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远亮:拍摄家庭隐私真的“不道德”吗?
发起人:陆小果  回复数:0   浏览数:132   最后更新:2018/09/05 11:05:34 by 陆小果
[楼主] 陆小果 2018-09-05 11:05:34

来源: 雅昌艺术网 作者:杨晓萌


2018“新锐摄影奖颁奖典礼”上,独立策展人、艺术史研究者,2018新锐摄影奖评委 Lisa A. Orcutt 女士与色影无忌首席执行官李泽宇先生共同为大奖获得者郭远亮颁奖。

  初识郭远亮,是在近日举办的2018“新锐摄影奖颁奖典礼”上,他凭借作品《失重》最终摘得“2018新锐摄影奖年度摄影师”大奖,获得观众和媒体的关注。

  《失重》是郭远亮的本科毕业创作,记录了他爷爷,奶奶,孙子们之间荒诞却又平凡的中国式家庭生活。这件作品获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得到了老师们认可,同时也受到了很多质疑,许多人认为这是组“不道德”的作品。

  “郭先生是个很有原则人,生性冷漠不近人情,爱音乐一生勤俭节约,他与罗连虽然结婚多年,但是他并不爱她。小弟和小妹父母离异,小弟很贪吃贪玩,他的世界里只有他一个。小妹看起来很忧郁,她很爱小弟和奶奶,有一天跟我说:我要是可以飞就好了,这样就可以去见她想见的人做她想做的事。”郭远亮在《失重》的作品阐述中这样写到。

△《失重》

  《失重》中,有一张摄影作品特别吸引人,公园里,爷爷穿着整齐的T恤、裤子、锃亮的皮鞋,坐在凳子上吹笛子。不远处,奶奶赤着脚坐在草地上拿勺子吃西瓜,脚边塑料拖鞋随意地放在一边。这一场景可以说是“至亲至疏夫妻”最直观的诠释。而这又何尝不是中国大多数夫妻的现状。

  没有共通语言的爷爷奶奶,离婚的小叔,作为留守儿童的堂弟、堂妹,收养的妹妹……一个家庭的所有隐私,被郭远亮赤祼祼地呈现在观者面前,怪不得他被人批评“不道德”。

  而这真的是“不道德”吗?

郭远亮

 对话郭远亮

雅昌艺术网:可否谈一下您学艺术的经历?

郭远亮:我是在初中时开始学习美术的,高考复读两年才考上天津美术学院,在那里学习了四年摄影。

雅昌艺术网:您在大学四年的学习过程中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郭远亮:最大的收获是让我对摄影有所了解,并慢慢将艺术作为自己人生价值的追求。

看山

《东塔山》

《美女与野兽》

《女孩》

《失重》系列之前的黑白创作 《房间》

雅昌艺术网:您的首个系列创作是《失重》系列吗?

郭远亮:不是,在此之前我还创作了一些其它作品,本科期间,我们学校组织了一个关于拍摄天津的项目常青藤“行走计划”,我参加了此项目,按主办方的要求拍摄了一些作品,但这些作品因为思考的深度还不全面,个人觉得还不算创作。直至《失重》系列,我才开始有了自己的艺术语言。

雅昌艺术网:您之前的创作与《失重》系列之间有什么联系?

郭远亮:联系肯定是有的,我第一次拍照的时候就采用了摆拍的方式,直至今日,我也一直延续着这样的创作方式,《失重》系列就是通过摆拍来完成。此外,我之前拍摄人像时很强调画面的视觉冲击感和人物本身的力量感,这在《失重》系列中也有所表现。

雅昌艺术网:您在摆拍时,最注重哪方面的要素,光影效果还是物体本身的差异?

郭远亮:我在毕业创作时,才开始使用彩色照片,我之前一直拍摄黑白照。我对光影效果并不太看重,比较注重看到照片第一瞬间的感觉。

雅昌艺术网:您创作《失重》系列时,最初的想法是什么?

郭远亮:其实这件作品拍摄的时间很短,准备加拍摄一星期左右。我在大学期间很喜欢电影,也对稍有研究。因为家庭的原因,我想拍摄一个关于家庭的短片,并写了一个剧本。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完成,最终选择了照片来体现,但我内心其实更想用短片的方式来诉说家庭的相关问题。

△《失重》

△《失重》

雅昌艺术网:您之前的剧本是一个关于什么的故事?

郭远亮:剧本里面不仅仅有我爷爷奶奶和孙子之间的故事,还有我妹妹的经历,我妹妹是我家收养的,所以在家庭生活中,她总觉得与我不太一样,我也曾替她寻亲。这些故事穿插其间,此外,剧本里面还写了我堂弟的故事,他从小和爸爸妈妈生活在一起,自理能力较差,现在已读初中,还不敢在外面搭公交。

雅昌艺术网:《失重》系列是选取了你们家庭关系中的一部分进行拍摄的。

郭远亮:是的。这些事件每天在我身边发生,我对它们有着深刻的认识。虽然我拍摄的是我的爷爷奶奶,但观者也可以联想故事之外的东西。

雅昌艺术网:《失重》系列中有一幅你爷爷奶奶在公园的场景图,对于这件作品,您当初的构想是什么?

郭远亮:这两人的动作和服装虽然是我摆拍的,但这也是他们日常生活的常态。我爷爷平时吹笛子就是这样的,奶奶平时吃东西也是这样的,我并没有太多地指挥他们,人物性格本身就是这样。服装我也没有太刻意,这些也是他们生活中的服装。

△《失重》

△《失重》

△《失重》

雅昌艺术网:可否谈一下您爷爷奶奶和共同生活的孙子的关系。

郭远亮:我有一个小堂弟,他的爸爸妈妈很早就离婚了,然后他一直跟着我爷爷奶奶生活。虽然我的爷爷奶奶对他们很照顾,但还是有许多地方照顾不到位,比如小孩子很喜欢吃糖,爷爷奶奶很溺爱他们,并没有节制,以至于他的牙齿都坏了。

  因为我爷爷不善于表达,虽然他内心很喜欢孙子,但在我们这些小辈看来却对对孩子不关心,有点冷漠。

△《失重》

△《失重》

△《失重》

△《失重》

△《失重》

雅昌艺术网:孙子常常与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相当于父母的角色处于缺失状态,您如何在作品中呈现这样的状态?

郭远亮:虽然我的照片中没有出现他们的爸爸妈妈,但照片中的细节已表达出“留守儿童”的现状。比如他们身上的衣服,看起来并不整齐干净,这不是由于贫穷,而是缺乏父母的照顾。

雅昌艺术网:您的拍摄对象是自己最熟悉的亲人,在拍摄过程中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郭远亮:之前一直在外求学,认为父母离婚、作为留守儿童可能会对我堂弟、堂妹产生不好的影响。通过此次拍摄,我发现他们的生活并没有受到很大的影响,爷爷奶奶照顾得很好,性格也乐观。我对他们的感觉与之前已不太一样。

雅昌艺术网:您想通过《失重》系列作品传达什么样的社会意义?

郭远亮:“留守儿童”这一问题在大城市可能并不凸显,但在农村却是个普遍现象。我从小在农村长大,身边许多同学都是留守儿童。此外,在农村,“留守儿童”其实还不是最严重的社会问题,随着农村生活水平的提高,留在农村的人们的文化水平却并没有相应地提高,这就使重男轻女、家庭暴力、吸毒等社会问题更加凸显。我只是选择了一个相对缓和的社会问题进行客观呈现。

  在对象的选择上,我直接以家人作为拍摄对象,这需要很大的勇气。有人说我的作品涉及道德问题,对于这样的评价我还是很伤心的,但过一段时间就好了。我只是想通过《失重》系列把社会问题直观地呈现出来,但具体如何解答,这就要留给观众了。

△《失重》

△《失重》

△《失重》

△《失重》


雅昌艺术网:在拍摄《失重》系列过程中,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或者有意思的事情?

郭远亮:有意思的事情很多。我爷爷其实是一个很固执的人,刚开始他并不同意我拍他,觉得这是不务正业。后来我就找了我老师,让他告诉我爷爷我拍得很好,我爷爷听了我老师的语音后才答应做我模特。但每张照片给我做模特的时间很短,往往一个小时不到就不愿意了。拍摄小孩也很有意思,给他们买些小零食,他们就很愿意配合我了。

 雅昌艺术网:您接下来有什么拍摄计划?

郭远亮:最近由于奖项的事情,我受到了很多质疑,这使我最近也有点怀疑自己了。接下来我打算拍一个三部曲。《失重》系列主要记录了我的家庭以及它所包含的问题;而我家所处的小县城同样也有许多问题,如吸毒、赌博等,我想拍一组记录故乡文化缺失的作品;另外,我还想用摆拍的方式拍一组风景,或是做一组装置。

雅昌艺术网:通过您对自己创作的描述,我发现您的摄影语言正在形成中,对此未来您有什么计划?

郭远亮:我之前模仿过许多大师的作品,如杉本博司、荒木经惟等,在模仿的过程中,我学习到了很多的拍摄手法,后来我发现特别喜欢用一种荒诞的、叙述主观现实的方式去塑造自己的语言体系,这可能跟我是一个很奇怪的人有关吧。许多人看到我的作品后觉得我是抄冯立的,但是我是通过摆拍他是抓拍的这一点我们就有根本上的区别,我是想用一种荒诞的方式叙说主观现实。未来我想从整个历史脉络中寻找到属于自己的一个点,虽然这是件很难的事情,需要慢慢做,也许在做着的的过程中我又发现了新的点,这都是不可预料的,我正处于艺术语言的探索期。

△《失重》

△《失重》

△《失重》

雅昌艺术网:您刚说您是一个很奇怪的人,为什么?

 郭远亮:很久以前,我在学画画的时,别人都说我没有什么天赋的,画画得很差,他们常说我画得很“大师”,用这种方式来取笑我。

  我经常做一些奇怪的事怀,如一个到山上唱歌……当然这种行为也不是那么奇怪,可能有一点点。

  我也是个很随意的人,对什么都不在意,这次参加“2018新锐摄影奖”的评选,交稿后我一点都不在意结果,也换了电话号码,这也导致主办方联系我时费了一大周折。

  我拍照片也很随意,拍照之前我可能会准备很久,但我拍摄的过程却很随便,对于拍摄对象的许多无关紧要的细节也不会太在意,只要画面能表达我个人的想法就行。我大概就是这样的一种性格。

△《失重》

△《失重》

△《失重》

雅昌艺术网:您本科毕业后有什么计划?会继续深造吗?

郭远亮:我现在想工作,没有继续深造的打算,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是跟随自己内心继续摄影的研究,至于读研与否并不重要,即使不读研,我也可以和老师交流,多看东西,多拍照片,这对于我来说就是一种深造。

雅昌艺术网:您打算做哪些方面的工作?

郭远亮:我目前在家乡这边考教师资格证,我的家人特别希望我能做一名人民教师,因为我觉得不是每一个美院毕业的人都要做一个艺术家,做一个美的传播者,和学生讲一些艺术方面的知识也是一个有意思的行为。

  至于做艺术家,虽然我内心渴望做一名艺术家,但我也知道现实和梦想是有差距的,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我只能不断努力。

雅昌艺术网:好的,谢谢您!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4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