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泽克谈民主社会主义:激进的科特兹的问题恰恰在于她不够激进
发起人:之乎者也  回复数:0   浏览数:677   最后更新:2018/08/16 11:53:03 by 之乎者也
[楼主] 之乎者也 2018-08-16 11:53:03


来源:泼先生PULSASIR



上图:科特兹;下图:桑德斯与科特兹


本文译自美国《独立报》8月10日刊。文中所说科特兹,即美国政坛新人,28岁的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她从未担任过任何公职,目前还在偿还学生贷款。6月26日,在纽约州最受瞩目的第14区初选上,科特兹打败在国会有多年任职经验的对手,赢得该区民主党提名,并迅速成为美国家喻户晓的名字。科特兹被视为民主党的激进势力,已然成为代表民主党左派的公共面孔。


齐泽克在这篇文章的开篇所写按语如下:“我们当然应该支持民主社会主义者(注:科特兹所属的政治组织):我们是应该从当下出发,但我担心的是:在民主社会主义者的福利国家方案之外,其实空无一物,没有宏伟的构想,仅仅存在一些争取更多社会公正的模糊观念,然而仅有这些够吗?


建制派认为科特兹太激进了,

而问题恰恰在于她不够激进


作者:齐泽克

译者:王建明


现在,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 )加入伯尼·桑德斯,成为了代表民主党左派的公众面孔,并引爆了美国的公众视野,它能引起如此大范围的反响并不意外: “民主社会主义”这种事物居然被美国两大主流政党之一(有限地)接受。 共和党媒体借此事传播恐惧情绪是意料之中的事,他们声称:社会主义者计划要废除资本主义,引入委内瑞拉式的国家恐怖,并会带来贫困云云。 相比之下,民主党中间派则以一种更加节制的口吻警告道:民主社会主义者的方案将带来意想不到的灾难性经济后果:比如,全民医疗需要的资金从何而来? (值得一提的是,即便是民主社会主义者今天所提出的最大胆的方案,都没能超出半个世纪前欧洲温和社会民主主义的范畴,它无疑显现一个事实:政治光谱在过去的时间里急剧右转。)  


甚至连民主党自由左派阵营都深感意外, 在奥巴马批准的超过80人的中期选举民主党候选人名单里,难觅科特兹的名字。 跟曾经声称“我必须承认,我们是资本主义者,这就是它本来的样子”的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遥相呼应,甚至那个被称作“左派”的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也宣称她自己“骨子里是资本主义者”。  


在上述系列中,最新的、在道德上最站不住脚的流行做法是:指责任何一个从“左翼-自由”建制派可接受的范围内左转的人为“反犹主义者”。直到最近,“反犹主义”的标签可以贴在任何一个反对以色列政府及其巴勒斯坦政策的个人身上。从英国的科尔宾,到美国的科特兹,那些被认为“太激进”的左派面临着将被”取消资格“的境遇。反犹主义分子在一些国家(波兰、匈牙利、波罗的海国家)内部被容忍,只要他们摇身变成支持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统治的犹太复国主义者;与此同时,任何一个对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人抱有同情、同时反对欧洲正在复活的反犹主义的左派都会被指责。这种怪异的、“反犹主义—犹太复国主义者”的兴起,是我们正在变得腐朽的最令人担忧的信号之一。


然而 ,虽然这些外部的敌人和攻击只会激起民主社会主义者的斗争意愿,但真正致命性的局限却潜伏在民主社会主义者们的构想之中,今天的民主社会主义者比过去几十年泛滥的“学院左派”要好太多,因为它代表了一个动员了无数普通人的真实政治运动,并清晰地表达了他们的不满。


但当我们开始面对一个简单的疑问之时,问题也开始显现: 民主社会主义者真正想要什么? 来自右翼的指责是:在他们听起来天真的增税、医疗改革等具体方案之下,有一个摧毁资本主义及其自由的黑暗阴谋。 但我的担心却恰恰相反:  在他们福利国家的具体计划之下,其实空无一物,没有宏伟的构想,仅仅存在一些争取更多社会公正的模糊观念,这种观念简单地认为,通过选举的压力,重心能够重新左转。


但是,从(不算太)长远来看,仅仅有这些够吗?我们面临的种种挑战,从全球变暖到难民危机,从数码控制到生物垄断,哪一项不需要对我们的社会进行全球范围内的重新整合?无论它将如何发生,有两点是肯定的:它不会以一种列宁主义式政党的翻版形态重现,但同时也不会以我们今天熟悉的”议会式民主“的形式发生。它不仅仅是靠一个政党在选举中获得更多选票以及制定一些社会民主主义措施就能实现的。


这样,就把我们带到了民主社会主义者的致命缺陷面前,1985年,菲力克斯·瓜塔里(Felix Guattari)和安东尼奥:奈格里(Antonio Negri)出版了一本英文译本叫做《我们这样的共产主义者》的小册子,这种改变,含蓄地暗示了和今天民主社会主义者要表达的相似信息: 别害怕,我们是和你一样的普通人,我们不构成任何威胁 ,生活还要继续而我们将会胜利..……”。 不幸的是,这不是真正应该的选项,为了我们的生存,需要激进的变革,生活也不会像往常一样继续,我们甚至必须要在生活的最隐秘之处做出改变。


所以,我们当然需要全力支持民主社会主义者,如果只是等待一个“正确的运动’带来激进的变革,那一刻将永远不会到来,我们应该从当下出发。 但是在行动中我们不能抱任何幻想,必须意识到我们的未来需要的远不止是选举游戏和社会民主主义的方案。 我们正处在一个自我救赎的航程的起点之上。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