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杨诘苍个展:六二禅
发起人:叮当猫  回复数:0   浏览数:335   最后更新:2018/09/05 11:58:13 by 叮当猫
[楼主] 叮当猫 2018-09-05 11:58:13

来源:ArtBanana


2018年9月1日,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北京第二空间推出艺术家杨诘苍个展《六二禅》,由杨天娜博士担任策展人。展览呈现杨诘苍的循环录像作品《六二禅》,及过去十五年中创作的三组迥异的作品:《阴功轴》 (2004) 、《花环》(2004)和《还是花》系列(2012-2018)以及《十一日谈》和《比天堂奇妙》系列 (2010-2018)。展览将持续至10月18日。

杨诘苍个展“六二禅”,展览现场,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北京,2018_Six Two Zen_A Yang Jiecang’s solo exhibition, Tang Contemporary Art, Beijing, 2018

杨诘苍,六二禅,录像,30″_Yang Jiechang, Six Two Zen, video, 30″

在《六二禅》录像作品中,艺术家如中国神话里的雷公一般,显出诡谲狰狞的面容。杨诘苍的许多作品中都呈现出超越二元的立场:无古今之分,亦无东西之隔,政治正确和颠覆共存,美丑和好坏并立。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或许雷公的狰狞之相在艺术家的眼里正是祥瑞之兆。这种对于中间态的认知和超越常规辩证法的世界观,是杨诘苍自创作初期以来的思考和工作方式,也是他以更深邃、更即时地介入人生与现实的核心思想。

杨诘苍,阴功轴,纸本水墨,226 x 560 cm,2004_Yang Jiecang, Scroll of Secret Merit, Ink on paper,  226 x 560 cm, 2004

杨诘苍,阴功轴,纸本水墨,226 x 560 cm,2004_Yang Jiecang, Scroll of Secret Merit, Ink on paper,  226 x 560 cm, 2004


《阴功轴》是一件四联画,描绘了一堆在虚空中纷飞飘游的骨骸。看似靜物的骨骸隐隐绰绰地暗喻着灾难和过去,似曾相识又仿似不朽的纪念。这些浮移的骨骸看似昭示死亡,又栩栩如生。在《花环》系列中,一组称作《地下花》的等人尺寸的彩瓷骨骼上绘满了典雅的花蔓。这并非对生命之转瞬即逝和愉悦徒劳的巴洛克虚空静物画的呈现,而是生动描绘了在时间中勇往顽抗的幽灵,它们接受死亡却不为之倒下,这也是艺术家作品中至关重要的主题。

杨诘苍,十一日谈,绢本重彩裱于画布,十四联,225 x 142 cm x 14,2012-2014_Yang Jiecang, Tale of the 11th Days, ink and mineral colours on silk, mounted on canvas, 14 panels, 225 x 142 cm x 14, 2012-2014

杨诘苍,十一日谈-金日,绢本重彩裱于画布,8联,244.5 x 141cm x 8,2011-2012_Yang Jiecang, Tale of the 11th Days- Golden Day, 2012 - 2014, ink and mineral colours on silk, mounted on canvas, 8 panels, 244.5 x 141cm x 8, 2011-2012

杨诘苍,十一日谈(局部)_Yang Jiecang, Tale of the Eleventh Day(detail)


《比天堂还奇妙》和《十一日谈》系列是以传统的绢本工笔重彩绘制的多联全景画,描绘了某种让人将信将疑的天堂图景。作品援引中国山水画经典中关于某种普世性风光的暗示,从人到兽的世间万物呈现出纷繁的交流,以寓言的手法呈现了—个乌托邦。如同薄伽丘的《十日谈》故事集以欧洲黑死病为背景—样,杨诘苍这一感官天堂的幻象诞生于如今不乏严重危机和冲突的时刻。作品提醒人们,尽管所有的生命因共同生存于这个世界上并不可分割,归根结底和谐还是取决于权力游戏。

杨诘苍,“还是花”系列,绢本重彩、水彩、彩瓷,1913-2013_Yang Jiecang, These are still Flowers Series, Ink and mineral colors on silk,  water color, faience, 1913 -2013


在杨诘苍的作品中,邪恶不仅是某种美学建构,也作为一种研究领域存在。在此或许可以援引卡尔·黑泽尔·波赫 (Karl heinz Bohrer) 关于“美学邪恶”的反思:“美学邪恶象征了某种必须被逾越的乌托邦式的疆界。”展览作品《还是花》系列昭示了杨诘苍对这一领域的实践。《还是花》是对青少年时期阿道夫·希特勒于1913年前画的一系列花卉写生的临摹,每组图像都包含一件忠于原作的临摹品,并以徽宗时期(公元1100-1125年)宋画为技巧对其临摹品的再一次临摹。此外《还是花》也伴有彩瓷手制的实物,是由德化瓷艺人根据杨诘苍临摹品的又一次的临摹。通过临摹的方式,杨诘苍从艺术与文化的视角拷问这两位历史人物,规避以历史评判作为首要且唯一解读这两位充满争议历史人物的参照。而杨诘苍借此进入的领域是被负面情绪、道德指摘和政治立场所层层禁锢的,他也因此做出了时至今日未被公允探讨的课题。置身于此种两难之间,杨诘苍的回答是:“你若选择了极端的立场,你也选择了艺术之自由。”


更多展览现场

杨诘苍,“还是花”系列,绢本重彩、水彩、彩瓷,1913-2013_Yang Jiecang, These are still Flowers Series, Ink and mineral colors on silk,  water color, faience, 1913 -2013

杨诘苍,“还是花”系列,绢本重彩、水彩、彩瓷,1913-2013_Yang Jiecang, These are still Flowers Series, Ink and mineral colors on silk,  water color, faience, 1913 -2013

杨诘苍,“还是花”系列,绢本重彩、水彩、彩瓷,1913-2013_Yang Jiecang, These are still Flowers Series, Ink and mineral colors on silk,  water color, faience, 1913 -2013

杨诘苍,“还是花”系列,绢本重彩、水彩、彩瓷,1913-2013_Yang Jiecang, These are still Flowers Series, Ink and mineral colors on silk,  water color, faience, 1913 -2013

杨诘苍,地下花, 景德镇瓷绘,木台,等人尺⼨,2004_Yang Jiecang, Underground Flowers, 2004, Jingdezhen porcelain, wooden pedestal, human size, 2004

杨诘苍,地下花(局部), 景德镇瓷绘,木台,等人尺⼨,2004_Yang Jiecang, Underground Flowers (detail), Jingdezhen porcelain, wooden pedestal, human size, 2004

杨诘苍,芥子园-少年和豹(左) ,比天堂还奇妙_Yang Jiecang, Mustard Seed Garden, Stranger than Paradise, Ink and mineral colors on silk

杨诘苍,芥子园-少年和豹 ,绢本重彩,150 x 140cm,2014-2016_Mustard Seed Garden - Yang Jiecang, Young Man with Leopard, Ink and mineral colours on silk, 150 x 140cm, 2014-2016

杨诘苍,比天堂还奇妙-双峰,绢本重彩,95.5 x 121.5 cm,2009_Yang Jiecang, Stranger than Paradise -Twinpeaks,  Ink and mineral colors on silk, 95.5 x 121.5 cm, 2009

杨诘苍,献花少年,铜雕,1924-2014_Yang Jiecang, Young Man with Flowers, Bronze, 1924-2014

杨诘苍个展“六二禅”,展览现场,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北京,2018_Six Two Zen_A Yang Jiecang’s solo exhibition, Tang Contemporary Art, Beijing, 2018

杨诘苍个展“六二禅”,展览现场,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北京,2018_Six Two Zen_A Yang Jiecang’s solo exhibition, Tang Contemporary Art, Beijing, 2018

杨诘苍个展“六二禅”,展览现场,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北京,2018_Six Two Zen_A Yang Jiecang’s solo exhibition, Tang Contemporary Art, Beijing, 2018

杨诘苍个展“六二禅”,展览现场,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北京,2018_Six Two Zen_A Yang Jiecang’s solo exhibition, Tang Contemporary Art, Beijing, 2018

艺术家

杨诘苍,1956年出生于广东佛山市,1982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国画系并留校任教,1988年至今生活和工作在法国巴黎和德国海德堡。1990年获得纽约杰克森·波洛克艺术基金奖金,2003年获法国外交部奖金,被选为柏林KUNSTWERKE驻馆艺术家。2005年和2008年为美国斯坦福大学客座教授。

杨诘苍近年举办和参加的展览包括:杨诘苍个展:六二禅(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北京,2018),1989年后的艺术与中国:世界剧场(古根海姆博物馆,纽约,2017);Carambolages, 大皇宫,巴黎(2016);以退为进(上海外滩美术馆,上海,2014), Ink Art, Past as Present in Contemporary China(大都会博物馆, 纽约,2013),重新发电(上海双年展,上海,2012),十一日谈(OCT 艺术设计馆,深圳,2012),比天堂还奇妙(La Criée当代艺术中心, Rennes, 法国,2011),世界属于你(格拉斯宫,威尼斯,2011),里昂双年展,里昂(2009);伊斯坦堡双年展(伊斯坦堡,2007),利物浦双年展(利物浦,2006),艺术的力量 - 巴黎首届三年展(大皇宫, 巴黎,2006),紧急地带 - 威尼斯双年展(威尼斯,2003),大地魔术师(蓬皮杜艺术中心,巴黎,1989),中国前卫艺术大展(中国美术馆,北京,1989)等。

策展人

杨天娜,艺术史学者,独立策展人。自 80 年代中期以来深入研究中国当代艺术领域,并撰写发表大量相关专论。杨天娜 2000 年获德国海德堡大学哲学博士学位,师从雷德侯(Lothar Ledderose)教授,其博士论文《符号的较量:对1979-1989年中国前卫艺术创作的符号学分析》(香港 timezone8, 2003)是一本关于中国 80 年代艺术的重要参考著作。同时,她是艺术专刊《YISHU》的编委会成员,以及《亚洲艺术文献库》组委会成员。

杨天娜策划的展览包括:杨诘苍个展:六二禅(北京当代唐人艺术中心,2018),香港早安-杨诘苍个展(香港中央图书馆,2015),7+1-你们来了就好(北京CIGE博览会,2015),以退为进(上海外滩美术馆,2014),成为激烈、成为动物、成为......(海德堡大学,2009),Onda Anomala - 第七届Manifesta双年展(特伦托,2008),渗:移景与幻想(广东美术馆,2006),剩余价值、积累 - 广东快车(北京当代唐人艺术中心,2006),水墨、生活、趣味第五届深圳国际水墨双年展(深圳,2006),Leased Legacy. Hong Kong 1997(法兰克福,1997)等 。

杨诘苍个展:六二禅

策展人:杨天娜

开幕:2018.9.1, 16:00

时间:2018.9.1 - 2018.10.18

地点: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北京第二空间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4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