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角 」|不规则文集
发起人:毛边本  回复数:0   浏览数:246   最后更新:2018/09/12 15:59:00 by 毛边本
[楼主] 毛边本 2018-09-12 15:59:00

来源:泼先生PULSASIR  文:李明


“不规则文集”是【无尽的写作】的线上子项目。该项目将在持续数月的时间内,邀请艺术家、诗人、小说家、研究者、评论人和策展人各自展开他们以“写作”为主要形式的创作。这些创作将以中短篇幅为主,作为一个独立的文本创作呈现,而不是作品说明、阐释或评论性的文本。“不规则文集”的作品将陆续发布在“泼先生”公众平台上,后续以集结成册的方式统一出版。【无尽的写作】尝试在一种变化和流动之中展开,它自身将汇集多重形式的发生机制,在几个月的时间内,线上和线下结合,以书写、创作、讨论和出版共同建构起一个丛林形态的综合平台。贯通这一平台的主要线索,是专注于写作之于当代艺术实践和理论的“切入”,以及在这种“切入”之下所衍生出的不规则创作模态。


「角」


作者:李明

李明,1986年出生于湖南沅江,2008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现在居住并工作于杭州。近期个展包括:1703,天线空间,上海,2018;烟士披里纯,和维画廊,杭州,2017;“MEIWE”,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2015;“中介”,天线空间,上海,2014。部分群展包括:“一沙艺世界:探索社会几何形态”,三亚亚特兰蒂斯,海南,2018;中国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上海外滩美术馆,上海,2017;No walk, no work,伊韦尔冬当代艺术中心,瑞士,2016;“混杂的世界,议论中的大多数”,釜山双年展,釜山,韩国,2016;“Tutorials– Moving Images and A User’s guide from China”,皮诺帕斯卡里博物馆,波利尼亚诺,意大利,2016;“我们 —— 一个关于中国当代艺术家的力量”,chi K11美术馆,上海,2016;“必要元素-中国移动影像”,Borusan 当代艺术中心,伊斯坦布尔,2015;第八届深圳雕塑双年展,深圳OCT当代艺术中心,深圳,2014。


编者按


在这篇编者按里,只涉及跟“内容”无关的信息。


这是一篇预期之外的写作。所谓“之外”,不在于它逃逸出了某种写作的规范,——它本身并不诞生于对规范的抵抗。而是,它逃出了写作者自身所持带的那个框架,一个未必是心理的、意识的或者任何思维惯性的,却潜伏在某种突变有可能发生的边界上。它推开了理所应当地阻碍着它的东西,坚定而利落地“变成”了现在你们所看到的样子。


它“本来”应该是一个剧本的前身。

一个关于武侠的故事。

一个从文档标题开始的写作。

一个聚集了十个武侠故事开头的不规则文本。

…….

但最终生成为:“关于一个字的即兴写作”。


这个字从哪里来?它是谁?“即兴”如何发生?跳跃在哪一步完成?

从A变成了G。

B,C,D,E, F是神秘的消失者。而正是这些消失者,才是操纵写作的真正的主角。那个让基因发生突变的致病因子、炼金术的神秘算式、艺术家脚下狭窄而广阔无垠的幽暗通道。

而H,有可能又引起了新的跳跃。


贺婧



“孩子为什么喜欢咬被角和枕头角1?”


如果没有记错 。

这是第一篇标题用了标点符号的文字。

肯定没有记错。

这是这个形式以内唯一一篇标题用了标点符号的文字。


“这种角磨机的角磨片是哪种2?”

“如何解释一个桌子削掉一个角变成五个角3?”

此特征具有以下两个特点:

第1,它很重要。

第2,它具有“展示”的意味。

由 第2 点延伸开来,“展示”具有表演性在其中。

基于我知道葡萄会来看这篇文字,于是,【角】有了观众。

“独角鲸的角那么长,战斗力怎么样4?”

“失望角位于高低气压相遇的地带,潮湿多雾,风浪最大。在失望角州立公园的海岸警卫队,每年都会接到300-400个求助电话5。”

目光来了。

借用朋友展览《大航海:第七个预言》6之中的一个小故事:


1513年9月25日,西班牙航海家巴尔沃亚独自登上达连地峡的一座山顶,得以见到一处新的风景,一片平静的海洋,这片海洋后来被命名为太平洋。

历史就这样定格在这位远方来客的一瞥中,作为见证者,唯一的举动似乎就是向那片大海投射下一束目光。”


朋友的搭档跟我同年同月同日不同时生,我们有各自的时钟和分钟夹角数据记录在出生那天。她对此事补充道:

巴尔沃亚不是一个人去的,有随从。

此处有个关键动作 —— 他让其他人退下,来确保第一眼是自己看到的。

目光下的{角}会不会有影子?

7点整时,钟面上的时针和分针之间的夹角是多少度?7

8个回答。

最佳答案。

谌芳源 ,来自科学教育类芝麻团,推荐于 2017-09-11

1、钟面上一共有12个刻度,将一个360度的圆分成12等份,每等份30度。

2、在6点整时,时针和分针刚好在一条直线上,即180度。

3、而从6点到7点,时针走了30度角。

4、所以7点时,时针与分针的夹角为180度-30度=150度。

甚至都忘记问屏幕上方访问者的目光们:“ 你们看到标题后,下意识的第一反应是读  “脚,视角的脚” 还是读 “绝,角色的绝”?(仅此文,所有发音为 Jiǎo 的字,通角,所有发音为 jué 的字,通角。)

角度,角落,三角形,眼角。

两条相交的直线形成夹角。

脚( 乱入)。

“上下两条眼皮相撞的瞬间看不到眼角额角唇角。”

Narcissus 望着水中的美少年说。

角的交汇形成一个端点,两个端点连成一条直线。

圆角是什么角?

当足够多的角被书写和幻想,终于我的目光出现了格式塔饱和症状,

【角】。

它看起来像【龟】。

龟仙人和独角仙,你看,是有点联系吧?

妙脆角的广告是描述的一名男子把手指插入食品再享用的过程,无疑,角给了食品空间后让食品有了情趣,除了含在嘴里,你还可以吮手指进行在前戏和戏后。

我的朋友圈里有一个朋友叫”aaajiao”,

在一个360*200像素大小的范围,白色的背景前置一颗标准妙脆角,我想更详细的观察这枚妙脆角,通过双击,妙脆角一边放大一边冲向我,最终它变成一张方方正正的图像撑满屏幕。

是由直径逐渐缩小的、不规则的17个圆环堆叠而成。

这枚三维立体膨化食品。经过加压、加热处理后使原料本身的体积膨胀,内部的组织结构亦发生了变化,经加工、成型后而制成再来到你的嘴里,和你的牙齿产生关系,我每次听到朋友们疯狂的咀嚼膨化食品发出咀嚼的声音时,我都能感受到膨化食品的愤怒,它们命运是如此悲惨,不断的聚合又被打碎,大部分人都会选择它们的口感,只有少数人吃原味膨化食品,吃得下原味的人群都有过童年用舌头舔生铁的历史记录。

看书看到这里,折一个书角。

《书角》,书籍出版术语,指书刊前口上下的两个90°边角8

一个书角代表一个记号,表示停顿,到此为止,下次继续,强迫症患者每次折的书角三边总和一致。

为什么看书的时候潜意识地卷书角9

匿名用户:我也是,我特别喜欢卷,卷起来又捋平,捋平又继续卷,不厌其烦。

书角经常起褶,为什么出版社不把书角切成圆弧形10

刘凡:书籍切成其他形状的,那就属于个性书籍了。而且印刷厂要制作刀版。很费时间。而且成本很高,而一般的裁刀就可以裁成四方的。因为裁刀是直的。

小荷露出尖尖角。

棱角分明是一种对脸的形容。据说这种脸型的人剪头发比较花心思。

“下颌角整形手术风险大吗?下颌角手术会不会留下疤痕?刚刚做完下颌角手术后,又恶心又难受11

导角转折了此文。

手机一般有导角,老式的桌子没有导角,小孩的头常常撞在上面然后捂着头痛哭。

再想想,凭什么手机要有导角,撞人不疼吗?

是建模软件里先有导角功能还是现实里先需要导角?

我们对存在的评判是建立在意识有了还是眼见为实的有?

那位同年同月同日不同时生的好友更正我:

“不是导角,

是倒脚。

在c4d建模课程里有句话 — 这个世界上几乎所有的物体都是有倒角的,所以学这个功能很重要。

c4d教程里还有一句话,类似 — 万物的差别不过是倒角参数的设置不同。”


墙角

我要说的不是蹲在墙角,

是一个奇怪的六边形房间里,五个角落坐着人,空着一个墙角,结果他们聊到多一个人还是少一个人的鬼故事,目光下,那个空余的角落投射着恐怖,一个看不见的人在那,又似乎是等着不在场的人出现。墙角长出了一个影子。

披浴巾时我一定是扯着两个角的。

羊角牛角犀牛角,“我头上有犄角,身后有尾巴……”


“如何看待(34岁未婚美女去相亲角十多次,受到百般侮辱)这一视频?”

“金角银角部队凭什么能杀二代火影?”

“角限角K分之一是第几象限角两种方法。”

  来自专栏数学中巧汇

1 人赞了文章

\frac{\alpha}{k} 所在象限的判断方法

  1、图像法

  \alpha 为象限角,从原点出发做各象限 k 等分的射线,从 x 轴非负半轴开始逆时针方向依次标注1,2,3,4,循环下去,直到填满为止,则当 \alpha 在第 n 象限时, \frac{\alpha}{k} 就在 n 号区域,再看 n 号区域在第几象限,那么 \frac{\alpha}{k} 的终边就在第几象限。

例如:当角 \alpha 在第二象限是, \frac{\alpha}{2} 在图 k=2 时的2号区域, \frac{\alpha}{3} 在图 k=3 时的2号区域。

注意:

已知角 \alpha 的范围求角 2\alpha 的范围时,上述规律不好用了,所以要掌握一般方法

2、代数法

  将角 \alpha 象限角所在的范围写出;如:当角 \alpha 为第二象限角时, 即90^{0}+k\cdot360^{0}<\alpha<180^{0}+k\cdot360^{0}

写出 \frac{\alpha}{k} 的范围;如: \frac{\alpha}{2} 的范围为: 45^{0}+k\cdot180^{0}<\frac{\alpha}{2}<90^{0}+k\cdot180^{0}

对 k 值进行分类,分为 k\cdot m 、k\cdot m+1、k\cdot m+2、··· ···、k\cdot m+k-1(m∈Z) ,将上述分类分别代入第二步中的范围内,得出 \frac{\alpha}{k} 的范围;如: k=2m、k=2m+1 ,当 k=2m 时, 45^{0}+2m\cdot180^{0}<\frac{\alpha}{2}<90^{0}+2m\cdot180^{0} ,即 45^{0}+m\cdot360^{0}<\alpha<90^{0}+m\cdot360^{0} ,此时 \frac{\alpha}{2} 在第一象限;当 k=2m+1 时, 45^{0}+(2m+1)\cdot180^{0}<\frac{\alpha}{2}<90^{0}+(2m+1)\cdot180^{0} ,即 225^{0}+m\cdot360^{0}<\alpha<270^{0}+m\cdot360^{0} ,此时 \frac{\alpha}{2} 在第三象限。

总结即可。

编辑于 2018-03-27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角出现在动物头上的时候坚硬无比,出现在人类帽子上的时候不是歪了就是塌了。

世界上有完美的圆吗?手中的这颗大圆珠子是可是用犀牛角打磨的。

主角来了。

主角出现时,角不再是读角,读(绝)。

不禁觉得主角在这时候出现很绝。

——他们怎么成的角儿啊?

——得挨多少打啊?

——我什么时候才能成角儿啊12

《霸王别姬》里,小癞子和小豆子溜出去看”霸王别姬”,小癞子当时是这么提问的。

“为什么说相声的女生特别少,即使有也很难成角儿13?”

拼写主角的角字时,我的手指在屏幕上的输入轨迹也发生着变化,我在Jiao和Jue所构成的两种拼写角度里活动着。

角的角色变了。

角色走位时角度变了。

用什么角度去看这个角色的眼角和嘴角?

她说她喜欢眼角有细细皱纹的叔叔。

他喜欢她嘴角的那颗青春痘。

他把她锁骨的纹身“Narcissus”复制到了额角。

他说他眼角膜破裂过一次又一次,总数仅两次。

他说他不喜欢角斗士这个角色。

他侥幸的以为侥字可以在此处增加内心朗读的音律感,于是这排字多了一个无意义的“角”。

他儿子叫饺子不是角子。

他以为天涯海角是一种像口袋一样的空间,天涯和海角是一条线段的两个端点,分别代表开始和结束。天涯海角是口袋里的Google地图,信号总是很差,很多说着要同去天涯海角的恋人们角大部分都失联并成为了父母还健在的孤儿。他朋友确实有一块来自天涯海角的石头,不过不能装进他的口袋而是在美术馆里展览着。他朋友能顺利走回来是因为手指上带着自制的信号增强器,我称之为手指顶部之信念塔。

同年同月同日不同时出生的好友告诉我:

“天涯海角石在开幕的时候被观众偷走了。”

它在别人的口袋里并可能滑落到别人的裤脚处。忘记说了,我这位同年同月同日不同时出生的好友的搭档和我儿子饺子是同一天生日。

他还有一个朋友有个作品叫(向前美术馆一角),这个叫向前的人曾经一脚踩爆一袋妙脆角一觉睡到第二天下午,他看到时钟和分钟形成钝角。

另一个艺术家在半夜时也看到过这个钝角的时间,像是一位女子劈开了双腿。

主角其实是一座桥。

桥上有两块铁板。

一块是直的,

另一块是直的,但放歪了。

两块铁板平躺在墙面上呈22度夹角。

于是这座墙的左边边缘多出来一个角。

小李走上桥,

小李走在铁板上,

导航叫他走到角的末端,

目的地结束在河里。


标注6:引用自郭熙+张健伶(《大航海:第七个预言》)

标注1 2 3 4 5 7 8 9 10 11 12 13:引用自知乎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1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