邝老五:我所寻者近了­­----狂人博伊斯
发起人:邝老五  回复数:0   浏览数:86   最后更新:2018/09/11 15:18:34 by 邝老五
[楼主] 邝老五 2018-09-11 15:18:34

邝老五:我所寻者近了­­----狂人博伊斯


我是在现场看到了博伊斯的大型装置长条石的时候,脑海里窜出的形象竟是高原上“豹子圈”的长条石的记忆,脑中储存的长条石信息,不可思议与博伊斯在此间的长条石型态的彼此粘合,在联想中完成了某种理解逻辑上的自洽。

装置  二十世纪的终结  博伊斯


先从“豹子圈”说起,它其实是“羊圈”,专门用来关羊群的。


但在我们寨子,习惯上大家都称呼这羊圈为“豹子圈”,感觉特来劲儿!


“你看见这石头垒起的墙,全是长条石.它是用来关羊子的,也能关不少羊,我们把羊关在里面是放心的”偌布阿爷的语调平缓。


“有只豹子,可恶的豹子,它吃掉了太多的羊,到处都是羊子的残肢断臂,血淋淋的”


他指着羊圈边的一小石屋说:“这石屋就是专门为对付豹子修的,这石孔孔眼所指的地方正对着羊圈,等豹子来吃羊的时候,可用猎枪吓走它或打死它。”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儿?”我问到。阿爷说:“那是我小时候的事,寨子东头那家门楣上,挂着十多只熊头盖骨的丹增老猎人,就是修这石屋的主人,里面关的也是他的羊群。”


“是不是打死豹子了?”“打死了,不过,丹增阿爷的脸皮也被豹子抓下了一半,迎风就流泪,流了一辈子的泪。”


算起来,这故事差不多过去了大半个多个世纪。“豹子圈”已是废弃了的,早也用不着关羊群了。



很多次我赶羊群经过此地时,羊群突地四散跑开,恐惧也会代代相传。“豹子圈”实至名归。


若是因为我看见了博伊斯长条石的装置作品而诱发了我的关联性回忆,那么,我自然也会联想到博伊斯众多作品中所采用的材料,如动物脂肪,狼,兔子,蜂蜜等,而他的观念生成创作视角也非常庞杂。他的引人注目的现场行为艺术,在演绎过程中,试图与观众在某种“共振”中建立联系,能与艺术家的作品合二为一,融为一体,进入另一个维度。我也总能隐约的感知到博伊斯在对物(材料)的所用对其中信息的提炼小心而谨慎。它们不仅是物质性的材料,而是具有象征意义,宗教意义,灵性维度的生灵。就像巫师的场,只能用感受和意象来体会它们,而头脑中太强的客观逻辑只会使它们从中溜走。


装置  二十世纪的终结(局部)  博伊斯


博伊斯的长条石装置被他命名为《二十世纪的终结》,这可能是博伊斯对二十世纪的隐喻和关联,石头的沉重与冷漠与世界不断被人类自身制造狂热乌托邦形成的差别,相悖的指称横陈于此。二战期间作为经历多次空战的驾驶战机的一名军人,他在一次空战后被对手击落受重伤,他幸运的被鞑靼人用毛毡与动物脂肪救活。(也有人出书质疑他的这段经历)。


人类社会宛若“羊”与“豹子”长条石屋所塑造的模型,在这空间里彼此的伤害与杀戮会永续,博伊斯是“羔羊”或是“豹子”可能与他所处的境遇有关,任何条件的改变,转换就会生成,博伊斯所创作的作品里的“黑洞”现象,阐释者莫衷一是,可能正是他作品某种玄奇之处,阐释者往往无能为力。


把博伊斯这件作品的冷静与巨大沉默若关联到二十世纪的人类史,倒也透露出一股狠劲与灰度下的忧伤。


装置  油脂椅  博伊斯



一只狼

一个人

在一个封闭的空间共同生活三天。

博伊斯在1974年在美国实施了这件行为艺术作品。

行为  美国爱我,我爱美国  博伊斯


狼被印第安土著视为神,白人占领者却把狼视为恶兽。博伊斯若是有意味的通过此种行为表演模式来映射印第安土著与白人占领者历史的话,“浪漫化”的嵌入显得避重就轻了。谁能看出他将这次行为艺术视为对白人错误行为的赎罪和弥补?即使博伊斯本人这样阐释这件作品,在沉重的历史面前,艺术家的介入反而弱化了需正视历史的罪与罚,成了消费苦难的某种机巧行为。尽管如此,在实施完这件行为艺术作品后,博伊斯不出所料的遭遇了白人至上主义者的攻伐。


博伊斯的更早的一件行为艺术作品也是与动物有关,不过却是一只死去了的兔子。


行为 向一只死兔子解释图像 博伊斯


他头上涂满蜂蜜,盖上金箔,右脚绑上铁板,左脚则是毛毡板。他怀抱里的那只死兔子,被他轻轻抚摸,偶尔低声悄语,绕画廊而行,向死兔子解释挂在墙上的他的绘画。


超度兔子?唤醒图像?死亡回转等等?在近似荒诞的场景中聚拢了充满迷惑的诸多信息发散,仿佛又能感受到一种坚不可摧的力量。


他的“写黑板”作品,想象与未知连结。人类受教育大多在格式化的黑板书写这样形式中,获得思想与教育,并改变着人的认知观念。


装置 写黑板  博伊斯


博伊斯有着不可思议的借物来达成理解事物(或不理解)正反指向的天才般的创造力,他把控着自己最得心应手的某种表演方式又不说破事物本身的某种节制,在场者被他巨大的能量裹挟,在晦涩之中频现微光。仁慈与救赎的召唤与人类文明之间脆弱的关系。创造这样的场所与不断生出的神话,艺术的秘密不重要了,他本人就是秘密,亦是祭师!

博伊斯作品


神话之所以被流传,是世界本身的需要。没有事物是能经得起推敲的,但有些人有些事物有些作品就站立在哪儿,他给我们的启迪远超要怎么去评价他的作品。我曾阅读他的一传记《狂人博伊斯》。每读完一页就撕掉后抛出火车的车窗外,那一次坐火车的有事可干的行为,至今令我津津有味。

装置  油脂材料  博伊斯


装置  毛毡  博伊斯


这次来到柏林,我所见的博伊斯作品有些落寞的陈列在豪华的展览场地里。博伊斯逝世于1986,当博伊斯离开此世界后,他的作品也减弱了一些气场,没有了博伊斯在场时的能燃烧空气的能量,想必这是一种遗憾。但对于我来说,连续三天去观看了博伊斯的作品,这是属于我的秘密仪式,我完成了它。


我所寻者近了——狂人博伊斯






邝老五 2018.8.24于德国柏林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8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