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射与拼贴|评“ 比比: 耶苏&张嗣 ”
发起人:蜡笔头  回复数:0   浏览数:642   最后更新:2018/08/21 10:31:45 by 蜡笔头
[楼主] 蜡笔头 2018-08-21 10:31:45

来源:798艺术 李旭辉


望远镜艺术家工作室“ 比比: 耶苏&张嗣 ”展览现场


两位艺术家的创作承接上世纪初达达艺术对材料的拼贴和对现成品的运用方式,这种方式当然对传统纯粹手工化的艺术创作来说是一种颠覆,但从拼贴在立体主义中的发生来看,艺术家将现成品放进艺术作品,是为了更快的切入时代的上下文语境。在立体主义出现的时代,机械复制术,照相术已经逐渐取代了以往手工艺人的工作,此时艺术家将时代快速结构,凝固,改变的时间感代入画面,就如同城市在工业化支撑下快速,无序的疯狂累积。这种累积少不了信息的累积作为铺垫,就像毕加索挪移报纸一样,工业时代的光芒不再是由中世纪教堂的马赛克玻璃窗射出,光芒的出发点开始源于报纸和杂志,或电报等信息结构,但它们同样是以一种马赛克式的方式拼贴在一起的。


拼贴和现成品的运用大大方便了一些善于思辨的知识分子来表达自己的意见,当他们的作品出现在公共现场,其实也相当于一种群体性的空间民主宣言。这样也使得艺术在资本和权利的空间里获得一些自由空间。典型的像苏黎世的达达主义运动,其本身源于知识分子的反战运动,艺术家利用装置,海报拼贴,印刷物来散播自己的文化和政治主张。达达主义艺术结构源于诗歌写作,当然这种诗歌并非我们传统中常见的诗歌,而更像是一种以语言结构为基础的游戏。诗人随机在报纸或杂志上选取短句,然后将他们拼贴在一起,显然我们能看到立体主义的影响。当然这样做的方式,也从反面解构了当时充斥在日常语言和各种媒体中的非理性喧嚣。


耶苏和张嗣作为21世纪的艺术家,面对媒介早已不是印刷术,电报机,电话机或胶圈照相机。在互联网和数字媒介环绕的时代,艺术家的主体经验大量来自网络,数字印刷。网络和数字媒介已经支撑着我们的感官近四十年时间。耶苏和张嗣都是央美实验艺术系的硕士,二位艺术家不同点在于,张嗣有着传统绘画的训练背景,而耶苏则一直在从事绘画创作,但在望远镜的展览中,二者都没有直接将自己手工经验直接拿进作品,从展览作品来看,二人更加注重的是媒介与观念的结合和输出。

展览分内外两个厅来展览,外厅的作品里《比比的飞机》和《OK!HOT!SKY!》是耶苏虚构的两个场景:飞行员比比在战争年代因为状态紧急,而被迫将歼20停在许多古代的桥梁上,作品横跨整个北墙。《OK!HOT!SKY!》为艺术家制作的石膏假山,媒介分为两部分:喷墨打印的纸质数码图像和石膏彩色墨水混合制成的假山,内部自带芯片。如何看待耶苏这种混合了古典,战争,科幻元素的臆想空间。换个角度来说这个空间与主流意识形态对现实的渲染逻辑也是同构的。

耶苏《比比的飞机》+《OK!HOT!SKY!》(局部1)

耶苏《比比的飞机》+《OK!HOT!SKY!》(局部2)


张嗣的作品在主厅的东西两面墙上,他的创作善于摄取日常见闻并借用典故,作品《长篙》来源两重文本结构,一则来自于文学著作《西游记》,另一则来源于新闻报道:“中国游客在攻陷剑桥,10万居民的小镇,因中国游客的增多,全年流量最高峰时高达550万人,很多中国游客来剑桥都是为了给自己的孩子游学了解详情,顺便膜拜徐志摩描写康桥,荡舟剑河。因为游客过多,大量当地的青壮年冒着被警察处罚的风险来剑桥打黑工。”而作品名称《长篙》就是来自徐志摩的诗句。而这种场景也会令人联想到西游记中孙悟空持棍护驾,众人西行取经的典故。

张嗣《长篙》(局部)宣纸喷绘、艺术微喷 2018年


而作品《日跌》是一个墙面装置,艺术家精心地在宣纸上喷绘了一张日常的办公室的摄影图片并装裱在墙面上,这张摄影图片特别之处在于捕捉到了一道阳光下竹林的投影。在充满的电线插孔和排水管的室内,这道投影却让艺术家联想到北宋郭熙在《林泉高致》中的“学画竹者,取一枝,因月夜照其影于素壁之上,则竹之真形出矣。”,在理性冰冷的现代空间里镶嵌如此一道古典符号。新与旧,空与实,近与远的关系捕捉得随意,又偶然天成。

张嗣《日跌》(局部)宣纸艺术微喷、亚克力镇尺 264x298cm 2018年

张嗣《日跌》宣纸艺术微喷、亚克力镇尺 264x298cm 2018年


内厅展出的四件作品分别为张嗣的《搜尽奇峰》和耶苏的《1072-2-21》和《1072-2-28》和音频作品《笋山》,前面二者都为相纸数码喷图,张嗣的作品名称借用了清代画家石涛的名句“搜尽奇峰打草稿”,作品呈现的却是在一个破碎的车窗中映射出由建筑望京SOHO为结构单元而构成的复数重影。耶苏的《1072-2-21》和《1072-2-28》是艺术家利用图像技术对北宋宫廷画家郭熙的《早春图》进行裁剪再拼接最后得到的图像依然能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仿佛国画成为一种可以无限繁殖的程式链。这两件作品体现出两位艺术家在处理北派山水的想象力,而隐微处也能发觉艺术家对现实构成中财富和权利累积的荒诞和其无尽的欲望结构。

耶苏《1072-2-21》图像印刷 46x31cm 2018年

耶苏《1072-2-28》图像印刷 92x63cm 2018年

张嗣《搜尽奇峰》相纸艺术微喷 137x100cm 2018年


文:李旭辉

图:望远镜艺术家工作室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