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家辉的画面里是 Low-Fi 版的现实
发起人:陆小果  回复数:0   浏览数:253   最后更新:2018/09/07 16:46:36 by 陆小果
[楼主] 陆小果 2018-09-07 16:46:36

来源:创想计划


在街头文化、数字图像、互联网 meme 等各种来自“底层”的视觉冲击之下,精英化的审美标准不断遭到挑战,视觉创造者们也在作品中回应着这些变化。Creators 创想计划将通过“不美”的创造者这个专题,不定期推出文章和视频,呈现与标准化的美不同的创作。

在今天的文章里,我们认识一下在纸上描绘低分辨率世界的艺术家劳家辉。

劳家辉刚刚办完了一件要紧的事,这会儿并不是很匆忙。他来到附近的一片海滩,一个人慢慢地溜达着。突然间,他发现远处有什么人晒了一些鱼干,于是走上前去仔细观察了一下。因为从小学习绘画的缘故,劳家辉的眼神比较敏锐,他注意到鱼干的外形很有意思,就拿出笔把其中的一条画了下来。下面就是他画的这条鱼干:

劳家辉,小鱼,25×9cm,纸上铅笔,2017

是的,他画的是一条在游戏的世界里遇到的鱼。劳家辉的童年一部分在广东的珠江边上度过,一部分在电子游戏的世界里度过,回想起来,记忆中是虚实交杂的画面。为了专注于学业,整个高中和大学期间劳家辉都没怎么再继续玩过游戏,直到美术学院即将毕业时,他才重新回到久违的游戏世界中。小时候玩过的游戏都已经更新了几代,画质比从前精美了许多,感觉有点像离家多年之后重返故乡,在陌生又熟悉的路口体会到了岁月的变迁。也许正是因为时间带来的新鲜感,劳家辉开始被游戏中的花草树木所吸引,既而想要把这些美好的东西描绘下来。“那些花朵虽然和现实之中的花朵不同,但你仍然觉得它美,”劳家辉说。描摹的时候,他小心地保留了这支数字花朵的特征——锋利的边缘,模糊的内部。据说离远一点,劳家辉画的东西就会看起来特别正常。

劳家辉,牡丹-1,58cm×72cm,纸上彩色铅笔、丙烯,2016

也许人类与计算机共处的时间确实够久了,虚拟世界不再显得陌生,人类和计算机开始产生更平等的互动:不只是虚拟模拟现实,现实也开始模拟虚拟所模拟的现实。在纸上看到劳家辉对虚拟世界的细致描绘,不禁让人感叹,人类的共情能力实在很强,任何同我们所认识的生命体相类似的东西,都能获得我们的感情——真是浪漫又孤独。

虚拟世界看似是 Low-Fi 版的现实,却有着与现实世界完全不同的图像规则。从结构到明暗,从小学画画的劳家辉又开始重新练习虚拟世界里的素描基本功,就像回到了童年周末的绘画班一样。等到他掌握了这些规则,劳家辉开始脱离写生,进行更自由的表达。现在,他能够“徒手”把现实生活中见到的人和物在纸上“翻译”成数字模型的视觉。

劳家辉,自画像1,110×150cm,纸上铅笔,2017

尽管劳家辉的画一眼就能被人辨认出来,他却认为描绘虚拟模型就像描绘现实中的事物一样,不是某个人的特权或独创。好比在同一个现实中存在着诸多不同的绘画流派,在虚拟世界绘画,不同的人仍然会有不同的切入方法。

我们和劳家辉聊了聊他的创作。

创想计划:你是怎么开始画数字模型的?

劳家辉:最开始,我在无意间去回想童年的生活,是为了寻找自己。这时候我发现,我的童年很大一部分娱乐的时间都花在了电子游戏上面,好像我的童年是一个虚拟的生活。而当我从初中升上高中再到大学的这一段时间,我基本就再也没玩过游戏;因为那时候专注于上学,在现实生活中能够获得一些荣誉,就不再需要从虚拟世界寻找什么刺激了。发现自己的童年跟游戏相关之后,我就想重新回去童年,看看有什么值得挖掘的。

因为很久没有玩过那些游戏了,再回去发现不是很适应。游戏不断更新,画面变得很精致,很多模型已经变得很好了。你能够感受到一种岁月的变迁,即便是在虚拟世界里。这次重新开始,让我发现游戏里面的世界其实很大,也有他的历史。

劳家辉,山川,120×170,铝塑板上纸本石墨、彩色铅笔,2018

不过,尽管游戏中大的环境都已经很写实、很逼真,一旦你走进某一个空间,靠近去看里面的物体,就发现图像变得很有意思:它的里面慢慢变虚了,而边缘还是锋利的。我觉得这从视觉上颠覆了现实里的观看体验。

而“靠近去观看”的过程,其实跟现实中的心理一样:你看见一朵花,远处很好看,自然就想走进点去看,会想看它是什么花,花瓣是什么样的。当你怀着这种心情去接近它,就发现你看到的细节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但是你还是觉得很好看,还是有感情。玩游戏的时候,人会完全进入到这个世界,是会产生感情的。

从这里开始产生了把它们画下来的想法。

劳家辉,肖像1,90×100cm,纸上铅笔,2017

从花朵到人物,到自画像,你画过很多东西。你怎么选择去画什么呢?

开始的时候有点像写生,就像在现实中一样,你觉得某个东西有意思才会去画它。比如有一次,我在海边的场景里看到一些晒鱼干的,拉进看,发现这些鱼内里面目全非,外形却十分整体,就想把它画出来试试。于是我就选取了一条鱼去写生。

劳家辉,内裤碎片,15×15cm,彩色铅笔,2016

后来就转到了“窥视”那几幅画里面。游戏里有很多角色,有的角色穿着裙子,而你可以通过调整屏幕的角度,看到裙子下面的部分。这件事情是你在现实生活中不能去做的,但是游戏里你无所不能,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通过这一组画,我想讨论“禁忌”的话题,我觉得这个部分挺有意思的。

不管“窥视”还是“鱼”,都是写生。不过这个“写生”也不是说它长什么样,我就画什么样。我会考虑在这个画面里,我能调节哪些部分。游戏中的图像其实是由模型和贴图两部分组成的,模型就是它的结构轮廓,贴图就是内部的图像。模型由很多切线组成,切线可以调整方向和数量,那这个就是绘画里可以讨论的事情,我可以调节这个部分在纸上表达出来,用我这么多年美术学习的审美来改动它,同时保证它还是模型和游戏的感觉。

那如果纯粹是写生,每个人都能做到,就过于简单了。当我我知道了游戏里面的部件是由模型和贴图组成的时候,我发现我就可以从游戏里面跳出来,直接去找寻找模型。

画游戏之外的东西,你会自己建模做参考吗?

其实什么方法我都有试过。比如这个佛像,是来源于我网上看到的某人用 Maya 做的一个乐山大佛的模型。那只是一个普通的模型,轮廓都是圆的,而且很写实;但是我因为临摹过很多模型的基础构造,所以我知道我可以怎样去更改它,既让它按照我希望的效果来出现,也让它仍然符合一个模型的效果。再者强化他的表情特征,画的时候再加入某些个人情感处理。

劳家辉,佛头,56cm×76cm,彩色铅笔、石墨,2016

那么接下来我就想,我其实也可以自己去创作模型。为了了解数字模型的特点,我开始去临摹核研究很多软件里面的模型。例如,几个多边形在一起的时候,在模型上的高光是怎么样的?和现实有什么不同?怎么样才能比较接近游戏里面的效果?学到之后,我就可以把这个元素提取出来,为我所用。那么今后我看任何一个物体,也不需要电脑建模,我可以直接去把它画出来。

这就好像在一个全新的世界再次练习基本功。

对,就像回到了学院里面学一个东西的必经过程。在现实中学习素描头像,要学五官结构,边线虚实等等。那么在虚拟世界如果要产生一个绘画体系,需要由什么东西开始?你也需要好好地把虚拟生活里的素描头像画好。而画出来之后,出现在纸上,又产生了一种又跟现实世界产生了联系。

劳家辉的模型结构练习

虚拟世界的绘画跟现实绘画完全是两回事,可以产生一个重新定义的东西出来。在虚拟世界也有这么长时间的历史了,在比较早的游戏里面,它呈现的效果很简单,后面就复杂了,但是他们都是合理的,因为都是很完整的世界的线索。

如果有其他的人也开始画模型,你会觉得被模仿或者被剽窃吗?

不会,我觉得是一个正常的事。我画的时候,是以我自己的方法去切入的,但实际上可以变化出很多分支出来。比如这个人重视色彩,那么他切入的点就会和我不一样。

这就像是去了另外一个世界,你在现实生活中看到这么长的绘画历史、那么多不一样的艺术家,他们都在画现实生活中的东西,他们的起步都一样。如果我们现在进入到虚拟世界,里面的人也会画出不同的画。你可能觉得他们的画相似,因为这些不同都是涵盖在那个世界里面的,别的世界的人去看,可能会觉得都差不多。好比一个外星人看到地球上的绘画,不管多么不同,他也觉得都是一样的。

所以我画这个,别人也画这个,多了之后,就形成了和现实中的绘画不同的两个体系。

现在很大的一个问题是,有人觉得我的画很个人化,我不觉得应该这样:虚拟的一条鱼不应该是个人的,而应该是一种共同的经验。

劳家辉,父母,60cm×60cm,彩色铅笔,2018

你为什么会选择用铅笔去画呢?

最开始用这个材料是因为我觉得它的第一感觉是合适的,适合表现内部特别虚、边线特别锋利的效果。因为一开始是写生的感觉,所以我就会想怎么才能尽可能传递游戏给我的感受,我觉得铅笔是最合适的。

我大学学习版画,做这些小尺幅的作品的时候,我是用做版画的态度去做的。一点一点去蹭,很像做铜版抛光的过程,用笔尖去画,也特别像刀刻铜版的感受。过程也相似,人特别专注,细腻。

这些铅笔或者其他材料画出来的数字模型,让我觉得很美,淡淡的色彩有一种冰凉清爽的诗意。你觉得它们是美的吗?

画面里的边线,以及模糊细腻的感觉,包括笔触颜色的效果是美的,但是模型本身不一定。作品的目的也不是只为了美,有很多因素融合在里面。

你觉得美术学院的学习给你带来了什么?

有很多可能是潜移默化的,也说不出来是什么。另外,我做的这些东西可能也是受到了版画系学习的影响,如果不做版画的话,我可能就不会这么关注画面边缘这些锋利的东西。包括过程中很细心,很认真,这些都是来源于版画系的训练吧。

谢谢你,劳家辉。

劳家辉,我和妈妈在珠江边合影,110cm×60cm,铝塑板上纸上铅笔,2017

劳家辉,蒙娜丽莎的微笑,50×70cm,纸上铅笔,2018

劳家辉的自助庙宇展览现场

劳家辉的 63 幅作品正在广州扉美术馆的展览《劳家辉的自助庙宇》中展出,展览将持续至 2018 年 10 月 10 日。

Written by : 陆冉

头图设计:狗狗,原始素材来源:劳家辉《山川》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3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