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兴华 | 如果西方是我们的美术馆
发起人:理论车间  回复数:0   浏览数:285   最后更新:2018/08/27 10:22:39 by 理论车间
[楼主] 理论车间 2018-08-27 10:22:39


来源:安斯本文化  文:陆兴华


1-艺术现代主义的故事讲到中国后,我们发现,能让汉语艺术家染指的,已经很少很少了。那么,是什么东西使他们闲着而不在西方现代主义的黑客帝国里搞暴动?


这两天看环法自行车赛,又见到勒芒的乡村的像油画布那样展开的风景了,草秸都被卷得到那么漂亮,看看就很爽,到里面去住,种种地,成么?不可能的,你要在法国种上田,都可以在洛杉矶打赢谋杀案的官司了:那里已被博物馆化,里面的每一种关系,都像浸泡在传统的福尔马林里那样,难以改变了。你想到里面去种田,打点起来,就像是塔利班打到那里,要去打土豪分田地了。而且,的确真是让你种地,也没意思了,里面的法规和政策先会读得你先头晕,还先不说会不会亏本。


你想到西方艺术现代主义之俄罗斯方块里搞出点新花样?这比到法国乡下去种地还难、还更没有意思的了!


2-西方艺术现代主义地盘内的法规一点都不少繁冗。咱汉语艺术家如果真的将这些22条军规式的东西弄懂、当真了,则他们的每一个作品在制作前,都必须像法官查本案的最近案例那样,查清确无前例,盖上“查讫”之后,才能着手。当然,咱艺术家是从来没有这份耐心的,总是怎么冲动就怎么做了。而如今是西方评委也很凑趣,一听到中国艺术家的名字,就连忙当种粮大户或特困五保户来对待,马上发放给你政治正确的优惠份额,不对你真的当真。如果他们像对待他们自己人那样地残酷地“消解”和“经济”,保守地估计,中国艺术家的那些看上去很窝里横的作品,绝大部分是累赘(还记得最近我将方力钧 的作品摊在一个西方批评家的眼前时他的那种全然不屑的眼神:他就说,康定斯基之前玩这个,可能算有功劳,这什么玩世现实主义什么玩意也不能算,在他眼里只能算涂鸦;这种艺术现代主义筛子,很像学术圈里的课题遴选口径,认真地来测算中国当代艺术的话,测算结果一定是“零”或“查无对应项”。但反过说,我们怎么做,才可以不理睬这面西方艺术现代主义的铁筛,使我们也能自信也就是真的顶天立地敢说他们手头搞的,就是艺术,根本不需要证明我们的这些作品是处于那条西方艺术现代主义的矿脉带上的)。


重复西方现代主义艺术家已做过的东西,作为练习,然后赶超他们,帮他们补漏?好象也不用这样好客了。格罗伊斯说,这后面做的东西,最多只是不同和差异,而不是全新了,而美术馆要收的,是全新。必须发明,玩后现代主义和多元文化身份表达,是不够和犯傻了。


那么,咱们中国的美术馆不还是在收存吗?中国的这些美术馆是独立于西方艺术现代主义的主导叙述的吗?是在域外空间的吗?可以关起门来自玩的么?本来,咱搞搞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东西,一条标准捅过去,说不定也能甄别出些个伟大作品来,而现在是,我们的美术馆拼命装得要与西方现代主义主流叙述接轨,这就不好办了。


你说,罗中立的《父亲》如果收藏到Moma,人家会如何定位它?古董?新中国奢侈品?首先是放不进那个系统:它太不相关,全然irrelavent。不要说在纽约,就是在中国,它也是画给老三届看的,而老三届也会嫌这张脸晦气的。


3-做不到全新,彻底和激进地新,那么就做得不同,多元地不同和系列地生产花样好了?所以,西方艺术现代主义运动之后,轮到崛起的第三世界艺术做的,就是“多元文化主义式身份-主体”伸张和重建了?


从西方伸出来的与西方的他者一拍即合的那股倾向,我们一般称作后现代主义。不要新了,有差异和花样就可以,缤纷和炫目就成。玩了几年后,我们觉得这也实在不着调,最终发现是别人设局,来让我们安分于其中一段时间的。


接着玩现代主义,像个真正的先锋派作派,从怀疑其基本原则开始。怎么开始?


打个比方:什么叫做一米长?什么叫做格林威治标准时间的一小时长?标准都放在伦敦了,陈列在那里了。你用中国特色的材料,照着中国人的理解重做一遍?你在里面接着玩、哪怕反抗和破坏,还有意思么?这个艺术现代主义,就像是西方人赠给我们第三世界艺术家的幼儿塑料玩具,玩着吧,没劲,不玩我们玩什么?


咱汉语艺术家目前就陷在西方人留给我们的这个套里了。我们做好了,是证明他们的思考彻底和周到,做坏了,就是我们不懂事,或拎不清。


4-那么,不要西方的艺术现代主义的专利登记,我们另搞?还是就把它当作美术馆,就将它当作我们继续创作时用的比对数据库?我认为应该押到后者身上。


就将西方当作我们的美术馆的收藏室好了。就逼我们自己,直到发现没什么轮得到我们做好了,到了我们一动手就严重犯规的地步好了,这时,我们就会有戏的。


让我们倒过来, 这样来衡量我们的创作:我这个作品现代主义的西方时代里有人做过吗?没人做过?那就算了。有个阿毛做过一次了?好的,哥这次倒要好好给你看看这个构思怎么在我手里倒灶、出洋相、fucked up了。你就看看赵本山那样儿好了。这小子坐私人飞机和打起高尔夫球来,派头一点不逊于比尔盖茨。我们可否跟他那样来:撇着个歪嘴,亵渎他血拼来的一切:LV箱子?给哥搁脚用的吗?三圈高尔夫?反正老哥这两天睡不大好,闲着也是闲着,就当是在草地上溜弯,穿着内裤打吧。


5-在这个思路里,我们看到,汉语艺术家的世界本来完全处于西方的“信仰和法”之外,现在是就要玩这个“之外”到极限了。所有规则、范式和法则,都被吸收和陈放到“西方”这美术馆了,我们是连违法和犯罪都无法得逞了(比如说,好不容易从我们的中国画里盗出一点水墨抽象来,赵无极也很快被西方现代主义股份有限公司当作专利来登记注册)。我们将一切都献给那个西方美术馆,身上只剩下个naked life了。我们能做的,只是亵渎,将西方的主义和法则当作跳棋盘来玩,当寓言来读,实在对它没兴趣了,就应该像儿童那样,罚我们自己重抄它十遍,到时至少我们恨它也恨出一点儿水平来。


6-如何来理解中国当代艺术在西方艺术现代主义梳妆台面前的形象?


大家应该还记得那个被大贪官王益花二百万包过的清华大学MBA之央视著名女主持人吧。这两天她又在央视里冒出来装纯洁了,那个小资和多元和共识!真的是玩清纯到彻底不要脸了。如果我们是她的经纪人,应该怎么建议?直捣安理会。


对于已处于西方艺术现代主义这架死亡机器面前的中国当代艺术,除了这个破罐子破摔,我们还能建议什么呢?


7-西方已经是我们的美术馆了。它的资本主义系统收走了我们身上的大部分潜能,甚至我们的语言也被它的global English和手机这样的装置,被收藏进它的系统里。我们只剩下裸生命了。


剩下来须做的,决不是将更多的姿势和表情祭献给它,而是以裸生命之身,去践踏、亵渎和集体那个现代资本主义收藏或艺术现代主义收藏,而不是为它添砖加瓦。我们应该做的,是在每一次展览前向刘谦去借来一块黑布,将那个西方艺术现代主义这堆有强烈辐射的东西覆盖掉。像农民在荒地上造房子那样,我们应该在它上面开天辟地地用石灰粉重新划定乾坤。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5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