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开西方,女性绘画新期待的可能-观宋琨“昔珈-忘川”
发起人:art-bon-bon  回复数:5   浏览数:2065   最后更新:2008/10/13 02:46:43 by guest
[楼主] guest 2008-10-08 11:05:43
明明是非常西式的思维,语言,材料。
忽悠都不会。
[沙发:1楼] guest 2008-10-12 18:52:19
她其实是很简单的人,近乎文盲,所以才做这些
[板凳:2楼] guest 2008-10-12 23:48:46
沙发、板凳,说点有意思的吧-----我觉挺不错的!天王们十余年一尘不变你们也没说啥。莫非真的是怕富人?!
[地板:3楼] guest 2008-10-13 00:18:45
很喜欢她以前的作品。。。现在的很学生气。。。可惜了。。期待以后的。。
[4楼] 兰皮 2008-10-13 02:46:43
避开西方 笑话 笑话
[5楼] art-bon-bon 2008-10-08 11:05:45

来源:ArtForum


宋琨的个展“昔珈-忘川”以一份对于“子在川上”所发出之喟叹的忘却的淡然,为我们提供了一种关于女性绘画的新期待的可能。

在传统的绘画中,女性的绘画资源文本是非常有限的。所以,女性之于绘画,在面对传统时,是有着极深的孤独感的,这一点在中国表现得尤为突出。这样就容易使得女性绘画的目光更多的放到西方的传统中去,而这又会随之产生一种严重模仿的危险,这就愈发使得女性绘画感到了孤独,成为了一种恶性的循环。而宋琨的高明,正在于她巧妙的避开了这种危险,转而去关注对于自我内心的发掘。

此次展览在一个昏暗的展厅中通过灯箱、绘画的闪亮布置,为我们呈现了一个女性画家的个人情感空间。这种对于个人情感的公共呈现是一种令人迷幻的沉醉,如作品《大象,今年迷笛音乐节的主题是“宽容”》通过对于奔跑的大象的描绘,十足的勾起了我们对于迟到迷笛音乐节的渴望与期待;这种呈现还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感伤,如作品《再次重返游乐场,只剩下我和小恐龙》则以一个个人化存在的过去,在回忆中找回了失落的情感。另外,《母性之难》则是以一个女性的视角展开了对于母性的自我话题的探讨与追问。展览的最后,作品《旅行》更是以一种对于日常生活细节的凝固,为我们呈现了一个个乘火车旅行的短暂瞬间。这种对于时间的消逝的忘却,正是对于展览主题的最好回应,也为我们找到了通往艺术家内心情感的道路。

然而,这种对于自我内心的表述又有多少是完全或者说真切的呢?艺术家所呈现给我们的只是关于她内心事物的镜像表现罢了。这种个人情感公开化的悖逆性隐蔽成为了一个矛盾,但是或许正是这种矛盾的诗性张力在吸引着我们去审视这个展览,去期待她更多的作品。 


点击进入个展现场!!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