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丽莲·敏特:我想让你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0   浏览数:237   最后更新:2018/09/27 11:37:37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18-09-27 11:37:37

来源:ARTSHARD艺术碎片



玛 丽 莲 · 敏 特( Marilyn Minter )


2018年8月30日,立木画廊呈现了美国著名艺术家玛丽莲·敏特(Marilyn Minter)在香港的首次个展,并展出了她的最新画作和摄影作品。展览至10月27日。


上世纪80年代,敏特开始大量使用女性作为艺术创作主体。这有别于人们对于传统女性形象的认知,她作品中的女性,有着充满掠夺性的美和性感不羁的气质。她的作品颠覆了人们对于女性的传统审美,挥舞起女权主义先锋的旗帜。敏特认为女权主义是二十一世纪最有影响力的运动,它倡导身份认同、权力平等,如同等的工作、同等的报酬等权益。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一个对所有人都公正并拥抱的女权主义社会,势必对所有人都有利,它使每个人都从中受益。她很难想象为什么会有人不喜欢 “女权 ”这个词语。她的艺术态度犹如这般言词,用最直观犀利的方式向大众呈现她眼中的女性美与女权主义。


敏特于1990年代备受争议,当时美国正值被称为 “文化战 ”的高峰期,极端的政治正确主义导致艺术创作被审查监督。敏特的作品不仅具有挑衅性,亦有别于当时的主流女权主义思想,因此不出所料地,她同时受尽正反两面的诽议。虽然如此,敏特却依然故我,继续一贯的创作风格,更发展出独具个人特色的超级写实主义。


尽管敏特的画作经常被描述为如照片般逼真,但实际上构图往往是以朦胧的起雾或湿玻璃来呈现主体,其创作通常始于她拍摄的影像,再用作绘画题材,再在金属画板上涂上一层又一层的半透明搪瓷,营造出景深效果。作品《Last Sleepy Angel》(2017)所呈现的就是薄雾下的人体局部,敏特在表现这些人体局部时大多乐于呈现不完美,并以特有的动感和挑衅的角度拍摄,又一次暗示魅力的诱惑和令人不安的本质。


敏特独特大胆的艺术视角让她在时尚界也占有一席之地,她曾与美国歌手麦莉·塞勒斯以及美妆品牌TOM FORD合作,2007年敏特为Tom Ford拍摄广告宣传片。麦当娜和Jay Z都收藏了她的作品,成为她的追随者。如今敏特的作品在全世界展示,她成为新一代艺术家的教母,探索着她所称之的“女性奇异”(feminine grotesque)。


对于此次玛丽莲·敏特(Marilyn Minter)在立木画廊的香港首个展,我们特地专访了艺术家本人以及立木画廊香港画廊总监Shasha Tittmann,就艺术家对女权主义的态度和作品中女性主题所传达的时代现实,以及近些年她在绘画和摄影边界中的不断探索,进行了深入的思考。同时画廊总监Shasha也进一步谈及立木画廊的定位及发展计划。

玛丽莲·敏特。摄影:Nadya Wasylko。图片由艺术家及立木画廊(香港)及Salon 94画廊(纽约)提供。



艺术碎片对话
玛丽莲·敏特、Shasha Tittmann



玛丽莲·敏特个展的初衷          


Q:

出于什么想法要在香港空间做玛丽莲·敏特的展览,你个人如何解读她的创作和思考的?


Shasha Tittmann:

玛丽莲·敏特(Marylin Minter)的同代艺术家是Cindy Sherman,Barbara Kruger等女性艺术家,她本人的创作在过去被忽视,现在在美术馆界被重新重视,就如许多其他女性艺术家一般。她的重要性体现在其创作对于身份、视觉政治、图像中的权力位置等问题的长期探索。在今天,她才得到迟来的认可,这也让她变得尤其重要。因此,在亚洲为这样一位重要的女性、富有创造力的艺术家举办其首个区域内个展,是画廊的荣幸。尤其也因为,她在近期举办了许多美术馆回顾展——包括在Brooklyn Museum和Orange County Museum的回顾展等等。此次展览中的四张绘画和三张照片作品都是近期创作的,很好地综合地展现了她的长期艺术实践。

玛丽莲·敏特,香港立木画廊展览现场,2018年8月30日至10月27日。摄影: Kitmin Lee。图片由艺术家及立木画廊(香港)及Salon 94画廊(纽约)提供。



“女权主义”态度 / 微观现实          


Q:

从你个人这么多年的艺术思考来看,你一直有着“女权主义”的态度,那你认为今天所理解和坚持的“女权主义”与过去相比处于怎样一种意识的形态?比如过去的态度相对更加对抗、激烈,而今天更体现出一种平缓的面貌。


玛丽莲 ·敏特:

我认为女权主义一直就是二十世纪乃至二十一世纪文化的一部分。这是一种缓慢但有效的运动。女权主义是有机的、自然的,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好的。


我不是社会学家,我只能谈论自己的经验。我想,从1950年代起至2000年,这都是一种新鲜的视角,对每个人来说都是有意义的。在今天,这是每个人生活的重要部分。同性恋也是如此:在过去,同性恋没有属于自己的话语,但是在今天,同性恋是当代生活的一部分,人们也创造出了属于同性恋的话语。


我觉得这是很自然的。自互联网普及以来,我们愈发清晰地意识到,一个对所有人都公正的社会对所有人都有利。女权主义者和同性恋者一直存在,但是在过去是弱势的,在今天,他们是主流文化的一部分。在美国,没有人会质疑这件事。

玛丽莲·敏特,Deep Frost,2016年,珐琅、金属,219.7 x 182.9 x 3.2 厘米。作品背签艺术家签名。图片由艺术家及立木画廊(香港)及Salon 94画廊(纽约)提供。



Q:

通常在你的作品中并没有特别宏大的社会现实叙事,但是通过很多被聚焦的人的神情、局部面貌,能看到另一种人的现实,那你是如何理解你所描写的这个时代的真正现实状况的?


玛丽莲 ·敏特:

我不通过作品讲故事,我只不过是展现属于我自己的视角,属于我的真相。我不通过作品向任何人讲解任何事。


在作品中呈现人的身体部位,这能够消灭掉叙事,叙事消解于其中。观众可以以不同的方式去解读这些作品,我不会告诉他们要如何去考虑这些作品。我只是想要呈现我自己的视角。我所看到的,是一种灰色地带,而不是非黑即白的世界。我想要观众以不同的方式去解读这些作品。我不带着一种确定的、单一的理念去创作,而是想要超越单一的理念。我只是呈现自己的视角,而我的视角是对于当代文化的一种解读。我尝试在这种解读中呈现“观看的感受”。这也意味着,这种视角中可以有完全相反的两种理念同时存在。一个图像因此也可以在理念层面上自相矛盾。爱与恨。


我不想告诉你要去怎么思考,我只是去解读自己在文化中看到的事物。我看到的是一种视觉文化。而不是一种话语、语言式的文化。我去考察我们身处的文化环境。我的其中一幅作品呈现了一位21世纪的浴者。


我不要告诉你这件事或那件事是什么意思。我想要你前来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我想要呈现那些一直存在、但是被你忽视了的事物。举例来说,就像是那个舌头。你从来不会看到被蒸汽环绕的舌头触碰玻璃为主题拍摄的照片,但是大家都做过这件事。


你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图像,而这图像是呼吸的图像。


Shasha Tittmann

对以上两个问题的观看:

这能够从敏特作品的构图中体现:其中的人物形象都不是完整的,而其上又有一层玻璃。我觉得她近期的创作比过去的要更为深邃、复杂,富有层次,开放地面对各种解读,以有趣的方式探索个体性、美的意义等主题,以挑战我们对于视觉政治的认知。

玛丽莲·敏特,香港立木画廊展览现场,2018年8月30日至10月27日。



朦胧的视觉效果          


Q:

在你的很多作品中都能看到一种很朦胧起雾的视觉效果,对我来说它更像一种你来表达政治态度的媒介方法,那你是如何看待这种方法的,对你来说它有怎样一种力量?


玛丽莲 ·敏特:

在艺术史中常见浴者的形象,但目前还没有21世纪浴者的形象出现。因此,我尝试创造一个属于21世纪的浴者形象。


我在当代语境中探索一个艺术史经典形象。


其中有件作品则是与广告有关:你在路上开车驰骋的时候见到这样的一张破碎玻璃上的广告,作品上还有车灯的光芒以及涂鸦。所以这作品不止是关于广告的,也与广告和滤镜的关系有关。

玛丽莲·敏特,Twilight,2011年,热升华打印,152.4 x 113 厘米,156.8 x 117.5 x 5.7 厘米(投影画框)。图片由艺术家及立木画廊(香港)及Salon 94画廊(纽约)提供。


Shasha Tittmann

对以上问题的观看:

我觉得这的确是某种形式的美,敏特也常说,没有一种单一的美的形式,而是有许多种共存的概念。而这只是其中一种而已。她的许多作品也与形式语言及技法探索有关,因此在这里她也是在实验不同的创作方法。你不能完全看透她是谁,但是你知道她在那,画面中有许多元素,也有一种偷窥感,就像那张作品中一名浴者的形象。

玛丽莲·敏特,Indigo,2018年,热升华打印,101.6 x 76.2 厘米,106 x 80.6 x 5.7 厘米(投影画框)。图片由艺术家及立木画廊(香港)及Salon 94画廊(纽约)提供。



过盛的奢华感          


Q:

我看到在你的有一系列作品中,表现了很多女人的五官、身体局部,并突出一种过盛的奢华感,这种奢华感,对你来说意味什么?


玛丽莲 ·敏特:

繁华与美是时尚。是文化的一种次等体现,被视作是低俗的,是被鄙视的。人们不会对在意这些事情。有的女性故意不做奢华打扮,不追求美,以希望人们严肃对待她们。人们将这些元素视作是轻浮的,但是我想要展现这件事:繁华、奢华、美,事实上都是文化的推动力。与之相关的文化工业是巨大的,但是人们普遍认为这是值得鄙视的、浅薄的、不重要的品质。但是,女性能够在这样的为数不多的领域中获得力量。这是一个以数百万美金计的产业,但是也扭曲了人们的身体,让人饮食混乱,也让人们感觉良好,获得一种愉悦感。我拍摄了一张与美丽工业有关的照片,记录了自己的观感。事实上,你并不会如此美丽,也没有人会如此美丽。


我不想要另一张漂亮脸蛋。我拍摄的人物的外貌都是有性格的。他们在我看起来都是非常有魅力的,一种直觉上的魅力而不是智性上的魅力。


Shasha Tittmann

对以上问题的观看:

在媒体及文化中,女性被系统化地呈现为欲望的物件,美丽的物件。社会将许多概念强加在女性身上。因此这种作品与重新获得身份及力量有关。因此,如果你觉得这是美的话,你可以穿高跟鞋、戴珠宝、用化妆品,但是这美的概念必须来自于你自身。如果你拥有这理念,你就不是属于别人的目光的物件。敏特因此在扭转既有的权力关系,让女性形象脱离欲望物件的位置,重新获得力量。

玛丽莲·敏特,Not in These Shoes,2013年,珐琅、金属,274.3 x 411.5 厘米。图片由艺术家及立木画廊(香港)及Salon 94画廊(纽约)提供。



创作的线索          


Q:

那这一次在立木画廊的香港首展,带来的系列作品和以往的作品有怎样的区别,更突出怎样一种思考?可以列举作品说明。


玛丽莲 ·敏特:

比如我在2013年创作的这件《Not in These Shoes》,大概花了我一年时间才完成了这件作品。另外有两张作品每张大概花了我六个月的时间。上面涂有无数层珐琅漆。我现在不能揭开这画给你看,但是其表面之下有无数个层次,底层的颜色也已经渗透出来了。因此,我的绘画作品比起摄影来说也更有深度。因此,这些绘画花了我很长时间,我也的确是一名画家。


所有的绘画都是以大量的数码负片为基础在photoshop上创作的。有的作品中有二十张负片的痕迹。有的则有大概八十张负片。这些负片以数码的方式合成了大量的照片。那些涂鸦来自于一张照片,而那些玻璃碎片则来自于另一张照片,蒸汽又是来自于别的照片。


有些是用点绘法制作出的蒸汽效果。在过去,我的创作技术不够好,做不出这种蒸汽效果。我现在的创作技法达到了这个水准,能够在绘画中创作蒸汽、水珠的效果了。我在过去的几年内一直在探索这种技法。


所有的都在变。我刚开始创作这种作品的时候,我在探索珐琅漆的创作技法。在后来,我引入了玻璃这种元素,并在玻璃上添加蒸汽效果。绘画总是激烈的,那些看起来柔和的绘画可以是非常激烈的。那些舌头绘画——舌头是这么柔和的——可以是非常激烈的。在同一个画面中同时存在着柔和和激烈性。


Shasha Tittmann

对以上问题的观看:

敏特的创作随着年代变迁而变化。她在过去曾饱受争议,因为在那时,反对女权主义式创作的势力更大。那个时候的所有人都在讨论女权主义,而她想要挑战在大众媒体和艺术中的女性形象。在今天,整个语境产生了变化,而关于图像的讨论也变得更为复杂。她也考察了女性形象的其他体现方式,创造了新的感知方式。

玛丽莲·敏特,Last Sleepy Angel,2017年,热升华打印,152.4 x 114.3 厘米,156.8 x 118.7 x 6.4 厘米(画框)。图片由艺术家及立木画廊(香港)及Salon 94画廊(纽约)提供。



绘画与摄影的关联          


Q:

对你来说,绘画的表现手法与摄影有怎样的区别?并且对“摄影”这种基于真实与模糊之间的媒介是如何理解的?


玛丽莲 ·敏特:

我如何看待摄影语言?我不知道。在今天,每个人都是摄影师。但是,有的人只有一台照相机,有的人则真的有一种与众不同的视角。如果今天所有人都是画家,那也只有一部分人的作品是真正有趣的。摄影也是一样的。在各个艺术领域中,总有一些人是有真正独特的视角的。每个人都能拍照片,这不意味着他们拍的照片都有趣。


有时候我只拍照,也不修改这些照片,这样创作的最后成果便是照片。而我的绘画是由很多照片组成的。如何决定什么时候创作照片作品,什么时候创作绘画。有的时候照片很好,为什么我要把这照片变成绘画?这照片已经完美了。绘画则不同,我需要让绘画变得有趣。


为什么我的作品中有的事物抽象,有的事物具象?因为这就是事物本来的面貌。


这些画面是非常真实的,但也非常抽象。因此,我在创作中一直都同时进行这两种创作。绘画是基于照片的,但是也是非常观念性的。


你想要简化这些作品,但是这些作品是非常复杂的。

立木画廊香港画廊总监Shasha Tittmann



立木画廊的发展定位          


Q:

立木画廊,整体发展的定位是怎样的,得知9月份也在纽约开了新的空间,同时在选择艺术家上面有怎样的考量?


Shasha Tittmann:

立木画廊在亚洲的运作是从2012、2013年左右开始的。我们努力将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带来香港,举办艺术家在区域内的首次个展。画廊的纽约新空间在9月份开幕,我们也将在首尔建立画廊空间。因此我们将在区域内有两个展览空间——首尔画廊的首个个展是Nari Ward的。立木画廊关注有独特个人叙事的、与当代语境相关的艺术家,比如Do Ho Suh,Lee Bul,刘韡,Mickalene Thomas,Marilyn Minter等。他们都有自己独特的、重要的个人叙事,在当代有代表性意义。

玛丽莲·敏特,香港立木画廊展览现场,2018年8月30日至10月27日。摄影: Kitmin Lee。图片由艺术家及立木画廊(香港)及Salon 94画廊(纽约)提供。



收藏及推广计划          


Q:

那你觉得近两年不断地让国际艺术家亮相中国,是由怎样的推广策略和计划,那从目前来看中国的观众和藏家有怎样的反馈度?


Shasha Tittmann:

中国的藏家在世界范围内接受新鲜艺术的速度非常快,也非常努力。我们有非常多从未在中国做过展览的艺术家,因此,在过去的一两年内,我们面对的主要挑战是向中国观众介绍首次在亚洲举办展览的国际艺术家。而中国观众事实上非常欢迎这些新内容,新文化及新对话,去看一些他们在中国不常见到的事物。因为他们全部会去Frieze,Basel,去瑞士,了解的艺术也是很国际的。



梳理国外艺术家的价值          


Q:

如果站在中国的语境下,你们是如何帮这些藏家去梳理你们国外艺术家的艺术价值的?


Shasha Tittmann:

从我们的角度来看,我们的艺术家参加过很多国际美术馆的展览。我觉得中国的藏家对很多东西都会接受,他们在不停地找新的作品和好的当代艺术,也可以收不同价位的年轻的或成熟的艺术家作品。


图片资料来源于艺术家及立木画廊(香港)及Salon 94画廊(纽约)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5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