸣说,“在层层审查制度下,我们看见当代艺术和文化在逐渐发展、形成,这就是我们应该抱有信心的原因。”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7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