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宋拓策展“劳家辉的自助庙宇”
发起人:陆小果  回复数:1   浏览数:710   最后更新:2018/09/19 13:07:54 by guest
[楼主] 陆小果 2018-08-20 11:38:13

来源:YT新媒体  Gerald


这个夏天,不会有比这四个艺术家更有趣的年轻人了。


宋拓以策展人身份推出的首个策划项目“劳家辉的自助庙宇”,把三个更年轻的艺术家劳家辉、林华池(木十也)、葛宇路集合在一起,在广东的大热天里做了个展览,“供民众与夏魔炎日作斗争、冥炉思考、觅置灵魂之时不至于烧坏脑筋”。

展览现场 图片盗自艺术家林华池的朋友圈


艺术家葛宇路要从落地广州开始,不留下一滴汗,让各种制冷机器围着西装革履的自己转,量身打造一部驱热制冷的《cool》;艺术家劳家辉在美术馆里建立一个特殊的庙宇,为社区人们提供一个精神和灵魂共同感应的场所;纪念青春,艺术家林华池(木十也)将带大家回到校园时期,探讨校服的改造至引起盲目跟风,以隐喻幽默并具创意性的吐(动)槽(画)发泄。


YT跟这四位有趣的艺术家聊了聊,带你去劳家辉的庙宇里去凉快凉快。如果现在你为太多事儿上火,这不让那不让,这儿被管的难受,那儿也被管的难受。这儿能让你想明白一些事儿,还能消解一些事儿,最重要的是带给你久违的自由。



宋拓

这三人,优秀

从左至右:宋拓、葛宇路、劳家辉、林华池)(木十也)


YT:怎么想起策展了?


宋拓:策展人这种活儿动口不动手,挺适合我。而且也有策展费,这个很重要,我太穷了。


这个项目的特点是从策划到完成,时间都特别短,一个月就搞定了。这仨人也特别符合这个感觉,就是让人一种轻松自在之感。


YT:展览明明是个群展,怎么名字就是一个参展艺术家的呢?


宋拓:我喜欢群展做得跟个展似的,可能特别爱劳家辉吧,可能没那么爱另外两位。


YT:剩下两人不会吃醋吗?


宋拓:定这个名字的时候,两大老爷们还不知道呢。


YT:介入作品的诞生,其实是个不太好把握的度,因为你自己也有艺术家身份,会不会警惕这种感觉:就是作品都是宋拓味儿的作品。


宋拓:不一定每次都会有宋拓味儿,可能假如这次有点儿,但下次或许就很没拓味儿,再下次又有点儿淡淡的拓哥儿味儿啥的也有可能,变化着来,都是轻松自然的体验。


YT:最看重这三个艺术家的哪些地方?


宋拓:优秀。他们几个都特年轻,二十出头。里面就葛宇路最老。


YT:优秀的话举个例子?


宋拓:比如劳家辉,我对他中央美院的背景很感兴趣。

劳家辉在中央美术学院的课堂作业


我这个角度可能很奇怪,他从一个很难考进中央美院的中学考进去,然后他竟然最后没被中央美院的体系同化,还又具备这家学院的基础训练的风格——比如喜欢用纸巾来搽,带出一种机械化的情感。但这玩意儿在央美高考班体系里有很典型脉络的。所以我把他身上的兴趣点拉到他的前半生(虽然他还很年轻)去看。


劳家辉

25岁的回顾展

多边形劳家辉


1993年出生于广东广州,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现生活、工作于北京。从一个彻底二次元(反三次元),转变成一个彻底三次元(反二次元),最后因为艺术创作,反复徘徊于二次元和三次元,成为了一个混乱复杂的二点五次元人。


YT:展览用了你的名字,什么感觉?


劳家辉:这是一个群展,但是用了我的名字作为主题,其实对我来说压力挺大的,若没有充分的展览内容,我的处境就会十分危险。

《佛头2》128×170cm 铝塑板上纸上铅笔 2018


现在要说起自助庙宇,名字是一起讨论获得的,庙宇没有特意的指定是各种寺庙,但又有一定的正式,又富含本土性,自助一词也带来更多的自由,生动。


展览中,我们不同的年轻艺术家和新鲜的作品,搭配上庙宇,我认为挺有冲突感和碰撞。同时这次有机会回到家乡做展览,有一种回家和回到作品源头的滋味。朋友来访我热烈欢迎。仔细想想,我的姓氏,劳,名字,家辉,这么本土的名字,展览出现在广州,当中其实富有深远的意义。这种种因素,让我认为这个名字并无不可,欢迎大家来到我家,参与这次活动。

《玫瑰》,250×170cm,布上丙烯 ,2017


YT:这么年轻做回顾展。


劳家辉:我在远离了游戏生活,并且经历了美院的学习后,再重新进入游戏时发现,其实在三维游戏中能发掘到很多新语言,同时在一边研究的同时发现到越来越多的东西,也颠覆了我对世界的认知,接着我开始去探究,而且在不停地探究中发现,我感觉自己打开了一到未曾被开垦的土地,十分震撼。

《鲢鱼》300cm×100cm 铝板纸上铅笔 2017


然后我便开始一点点去实践。这过程中画了特别多的画,也做了一些别的东西。现在我认为现阶段的绘画基本上已经探索完成了,这次展览便把有很多这个时期的画拿了出来,绝大部分的画都是没展示过的。


YT:你比我想的要严肃好多......


葛宇路

在广州不留一滴汗

艺术家 葛宇路


1990年出生于湖北武汉,2013年本科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影像媒体艺术系。2014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现工作、生活于北京,河北。

葛宇路平时的出汗量


YT:你这个项目就是在广州不留一滴汗,怎么这么跟老天爷过不去呢?


葛宇路:广州给我的感觉就是热嘛,而且我是容易出汗的体质。

YT:出汗这个行为怎么了?


葛宇路:一般优雅的人都能够随时随地控制自己出汗的时间和地点,可能白天得一尘不染,一滴汗不出。晚上到健身房再去挥汗如雨。而对于被许多劳作的人来说,他们是无法控制这些事情的,控制这些东西对他们来说就意味着一种失控。所以这个想法就出现了。


YT:这是你在葛宇路之后的最新作品吗?


葛宇路:严格意义上来说是的,跟宋拓聊的投缘就定了。


YT:那你这段时间都在干嘛呢?


葛宇路:吃喝拉撒睡。


YT:宋拓好玩儿吗?


葛宇路:好玩儿,哈哈。


YT:你觉得他一个有艺术家经验的人做策展优势在哪?


葛宇路:他不需要文本来支撑展览,而且懂艺术家。

YT:在广州真的没流汗吗?


葛宇路:没有,(拿电扇的)太专业了!冻得够呛,流大鼻涕。


YT:你穿的也挺正经的,发型也自己做的吗?


葛宇路:对,自己做的土味的 也是参考的最正式的那群人来的。


林华池(木十也)

视频入坑艺术家

出生于1991,深圳长大的孩子。毕业于深圳职业技术学校动画学院,生活工作都是在深圳。

YT:怎么想到做艺术家了?


林华池: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恶搞了深圳的校服《校服改短还能满足你吗?》,从此踏入了做视频的深坑。


林华池(木十也)-校服改短真的能满足你吗?


《校服改短》系列视频,主要是针对深圳学生们把校服上衣改短这一做法的吐槽。深圳很多学生会盲目地把校服改短,无论适不适合自己的身材。感觉这已经是一个趋势了。


YT:所以做这个的时候你在上学吗,还是刚脱离学生这个身份?


林华池:脱离学生了当时,不过经常在路上见到学生,穿着改短的校服。

婚纱款 林华池


YT:你现在更多的对自己的认知还是“做视频的”,而不是什么艺术家是吗?


林华池:是的,当我听到有人说我是艺术家时,我是很惊讶的。其实我觉得人人都是艺术家哈哈哈哈。


YT:所以校服这个作品是你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作品吗?想问问你的作品在展览怎么展出的?


林华池:是的,算是我第一个作品。


YT:你也没有展出经验吧。


林华池:是的,这是我第一次,有点不知所措。


YT:那你怎么跟宋拓认识的?


林华池:因为宋拓他是看我视频长大的——哈哈,开玩笑的。他关注了我的公众号,看了我发的视频。


YT:那目前的公众号“十木也”还是自己在更新吗? 你觉得自己做视频是在创作吗?


林华池:是的,目前还是自己在更新,我觉得是在创作。


YT:那目前你有什么具体的工作吗?


林华池:暂时没有很具体的工作,希望以后有机会能全身心投入艺术创作。

劳家辉的自助庙宇

扉美术馆

2018.08.18-2018.10.10

策展人:宋拓

参展艺术家:葛宇路、劳家辉、林华池(木十也)

[沙发:1楼] guest 2018-09-19 13:07:54

来源:扉FEI


展览回顾 | 艺术家如何与夏日对抗?

劳家辉的自助庙宇

展期:2018.8.18-2018.10.10

策展人:宋拓

参展艺术家:葛宇路、劳家辉、林华池(木十也)

主办:扉美术馆

地址:广州市越秀区农林下路5号亿达大厦G层、首层



现场花絮

时长:2分25秒




2018年8月18日下午4时,“劳家辉的自助庙宇”展览在扉美术馆拉开帷幕,本次展览是宋拓以策展人身份推出的首个策划项目,葛宇路、劳家辉、林华池(木十也)三位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将持续展出至10月10日。



葛宇路 /劳家辉 / 林华池(木十也)


美术馆概念正在悄隐地发生变化,艺术的概念不断地在外延、扩张。8月份闷热的夏日广州,劳家辉用干冰制造云雾缭绕的展厅,新的视觉艺术带给人新的感官体验与认知,冷气烟雾中的自助庙宇是与热温天气的对抗场域;葛宇路亲临广州,从下飞机到扉美术馆到游街,全程在美术馆工作人员的支持配合下,身着西装革履却未见一滴汗,是一次与高温运动的对抗行为;林华池(林木也)以关注“校服”改短的话题进行创作,改短现象在一定程度上消解燥动的情绪,视频引发热议引发互联网爆红的参观流量。3个艺术家的作品都显示出抗温的好策略,均与高温热火的广州相契合,在策展人、艺术家、扉美术馆的共同努力下,展览本身更加注重展览的视觉感官、感知体验、身心交互,更强调“好玩”,使得艺术在公共领域中传播发酵发挥最大的效应。

劳家辉,佛头2

128×173cm ,铝塑板上纸上铅笔

2018


展览“劳家辉的自助庙宇”以一种年轻的姿态、轻松调侃的理念面向所谓的艺术,介于严肃与不严肃之间,以轻巧幽默的方式去解构处于现实之间的矛盾。在扉美术馆的G层,展览现场悬挂着63张艺术家劳家辉的绘画作品,艺术家艺术探索中三幅绘画原作,《佛头2》、《 圆形的花》、《男性1》以及数十幅艺术家身后的未曾放大的绘画探索,其中方向主要包括藤蔓、身体、生物、人物以及器物。展厅上端闪电般的折射,现场白烟弥漫,作品笼罩在一层层烟雾意境中,一张张悬挂的图像稍瞬即似,展厅播放着两首BGM:《夢(Jason Hou remix)》和《冒险岛-武陵》,这是艺术家自身构建起来试图让大众驻足停留的自助庙宇,充满很多的好奇与讨论。艺术家以碎片的形式不断在记忆中呈现,而在不断呈现的过程中,一些情境里最显著的特质会不断被提炼、强化而成为记忆中对这个情境记忆里挥之不去的符号。

葛宇路,cool

2018.8.18

综合媒体创作,行为、影像、网络、现成品.


2013年,葛宇路用自己的名字命名了北京的一条无名道路(注:实在2005年该路已被命名为"百子湾南一路",2005(朝)地名命字0034号)。该名称先后被高德地图、民政区划地名公共服务系统、百度地图等收录,葛宇路在北京存在了4年,获得了某种程度的认证。2017年,葛宇路事件引发网络热议被拆除。葛宇路因此也被定义为“网红”艺术家,“网红”艺术家并非以“网红”为前提,网红的定义是一个由互联网的传播引发的参观流量和话题现象。策展人宋拓邀请葛宇路在扉美术馆创作新的作品,宋拓说:“他(葛宇路)变成网红后熬了一年多,现在再出发我觉得是好事,所以特别支持他。实际上,葛宇路是中国当代艺术史上变成网红这件事里最成功的一位,而且他还是特别有社会责任感的那种艺术家。”扉美术馆G层除了劳家辉的作品之外,展厅上方类似三角的视频设备正在播出葛宇路从机场下达广州到美术馆到游街的整个过程。在展览当天,葛宇路和扉美术馆助手团用冰块和风扇守住了汗腺(《cool》,2018),在高温持续的广州,尽管是在户外也做到不出一滴汗。艺术家个体化的体验本身就是作品的重要形成部分,观众对作品不同角度的理解、参与、诠释甚至玩味,对艺术实验的探索才是作品的主要目的。

林华池(木十也),《校服改短还能满足你吗?(1-3)》作品截图,创意视频短片

2015-2017

现场 (2018.8.18)


林华池(林木也)是第一次以艺术家的身份参加展览,以一种幽默好玩轻松的方式植入艺术创造,该作品于扉美术馆首层“无界”的墙中展示,隔着“无界”的橱窗观看林华池的搞怪视频,伴随调侃嬉笑的声音,使得展览的方式与呈现更加截然不同。从设计视频到艺术家身份的转变,策展人有意识地将艺术的概念扩大化,艺术创作作为想法也好,艺术大众多元化也好,是在思考艺术如何对接大众以及艺术走出去的问题,而林华池视频中的乐趣与创作想法恰好承载人们日益增长的多元需求的社会功能。


开幕现场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1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