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仇世杰——未来反刍
发起人:毛边本  回复数:1   浏览数:243   最后更新:2018/09/12 15:28:11 by guest
[楼主] 毛边本 2018-08-30 16:35:41

来源:ARTLINKART



展览日期  2018年8月28日 - 2018年10月14日

展览馆  拾萬空间 (中国 北京市)

艺术家  仇世杰


拾萬空间非常荣幸地推出仇世杰的第二个个人项目:未来反刍。

如果说仇世杰上一次个展“乾坤颠倒反转地”呈现的是对“认知基础”的表达,那么“未来反刍”则是在“认知基础”的前提下,将观察点设在未来的某一时刻,所反刍的是至此为止的一长段时间线。这种想象建立在对历史演变透彻理解的前提下,艺术家用以此推彼的方式,在过去和未来的错叠中不断工作,“反刍”即是这一往返巡游过程的意义所在。

具体到仇世杰的作品,我们也能随时看到艺术史中过去与未来的影子:一方面,在其个人艺术语言的发展线索中,既有非常写实的雕塑语言,亦有极具诗意的抽象语言;另一方面,在其作品的完成形态上,则是完全成型的作品与粗粝的模型相互混杂,甚至部分新作仅以“模型”的方式呈现。

这些作品记录了仇世杰对历史发展的认知演变,既包含了他对过去和当下的理解,也传达了他对未来的无法确定。而艺术家正是在这种循回往复中,来反复确认和确信某些存在,正如他在展览“乾坤颠倒反转地”里,以环境和场景的营造来不断迫使“坐标”浮现。也正因为如此,个人的认知和宏观的历史在这些作品中没有明显的界限,更没有宏观历史对个人的压制,因为它们互相印证,更促成了对未来的想象。

但这想象并不仅限于此,日常体验也为之发挥作用,也因这想象的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疑问就此生成,反刍开始、继续。由是,日常杂物便成为了仇世杰作品中的重要主题——它不仅构成个人体验,也撑起了宏观历史的框架——并连同另一主题“空间的颠覆”,共同在本次展览中出现。它们将诸多隐喻具像化,同时也直观地指向观众的现场体验。









[沙发:1楼] guest 2018-09-12 15:28:11

来源:拾萬空间


【拾萬现场】仇世杰:在假想的未来中反刍当下


拾萬空间于2018年8月28日开启仇世杰个展“未来反刍”。

艺术家尝试脱离当下的环境,并将自己放置在一个假想的、并不存在的未来中观察现在和它的历史脉络。展览中的三件装置作品展示了这一反刍的过程和结果。

仇世杰

奔我而来(外部)

实物椅凳着色、土、光敏树脂着色

66cm×46cm×116cm

2018

进入展厅后的第一件作品名为“奔我而来”。样式老旧的凳子被刷成纯白色,将一个木箱托起。这样的凳子有着记忆中熟悉的形态,而颜色则恰恰相反——它是光洁而崭新的,由日常经验而来,浮现在假想之中。

仇世杰

奔我而来(内部)

实物椅凳着色、土、光敏树脂着色

66cm×46cm×116cm

2018

从木箱上方看去,里面是由土制成的一条蛇。纯白的木箱盛放的却是不那么干净利落的材质,显得滞重、易碎又粘稠。顾名思义,这条蛇是向前行进着的,但它却已经遭遇而且即将遭遇一环套一环的障碍——它是怎么突破的?它将如何突破?这一件作品是反刍的开始,是艺术家对当下的历史脉络的反刍结果。它提出了一些谜题,是此次展览内容的一个开始。


仇世杰

以前,我坐在那儿吞云吐雾

实物办公桌、彩钢瓦、泡沫等综合材料

780cm×300cm×250cm

2018

主展厅里的这件作品延续了日常杂物这一主题,这些物品维持着熟悉的样子,却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奇异的组合——会议桌、工棚上的彩钢瓦、老旧家具和塑料泡沫被叠放在一起。这种组合在室内确实不常见,然而它不正是由当下的生活场景叠加而成的吗?新与旧、高档与低档、结实与脆弱似被分级,投射在展厅空间之中。作品的名称,“以前,我坐在那儿吞云吐雾”,进一步地构造着这种熟悉感,在这两种环境之中,吸烟的人的形象可以说是不言而喻的。

在现场便会发现,会议桌上的马虽然离观察点较远,却比地面上陷于彩钢瓦中的马大。在一个特定的视角,两匹马打破了“远小近大”的惯性思维,上面的马会给人以压迫感。为了达成这一效果,两匹马被稍微压扁以适应这一视角。大马和小马的处境相反——一个被高高托起,另一个却深陷在障碍之中动弹不得。近看则会发现,好似用厚重材料制成的马其实都是用塑料泡沫拼接而成的,其上还有拼接的痕迹,看起来一碰就倒,时不时还会飘落一些泡沫残渣。这样的脆弱感延续了前一件作品中的蛇给人的观感。

仇世杰

当时的状态(外部)

实物椅凳碳化、土、光敏树脂着色

78cm×41cm×115cm

2018

最后一件展品与第一件十分相似,只不过椅凳被碳化,成为全黑。同样来自日常经验的形态不再是脆生生的白,而是好像快要碎裂的黑。经过了一系列反刍,艺术家对当下的观察发生了变化。


仇世杰

当时的状态(内部)

实物椅凳碳化、土、光敏树脂着色

78cm×41cm×115cm

2018

在木箱内部仍有土,而雕塑则是由树脂制成,上面覆有纱布块,指涉着木乃伊的意象。这样半人半马的形象是人们熟悉神话形象。而这件作品不同的是,人马并不挺拔地直立于地面,更不矫健而灵活——人的身体以别扭的姿势被两根树枝艰难撑起,马的身体像是瘫在土地上,纱布使它显得破碎、死气沉沉。至此,展览中终于出现了人而不是动物的形象,却又不是完整的人,并且只有头部有一点点生气。如作品名称所示,这便是艺术家在假想的未来中观察到的当下的状态。展览留下了一些谜题:这样一个人会脱离身体的桎梏吗?未来的她/他还会在那里吞云吐雾吗?未来真的会到来吗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1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