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简史》作者赫拉利:免费信息是个极度危险的理念
发起人:另存为  回复数:0   浏览数:315   最后更新:2018/08/08 09:10:53 by 另存为
[楼主] 另存为 2018-08-08 09:10:53

来源:界面  Andrew Anthony


尤瓦尔·诺亚·赫拉利:冥思可以帮人缓解压力,但决不是令人类摆脱一切难题纠缠的万灵药。 摄影:Antonio Olmos


尤瓦尔·诺亚·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是来自以色列的历史学家,曾出版过两本畅销书:《人类简史》考察了早期人类的历史,《未来简史》展望了我们作为一个后-人类物种的前途。他的新书《21世纪的21大教训》(21 Lessons for the 21st Century)则侧重于探讨眼下正困扰着我们的诸多难题。

你现在可以说是一位非常成功的公共知识分子了。国际上的承认在哪些方面改变了你?

尤瓦尔·拉利:我的时间比以前少多了。我现在满世界跑,参加各种会议和访谈,基本上在重复一些我早就想明白了的车轱辘话,用来研究新问题的时间越来越少。区区几年以前,我还是个专攻中世纪史的不知名教授,全世界听众加起来也只有五个人左右,只有他们才会看我的论文。所以现在我所处的这个位置是很惊人的,随便写点什么都有数以千百万计的潜在读者。

在判断什么是当今最紧迫的问题时,你是如何着手的?

尤瓦尔·赫拉利:其实很简单,这本书意在与公众对话,因而写作难度不高。它的内容大部分就是我在访谈和公开亮相的时候经常被问的那些问题。我前两本书主要关注人类的长时段过去以及长时段未来。但你没法活在过去或者活在未来。你只能活在当下。这么一来,除了基于这些长时段的洞见来诊断一番眼下的移民危机、英国退欧或是假新闻之类的现象,你还有别的话可说吗?

你认为人们是否真正理解了眼下方兴未艾的生物技术与信息技术革命的确切意义?

尤瓦尔·赫拉利:五年前人工智能听起来还跟科幻小说差不多。哪怕学术界和私营企业家多少意识到了它的巨大潜力,但你在政界和公共舆论当中却听不到什么相关的讨论。接下来有几个国家的政府开始对事态的发展有所意识了。令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中国第一个注意到了人工智能的潜力。我认为,这源自于他们从工业革命以来的国家创伤记忆,之前他们错过了火车,被远远抛在后面并且有着惨痛的教训。他们将会不惜一切代价让自己走在人工智能革命的最前沿。大概从去年以来,欧洲人和美国人也开始留意人工智能了。如今我们已经开始迈向全方位的人工智能“军备竞赛”,这是相当不好的现象。

为什么自由主义尤其受大数据的威胁?

尤瓦尔·赫拉利:自由主义基于以下假设:你对自己的内在感受世界、思想和选择有优先权,任何你之外的人都没法真正理解你。这解释了你为什么感到自己不仅是生活中的最高权威,在政治和经济领域里也是如此——选民知道得最多,消费者总是正确的。即便神经科学告诉我们没有自由意志这回事,在实际生活中它仍然是有意义的,因为没人能理解和操纵你心底的感受。但如今生物技术和信息技术与神经科学的结合越来越紧密,在每个人身上产生海量数据并拥有进行高效处理的能力,意味着我们已非常接近于一个临界点:某个外部系统比你自己更懂你的感受。我们已经看到,过去一阵子假新闻的肆虐已经初步显现出了这种端倪。

假新闻是一直都有的,但这次的区别在于,你可以知道某一特定个体的各种偏见,因而可以针对该个体来量身打造故事。信奉自由意志、相信自己的感受代表着某种神秘的精神能力的人越多,那他们就越容易被操纵,因为他们坚信自己的感受不可能是被某个外部系统刻意制造出来或受其操纵的。

《21世纪的21大教训》


你的写作风格简洁而明快,是否仍然有读者会误解你?

尤瓦尔·赫拉利:是的,为数不少。这倒可以理解。某些时候这是因为他们根本不打算认真理解。另一些时候则是因为很多问题比较新颖、复杂。我不认为读一本书就能完全弄清这些问题。这是科学家群体的责任,当他们面对公众发言的时候,尤其需要尽可能做到清晰。但我从不幻想每个人都能如我所愿地理解我写的东西。

你曾经说过,如果一个人想获取好的信息,就要为它花更多钱。硅谷的格言是“信息天生想要免费”,某种意义上讲线上的新闻业就遵循了这一点。这是否是明智之举?

尤瓦尔·赫拉利:免费信息的理念一旦和新兴产业结合在一起,那将是极度危险的。如果免费信息多到唾手可得,你还怎么吸引人们的注意力?这成为了货真价实的商品。如今,吸引人们注意力的竞争尤其激烈——然后把它卖给广告商和政治家之类的群体——炮制一批又一批耸人听闻的故事,根本不考虑真假或相关性。部分假新闻固然来自俄国黑客的操纵,但绝大部分只是源自错误的激励结构(incentive structure)。炮制一个不真实的、耸人听闻的故事并不会遭到惩罚。我们在衣食住行上方方面面都追求优质,在信息上为何不也这么做呢?

我们生活在一个前所未有的变革时刻。人类是否天生就能适应这样的急剧变迁?

尤瓦尔·赫拉利:我们必须得观察一阵子才能下定论。我最担心的问题是心理方面的——也就是我们是否有足够强的心理承受能力(psychological resilience)来挺过如此级别的变迁。过去两个世纪以来变革的速度一直在加快。我的祖母已经93岁了,但她身体仍然很好。总体上看我们的生存能力不弱。至于今后能不能继续这样,那谁都保证不了。我们必须在加强人的心理承受能力方面投入更多的资源。

冥思(meditation)对你来说有什么意义?它为什么重要?

尤瓦尔·赫拉利:对我来讲,它是理解现实的途径——首先是关于我自己的现实,其次是关于世界其余部分的现实,而无需任何故事、虚构小说或是神话。它无非就是去观察什么事情真正在发生。对我而言最重要的问题是,如何说清现实和虚构之间的区别,这正是冥思在我生活中占据如此重要地位的原因。至于它对别人有多重要则见仁见智,取决于个体差异。我新书里的最后一章要更私人化一点,主要讲冥思。我比较担心,人们会觉得我在主张冥思能解决我所提出的一切问题。它当然可以帮人缓解压力,但决不是令人类一劳永逸地免于难题纠缠的万灵药。

9月份你会跟娜塔莉亚·波特曼一起在伦敦做访谈,对此你如何看待?

尤瓦尔·赫拉利:这算是个有趣的点子。她不只是电影明星,更是个相当有学养的人,具备科学和心理学的背景。与同时涉猎这两个领域的人对话会十分有意思。我觉得,她眼里的世界也许会非常与众不同。

如果人们把你当成通晓一切的智者或者先知,你是否会在意?

尤瓦尔·赫拉利:当然会的,需要强调的是,我并不知道所有答案,至少大部分答案是不知道的。人天生就希望能有个告诉自己一切答案、事无巨细地指引自己该怎么做的人,我对这种天性再熟悉不过了。但我肯定不是那种人。有鉴于此,我希望人们不要把我的书当成绝对不会出错的21世纪生活指南来读,而是要把它看成一张问题清单。你在跟别人争论之前是没法知道答案的。因此我们首先需要来一场辩论。

(翻译:林达)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8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