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炳昊:令人眩惑的系统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0   浏览数:157   最后更新:2018/09/12 14:58:58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18-09-12 14:58:58

来源:798艺术 李旭辉


《水平花园》(局部)黄铜 160 x 160 x 680 cm  Ed. of 3  2018年


阿拉里奥上海于2018年8月25日举办韩国艺术家金炳昊在中国的首次个展“眩惑”,金炳昊在2000年代初期主要关注环境噪音与观众介入带来的现实感之间相互的反应,创作出许多电路声音装置(wire sound installation)作品;进入2000年代后期,艺术家热衷于在雕塑内部录入电路化的声音,然后通过机械功能开启音频播放的实验,由此开始了“机械产品”式加工雕塑媒介的全面探索。

《水平花园》黄铜 160 x 160 x 680 cm Ed. of 3 2018年

传统艺术中,要求艺术家秉持扮演一种天才型手工创作者的形象,而作品中需要完美而恰当的留下艺术家的笔触或其他的手工痕迹。这种手工性和农耕文化中自给自足的经济模型相契合。在非工业化状态下,人类对自然的改造总是没有整齐划一的必然准则,或者说由道德伦理而构成的行动规则也会因个体能力的不同,或所使用工具的差异而呈现出不同的变异和个性。而在人类文明进入到工业标准化进程中之后,个体差异性逐渐在流水线型的生产中被消磨整齐,在现代商品中看不到人的手工痕迹,也不能看到个体意识对整体流程的干预。这样一些去个体性、去偶然性的系统,最终目的就是为了更高效地服务于平民需求,服务于现代空间的增殖,现代企业的扩张。金炳昊的创作根植于这个系统,并且认为:“今天的艺术已经从以往的单个艺术家的‘我创作’演变为系统化的‘我们创作’。”金炳昊的创作材料往往来源于工业生产流水线当中,以金属,矿石,树脂等为主。艺术家在不破坏材质本身属性的条件下,将其改装为艺术作品。

《十九神像》 不锈钢金镜 不锈钢上聚氨酯涂层 墨水装置 225 x 47 x 53 cm 每个  2018年


在改装的过程中,艺术家会和团队的设计师、工程师商量方案的可行性,并反反复复调整设计稿,最终确定作品能获得理想的外观,团队的工作必须建立在视觉中心的前提下。但艺术家自己将作品称为“只是产品”。从草稿到设计图,所有的结构和细节都被高度量化,标准化。蓝图包括了作品雕塑结构,材质,部件装置配重等等。零件都由工程师以工业标准制作。最终完成的零件将根据图纸严格地安装起来。金炳昊的作品不使用焊接或工业胶固定,整件作品是由小部件无损拼合,套接在一起的,其中任何一个单元都是可以脱离的,也是可替换的。艺术家认为促进现代社会运转的系统都是相似的,他们由不同的自由单元构成,这些单元各自在自己的岗位上发挥着彼此的作用,并构成了一个个大的系统。艺术家仍然会借用一些带有自然属性的形象来暗喻这些系统的存在,或以植物的枝叶或以动物的羽毛。另一面,艺术家会借用抽象的工程建筑结构或借用东方的宗教建筑来设定自己的作品的形式。但不论是自然物还是建筑物,作品的根源显然来自于一种泛亚的集体审美环境。例如像佛塔,几千年不同的亚洲国家都会认同这种对于宗教和宇宙的结构方式,同时也是人类阶层化生存的隐喻。但另一方面,显然以往的宗教结构在世俗化过程中发生着转变,特别在西方文明的冲击下,以往带有自然纹理的佛塔单元也被磨去了图腾和纹身,成为东方宗教几何化的一例子。

《平和记忆设计模型》 黄铜 70 x 25 x 25 cm Ed. of 3 AP 2016年


金炳昊认为两个系统在中国正在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一个是原有的社会主义文化传统,而另一个是资本主义带来的文化,这两种文化之间的竞争和融合将给中国带来非常多元的文化面貌。而在此环境下中国会加速发展,越来越多的思想,设计,建筑会出现,因此也会有更加多的系统会产生。艺术家希望自己的在上海的第一个展览能够给观众带来美好的感受。但在享受完视觉盛宴之后,希望观众能进一步思考为何我们如此执迷于今天的这种环境,展览名称“眩惑”点出金炳昊的用意,艺术家的创作不是对现代系统的肯定,虽然从程序上来看艺术家和他的团队严格地遵循了现代生产的基本原则。但通过作品艺术家却在质疑现实存在的美丽结构的合法性,这些处于重奏状态的形体结构,像时代的纪念碑一样耸立在地面上。但只有身处于这个系统之中,或跳出这个系统之外来看,才能更好了解系统的脆弱和失衡所在。

《美丽复制 C15VP1D27》 铜 187 x 24 x 24 cm  2017年


金炳昊的作品收藏于韩国国家当代艺术博物馆、香港新世界集团、德国法兰克福城市文化部、韩国首尔SK View公园项目、韩国首尔ILSHIN基金会、韩国松岛浦项工程建设公司、韩国济州现代美术馆、韩国首尔国立大学博物馆、韩国首尔现代汽车公司、韩国龙仁爱茉莉太平洋美术馆、韩国阿拉里奥美术馆。

《沉默进程》 黄铜 压电 信号线路 声音控制器  200 x 200 x 2,500 cm  2013年


文/李旭辉

图/阿拉里奥画廊 上海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8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