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嘹亮的声音在雪夜里回荡良久——越后妻有记行
发起人:另存为  回复数:0   浏览数:196   最后更新:2018/08/30 15:26:24 by 另存为
[楼主] 另存为 2018-08-30 15:26:24

来源:典藏艺术网 涂倚佩


《影向之家》作品外,蜘蛛于树叶间缜密结网有如蚕茧状一景。(摄影/涂倚佩)


表现神灵附体,必然出现在一个榻榻米左右的狭小空间,依代的灵魂必须在神明降临之处舞蹈。

——李御宁(Lee O-Young),《日本人的缩小意识—豆物狂的传奇》


这篇文章的重点不在完整记录这趟五天四夜的旅程,而是站在难以描绘的此刻,才能真正开始去碰触充盈于记忆中,却不易透过语言来表述的独特经验。万籁俱寂的世界中,有只属于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Echigo-Tsumari Art Field,简称「大地艺术祭」),如雾如烟,却深深烙印在心中的面貌。

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Echigo-Tsumari Art Field)官方巴士。(摄影/涂倚佩)


面对难以全览的展览尺幅,第一天的旅程我们选择了官方路线——松代巴士线(Matsudai)在三个半小时的迷你旅程中可以观赏到十件作品。首站抵达现已无学生的奴奈川小学(Nunagawa Campus),一入门吸引我的除了鞍挂纯一(Junichi Kurakake)与艺术大学学生和志工们一同留下凿痕的木刻版画《来自大地的礼物》;还有看似仍在施工中的咖啡厅,以木工车床繫上萤光缆绳所佈置而成的桌椅,让人一时之间还以为此处仍在施工中,转身看见几件川俣正(Tadashi Kawamata)随性点缀线条的泥造杯,渐渐有了头绪,似乎在这样的气氛当中,空间未死,时间彷彿还在「细作」。

奴奈川小学校咖啡厅中,川俣正(Tadashi Kawamata)随性点缀线条的泥造杯。(摄影/涂倚佩)


接著来到莆生.旧室冈医院,展览志工提醒韩国艺术家李昢(Lee Bul)的《医生之家》作品一楼廊道不可拍照,收起相机,蹑手蹑脚进入展间,被一股深沉的黑暗所包围,只剩微弱萤光指引,如屡薄冰,身体的感觉和从地板延伸到天花板的银色锡箔融为一体,此时感受到一种没有语言可以形容的破碎。踏上二楼的展间,一边是整齐的四道门面,另一边却是破碎的镜面,站在这裡,完好与碎裂并存,好像瞭解了精神分裂的影像世界。带著微微的震盪继续前行,一整面盎然绿意涌入眼帘,楼梯玄关处的长型窗框,将外面的山林引渡进来,这一幕容易让人忘记一座深沉幽暗的黑色灵坛也悄立在一旁。恍惚之间,看见旧时医生驻诊于此深雪地区时所用过的医疗用具、翻阅过古书纸页、所有的器物被完好地尘封,但是似乎别有用意地用稻草绳牆隔开观者的视线。游荡在镜与镜的空间当中,感受自己也在闪瞬之间被遥远的无名者以高速快门摄走了一部分灵魂。

李昢(Lee Bul)《医生之家》展览现场。(摄影/涂倚佩)

李昢(Lee Bul)《医生之家》展览现场。(摄影/涂倚佩)


韩国文学教授李御宁在谈论日本舞蹈与神梯的关系时,从日本舞蹈中的旋转、无朝天飞翔的动作来切入神灵附体的「依代」,缩小身体、蹲低腰身的动作,是为了让神降临到身边,像巫师般——「依代」的舞者,等候著神灵降临。在遍览大地艺术祭的几件作品之后,强烈地感受到依代显灵的时刻,扩张了我们寻常的空间,每一个与大地艺术祭有关的细节,都相互牵引著这样不寻常的时刻,带领著观众的意识梭巡于日常生活难以发现的神秘空间之中,我这样的体会,到了大卷伸嗣(Shinji Ohmaki)的《影向之家》达到高点。

大卷伸嗣(Shinji Ohmaki)《影向之家》展览现场。(摄影/涂倚佩)

大卷伸嗣(Shinji Ohmaki)《影向之家》展览现场。(摄影/涂倚佩)


门口有著一颗如月亮般的球形小灯泡,上面以毛笔字写下「影向之家」四字,「影向」有神明将临、现身之意,在未能究竟之前猫步进入展间,看见一盏自天花垂下的灯泡,忖度于一弯身的鏽钉上,绕啊绕地,视觉暂留的交互影像,肉眼所见的不再是分明的灯或钉,而是由光影、速度所构成的光之钟,既像记录时间的时钟,又像守护主星的忠诚卫星所散发出的光芒。来自台湾的志工悄声来到,提醒我们依序上楼前往第二展间,此时再度陷入全然漆黑,上下楼梯之间,仅能随著点点萤光引领弯身坐下,一个泡泡在细碎的机械声响当中缓缓上升,啵!在静悄悄的空间当中,它破掉的声音就像蝉翼被风穿透的瞬间,生命的状态发生了改变。底下似有温热的水气持续在机械的运动当中再度使泡泡充盈雾气、饱满、上升、漂浮、破碎。如此简单的动态却极为震撼人心,这一幕真犹有神明降临,多麽想要永远在心裡珍藏这惊奇的一刻。

英国艺术家理查德.狄肯(Richard Deacon)的巨管雕塑《山》(Mountain)。(摄影/涂倚佩)

越后妻有著名的梯田场景,一块、一块,整齐划一又蓬鬆柔软彼此相依,如安可曲般豪气地映现眼前。(摄影/涂倚佩)


整天下来,旅程已默默进入尾声,夕阳西下,巴士停在英国艺术家理查德.狄肯(Richard Deacon)的巨管雕塑《山》(Mountain)前,它自2006年就矗立在此,凹折弯曲之处似有生命般,与山一起生鏽、苍老。转身远望,越后妻有著名的梯田,一块、一块,整齐划一又蓬鬆柔软彼此相依,如安可曲般豪气地映现眼前。


注 本文标题「那嘹亮的声音在雪夜裡迴盪良久」语出川端康成小说《雪乡》,全文为:「她的话声优美而又近乎悲戚,那嘹亮的声音在雪夜裡回荡良久。」,紧接于女子叶子与车站站长对话之后之第三人称角度对她的描绘。参考:川端康成著,萧羽文译,《雪乡》,台北:志文,1991,页11。


参考资料

● 北川富朗(Fram Katagawa),大地艺术祭执行委员会作;张玲玲、谢晴译,《大地艺术祭越后妻有三年展:里山艺术巡礼》,台北:远流,2018。

● 李御宁著(Lee O-Young),沉文训译,《日本人的缩小意识—豆物狂的传奇》,台北:漫游者文化,2008。

● 川端康成(Yasunari Kawabata )著,萧羽文译,《雪乡》,台北:志文,1991。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3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