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廖国核:烧女巫”开幕暨王兴伟廖国核访谈发表十周年回顾
发起人:叮当猫  回复数:0   浏览数:420   最后更新:2018/09/18 10:28:19 by 叮当猫
[楼主] 叮当猫 2018-09-18 10:28:19

来源:博而励画廊


廖国核:烧女巫

2018年9月7日至10月20日

每周二至周六,早11点至晚6点

纽约,东81街24号


Liao Guohe: BURN WITCHES

07 Sept. - 20 Oct., 2018

Tue - Sat., 11am - 6pm

24 E 81st St, New York


继2017年博而励画廊于北京空间举办廖国核个展“恶克思”后,2018年9月7日,廖国核的全新展览在纽约新空间举办,这也是艺术家在博而励画廊呈现的第四次个展。2014年至2016年,廖国核参与了包括“土尾世界——抵抗的转喻和中华国家想象”(PARA SITE 艺术空间)、“精神”(PAC 当代艺术博物馆)、蒙特利尔双年展等重要群展;四方美术馆与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分别为其举办了个展。


在今天的中国,很少有艺术家能启发如此炽烈的智力愉悦和视觉好奇(《艺术界》,岳鸿飞,2014)。像王兴伟和没顶公司的徐震这些艺术家,都是廖国核的艺术的热情支持者,一群年轻的批评家和策展人也同样如此。也许是因为与周围的一切相左,廖国核这种桀骜不驯的风格恰恰代表了创造力充满活力的释放(《画刊》,凯伦•史密斯,2015)。廖氏画作意义不明,却相当真实。比起那些积极且焦虑地寻求理论家验证的当代画家,就跟我开头引经据典一个德行,廖国核不稀罕这种验证。另一种可能是,对于一个很少在布面丙烯之外创作艺术的人来说,他对自己的画乃至绘画这一该死的职业本身暗搓搓地怀着野心(《扯画家》,王辛,2015)。

“廖国核:烧女巫” | 博而励画廊纽约空间开幕现场











廖国核访问(节选)

采访人:王兴伟


王兴伟:介绍一下你的经历?

廖国核:……简单的说我的经历就是出生上学、做兽医、搞花炮研究、画画,还弄了几年电视。

王兴伟:你的作品文字占很重的分量,有些句子很有意思:如"飞的高的农民不会掉在地上",这些句子怎么产生的?

廖国核:……是飞得高的农民没有掉到土地上,讲的就是大家都不想当农民了,都飞起来,然后飞得很远很远,你知道,在农村里做农民很痛苦的,做很多体力活,然后又没有什么钱,所以大家都不愿意做农民,我也不愿意做农民,当然,如果我很有钱了,我就愿意住到农村去做个农民,但是很多当官的人,那些贪官,他们就把钱弄到国外去,然后到国外去,他们也不愿意住农村去当农民。不过,最终人还是在土地上。这幅画最终卖给了一个有意思的人。我画画卖钱,那我的身份就不是农民了,不过也有很多农民画家,我上次在电视上看到中国美协的领导去指导一个地方的农民画画,镜头里他们画很多同样的老虎,很写实,他们很多人合作,流水线,一些人画黑白线条,一些人上色彩等等,他们暨做农民,又是画家。

这些句子的产生,可能就是平时有些想法,于是就想到了。

王兴伟:你看"现代诗"吗?写诗吗?"达达"的组词造句方式是否对你有影响?

廖国核:有一个假期我看了《伊利亚特》和《奥德赛》,我非常喜欢。

我也尝试着写过几首诗,例如,一天我在我爸爸的果园里摘李子,从一个山坡上摔下来,我就想好了要写一首诗,诗的题目叫做“十棵李子树”,其实我爸爸和妈妈种了几百棵李子树,后来他们又把树全部砍掉了。

我看过一些关于达达的印刷品,我很喜欢,我还写过一篇论文,我觉得达达就是都市上空的浮云,它提示一种比较虚的东西,他们做很多东西,让人觉得很绝望,然后再去做一些无聊的东西。又绝望又自由。

王兴伟:你是先有画面还是先有文字?它们的搭配方式有固定的逻辑还是随机的?

廖国核:有时候是先有画面再有文字,有时候是反的,有时候同时有的吧。应该是有我自己的逻辑的。

王兴伟:在电视台工作对你有什么影响?

廖国核:做农民不是我的理想,做兽医和烟花造型也不是我的理想,其实当官什么的,那种有权力的感觉,例如做个警察什么的,比较吸引我,那样我可以用一种正义的力量去弄别人,但是那需要一种别的能力,例如腐败或者制服腐败的能力,这对我很难。到电视台去,主要是电视台的人也觉得我有做节目的能力,我做了几年,去采访别人,我可以尝试去了解其他人是怎样赚钱让自己活下去的,因为我觉得赚钱很难,但是做电视也不是我的理想。画画并且卖出去然后让自己活下去是我的理想。

王兴伟:在艺术上你对哪些艺术家有兴趣?

廖国核:我喜欢看那些美术书上被人尊称为大师的那些人的作品,例如王老师的作品我就特别喜欢,有很多是外国人,中国的也有一些,我曾经画了一张画,叫做“哭泣的艾未未”,最近因为画展的关系,我还非常高兴认得了徐震,他非常好玩。

王兴伟:你有什么提示给想理解你作品的观众?

廖国核:我非常喜欢跟我喜欢的人交朋友,那样可以聊很多有意思的话题,但是我朋友不是很多。讲个笑话,我小时候跟爷爷下河抓鱼,他拿根棍子,往水里凶狠的插下去,他武功很强,手势又快,于是,他把棍子竖起来,那上面就穿着一条鱼,棍子从鱼的肚子上穿过去,我想要是谁说我的画画得不好的话,我就一棍子插过去,就像插鱼一样。这是个笑话。其实我希望看到画越来越值钱,关心钱的人很多。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6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