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里德·勒登特访谈 | 一种视觉游戏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0   浏览数:170   最后更新:2018/07/31 19:41:25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18-07-31 19:41:25

来源:狮语画廊


锵锵 2018 女性艺术家联展 VI

Soft Power 2018 Female Artists' Exhibition VI

思维风景: 英格里德·勒登特个展

Mindscapes: Ingrid Ledent Solo Exhibition

(视频 | Video)

中文版 | Chinese Version

英文版 | English Version


狮語画廊十周年重要活动之一、 “锵锵2018 |女性艺术家联展”之英格里德·勒登特(INGRID LEDENT)“MINDSCAPES思维风景”在狮語画廊上海空间隆重呈现,展览是SOFT POWER群展的第6回,展览呈现当代著名版画艺术家、国际版画联盟主席英格里德·勒登特在版画领域的艺术探索。


她挑战了媒介的界限,打破了对于传统版画使用材质上的单一性,将印刷技术、计算机、视频、音频和装置相结合,延展了版画的当代性探索可能性。


内容=过程、过程与内容相互影响,英格里德强调尊重与传承版画制作过程与手工性,而通过印刷技术的再现性,在打印过程中,这种“重复”被相互分层,从而形成新的视觉形式,从而将版画的重复性转化成为其创作的唯一性。

时间是英格里德创作基本主题,受到柏格森时间观念的影响与哲思,她试图留住“可持续的时间”;身体/皮肤是英格里德视觉图像的基础,也可看作她的“自画像”,这些随着时间变化的身体皮肤及图像,可视的、不可视、可测量的、不可测量等种种元素,都被她定格在同一画面中,不仅蕴含冷静而克制的抽象美学,又呈现出丰富神秘的色彩与细节。


现在的感知与过去的记忆,多重现实都共存于一个持续的空间中相互融合,纵观整个展览,就有如英格里德为展览主题选择并不存在的单词“MINDSCAPES”一样,这可视为是艺术家想展现的思维风景,又或者,是一种视觉的游戏。


对话英格里德·勒登特



狮語画廊:石版画的制作与印制工艺比较复杂,最初在创作时,为什么选择石版画的制作方式?

英格里德·勒登特:我从小就喜欢绘画。从九岁开始,我就上周末学校学画画。中学的时候,我每天傍晚都会上夜校,当时我便学习了各种绘画技法,也同时接触到了版画。十四岁的时候,我创作了生平第一幅石版画,从那时起我便深深爱上了石版画技术。

我喜欢手工劳动。在印刷过程中的重复运动对我来说近乎一种冥想。它也让我放松。

我也很喜欢版画创作中必具的思维分析。

狮語画廊:这是否也有偶然的一面?有艺术家可操作的和偶然性的存在?

英格里德·勒登特:当要在石版画中制作带有颜色的图像时,就像在任何其他印刷技术中一样,首先必须进行颜色分离。这就是我所说的思维分析的用意所在。每种颜色都需要被绘制在不同的石头上。每幅单独的图像被叠加在一起之后,会形成一幅与这些单独图像的视觉效果完全不同的,完整的原始图像。

这些单独图像并非有意识地被创作的,它们是颜色分离的自然结果。

这些单独图像并不能独立存在,但这正是我运用它们的方式:我运用这些并非有意识地创作出来的图像,叠加以创作新的图像。


狮語画廊:这种未知的可能性是否可控?

英格里德·勒登特:我将概率转化为可能性。

通过利用版画创作中的偶然性,新的巧合和灵感会随时诞生。我会通过经验来控制这种偶然性,会把这些新的发现作为灵感继续创作下去。


狮語画廊:版画创作的特性是重复性,您如何从这一特性中创作中唯一性的作品?

英格里德·勒登特:重复性正是版画制作的主要特征。通过重复性,艺术家可以制作重复的版数、相同的图像。

然而,我运用这种重复性来创造独特的作品。我可以在同一张纸上以重复的方式印制图像,或者在从前印制的不同图像的基础上,继续印制图像。

我以不同的方式探索重复性。它不再仅仅用于复制,而是被作为一种实验艺术媒介,专注于创造独特的当代艺术作品。

英格里德·勒登特  片段 25A (局部)  石版画, 电脑印刷  73.5 x 159cm  2016

Ingrid Ledent, Fractions 25A (Detail), Lithography, Computerprint, 73.5 x 159cm, 2016

狮語画廊:您曾提到过柏格森的“时间”观念对您创作有所影响,“时间”也是您创作的主线,如何将“时间”融入自己的创作中?

英格里德·勒登特:版画印制是内容本身,也同时是概念的一部分。我常常在从前印制的图像的基础上印制新的图像。通过印制新图层,我为图像赋予了新生命——也许这些图像在未来还会得到更多新的层次。这代表了时间的“绵延”,一种将过去延续至此时此刻的持续记忆。

我利用自身皮肤的图像作为时间流逝的隐喻。

此外,我还使用尖锐的黑色线条和点状图案,一方面出于审美上的考虑,另一方面作为可被测量的“物理时间”的隐喻。


狮語画廊:就像隐藏在画面中时间的密码?

英格里德·勒登特:对。这是一种视觉游戏,时间也是一层层、一点点消磨,再一层层叠上去,这是一种时间的耐性。


狮語画廊:您作品有两种常出现的颜色,红色和黑色,为什么有这种偏好?

英格里德·勒登特:红色是最代表我个人的色彩,也是深度的、最打动我内心的色彩。黑色则是石版画创作中最常用的颜色,因为石版画绘制中所有材料都是黑色的,当然,选择黑色也是出于审美上的考虑。我创作都是以内容为主,但也我不舍弃画面性,所以虽然红黑色是非常主观的选择,但却是最能代表我的。所以红、黑色是我的标志,也许我也说不清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想法,但我只要闭上我的双眼,我就会看到这两种色彩,这些就相当于是我自己头脑里的场景。

英格里德·勒登特  片段 25A   石版画与电脑印刷  73.5 x 159cm  2016

Ingrid Ledent, Fractions 25A, Lithography and Computerprint, 73.5 x 159cm, 2016


狮語画廊:本次展览的空间给您哪些挑战?在展览空间中您如何呈现作品的线索?

英格里德·勒登特:第一个和第二个房间是我的旧作,受到柏格森时间观念的影响,我把过去的时间带入现在,展现物体在时间流逝中的状态,所以这两个房间的创作延续了十多年,这些就相当于我的自画像,在每个空间的自画像,体现人、包括我自己在时间流逝中的感受。第三个房间呈现的是新作,无论是装置作品,还是视频,都体现在当下混乱的状态中我脑中的场景,也是这次的展览主题“Mindscapes”。


狮語画廊:“MINDSCAPES”是您目前心理状态的一种写照?

英格里德·勒登特:很多外在因素会改变艺术家的内在,这些装置也隐喻着随时可以改变的想法、思维的改变。这是目前的一个思想状态:时间流逝,而思想也在随之改变。


狮語画廊:在您看来,内容或技术哪个更为重要?

英格里德·勒登特:内容是主要的,技术是次要的。艺术作品需要强有力的内容,如果没有掌握技术的话,便无法表达内容。我喜欢钻研技术。然而,掌握技术本身不必然等于就能够创作好的艺术作品,技术只是必要的工具。

英格里德·勒登特  思维框架 (局部)  装置  尺寸可变  2018

Ingrid Ledent, Mind Frame (Detail), Installation, Variable Sizes, 2018


狮語画廊:您最近也是担任着上海美术学院的教学工作,在版画教学上,中西文化语境的学生教学是否有所不同?

英格里德·勒登特:中国是版画创作的摇篮,拥有持续好几个世纪的木刻历史。 然而,就石板画而言,我在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与如今就任的上海美术学院共教授了35年的石版画技术,实际是来自西方的技术,它只有几个世纪的历史,而且在中国并不常见。

我的中国学生渴望学习、努力学习,而且学习得非常快。有趣的是,他们使用这种来自西方的技术,不是为了模仿西方版画,而是为了创作非常尊重自身文化之根的作品。


狮語画廊:版画艺术在技术上一直伴随着印刷术而发展,尤其是在西方现代艺术的潮流中,当代版画风格发展与版画技术休戚相关,您如何看待版画的未来可能性?

英格里德·勒登特:人们曾经担心,由于新的数字印刷技术不断发展,传统的版画制作可能会消失。但眼下我们在年轻艺术家中,可以看到一种新的、相当鼓舞人心的倾向。许多人正想要重新学习版画的传统方法,——统技术正在复兴。

令人惊奇的是,在石版画领域,年轻一代的艺术家和版画家,正在以创新的思想和新的想法探索这种媒介。

这种建设性思考和行动的趋势、对技术本身无限可能性的足球,以及对技术的当代实验性的运用,将激励创新,也将保证石版画的光明前景。这让我很开心。

英格里德·勒登特  思维框架 (局部)  装置  尺寸可变  2018

Ingrid Ledent, Mind Frame (Detail), Installation, Variable Sizes, 2018

英格里德·勒登特  思维框架 (局部)  装置  尺寸可变  2018

Ingrid Ledent, Mind Frame (Detail), Installation, Variable Sizes, 2018

英格里德·勒登特  思维框架 III  石版画与电脑印刷  74 x 30cm  2018

Ingrid Ledent, Mind Frame III, Lithography and Computerprint, 74 x 30cm, 2018

英格里德·勒登特  思维框架 II (局部)  石版画与电脑印刷  65 x 165cm  2018

Ingrid Ledent, Mind Frame II (Detail), Lithography and Computerprint, 65 x 165cm, 2018

英格里德·勒登特  Z.T. 2010 III (局部)  石版画与电脑印刷  28 x 47cm  2010

Ingrid Ledent, Z.T. 2010 III (Detail), Lithography and Computerprint, 28 x 47cm, 2010

英格里德·勒登特  思维框架 (局部)  装置  尺寸可变  2018

Ingrid Ledent, Mind Frame (Detail), Installation, Variable Sizes, 2018


艺术家简介 | Artist Introduction


英格里德·勒登特

Ingrid Ledent

英格里德·勒登特 (b.1955)

英格里德·勒登特(Ingrid Ledent),1955年5月27日出生于比利时-布拉斯哈特,现任上海美术学院特聘教授,国际版画联盟主席。1973-1978年期间,她在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学习自由图像专业。在比利时版画大师高登(G . Gaudaen)、范雷默特尔(W . Van Remoortel)和范鲁斯梵(J . Van Ruysseveldt)等人的指导下学习木版画、石版画和蚀刻。1978-1979年期间,她来到捷克斯洛伐克的布拉格,受鲁道夫·布洛林(Rudolf Broulim)的指导,在应用艺术学院(u.m.p.r.u.m)专攻石版画学习。1981年在安特卫普获得国家高等艺术类研究所奖。从1984年至2016年,担任比利时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版画系教授,并任纯艺术部门主任。


她是国家和国际比赛的评审团成员,在世界各地举办了个人和团体展览。除了比利时,她还在奥地利、巴西、加拿大、中国、克罗地亚、捷克、爱沙尼亚、芬兰、法国、德国、匈牙利、日本、波兰、罗马尼亚、俄罗斯、斯洛文尼亚、南非、韩国、瑞典、乌克兰、英国、美国等国家展出过自己的作品。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3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