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念艺术品应当如何被交易与呈现?拍卖行和美术馆都在做尝试
发起人:脑回路  回复数:0   浏览数:237   最后更新:2018/09/01 23:26:20 by 脑回路
[楼主] 脑回路 2018-09-01 23:26:20

来源:artnet


徐震,《徐震超市》。图片:courtesy of Sadie Coles HQ Gallery


艺术的“观念”将首次作为拍品在香港苏富比上拍,此举也算创下了亚洲拍卖界的“第一次”。中国当代艺术家徐震的作品《徐震超市》将于9月30日的“当代艺术夜”上进行拍卖。这个作品重现了一间中国便利商店的配置,旨在讽刺消费主义和全球资本主义。《徐震超市》的前身作品《香格纳超市》,曾经于2007年巴塞尔迈阿密艺博会上首度亮相,2016年,徐震把创作观念进一步升级,《徐震超市》随之诞生。


《徐震超市》这件作品估价在90万至150万港元,作品将以实体商店的形式在苏富比秋拍预展上呈现,在拍卖开始之前,这件作品会在于上海(9月1至2日)、北京(9月4至5日)及香港(9月28日至30日)公开展出,并开放公众参与。


艺术家徐震表示:“此为拍卖界首次有(超市)‘概念’上拍,可算史无前例。这次与苏富比的合作带来了重大突破。我很高兴能把《徐震超市》带到国际拍卖平台,并与苏富比联手,继续挑战艺术的界限,冲击大众的惯常认知。拍卖的部分收益将用作支持非盈利独立艺术机构‘器空间’。”

徐震,《徐震超市》。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Hong Kong


《徐震超市》幽默且具颠覆意味。超市内的货架摆满商品,从高露洁牙膏到贵州茅台酒瓶,琳琅满目。然而,每件商品都是被清空的状态,仅存包装空壳。店内收银机运作如常,参观者受邀以正常价格购买空无一物的产品包装。每一个购买或拒绝购买之举动,以及其背后的思索和抉择过程,颠覆了看似无害的日常消费行为。并对包装推广、消费文化,以至全球资本主义作出了诙谐却尖刻的反思与批判。

徐震,《徐震超市》。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Hong Kong


苏富比亚洲区当代艺术部主管寺瀬由纪表示:“徐震曾以最年轻的中国艺术家身份参加威尼斯双年展,并获邀在去年参展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的大型中国当代艺术展览。他绝对是中国当代艺术领域的标志性人物,所以苏富比很高兴能与其携手呈献这一崭新项目。概念即艺术,借着《徐震超市》,我们盼能向世人展现中国当代艺术创意盎然、充满活力的一面。对全球拍卖界而言,纯观念艺术仍属新兴门类,这次新尝试充分展现苏富比的创新精神,以及领导业界开拓收藏领域的视野。


古根海姆的探索


作为“观念”形态而存在的艺术到底应当如何在艺术市场中被认知与衡量?除了这次苏富比的实验,古根海姆美术馆也一直在做着相关的探索。

艺术品保护人员弗朗西斯卡·埃斯梅(Francesca Esmay,右二)在讨论劳伦斯·韦纳( Lawrence Weiner)的作品,潘扎收藏倡议咨询委员在2013年7月的会议上对这件作品进行了研究。图片:由大卫·希尔德©所罗门·R·古根海姆基金会提供


多年来,古根海姆美术馆多年来一直在精心研着究从一位私人收藏家手中购得的珍贵战后蓝筹艺术品。目前该美术馆正准备向全球分享这项研究的发现。


古根海姆美术馆已经开始了与安德鲁·W·梅隆基金会(Andrew W. Mellon Foundation)合作项目的最后阶段,这一阶段是这两个机构长达数年合作的第三阶段。《纽约时报》称这个项目为“有史以来最雄心勃勃的艺术保护项目之一,旨在解决极简主义和观念主义所带来的深层次上的不确定性”这个项目标志着该领域首次就如何展示和保存那些只以图表或创意的形式存在的艺术品达成共识。


目前,梅隆基金会向该项目提供75万美元的巨额赠款(前两个阶段分别获得125万美元和123万美元的赠款)。自2010年以来,所谓的潘扎收藏初创项目(Panza Collection Initiative)一直在悄然开展。该项目主要研究该博物馆在上世纪90年代初从有争议的意大利收藏家朱塞佩·潘扎迪比乌莫伯爵(Count Giuseppe Panza di Biumo)手中购买的最令人费解、最脆弱、最晦涩的作品。


作为该计划第三阶段的一部分,博物馆将在网上公布其所有研究和采访的档案,并在明年春天与洛杉矶的盖蒂保护研究所(Getty Conservation Institute)合作召开一次研讨会。古根海姆博物馆还计划在2020年出版一本关于这个项目研究和保护调查结果的书。

管理员弗朗西斯卡·埃斯梅(Francesca Esmay)展示了丹·弗莱文(Dan Flavin)的《无题(献给亨利·马蒂斯)》(1964年),潘扎收藏倡议咨询委员在2013年7月的会议上对这件作品进行了研究。图片:由克里斯托弗·麦凯©所罗门·R·古根海姆基金会提供


艺术品保护人员弗朗西斯卡·埃斯梅(Francesca Esmay)在接受artnet新闻采访时说,整个项目“为艺术保护领域和艺术史领域以策展视角的直接合作”。除了对艺术家的采访,这项工作还包括深入的档案研究,与工作室助理和制作人员的对话,以及与一个由文物保护和历史学家组成的国际咨询委员会的交流。


尽管潘扎收藏的藏品总计350件,但博物馆将重点缩小至七位艺术家的作品:丹·弗莱文(Dan Flavin)、罗伯特·欧文(Robert Irwin)、唐纳德·贾德(Donald Judd)、罗伯特·莫里斯(Robert Morris)、布鲁斯·瑙曼(Bruce Nauman)、劳伦斯·韦纳(Lawrence Weiner)和道格·惠勒(Doug Wheeler)(这让研究人员有大约140部作品需要深入研究)虽然弗莱文和贾德已经不在人世,但这个项目为大多数艺术家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会,让他们向后人传达他们期望自己的艺术作品如何被展示和保存。

丹·弗莱文(Dan Flavin),《绿色与绿色的交叉(献给作品中缺少绿色使用的彼得·蒙德里安(Piet Mondrian)》(1966)。所罗门·R·古根海姆美术馆,纽约,潘扎收藏,91.3705。©2018 史蒂芬·弗莱文/艺术家权利社会(ARS),纽约。装置视图:丹·弗莱文,古根海姆美术馆SoHo,纽约,1995年9月13日-1996年1月28日。图片:由克里斯托弗·麦凯©所罗门·R·古根海姆基金会提供


埃斯梅告诉artnet新闻,潘扎收藏倡议团队有超过100个小时的艺术家采访和数十小时的录像,以及国际顾问团的转录审议过程。她说:“还有大量的档案文件,比如艺术家的信件、销售协议、安装说明,以及来自艺术制作者的记录。”


博物馆面临的最复杂的难题之一是决定唐纳德·贾德(Donald Judd)的作品将何去何从,而这位艺术家本人否认了博物馆方的努力。在一篇名为《Una Stanza Per Panza》的知名(且具有愤怒态度)的文章中,他辩称:收藏家潘扎未经艺术家同意,拿着设计图,用低于标准的材料,创作了这些盒子


埃斯梅解释说:“最终,贾德和潘扎之间发生的事情导致博物馆宣布几件作品不可行,它们被重新归类为‘退役类作品’作为博物馆的一个新的收藏类别。这个类别的建立旨在解决这些作品的复杂性和历史意义。这个新类别是机构负责任地保留‘作品’的历史身份和学术价值的一种方式,同时保护艺术作品中的‘实体’不在未来被误解或展示。”


埃斯梅说,虽然有代表性的“退役类作品”(“decommissioned” works)有可能在未来向公众展示,但这种展示的环境“将是说教性质的,只用于研究和教育”。保护小组计划在2019年春天向参加研讨会的人展示这些由贾德和其他艺术家创作的实体的例子,为他们提供了近距离分析的机会。


埃斯梅说团队期待与公众分享“从艺术品的初期,到在潘扎掌握所有权的那段时间,再到艺术品在古根海姆博物馆保存和展出的时间里,具有非常复杂却丰富的故事和引人入胜历史的艺术品的生涯。” 她补充说:“这个项目非常特别。”


文 | Eileen Kinsella

译 | Yi Cao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3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