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Rachel Whiteread
发起人:嘿乐乐  回复数:2   浏览数:4037   最后更新:2008/10/08 21:43:42 by 嘿乐乐
[楼主] 嘿乐乐 2008-10-08 21:38:33



Rachel Whiteread
雷切尔.怀特里德




点击超级资料

如果墙会说话
胡筱潇/译
雷切尔.怀特里德(Rachel Whiteread)
克雷格.豪泽(Craig Houser)

CH:你最近买了一个房子,它将成为你的新家和新工作室,你在搬进去以前就已经在那里制作了很多近期的作品。这个房子首先以什么吸引了你?
RW:我的搭档马库斯.泰勒(Marcus Taylor),和我一起寻找新的工作室和住宅,他才是找到房子的人,我则是那个开了15年车,散步了15年,但却从未注意过房子的人。那地方最初是一个浸信会教堂(Baptist church),然后在20世纪90年代早期变成一个犹太教会堂(synagogue)。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这个地方被炸毁了,现在的建筑是在20世纪50年代中期造的。在后来不到30年时间里,犹太教会堂也关闭了,一家纺织品公司使用了这栋建筑大约有13年时间。然后它又空下来了。当我们到这里的时候,建筑里有各式各样的历史的层存在。

CH:你已经在很多不同的房子里工作和创作雕塑了。而作为一名艺术家的观点来看,这栋特别的建筑是如何激起你的兴趣的呢?
RW:其实这栋建筑在一种不为人所知的状态中。它由一种雕塑用料的砖——一种不知名的砖建成。它展现的是混杂的建筑风格——兼有半工业和半驯养的特色。这个房子有两个犹太教六芒星(Stars of David)和三扇彩色玻璃窗,非常醒目,但不同的是,你不会认为这原本是一个犹太教会堂。
我开始考虑这个建筑的细节,譬如我可以如何去改变它,把它转化成更现代的东西。我真的考虑在那里住下来,可能在我的余生都是。除了雕塑方面,我在此之前从未这样去真正考虑一个空间的细节。因此当我忙于全神贯注地面对这个建筑,去思考和建筑师们一起工作的时候,我便对创作一系列关于房间,楼梯,和楼层的作品的想法很有兴趣了。

CH:你在地下室的楼梯和楼上的房间制作了一些雕塑,它们是为古根海姆委托的方案而制作的。那么你可以告诉我关于这些雕塑的情况么?
RW:我决定雕刻这栋建筑的2个部分,于是对于房子建筑设计上不匀称的部分,我有太多的事要做了。这个房子有3条楼梯,由混凝土和自由的工业材料建成。我为古根海姆选择雕刻的其中一条楼梯通向一间巨大的地下室,当你绕着这个地方走的时候,你不要期待能找到那个地下室。在某些地方这个建筑比你能想到的大得多。
楼上有两个房间;我相信其中一个是为拉比(rabbi)而设,另一个则为这个犹太教会堂的看守者而设。它们只是被隔成小房间的空间而已。其实它们就像是城市中造的典型的公寓套间,每一个都是由小房间组成的,这些小房间连着一个主要的走廊,并通常这些房间只有一只手臂的宽度的。非常多的房间都是这个宽度的。你只能放一张床进去。我们住进去的时候不打算再保持这种空间的原样。

CH:你把为古根海姆做的方案当作是一种完成这个建筑的方式吗?
RW: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的。它差不多就像是拍照或印出这个空间的照片。如果这个房子的那些部分今后不存在了,我还是拥有它们,就像你说的,它们是这个空间的存档。

CH:我偶然看到一本最近出的书,名为《被忘却的伦敦犹太教会堂》(The Lost Synagogues of London),并和作者彼得.兰顿(Peter Renton)聊过了。他在书中转载了你的房子,并写了一点这个教会堂集会的历史,但他说除此之外就没有更多的信息了。在我的调查期间,我一直在想,你的房子是怎样容易地转手买到的,怎样在短期时间内运行起来的,它又是如何像一个被抛弃的事物存在着。
RW:当马库斯与我第一次和房地产经纪人聊天的时候,我们对这个建筑有着一定的伤感。我记得它充满了怪异,闪亮的织物,和其它奇怪的材料,这些都是那个纺织品公司留下的。马库斯和我用了大约一个月查看完了这些材料,我们只是在思考。倒不是我们想要这些东西,但那是我们了解这个地方的方式。

CH:你是否对这个建筑的犹太教会堂的历史特别有兴趣,或是一些更大的可能关联到它的犹太主题?
RW:不,这只是在我买下这个房子以后发生的事。我之前并没有去找一个犹太教会堂的打算,也没有去住或去工作的意思。我感兴趣的是这个建筑中的历史的层和这个地方使用过后而被改变的状态,以及留下的轨迹。我的这个作品就是关于战后几年中突然出现的奇怪式样的建筑。

CH:我很好奇你所说的这些的意味。你是否对这种建筑非个人的特性很有兴趣?
RW:在伦敦,一些巨大的区域在战争期间被炸毁,特别是泰晤士河沿岸和半工业区。很多房子和住宅被炸平,然后又匆匆重建起来。我有些过分把这里单纯化了,但是随着大规模的重建,我们在20世纪60年代为这些建筑集合体式的住宅划上了句号,我认为这充满了象征性的希望,充满了乐观主义和好的意图,但实际上最后出现了很不一样的成果。很久以前我做了一系列名为“被毁灭的一切”(1996)( Demolished)的照片,这个作品印证了塔式大楼的类型在20世纪90年代渐渐形成。现在一些人用仿维多利亚时代的艺术风格,仿乔治王朝时代的艺术风格(mock-Georgian),来造这些威严的建筑,它们有着和这个地区周围的房子相似的外立面,但是里面的房间的宽度仍然是手臂的长度。

CH:你的新房子坐落在伦敦的东部,之前你在这里就已经做了其它方案。我想知道是什么激起了你对这个区域的兴趣,特别是附近的那个哈穆雷兹塔。
RW:16年前,我结束了在布莱赖顿(Brighton)的学习,就搬回伦敦了,一直在这个地区住到现在。周围邻近处的哈克尼和哈穆雷兹塔(Hackney and Tower Hamlets),也许显得有点破败和不和谐,但对我来说,它们是我的素描簿。它反映了伦敦的一个伟大的剖面,让这个地区变得很奇妙——这是盛着世界的汤的大碗。有大型的亚洲团体,犹太人团体,加勒比黑人团体,和土耳其与塞尔维亚团体。我发现它是一个非常富有和重要的地方,充满了历史。这个地区像我的房子一样,在近期经历了重大的改变。它原本是老伦敦东区(East End)贫民窟的一部分,而现在它变得更贵族化了。

CH:你古根海姆的作品是受德国柏林古根海姆(Deutsche Guggenheim Berlin)的特别委托而作的,你的展览将在毕尔巴鄂古根海姆美术馆(Guggenheim Museum Bilbao)和纽约的所罗门.R.古根海姆美术馆(the 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举行。你的很多作品是关于建筑的,当你为委托的方案而工作的时候,你是不是自然就考虑到了这些展览地点?
RW:哦,恐怕我已经过时了,我还认为“古根海姆”就是在纽约的那个。我才了解到美术馆已经扩大,延展开了,但是当我第一次走进古根海姆的时候,我认为弗兰克.劳埃德.赖特(Frank Lloyd Wright),建造了这个极好建筑的人,是我心目中伟大的英雄。这个圆形建筑是最杰出的雕塑方案,有时我希望它可以空下来。所以我一直在思考这个建筑,想我如何能和这个圆形建筑比赛。我想很多人很难这么做。我还大致考虑了其他古根海姆建筑。德国柏林古根海姆是一个狭长的画廊。它很美,但并不像纽约或毕尔巴鄂美术馆那样很独特。
起初,我思考了我如何能将这些不同的古根海姆建筑联系起来。然后我想:“为什么我不把自己的建筑带去美术馆呢?这比其他方式要好多了。”这就是我使用自己房子的原因了。

CH:从你所说的来看,作品“无题”(单元式房间)【Untitled (Apartment)】将最直接地关联到德国古根海姆美术馆的空间。“单元式房间”和画廊的空间都是狭长,几何形,不加修饰的。“单元式房间”体积也很大,将刚好适合画廊的空间。
RW:展览在那里首次举行真是太好了,因为“单元式房间”和画廊空间很绝对地联系在一起。尽管我不喜欢纸上谈兵地去做一个展览计划,但我想“单元式房间”将在画廊中显得有点象一个迷宫。你可以在作品中绕行,但是你不得不走回去,然后绕其他的路。因此你将不会真正看到整一件作品。

CH:作为一个艺术家,在你创作的时候,你一定对很多关注点深入思考过。当你创作这件作品时,有没有一件事情让你特别的关注呢?
RW:对我来说,“单元式房间”有太多事要做了,我要解决如何雕刻一个很多房间的单元住宅,并展示这些空间,而在这些房间之间还有墙壁。当我制作“房子”(1993)(House)这件作品时,我们不能把美术馆原有的墙和楼层敲掉,所以不得不在空间中把它们留下来。但是随着“单元式空间”的开始,一切围绕着建筑元素和移出剖面来雕刻。所以当你看这件作品时,房间之间有一个空间,那原本是墙的地方。我们6个月不停地雕刻,做出这个空间。这件作品的非凡和瞩目需要背后的熟练的操作和疯狂的身体力行。这就是我如何去考虑它的过程。

CH:那么这是你第一次让墙间隔存在在房间之间吗?
RW:是的。特别是当建筑本身还没有真正被设计出来的时候 ,“单元式房间”将因此会有这些非常怪异的裂口。你会看见这些狭窄的实体周围的空间,并会瞥见原来就在的灯和灯的开关。有很多电的元件你看不到,但是相信我,它们在那儿,因为普通的建筑里都会有。这些细节对我很重要。我能肯定自己是真诚地在做一切。

CH:你和我提到“单元式房间”不太寻常,因为它有天花板。你能详细说明一下吗
RW:当我考虑做“单元式房间”时,我很清楚我想要它成为一连串的立方体,它们相互结合,所以它们必须要有天花板。所有的电灯组件也都是作品的一部分。所以当你从上面看这件作品时,会发现一种肚脐形状,沿着走廊从灯具处会看到一串锯齿状缺口。

CH:你为古根海姆做的其他作品,“无题”(地下室)【Untitled (Basement)】,是你做的第一件关于楼梯的作品?
RW:是的<
[沙发:1楼] 嘿乐乐 2008-10-08 21:41:21

注释:

浸信会(Baptist):又称浸礼会,基督新教主要宗派之一。十七世纪上半叶产生于英国以及在荷兰的英国流亡者中。当时属清教徒中的独立派。反对给儿童行洗礼,主张教徒成年后方可受洗,且受洗者须全身浸入水中,称为“浸礼”,故名。并主张独立自主,反对英国国教和政府对地方教会的干涉。各地方的浸信会并不受一个中央的总会管理,而都是各自独立、自主和自治;浸信会传入美国后,自1836年起派传教士到中国。1845年,美国的浸信会分裂成美南浸信会和美北浸礼会。目前存在于各地区的浸信会联会(例如:中华基督教浸信会联会、香港浸信会联会、马来西亚浸信会联会等),并不是管理各地方浸信会的组织,而是由各地方浸信会自由加入,目的在协调共同事工的推动。

犹太教六芒星(Stars of David):大卫星(即六芒星,又名大卫之盾、所罗门封印、犹太星),是犹太教和犹太文化的标志。不过它和大卫、所罗门没有关系,六角星最初出现在12世纪的犹太文献中,由于十字军东征的关系,在西班牙(被摩尔人统治)的犹太人接触到这个符号,并且被运用到拉比们提倡的神秘主义(Cabala,也作Kabbalah-喀巴拉,圣典为 《光辉之书》-《Sefer ha-Zohar》)中,作为男性和女性能量的象征-女神Shekina结合的标志,Shekina的名字来源于Kali Ma的Tantrism派冠名Shakti Kali,因此六角星被犹太人理解为“神”(上帝)和自己的女性的一面Shekina完全结合的神圣标志。为了加强宣传的力度,拉比们也宣称在约柜中两块 “十戒”石版旁放有“绘制一对男女以六角星形姿态紧紧相拥的图样”,这是一种宗教欺骗。六角星成为犹太人的统一标志,是在17世纪。


拉比(rabbi):犹太教负责执行教规、律法并主持宗教 仪式的人。原意为教师,即口传律法的教师。古代原指精通经典律法的学者。2~6世纪曾作为口传律法汇编者的称呼。后在犹太教社团中,指受过正规宗教教育, 熟习《圣经》和口传律法而担任犹太教会众精神领袖或宗教导师的人。自耶路撒冷圣殿被毁后,拉比遵循法利赛派著作精神,根据口传律法经典及评注文献观点,逐步演绎一整套敬神作人的准则。以此规范的犹太教亦称拉比犹太教。拉比在犹太教各派内的职责是主持礼拜,参加婚礼、受诫礼、丧礼、割礼等;讲解教义,劝导信 徒,督察青少年宗教教育;出席律法裁判庭,审理私人身分法案件。现代拉比还参与社会和慈善工作。以色列设有拉比院,有两位大拉比,分别代表西班牙系和德系。

《被忘却的伦敦犹太教会堂》(The Lost Synagogues of London)和彼得.兰顿(Peter Renton):
此书图文并茂,回顾了从中世纪到英国重新接纳犹太人直至今天的伦敦的犹太教会堂。它记录了它们的开始到最后的死亡,这些犹太教会堂的公理教会的历史。
彼得.兰顿博士是医学大学院和皇家整形外科医院的放射线学者顾问,伦敦大学院名誉高级讲师。他有一个习惯,即是收集每一本关于犹太教会堂和犹太教会建筑的书,还自称自己是一名犹太教会虔诚的会员。
译自:http://www.tymsder.co.uk/synagogue.htm

“被毁灭的一切”(1996)( Demolished):是怀特里德第一个版画作品。(资料和翻译稍后)
“被毁灭的一切”是怀特里德第一个系列的版画作品。它们由一套12张的建筑摄影作品感光丝印而成,这些在Hackney的大楼1993年10月至1995年6月建于伦敦东区,目前正遭到破坏。四张摄影作品分别在遗址前的三个方位拍摄。怀特里德的版画作品和他的雕塑有几分相似,都是在提示人类在它者身上的印记。翻制这样的母版/模具象征了复制物形成过程里,进行复制的人和被复制物里包含的东西,二者之间的关系。这些塔楼使社区里的交流疏远,也展现了贫困的一面,同时唤醒了伴随其中数不尽的生活记忆。为雕塑翻制的第一模子往往会使用特别经久耐用的材料,这样的过程适用于描述过程和因而对之发生作用的物体;版画需要用油压印在纸或者布料上,这包含了更复杂多样技术,通常都会成倍复制——版画图像是一次成形的,正如大家所知的油性印刷。这样的方法也就应用在了照相技术上。
http://www.nationalgalleries.org/collection/online_az/4:322/result/0/50441?initial=W&artistId=6089&artistName=Rachel%20Whiteread&submit=1

乔治王朝时代的艺术风格(Georgian):[英]乔治一世至四世统治时期建筑、艺术或装饰的形式的;尤指一七一四至一八一一年英王乔治一世至三世时的建筑风格,以红砖加上白色石饰为主,同时也影响家具的设计。

弗兰克.劳埃德.赖特(Frank Lloyd Wright):(1867-1959),20世纪上半叶最有影响的建筑师之一。在他超过70年的建筑师生涯(从1887年到1959年)中,不仅设计了一系列具有个人风格的高质量作品,还影响了整个美国建筑的进程。直到今天,他可能还是美国最著名的建筑师。代表作有流水别墅,古根海姆美术馆,东京帝国饭店,西塔里埃森。名言:“医生能埋葬错误,建筑师却只能劝告委托人种植葡萄树”。

DAAD: Deutscher Akademischer Austauschdienst (DAAD) e.V.
德意志学术交流中心简称DAAD, 最早成立于1925年,代表德国231所高校和128个大学生团体,是目前全球最大的教育交流机构之一。 DAAD的经费由德国政府提供,是德国文化和高等教育政策的对外执行机构。作为德国高等院校的联合组织,德意志学术交流中心的主要任务是扶持德国和其他国家大学生、科学家的交换项目以及国际科研项目,并以此来促进德国大学 同国外大学的联系。它拥有一个广泛的由德语讲师、分支机构以及前奖学金生组成的网络。目前已有大约68,000名大学生和科学家接受过DAAD的资助,将近500名大学教授被派往世界各地授课。 目前,德意志学术交流中心在世界范围内设立了14个办事处,为当地提供信息和咨询,其中北京代表处成立于1994年。

戈登.马特-克拉克(Gordon Matta-Clark): (1943 -1978)是美国70年代活跃艺术家。他总是寻找被遗弃的建筑并大动干戈,而且做的是和建筑师相反的行为:他把房屋切割,在墙面和地板挖洞,或者把楼梯坎断重新组合。他对建筑的解构让我大开眼界,虽然不能身临他的作品现场,但图片中的建筑空间已经能给我奇特的体验:房屋里的元素是我们熟悉的旧元素,但功能已经是错觉,因为这些功能已经不复存在,墙面,楼板,楼梯被组合成非理智的空间,空间形式的构成是震撼的而极有美感的。是"反建筑"的代表。

布赖顿(Brighton):英格兰东南部一城区,位于伦敦以南英吉利海峡处。1783年威尔士王子(后来的乔治四世)开始保护此地,之后它成为风行的观光胜地。结合了中国和蒙兀儿式风格的皇家亭阁由着的建筑师约翰•纳许(1752-1835年)设计。人口150,200

伦敦东区(East End):东伦敦,指伦敦东部、泰晤士河以北的地区。尽管查尔斯•狄更斯和亨利•马休曾描述过的维多利亚时代建起的贫民窟在二战中已被炮弹摧毁,长期以来,这一地区仍是码头和仓库外围的工薪阶层和移民的高度密集地区

[板凳:2楼] 嘿乐乐 2008-10-08 21:43:42

图片: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4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