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切尔西艺术区依旧坚挺?大牌画廊加倍下注
发起人:蜜蜂窝  回复数:0   浏览数:334   最后更新:2018/09/19 13:14:56 by 蜜蜂窝
[楼主] 蜜蜂窝 2018-09-19 13:14:56

来源:artnet


27街上Paul Kasmin画廊的俯瞰图。图片:Courtesy Studio MDA

几年前,当一位来自芝加哥的策展人因为没能在纽约逗留期间前往立木画廊(Lehmann Maupin)位于下东区的空间而再三表示抱歉时,资深艺术经纪人乐睿昕(Rachel Lehmann)突然领悟到了一些东西。

“他在纽约只呆了两天,而切尔西区又有那么多可看的地方,”乐睿昕回忆说,“由于地理位置不方便,麻烦可能更多。这并不是我们想面对的问题,最重要的一些画廊都在切尔西区。”

这种认识成为了促使立木画廊搬离下东区的关键因素,当画廊所在的那栋楼被卖掉后,他们选择在西边的街区继续发展。如今,画廊在高线公园旁边拥有了一个由Peter Marino设计的三层楼展示空间,总面积达到了8500平方英尺(约790平方米)。

现在画廊都面临着空间实际访问人数急剧减少的困境,因此实体空间位置的重要性日益凸显。上世纪90年代末,不少画廊从SoHo区搬离到切尔西区,那里成为了新的画廊集中地。而到了近几年,大规模的施工和疯狂上涨的租金又迫使有些画廊从切尔西区搬离。不过,包括立木画廊在内的几家大画廊都在这片区域继续运营着,并致力于打造全新的展览空间。

慕德伟(David Maupin)与乐睿昕(Rachel Lehmann)。图片:Photo: Jason Schmidt. Courtesy of Lehmann Maupin, New York, Hong Kong, and Seoul

对于美国画廊来说,切尔西就是当代艺术世界的中心,慕德伟(David Maupin)和乐睿昕表示。

重要画廊聚集

持有这样想法的,不只慕德伟一个人。Kasmin画廊也在这一地区“全面开花”,并即将于今年秋天在西27街上开设第四个空间。这个由StudioMDA所属设计师Markus Dochantschi设计的空间内完全没有立柱,楼顶还有一个雕塑花园。艺术家乔尔·夏皮罗(Joel Shapiro)创作的三件大型雕塑将在那里呈现,成千上万从高线公园走过的游客也能看到这几件作品。


“即便有几家画廊离开了这里,切尔西区仍将会是全世界主要大画廊集中程度最高的地方,”画廊总监Nick Olney对artnet新闻表示。他还提到由于这里和纽约哈德逊水岸城市项目(Hudson Yards)的The Shed艺术中心毗邻,明年艺术中心开幕后可能带来更多观众。

2018年3月6日,纽约,Hudson Yards上仍在施工的The Shed艺术中心。图片:Image courtesy Timothy A. Clary/AFP/Getty Images

“我们坚信,一场好的画廊展是非常重要的艺术体验,”Olney补充说,“你可以寻找各种不同的方式来展示作品、吸引观众,同时也不会放弃实体空间的运营模式。”(拥有一个画廊专属空间的好处还有什么?那里可以成为画廊总部,让所有员工在同一地点办公。)

除了这些大画廊外,也有其他画廊在切尔西区不断拓展自己的版图。位于布希维克(Bushwick,是纽约布鲁克林的一个艺术家聚集区)的Victori + Mo画廊联合创始人Celine Mo最近宣布画廊将进军切尔西区,成立于2015年的Burning in Water画廊也计划在目前第十大道的空间外,再在西27街507号增设两个新空间。

地产价格下跌

目前切尔西区较为充足的空间供应,有部分原因在于这一地区最近地产价格的调整。当租金在2015年初上涨到了一个高峰时,切尔西区可出租的空间出现了供过于求的现象,用Compass公司商业房地产专家David Graff的话来说是形成了“出租者市场”(leaser’s market)。

“在桑迪飓风过去后,人们觉得‘我不能再容忍这样的环境了’,”Graff所指的是2012年飓风引发的洪水,不仅席卷了西切尔西区,也让许多艺术品遭遇了灭顶之灾,“两年前零售市场开始自发进行调整,目前仍在调整期中。曾经出现过价格膨胀,但只是一时的狂热而已。”

Graff目前拥有一处可供租用的画廊空间,价格为每平方英尺80美元。“这在几年前是绝不可能的价格,”他说,“你以前无法在这里找到这样价格的空间,除非是在上世纪30年代第八大道旁的某些小街道上。”现在这里的不少房东也会给有意向的租客提供短期租赁。“我把这称为“止血的方法”(to stop the bleeding),他说道。

2018年8月,Kasmin画廊位于西27街509号空间内的装修现场。图片:courtesy of Kasmin Gallery. Photography by Christopher Stach

Victori + Mo画廊的Celine Mo则表示,她之所以要在切尔西区开设空间是因为这里开出的价格“比它的市场价低。”(不过,她仍希望未来能在布希维克开设一个项目空间。她们在那个街区“能够找到自我和画廊的定位,而且有一种强烈的社区归属感。”)

同时,Burning in Water的创始人Barry Malin说相比几年前他所租用的第一个空间,现在租用新空间的沟通方便了很多。“我觉得,无论一家画廊是处于什么样的地位,现在整个(空间租赁的)氛围还是非常好、容易沟通交流的,”Malin表示。

他把这一改变归因于三个方面:曼哈顿对于零售空间需求总体减少;兴建大楼的热潮使可用的商业空间变得越来越多;这一区域艺术画廊的消耗,尤其是中小型画廊的生意差了不少。

Victori & Mo画廊内,由Amie Cunat创作的“Meetinghouse” (2018)展出现场。图片:Courtesy the artist and Victori + Mo

高端公寓

切尔西区的“建楼热”确实吸引了不少新画廊。Kasmin画廊除了拥有一间独立的画廊空间外,还在一个名为High Line Nine的新地产项目里拿下了一块空间。这个为一群画廊打造的新地产项目建造在28街上高线公园的下方,旁边是由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设计的一栋新楼。

另一小撮艺术画廊则在更南边的第十大道和21街附近聚集。他们都分布在属于谢伍德资产公司(Sherwood Equities)的一栋崭新豪华公寓楼的一层,对面是高线酒店(High Line Hotel)。

Nohra Haime画廊内Gregg Louis的展览“Mirage”的现场图。图片:Courtesy the artist and Nohra Haime

谢伍德副总裁Fred Rosenberg表示公司拒绝了很多来自饭店和其他销售商(如酒业商铺)的投标,而是将空间租给了拥有不同背景的画廊,其中包括资深的Washburn画廊、主攻拉美艺术的专业画廊Nohra Haime、以瓷器为主的YSP画廊以及主要经营矿物艺术的Wilensky画廊。但Rosenberg拒绝透露具体租金。

艺术经纪人Nohra Haime曾长时间在57街上经营着自己的画廊,在原先的大楼被卖给开发商后,她觉得自己在切尔西区找到的新空间“棒极了”。她把新空间的前窗改为了一个项目空间,而从来没有去过以前中城空间的新观众也被吸引到了这里,“这是一个重建自我的完美机会。”

Burning in Water画廊内“Louise Bourgeois x Günther Förg: To Unravel a Torment”的展览现场。图片:Courtesy Burning in Water Gallery

批评多,共识少

如今看上去焕然一新、高端夺目的切尔西区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吸引着艺术经纪人们来到西边、布满着仓库和沙砾的街区,但并不是每个人都会执着于此。Redwood 物业集团合伙人Jonathan Travis说他曾在2015年初帮助不少画廊搬离切尔西区并找到新的地址,而这些画廊可能并不会因为切尔西的改变而动摇自己的决定。

“人们有一个错误共识,就是认为那些画廊都是因为租金问题才离开切尔西区,但事实上,租金在几年前就已经从最高点开始下跌,”他说,“真正的原因是整个街区的氛围。这里到处都在施工,相似的钢筋玻璃所组成的住宅大楼让这里变得毫无特色。这里曾经是纽约特别的一部分,非常粗砺偏僻的地方。”

Travis曾协助了Casey Kaplan、Bortolami、Alexander and Bonin等画廊搬离切尔西区,搬到了临近的一个被他形容为“东北部翠贝卡”(northeast Tribeca)的街区,这里的租金相较于下跌后的切尔西区仍具有一定竞争力。

不过,即便Travis认为之后仍会有画廊因为对切尔西区不满而继续出走,但他也承认“切尔西区毫无疑问将一直是最重要的画廊区,因为超大型的蓝筹画廊都在这里开设了空间甚至建造了自己的楼,这样人们就会不断被吸引过来。”

立木画廊“Liza Chou: Classification and Nomenclature of Clouds”展览现场。图片:Eileen Kinsella

此外,像立木和Kasmin这样新一代的实力画廊现在也致力于在切尔西区购买空间。乐睿昕表示经历了两次因为所在建筑被卖给开发商而不得已搬离“自己喜欢的空间”后,将空间买下就意味着不需要再被迫搬迁,这样的安全感让她觉得投资十分值得。

同时,那些在90年代就来到这里的经纪人也开始从这份投资中获利。画廊主Luhring Augustine和Andrea Rosen最近将24街上他们共同拥有的空间以2800万美元卖给了一个开发商。而1997年时,他们买下这栋楼的价格是160万美元。根据《彭博》(Bloomberg)的估计,这一进一出的回报率高达1650%。

303画廊主Lisa Spellman在2013年以800万美元的价格将一栋位于21街上的大楼卖给了开发商。尽管她之前买进的价格我们并不清楚,但画廊目前的总部就在这栋大楼的大厅内。

乐睿昕表示,“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所有质量好的东西价格都在膨胀。我当然也很愿意回到80年代早期或90年代初期,用我现在拥有的钱去做一些我没能做的事情。”


文丨Eileen Kinsella  

译丨Elaine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2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