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长征计划的核心是一种历史观
发起人:小白小白  回复数:0   浏览数:334   最后更新:2018/09/10 10:52:40 by 小白小白
[楼主] 小白小白 2018-09-10 10:52:40

来源:空艺术 殷雅迪


http://longmarchproject.com/


长征计划的网站像一部被拆解的书,书脊上印着长征计划的图样,扉页不断更新着新的征程,和纸质书不同的是,无论内容如何被继续书写和延展,它看上去仍旧是一本崭新的书,我们无法从网页中估算出,自2002年以来实践的厚度。当鼠标滑向这部书籍的边缘,时间轴既是书签又像是一把度量尺,展开对于历史、以及一段加速中的历史的展示。

2018年7月21日至8月26日 | “长征计划:违章建筑三——特区”在长征空间的展览现场

“长征计划:违章建筑三——特区”是延续自2006年及2008年系列展览的最新一期,项目以违章的临时性作为隐喻 ,发展出各种感知当下政治、社会、经济和文化现实的视觉工作方法。“违章建筑”在这里并不是建筑形式的指称,这种永久的非正式性其实就镶嵌在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的技术和资本的增速当中,特区便是一个典型的非常规试点成为常态的例子。

2018年7月21日至8月26日 | “长征计划:违章建筑三——特区”在长征空间的展览现场

改革开放的重要性除了引发科学技术、资本与时间观层面的一系列转向以外,一般而言,改革开放开始的1978年也往往被视为中国当代艺术的起点。尽管如此,当代艺术并不经常提供一种本体论的反观角度来形绘改革开放在认识论层面上所带来的变革。在这个背景下,“长征计划:违章建筑三”是“违章建筑“系列的进一步尝试。在视觉展示的项目中,艺术家们以取样的方式,分别从历史或者推演性的角度,捕捉这段加速度的历史,并尝试将这股抽象的力量赋予可辨识的形象。

2018年7月21日至8月26日 | “长征计划:违章建筑三——特区”在长征空间的展览现场

长征计划希望“违章建筑”能够成为从中国本体论的角度提供一种探讨问题的可能性,反思国内的环境与状态,通过打开共同的情境,连接西方重要的话题和中国的语境。长征计划的成员告诉我,这是也长征计划的工作方法之一,即“把事情复杂化”——不倡导简单论调的工作形式,而是主动更立体的去看一件事。

2018年7月21日至8月26日 | “长征计划:违章建筑三——特区”在长征空间的展览现场


以下是空艺术长征计划工作小组陈玺安沈军的专访(其中长征计划的回答内容由受访内容整合而成)


2006年4月8日 – 5月16日 | “长征计划——违章建筑 I”,邱志杰,《慢慢来》,2005,装置/行为,绘画

空艺术:长征计划于今年7月末在长征空间呈现了为期一个月左右的展览“长征计划:违章建筑三——特区”,并即将于9月15日在广东时代美术馆再次呈现,早在2006、2008年,长征计划曾经推出“违章建筑”一、二的系列展览。时隔十余年后,重启的“违章建筑”切换了怎样的视角?

长征计划:2006、2008年的“违章建筑”倾向于反映地缘的隐喻与行走的实践,同时呈现“违章”的视觉状态(例如涉及诸多大体量、视觉性的作品,或作品讨论日常事物的违章状态等)。此次的“违章建筑”不在于展现具体的“违章”面貌,“特区”也并非局限于深圳这一座城市,而是把“违章建筑”建立在对于加速时代的特区的想象和反思上,并推演式地回应了改革开放以来资本和科技两者的精神构筑

长征——一个行走中的视觉展示(2002)

长征计划——胡志明小道(2008-2010)

空艺术:“违章建筑”在长征计划的工作中趋于怎样的位置,此次展览展开的起点是如何定立的?2018年“长征计划:违章建筑三——特区”在长征空间的展览刚刚结束,其呈现和你们的预设是否相符?

长征计划:长征计划主体由叙事宏大年度项目构成,譬如2002年的“长征——一个行走中的视觉展示”,2008-10年的“长征计划——胡志明小道”。“违章建筑”是与此平行的一个展览序列,也算是长征计划在2018年的一次测试:它基于中国当代艺术常常建立在西方业已成型的语境,旨在为中国当代艺术问题、当代文化问题提出新的可能性。当代艺术并不仅提供一种本体论的反观角度,更体现改革开放在文化上所带来的变革。

展览“违章建筑”最初的概念有点像加速主义论调和特区背景的一次联结,受艺术家刘窗和长征计划研究员、写作者陈玺安的合作激发萌生展览的想法。加速主义在西方是一个发展得比较成熟的话题,但是国内缺乏将艺术和技术想象在一起的思考及讨论方式——关于如何去观看“速度”,采取的是相对统一的视角,科技/技术乐观的论调占据了绝对主导权。

是什么决定了“速度”?我们所处的大环境在鼓励所有人拥抱这种“速度”,因为我们现有的一切即关于“速度”的成功经验,每一次“加速”的成果之后,都会惯性般的再次肯定“速度”本身,鲜有从文化角度去思考技术的导向,并引领大家思考改革开放以来加速主义所带来的利弊。

刘窗认为,从当下的时刻开始,加速才引入了速度的质变,给整个中国的形态带来了巨大的变化。我们希望通过展览去呈现一种视角,更重要是,打开大家对于加速主义的讨论和反思。

有趣的是,当我们在提出改革开放是一种加速主义的时候,收到的其中一种反馈是,有人认为改革开放是一种减速,这种减速是从意识形态的角度出发,或说是从最终要如何达到社会主义的角度出发的——改革开放其实是一种减速。有人能够作出思考角度上的回应,也是长征计划和展览所希翼的。

冯骏原,《控制论:一组词汇表》,2018(该作品即将参展“长征计划:违章建筑三——特区”在广东时代美术馆的巡展)

空艺术:参展艺术家是基于怎样的考量挑选的?

长征计划:我们的工作和艺术家的创作是并行的,通过和不同艺术家沟通展览所要表达的内容,从而寻找他们的研究线索中与主题相交的地方——而非扭曲艺术家原本的观点,把它硬套在展览框架下。长征计划不利用艺术家的作品,让它们成为表现论点的工具,我们只是想要创造机会,让大家能够把自己正在研究的内容和观点表达出来——艺术家不必然同意我们的观点。

与此同时,“长征计划:违章建筑”是非盈利的展览形态。我们的选择并非局限于长征空间代理的艺术家,我们并未受限于当下艺术系统的规则和运作方式,而更像是独立出来的团队,以项目制的方式运作,这也给了我们选择艺术家充分的自由度。

肖雄作品《进与出》全程使用的交换箱,作为长征计划中“长征物”的一部分

空艺术:作为长征计划的一员,你们是如何分工的,又如何定位长征计划一直以来推进的工作?

长征计划:长征计划的新团队由三人构成,我们乐于通过集体讨论和相互支持来展开工作。其实我们本质上在做服务工作,但我们服务的可能是一个即将要成为新的语境——一个国内、本土化的语境,它牵连了各种关系在其中。

2002年长征计划开始出发的时候,国内的生态圈揭示了艺术世界的单向流动:向西方流动。大家趋向于面对国际艺术标准,生产那些能够与之产生对话的作品。现在无论从市场,还是中国当代艺术的话语权而言,虽然不能说是逆转,但它的流动不再是单一的。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上西方画廊的进驻,以及学术上慢慢建立的多元尝试,都在为当代艺术叙述提供不一样的可能性。


空艺术:此次长征计划和《泼先生》以及《保马》的合作颇为有趣,是否就长征计划与文化界的广泛互动具体聊一聊?

沈军:长征计划自出发以来,始终保持着与文化界机构及学者的互动,我们更希望面对当代社会文化,而不只是面对当代艺术圈去工作。当代艺术是当下问题的一个视觉出口,我们想要和社会产生更加紧密的联系。

长征计划正在做的事是,如何通过把不一样的人与思考,放进同一个情境当中,由此可能带出一个社会的横截面。其实违章建筑本身也是一个社会的横截面,包括它具有的复杂性、矛盾与错位关系······建立多元情境的是长征计划一直在坚持的工作方法。

此次我们和《保马》的合作发表了陈玺安和刘窗共同合作的论文,这篇文章被我们视作展览的平行项目之一,它也是是策略上的一部分——我们需要去寻找和我们有共同的目标,但受众超过当代艺术圈范畴之外的合作者。

陈玺安:此次的合作包括两个层面,一是加速主义理论本身就是《泼先生》的关注点,他们的立场与我们相似,双方都想引发大家去思考这一问题,所以我们的合作建立在共识与他们已有的积累之上;另一层面在于,长征计划所做的工作更关乎展览观点本身的衍生理论,我们和《泼先生》需要面对各自的不同受众。最终,长征计划更加贴近展览本身,想要带出作品的观看视角,因为这些观众曾经有过观看经验,更容易接触到更深层的理论部分。

刘窗,《经济特区》,电影,25分56秒,2018

对于技术的反思,关键在于思考要如何切入以及拿捏“人-技术-自然”之间的平衡关系。目前科技乐观论者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的话语中占有主流地位,对他们而言,这种无意识的加速想象,其侧重点恰恰相反:它们强调如何进一步失衡;思考这些关系,其中的复杂性并非二元论式的非黑即白,而是需要用多向性的视角为相互参照的基准。本展览透过16组参展艺术家的眼睛,进入各个技术和特区相关的反思语境之中,并为当代中国的科技成长小说提出一个多中心的视角。

项目首展于北京长征空间(2018年7月21日至8月26日),而本次在广州的展出由长征计划与广东时代美术馆合作推出,将着重于从历史化的角度切入这一未竟的科技思索以及不同的时间想象,借以阐释与当下密切相关的速度政治学。


全文图片致谢 ©:长征计划;摄影:ARTEXB

“长征计划:违章建筑三——特区”(北京,2018)的巡展,由长征计划与广东时代美术馆合作推出。



长征计划:违章建筑三——特区

LONG MARCH PROJECT: BUILDING CODE VIOLATIONS III

SPECIAL ECONOMIC ZONE


展期:

2018年9月15日——11月11日


地点:

广东时代美术馆19楼主展厅,东展厅 | 广州市白云大道黄边北路时代玫瑰园三期(广州地铁2号线黄边站D出口)


开放时间:

周二-周日 10:00-18:00(逢周一闭馆,法定节假日除外)


参展艺术家:

崔洁、冯骏原、郝敬班、李文光、梁绍基、梁永泰、廖冰兄、刘窗、汪建伟、吴山专、吴山专 & 英格-斯瓦拉·托斯朵蒂尔、徐渠、颜磊、郑源


长征计划是以行走、论述、展示以及对话而展开的多面向实践。长征计划从历史和现实经验的自我批评与重构,发掘未来的可能性。以核心策展计划牵动组织运作,并持续通过多元的情境建构,成为引导各种思辨、讨论与艺术行动的公共媒介。其多样性策展实践包括 “长征——一个行走中的视觉展示”(2002)、“长征计划——延川县剪纸大普查”(2004-2009),“长征计划——唐人街”(2005-2007),“长征计划——延安”(2006-2007)、“长征计划——胡志明小道”(2008-2010)、长征教育(2009-)以及“圣天作业”(2015-)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4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