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余位艺术家齐聚卡特兰的快闪墓地
发起人:欧卖疙瘩  回复数:0   浏览数:209   最后更新:2018/09/10 12:06:18 by 欧卖疙瘩
[楼主] 欧卖疙瘩 2018-09-10 12:06:18

来源:YT新媒体


pop up cemetery,Maurizio Cattelan


2018年9月6日,一群来自20多个国家,超过一百多位艺术界的人物,全身黑衣,前往意大利艺术家Maurizio Cattelan(毛里齐奥·卡特兰) 位于布宜诺斯艾利斯日本公园内的快闪墓地(pop up cemetery)凭吊公墓内的“活人”。

pop up cemetery,Maurizio Cattelan


这是一件参与性的社会雕塑作品——卡特兰公开呼吁当地艺术家通过为一个活着的人设计和建造一块墓碑,无论是朋友,敌人,家人或者是自己崇敬的偶像,甚至也接受虚构角色。


“特朗普之墓”


也因为整座墓园里埋葬的都是“活人”,在夜色里,墓园不仅没有鬼影憧憧,反而因为形态与材质各异的墓碑,有了会心一笑的幽默。有一座墓碑的里伸出了一只自拍的手——因为墓主人Jolieta Fautal已经进行了超过一万张的自拍,发布8658条微博和3785张照片。埋葬特朗普的人,将他的墓碑创作成一艘入土的船形,有一种淹没的感觉。


“美国之墓”

美国“去世”了,欧洲也要跟着“进墓地”


除去具体的某个人,还有很多墓碑是为一个理念或者抽象的共同体来哀悼。有的墓碑上写着美国,哀悼一个国家;有的墓碑上写着“Humanitarian”,哀悼今天人道主义的死亡;还有的墓碑则写着“The post-cold war order,1989-2018”,1989年是柏林墙倒塌的那年,2018年则是今天,旨在说明冷战的秩序已经死亡,我们进入了新的世界秩序。



这里还有对不同艺术家的致敬甚至赌咒。很多艺术家把Maurizio Cattelan当做素材,墓碑上的生卒年总是不一样,有希望他活到2090年2月29日的,但2090年并没有2月29日。下面还挂着一个“马上回来”的牌子,莫非他还可以起死回生?还有将艺术家的死亡日期提前到今年12月的,并写上“没有什么是永恒的”。杰夫·昆斯的“气球狗”在这里出现,达明·赫斯特的鲨鱼也不能缺席——但我们都知道,他的鲨鱼本来就是死亡的。



Cattelan以其讽刺雕塑而闻名,经常被描述为艺术世界的“小丑”。他创作的作品具有强烈的狂欢化气息,从这个墓地中,你可以看出艺术家并不恐惧或崇敬死亡和暴力等主题,而是带着某种可怕的幽默或令人震惊的冷漠。


整座墓园是 Art Basel Cities (巴塞尔艺术展都会)项目的一部分,Art Basel Cities是巴塞尔艺术展于2016年三月新拓展的业务,内容是由拓展部总监Patrick Foret带领的团队为特选的城市发展一系列艺术项目,一方面协助城市的艺文发展,另一方面吸引国际的关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是第一个艺术都会的城市,阿莱马尼以经典的“跳房子”儿童游戏作为基本结构,为这个都市策展。

Congreso de La Nacion. Courtesy of the City of Buenos Aires


“跳房子”的灵感来自阿根廷作家Julio Cortazar 1963年的著作《Hopscotch (Rayuela)》,这本书可以跳著章节阅读,在巴塞尔艺术展都会开幕期间,大众也可以像玩“跳房子”游戏一样,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城市内不同的地点,以不同的路线方式欣赏体验16位艺术家的创作。其中有著名国际艺术家Maurizio Cattelan、Barbara Kruger、David Horvitz,也有阿根廷年轻艺术家的创作,分别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拉博卡(La Boca)、马德罗港口(Puerto Madero)以及巴勒莫(Palermo)三个地区举行。展览的地点除了公共空间之外,还有废弃的建筑以及工业遗址,作品则包含了雕塑、装置、行为表演,利用这个方式来结合城市的规划、当代艺术、历史、结构,访客则可以用玩游戏的方式来发掘罕为人知的空间。


虽然阿根廷深陷经济危机,货币下跌,阿根廷比索今年已经失去了一半的价值。 阿根廷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宣布了新的紧缩措施,以阻止该国的经济动荡。,包括提高谷物出口税和削减政府部门的数量。


但布宜诺斯艾利斯仍有高达15万的创意人士,占城市劳动人口的9.1%,城市GDP的8.6%,创意被视为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关键因素。但是布宜诺斯艾利斯市长Horacio Rodríguez Larreta 以及文化部长Enrique Avogadro依旧兴奋地欢迎超过100位来自20个国家的VIP。布宜诺斯艾利斯虽然不是远在天边,也不是近在眼前,从迈阿密都要最少9小时的飞行,更何况是热爱参与艺术活动的瑞士德国人! 一位来自台北的收藏家告诉我,整个行程一共是36钟头。


Art Basel Cities对布宜诺斯艾利斯能够带来多大的影响,可能许多一段时间的观察,但是从当地艺术家的参与,以及来自全世界各地VIP 的热烈响应,怪不得策展人Cecilia Alemani 在欢迎致辞中提到, Marcel Duchamp 在100年前到布宜诺斯艾利斯时,对这个充满欧洲风格的城市极为不满,甚至在给他的brother 的信中写道 “Buenos Aires n'existe pas(布宜诺斯艾利斯是不存在的) ” , 但是他错了,Buenos Aires existe(布宜诺斯艾利斯就在那)!


撰文:宋佩芬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3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