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然,交叉剪辑
发起人:小白小白  回复数:0   浏览数:172   最后更新:2018/09/05 16:17:50 by 小白小白
[楼主] 小白小白 2018-09-05 16:17:50

来源:ARTSHARD艺术碎片  文:王智一


“ .txt(笔记)”栏目专注于捕捉不同的观展视角,我们会定期邀请艺术家及艺术从业者对每周或每月感兴趣的展览进行独特角度的评析,把对展览和作品的感受、共鸣、反思传达给读者。第二十七期邀请艺术家王智一,谈近期马丁·戈雅生意的展览 “以太通讯中心” 以及艺术家程然在大田秀则画廊的展览“离骚:山鬼 ”。


“以太通讯中心 ”

马丁·戈雅生意

杭州市富阳九龙大道188号三江鸣翠蓝湾会所二楼

2018.08.17-2018.09.30


程然:“离骚:山鬼 ”

大田秀则画廊

上海市徐汇区龙腾大道2555号3号楼

2018.08.18-2018.09.23

马丁·戈雅生意(Martin Goya Business)的入口指示


程然车上栓着的蓝色泳圈气很足,上面赫然写着几个大字马丁·戈雅生意(Martin Goya Business)——前方右拐(Turn Right),还加上一个带着长长尾巴的箭头。这让他的空间在杭州富阳的别墅小区里面显得并不难以寻觅,经常有邻居探头探脑的驻足。

马丁·戈雅生意(Martin Goya Business)的空间招牌


谁是马丁·戈雅?它其实是程然的一只黑白相间的爱猫,眼神痞痞的,感觉酷酷的,不怎么黏猫,却十分亲人。一年前,程然因为策划一个艺术展览被人临时撂了挑子。之后,他便一直在琢磨着自己如何做点儿好玩的活动让杭州各个活跃的艺术生态串联起来。数次交谈之后,程然便和写作者大绵一拍即合,由自己出资在距离转塘较近的富阳别墅区租下了一层荒废会所的二楼,他打理空间做艺术展览,大绵和艺术家白桃桃一起管理工作室TMD Must Tattoo Deapartment做纹身。在紧张的创作生活之余,艺术家和自己的猫咪们一起做起了悠闲的生意。

马丁·戈雅生意(Martin Goya Business)

“以太通讯中心”展览现场


程然的专业领域是影像,他深谙任何和镜头有关的东西。而镜头,总是由一些片段组成。程然觉得做空间与拍影像其实是有共通之处的,它们两者之间都需要极强的调度与组织能力,而正是多年的参展经历让他对展览本身拥有了非同寻常的认识,海外驻地与旅行的间隙让他对国内大量的雷同的展览感到厌倦与痛心,于是他萌生出了自己做一个实验艺术平台的构想。在马丁·戈雅生意的首展上,程然就力图挑战那些自己一直以来所深深质疑的固有画廊系统。于是,他通过呼吁,募集,线上征件,组织了一个超过200位艺术家的豪华群展大联欢。除此之外,他挑选的艺术家通常都是新秀,首展中有超过一半的艺术家,程然自己并不认识。而且他十分乐于与其他机构合作。例如此次展览 “以太通讯中心” 中的艺术家主要就是基于意大利Fuzao Studio策划的中国贵州驻留项目。

Alessio Binda,Miao,大理石雕塑,2018


展厅中我们可以很明显地看到马丁·戈雅生意与传统商业画廊之间的区隔。作品信息用铅笔手写在预留着上几次展览遗迹的墙面上,意大利艺术家Marco Puccini的绘画很多是将他人废弃的纸张媒材回收再利用,他把画面中合适的位置加上两个小点,重新装裱构成作品,颇有东方“画龙点睛”的美学意味。展厅卫生间旁边的地上,躺着一条瑞士艺术家Alessio Binda用石头雕刻的可爱鲶鱼。斜对面左侧墙上的画是绿鸭的作品,画面中的夜景和她一样显得温温糯糯的。作品名《七夕》刚好是展览开幕的节日,这让观众不禁回溯起亚里士多德提出的神秘“以太”与现实中诸多无法解释之事的联系。而其中,策展人王宇琛告诉我们,最醒目的作品恰恰是最年轻的参展艺术家王静欣所创作:一个在现实中出现绝对会让人过目难忘的虚构蒸汽波女孩正插着电源,一边拨打着已经近乎绝迹的复古单色手机,一边向观者发出 “中华魅力通讯” 的爱心电波。面对此情此景,不禁让现场几个85后出生的艺术家连连感叹势头极猛,后生可畏。

王静欣,《中华魅力通讯》,综合媒材,2017


而马丁·戈雅的生意才刚刚落下帷幕,第二天早上程然便得马不停蹄地驱车赶到上海西岸去参加他在大田秀则画廊的 “离骚:山鬼” 个展开幕。

大田秀则画廊,“离骚:山鬼”展览现场,2018


到达展厅的时间还太早,朋友们都在路上。程然在空旷的展厅里踱步,还在对作品进行着最后的调整。似乎从2016年纽约新美术馆的个展 “狂人日记” 开始,当人身处异乡,艺术家自然也开始重读中国的经典文学著作与追思东方传统美学中的精魄。而《离骚》作为古代春秋战国时期的首部浪漫主义诗歌,程然不仅仅对“浪漫”、“山鬼”包括“屈原”以及“楚文化”在内,都饶有兴趣的展开与进行表述。《山鬼》出自《楚辞·九歌》的第九首,而《九歌》本来就是一组祀神的乐歌。在程然的影像作品《离骚:山鬼》(2018)中,我们可以看到一种玄化的仪式,白色的山神被超验的灵力所附身,跳起了暗示宇宙能量的璇玑之舞。而仙灵所面对着的,是艺术家精心设置的《升腾图》(2018)与《雕梁图》(2018),图腾纹样的光柱高高在上,隐隐的光亮与场景中起承转合的音乐节奏一起,“雷填填兮雨冥冥,猨啾啾兮狖夜鸣。风飒飒兮木萧萧,思公子兮徒离忧。”一同燃起了观者对神灵的想象与感知。

《蝶梦图》(2018)和《默鼓图》(2018)


让我们不免折返到展厅观看那些作品之中未知的事物。白幕中的《豹梦图》(2018)与《御龙图》(2018)来自于不可逆的一次成像技术。色彩的变化与形式的流变,与另两件运用日常现成物改制的作品《蝶梦图》(2018)和《默鼓图》(2018)彼此交织在一起,升腾而来的联觉不免让人联想到“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中的良苦用心。

大田秀则画廊,“离骚:山鬼”展览现场,2018


在影视制作中有一种惯用的手法被称之为交叉剪辑,它能够将同一时间、不同地点发生的两条或数条情节线迅速而频繁地交替剪接在一起,而其中一条线索的发展往往影响另外线索,各条线索相互依存,最后汇合在一起。这种平行属性的交错所处理的不仅仅是时间,还有空间。同时发生的一系列动作被交叉剪辑了,以便观众能看到同时发生的两个场景。在展厅入口之处,程然的新作《空宏图》(2018)正静静悬在展厅入口处,胶片是直接剪下来的,表面留有随机的油漆残渍,光盘的内容也都是空白,划痕与肌理反而成为了独一无二的电影语言。那么,这些空白的音轨与轴线,仿佛都是一个预言,它们想说的,想做的,可能又只能在多年之后方能显影,而现在评论这些,一切都还为时太早。但我们仍将永远期许,期待着艺术家中能有更多这样的力量出现,我们等着欣赏——他们直接的,鲜活的,真实的交叉剪辑。


作者注:

《楚辞·九歌:山鬼》屈原 楚·春秋战国

《锦瑟》李商隐 唐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8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