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评 | 张鼎:安全屋的讽喻与悖论
发起人:聚光灯  回复数:1   浏览数:577   最后更新:2018/08/14 12:37:48 by guest
[楼主] 聚光灯 2018-08-11 21:07:52

来源:凤凰艺术 王家北


张鼎:安全屋

近日,张鼎个展《安全屋》于掩体空间、怀俄明计划、金杜艺术中心同时呈现。在三个空间里,张鼎将“安全-不安全”的背反通过“监视”线索进行视觉化呈现,提示着我们安全屋的讽喻与悖论——哪有什么安全,又哪有什么安全屋?


安全屋,一般意指藏身之所。

它为阻拦危险而生,却往往将自己置于危险之地。“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老祖宗们用智慧告诉我们。

齐泽克曾在《耻辱及其变迁》中说到,现代主体的兴起,就等于亲密空间的出现:主体坚持自己是凝视的主体,通过第一时间在一个安全的、逃避他者凝视的黑暗位置上进行目睹而掌控了世界。“我目睹,但不为人所见”。这就是笛卡尔我思(cogito)的最终意味:只要我不为人所见,只要我存在的核心居留于一个逃避他者公开凝视的“亲密”空间内,我就存在着。

然而,他马上接道:“这样的免除是一个幻觉,是一道掩盖原初事实的屏幕”。近日,在中国北京,从位处CBD环球金融中心二层的金杜艺术中心,到居住型胡同深处的怀俄明计划,再到森严院墙内隐匿于历史性地下的掩体空间,艺术家张鼎设置了三个被称为“安全屋”的空间,并构成了一上、中、下依次下沉的三层结构,“其间本没有楼梯相连,但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而走着走着,观者也在被提示着,“安全”是以怎样的讽喻和悖论形式存在的。

如尼采所言,“活着就永远处于危险之中,真理永远是不可承受之重”。在全程长达8.8公里的行走中,多种现实不断在眼前重叠,在分别穿过金碧辉煌的商场、狭窄且充满异味的胡同,和严厉保安把守的大门,达到一个个所谓的安全屋后,这条摇摇欲坠的梯子不免使人对“安全”本身产生怀疑。而在每一次追逐下一个安全屋的期待里,却隐藏着某种背反:于生理层面,随着高度的下沉,千万年来人类的生存经验似乎提示着肉体在客观上的愈加安全;但于心理层面,人们却在不断下降、眼前场景从“具象”转向“抽象”而变得愈发虚无的过程中,同样渐渐模糊了心中对于安全的定义和感受。


《安全屋1#》内:昏暗的空间一个“张牙舞爪的家伙”射出一束光,打在有着6个可以跟踪运动的眼球装置上,背后是两个黑色的大音响装置,播放着一首“黑色催眠曲”;




▲ 张鼎,安全屋1#,喷塑铁板,喷塑不锈钢,桦木版,ABS塑料,3D打印光敏树脂,电机,电脑,雷达,喇叭,功放,分频器,光束灯,镜子,无线接收器,丙烯,线材,螺丝,U盘,程序,双声道声音,2018


在展览前言里,观众也被不断地提醒:三层结构并非真如三足鼎立般稳定,安全感永远是摇摇欲坠而险峻的。而张鼎通过三方展览,再次提示着当代对于“安全”的追求是如何滑向了“不安全”的深渊。那黑光与白光,进行曲、催眠曲与白噪音,更是成为了一种“半是挽歌,半是谤文,半是过去的回音,半是未来的恫吓”

“技术的背后是政治”,张培力曾在掩体空间举办展览《没有网络》时,接受“凤凰艺术”的专访中如此说道。

▲ 张鼎,安全屋1#现场视频


或许世上并不存在纯粹意义且一劳永逸的安全屋,事实上,它也并非为了绝对的安全而固守着永不出世。无论是在现实还是电影中,安全屋中所保护的人与物,却是往往具有指证、对抗并获得某种“升华”的终极目的。


同样的,安全屋也无法生长于真空之中——为了保持生存,实现“安全”,单独的一间屋子并不足够,它需要同时干粮、种子、水、药品、阳光发电,以及用于安定情绪的设置......换言之,“它”为了自我的生存,需要将自己的触手从“寄点”伸出,不停地攫取能量——在此时,它既是保护者,是被保护者,也是施暴者。

▲ 展览现场


因而,无论任何事物,如果它不能被冒犯,则必然会形成特权,并对它者的安全造成威胁。譬如,冷战时期,美苏双方曾通过庞大的核武库建立了一种“恐怖平衡”(Mexico Standoff),从而使双方在都能保证毁灭对方的前提下,保持一种微妙的和平——这表面上似乎是为了达到某种所谓的平衡与安全,实际产生的结果却是双方不断增强自身的暴力力量,并逐渐成为一种无法停步的失控——当安全异化,其背后是巨大的不安全


从这来看,通往“安全”的过程既是不断叠加的,也是不断坍塌的,也宛如薛定谔的猫一般难以被确定其究竟是“安全”还是“不安全”。而“设置安全屋”这一想法与行动也可以被视作齐泽克口中的一个“事件”,或是某种意义上的“堕落”——原有的结构被打破了,出现的却并非是静止的平衡,而是更加剧烈的震动。

▲ 《安全屋2#》所在地,“怀俄明计划”门外


《安全屋2#》,同样在全黑的空间内,一个不断转动着的长方形方块,似保险箱,其中两面箱体上安置着门把手,似乎可以打开这个巨大的“家伙”,另外两面上则安装着墨镜,似一个黑衣人,在不停地巡视着他的四周;



▲ 张鼎,安全屋2#,喷塑铁板,方管,油漆,伺服电机,减速机,轴承,轴承座,齿轮,电控柜,线材,墨镜,不锈钢,门把手,螺丝,2018


在这个全球化与反全球化,多元主义与民粹主义,去中心化与中心化此消彼长的时代,这种悖论时刻存在,而“安全”及“安全屋”的形式也并非局限于一种“屋子”:在著名游戏及电影《生化危机》中,“安全屋”的同义词“保护伞”,是一家国际超强垄断企业,为了达到在政治、经济与军事上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并始终保持着丰富而良好的社会形象,最终成为《生化危机》系列作品中最大的反派;而在生活中,“舒适区”是日常化的安全屋,微信分组被当作规避危机的手段,其本身却就是危机之源。

▲ 保护伞 公司


在张鼎的视觉化呈现中,“安全屋”指向了摄像以及被监控的世界:“我们处在摄像头很多的环境中,但我们是不是真的获得了安全感?”

▲ 张鼎,安全屋2#现场视频


但即便据 IHS Markit 最新数据显示:中国在公共和私人领域共装有1.76 亿个监控摄像头,预计三年内这个数量将会增加到 6.26 亿个。除此之外,对于“安全”的指涉也应该超出张鼎的“监视”线索,而如“安全屋”本身一般生出密密麻麻的枝丫——从物理层面的安全到精神层面的安全,从真实的安全到虚拟的安全,从性别的安全到人工智能的安全......

在这个焦虑肆虐的时代,我们也许会惊讶地发现,不只是没有安全的对象,在公共话语领域里也甚至已经没有一个“安全”的词汇——一切都在变化,而话语与思想也在浪潮中不断被扬起又跌落。

而在美国哲学家、超个人心理学家肯·威尔伯看来,社会文化的规范或核心是他所认为的普通人可以达到的第五阶段,在这个阶段,人们获得了貌似“安全”的许可证,但它却是有限度的,而无法真正被超越其上——“社会创造了一种微妙的压力让你发展到这个层面,如果你没达标,你会被认为是发展迟缓的。但它也会产生一个同样强大的压力让你不要超越到这个层面之外。第五阶段的这股磁力同时牵扯着两边——拉升在它之下的,拖拽在它之上的。发展更高的阶段,你得靠你自己。你必须与社会规范相抗衡。”

这在《安全屋》中产生了一种隐秘的共和,张鼎挪用了广场上的公共硬件设施元素(华灯)来设置结构。这三部分都与安全系统有关,但又有实用价值。从这种广场公共硬件设施的历史来讲,它以前只是广场的照明系统,但现在又是一个安全的监控系统。


掩体空间里,呈现的是《安全屋3#》,与前两者不同,这个本来全黑的空间,艺术家在五个房间内分别放置了5件灯光加声音装置,强光将空间照射的一览无遗,音响播放的是五声部白⾊空间交响乐,每一个小时循环一次。

▲张鼎,安全屋3#,铝板,铝型材,桦 板, 叭,功放,分频 ,低频 极灯,线材,螺丝,U盘,五声道声 200 ( ) x 202.4 (宽) x 49.2( ) cm x 5件,2018


如今,关于“安全的焦虑”所指涉的意义已经发生改变,通往“安全”的道路险峻且荆棘遍布。但同时,就像“怀俄明计划”发起人李博文在《躲进小楼》一文中所说的,“如果我们能够达到一种绝对的封闭,那谁又需要什么安全感呢?”

《安全屋》于2018年8月4日开幕,而在143年前的当日,丹麦童话作家安徒生逝世。伴随着是起点也是终点的掩体空间里那在白光下层层递减的声音,点燃火柴的小女孩与穿着新装的皇帝的哀叹声似乎仍在其中回响:“哪儿有什么所谓的安全,又哪儿有什么安全屋?”


关于艺术家

▲ 艺术家张鼎


张鼎,1980出生于中国张掖,生活工作于上海。


张鼎的艺术实践主要以个人项目的方式呈现,常包括录像、装置、绘画和现场表演等等。从《工具》 (2007)开始,围绕着感官与意志的强度,项目现场构建起一个个荒诞而充满对抗性的场景, 这些 场景常常又构成了一种深层的社会隐喻,它们可被看作一系列对舞台场域氛围的解构。场景的置换借力于我们与我们并不完美的感官意识之间的对抗,引发心灵的异置。


当现场表演在《开幕》(2011)中⾸次出现,并延续至《一场演出》(2014),所有的因素混合而产⽣的化学作用使现场成为情绪氛围扭合而成的雕塑。《龙争虎⽃》系列张鼎更开始尝试开放艺术家⾃我的工作方式创造更多可能——在伦敦当代艺术学院(2015) 26组风格截然不同的音乐人受邀合作,在旋转镜屋中彼此即兴表演接受挑战; 在上海chi K11美术馆(2016)这种挑战被空间的变幻结构及中国音乐⼈的加入⼀一再升级并延续至新加坡。

2016年,《⻛卷残云》项目将外滩美术馆转换成金色监狱,直播了150位VIP晚宴的现场事件。同年,他成立艺术厂牌“控制俱乐部”,以极客、音乐、巨型声⾳视觉装置等等,建立控制与反控制的某种聚会方式,首个项目呈现声音装置群与传奇音乐人王凡的合作,在废弃的百年建筑中进行。 2017年,张鼎再次回到画廊空间,在⾹格纳上海制造一个巨大的漩涡......


展览信息

张鼎:安全屋


艺术家:张鼎

展览时间:2018年8月4日至9月4日

展览地点:金杜艺术中心、怀俄明计划、掩体空间

[沙发:1楼] guest 2018-08-14 12:37:48
好!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4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