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波及特朗普和金正恩的“政治阴谋”,竟源于一场高级的艺术恶作剧?
发起人:欧卖疙瘩  回复数:0   浏览数:739   最后更新:2018/08/22 13:20:26 by 欧卖疙瘩
[楼主] 欧卖疙瘩 2018-08-22 13:20:26

来源:artnet


2018年8月2日,宾夕法尼亚州Wilkes Barre的Casey 广场上,一名男子戴着一个大大的字母“Q”标志,等待参加在Mohegan Sun体育场举行的美国总统特朗普见面集会。图片: Photo by Rick Loomis/Getty Images

在了解这个疑似恶作剧或者阴谋的“QAnon运动”时,也许你需要被普及一下这个特朗普时代的新名词。


这个单词源于一个在网上自称Q的匿名者(匿名者英文为anonymous,这里简写为Anon),由此QAnon直译过来就是“名为Q的匿名者”。解释了名字,那么QAnon做了什么呢?他/她自称“对于政府的机密有所了解,并认为有个庞大的官僚机构正在密谋各种针对特朗普和其支持者的邪恶计划。”


大多数QAnon的追随者都相信,在里根之后和特朗普之前的历任美国总统都属于一个与银行家、各国首脑有所勾结的犯罪团伙。


对于那些“幸运”地错过了这段过程的读者,笔者在此对该事件做一个简单回顾:2017年万圣节,一群(个)自称为“Q Clearance Patriot”(Q清除爱国人士)的匿名人士在4chan论坛网站发布信息。这个如今大众皆知帖子中,发帖人进行了一连串提问,多多少少暗示着特朗普是被军方一手选举出来的,目的是为了扫除长期控制政府最高层级的秘密恋童癖圈。

事件从此开始发酵,这种说法在各种社交媒体上被疯狂传阅,甚至波及到了金正恩和肯尼迪。他们猜测金正恩已不再是朝鲜的掌权者了,以及小约翰·肯尼迪伪造了自己的死亡。在被电视台扫地出门前,如今臭名昭著的美剧演员Roseanne Barr在推特上向她众多的粉丝们扩散了这一理念(这位主持人因为在推特上开种族主义的玩笑而被剧组和电视台开除)


然而,现在人们似乎发现,整场QAnon运动也许最开始只是一个左派分子的艺术恶作剧,发展到现在竟然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这是有关这一丑恶而又离奇的右翼阴谋论事件中最新出现的转折点。网络匿名者“QAnon”一开始出现在4Chan论坛上,而最近则令人瞠目结舌地出现在了特朗普总统在坦帕的集会人群中。

如果我们要想确切地找出一个QAnon的“理论”,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或许正因为如此,这种确定性的缺乏才让它得以迅速发展,并形成大规模的影响。目前,阴谋论的影响已经从网络恶作剧转移到了现实生活中。今年6月,一名男子携带一支AR-15步枪开着一辆装甲车在胡佛大坝上挡住了来往车辆的去路,这一行为似乎就受到了阴谋论的影响。

接着,Buzzfeed发了一篇名为《QAnon看来极有可能是对特朗普支持者进行的左派恶作剧》(It’s Looking Extremely Likely That QAnon Is a Leftist Prank on Trump Supporters)的贴文,其中对于“QAnon”起源提出了全新而丰富的假想。

文章题目或许有些夸大,但从基本内容来看,其想表明的是QAnon阴谋活动看上去与小说《Q》的情节有很大的相似性。这部畅销小说是由一群无政府主义的媒体积极分子以Luther Blissett这个名字写成的,于1999年以意大利语出版。这一推测最初始于一个叫做“无名基金会”(Wu Ming Foundation)的推文,这是由一群前Luther Blissett成员组成的文学团体,他们至今仍在活跃:

推特内容译文:

@ Wu Ming Foundation: 有人用Q这个化名,间接地作出自己是一个政府雇员的形象,实际上只是对纳粹分子进行无聊冗长的炮轰。看来有人正在使用我们的小说《Q》和Luther Blissett手册来激怒美国的另类右派?

这些话所指的应该是“QAnon”的帖子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发源于受Luther Blissett作品影响的左翼文化激进分子。他们的目的是侵入右翼的网络文化,通过传播一些过激信息最终让他们身败名裂(事实上,一些右翼分子已经提出过警告,他们认为QAnon的狂热现象会让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中受到损害。这样看来,他们似乎也在努力揭开这场恶作剧的面具)。

Luther Blissett《Q》的封面

接下来,我要介绍一下Luther Blissett的背景以及为什么有些人会相信Luther Blissett是QAnon这些闹剧的背后推手。奇怪的是,以下所列举的证据比Buzzfeed那篇文章要丰富很多——尽管我始终认为文章的标题有夸大之嫌。

小说的角度

证据一是小说《Q》的情节。

尽管小说背景设置在欧洲宗教改革时期的社会动乱之中,但书中政治故事的原型还是被广泛解读为1990年代的反建制政治运动。本书的几位作者从早期资本主义欧洲萨帕塔起义的农民叛乱中获得了灵感,而且他们本身也是意大利热那亚反对全球化抗议中最重要的参与者。

Luther Blissett进行的一次公共介入行为,将这些标语放在纪念碑周围来鼓励大家参与2001年热那亚爆发的反全球化抗议示威。图片:Image courtesy Wu Ming Foundation

小说的主人公“Q”是教皇统治下的一名诡计多端的特工,试图彻底改变革命的局势。而整本书反复提到Q携带的秘密信函,揭露他是如何策划这些事件并控制了欧洲大陆上那些表面上的敌人——这和现在人们认为特朗普在背后指挥策划了全球的各种事件的想法非常相似。

“巧合很难被忽视,”无名基金会成员就“Q”在4Chan论坛上的帖子对媒体表示,“他们那些所谓来自政府高层的签有‘Q’字样的公文,和我们书中的情节几乎一模一样。”

他们推测QAnon的阴谋活动“可能开始于对我们小说的一种‘粉丝幻想’,然后很快发展成了其他东西”。

真实,以及编造的历史


不过奇怪的是,这一事件和小说间的联系竟然还算不上最具有暗示性的联系

Luther Blissett这个名字和之后的“匿名小组”(Anonymous)一样,其实是被1990年代意大利一群媒体激进主义的参与者们所使用的一个身份。他们继承了国际情境主义和意大利邮件艺术的精神,成为了艺术理论中所谓的“战术媒体”(Tactical Media)和“文化干扰”(Culture Jamming)的早期发明者——也就是说Luther Blissett的各个成员在成为作者前就已经策划了复杂而多层次的媒体恶作剧。

比如在1995年,他们全力编造了一个英国观念艺术家“Harry Kipper”的故事,声称其在徒步穿越欧洲时为了在地图上拼出“ART”字样而消失了。他们甚至想把这一事件弄上意大利黄金时段的失踪人口节目,但后者聪明地叫停了这个行动。

艺术家”Darko Maver”被谋害的照片到处传播。图片:Image courtesy Rhizome.org

然而,Luther Blissett的成员们最有名的一次行动是策划了关于Darko Maver这个虚构艺术家的长达一年的骗局。在精心策划的复杂骗局中,成员们挑起了各种媒体神秘传说,宣称这位神秘的艺术家正分成多个部分进行艺术表演,会在公共场合放置超仿真的死人尸体。

1999年,他们放出消息称Maver已经死在监狱中,而他被捕的原因就是其过于先锋的艺术作品。“官方给出的版本是艺术家死于自杀:需要即刻被处死的嫌疑人Maver注定在劫难逃,”新闻稿上写道。

一年后,事态又出现了变化:一份名为“伟大的艺术骗局”(The Great Art Swindle)的新闻稿被发布,它由Luther Blissett和0100101110101101.org小组共同签署。这份稿件声称之前的所有事情都是骗局:Maver这个角色是虚构的,而他的超真实“雕塑”则是从网上找到的真实的凶杀和暴力场面图片。

“对于Darko Maver这个名字及其作品的传播,是对任何处于支配地位的艺术形式发起的积极挑战,”新闻稿写道,“如果真的有事实和虚假间的界限存在,那它也十分苍白无力,让角色能够随意互换,现实直接拷贝了模拟情景。Darko Maver就是一篇纯粹的网络神话。”

关键联系

东北大学的Marco Deseriis在一篇讲述Luther Blissett项目历史的论文中将他们的行动理论化为“媒体顺势疗法”(Media Homeopathy)的形式:他们的观念在于为媒体注入可供内部循环的故事,而这些故事虚构的本质将最终催生出媒体对此类故事的免疫系统,成为一种自然而然的反应。”


这一观点也给我们带来了和现在的事件最具相关性的连接:QAnon阴谋活动从一开始就已经瞄准了藏在暗处的恋童癖圈,不断利用和散播“华盛顿特区一家披萨店外有一个秘密从事儿童卖淫的团伙”这个已被完全揭穿的谣言。

碰巧的是,这样的行为恰好触及到了Luther Blissett项目那群激进分子们所产生的最具影响力的文化干扰激进主义的核心——这群90年代的行动者们也曾目睹了意大利本国所爆发的儿童性虐待丑闻,Luther Blissett的成员感受到人们正在成为无辜的目标,所以决定用一种非传统方式进行回应,即制造长达多年并在多个城市发生的连环媒体恶作剧事件。

Deseriis论文中所提及的正确年表和细节部分有些错综复杂,但从本质上来看Luther Blissett的做法是先制造一些有关撒旦仪式和其他轰动性新闻的证据,让它们引起媒体的注意,然后再话锋一转澄清这些事情都是被捏造的。如此一来,他们就可以真正展现出道德恐慌的实质。

“Luther Blissett通过一些仔细规划的计谋,向公众灌输这样一种思想:成员们捏造的那些事件的完整性和严密性是需要进行合理质疑的。”Luther Blissett的成员后来回忆道。

最终结论

1999年,Luther Blissett正式散伙,它的很多成员都在艺术市场、社会活动和其他领域进行新的项目,包括神秘小说《Q》的出版。那么,这一著名的“Q清除爱国者” 是不是有可能就是当今媒体激进主义者的产物?而他们受到了Luther Blissett 项目的启发,试图潜入到4chan这一偏执妄想的世界中,以完全败坏它的名誉?

Luther Blissett的一张图像。据称这是一张合成的照片。图片: Image courtesy Wikimedia Commons

这种说法确实有可能,但“Q”作为一个秘密身份终究不是独一无二的:意大利无政府主义者也用“Q”来表示“Qoèlet”,即传道者;同时它也是詹姆士·邦德的神秘武器专家“Q”先生。因此,这个有关政府神秘潜入者通过媒体散播“猛料”的想法,只不过是重新上演了一遍水门深喉事件式的幻想。

Luther Blissett在90年代制造的撒旦式新闻恶作剧的首要目的,是为了说明反叛思想的形成并不需要左翼艺术家提出什么实际的辅助材料。

在当时,Luther Blissett被塑造成了一个“网络罗宾汉”的形象,这个民间英雄可以被用来破坏强势媒体的权威。如果网络身份的影响力向QAnon群体被扭曲的事实中注入了一些不安的因子,那么可以说Luther Blissett正在做它该做的事情。

另一方面,我认为整件事情给我们的教训完全来自另一个角度。

由0100101110101101.org和Yes Men这样的团体引领的所谓“战术媒体”策略实际上依旧被浪漫化了,并逐渐成为社会活动分子兼艺术家介入政治对话时必须参照的模式。然而,这类策略在今天基本已被主流媒体所掌握。

以讽刺、提供错误信息或提示为手段的批评在主流媒体几乎随处可见:《每日秀》逐渐衰退的克隆模仿、Sacha Baron Cohen的《谁是美国?》、脱口秀主持人Jimmy Kimmel几年前拙劣的恶作剧表现(美其名曰对“随意轻信媒体”的批评)、以及随意拼凑的有关俄罗斯政治宣传行动的阴谋.....以上这些例子的共同点在于并不仅是为了推广某条信息,而是瓦解和破坏公众对于一些整体仍属客观公正议题的信念。

2018年7月31日,佛罗里达州的坦帕,一名男子身穿印有“Q Anon”字样的T恤参加总统特朗普在Florida State Fair Grounds Expo Hall举行的集会。图片:Photo by Joe Raedle/Getty Images

这些产自上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早期的艺术项目,在我看来更像是一个纯真年代的产物。网络的碎片化似乎对权力进行了一次很好的检验,然后人们就可以相信曝光一起恶作剧会自然地引来一种“顺势疗法”影响——而不再是简单地培养已经越来越难对付的偏执性病毒。

不过,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的,即使整个事件只是左翼分子进行的一次善意介入,它也有可能引起灾难性的反效果。直到有人告诉我不同的观点之前,我都会把Luther Blissett和QAnon之间的相似处看作是我们进入了电子游戏高一层难度关卡,需要为这本小说和令人厌烦的时代寻找新的媒体激进主义理论。而两者的相似性并不能说明这是一场伟大的、反阴谋论的阴谋活动。


文丨artnet新闻艺术评论人Ben Davis

译丨Elaine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