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群被大画廊“偷偷挖去”?引诱艺术家“转会”,怎样才不算越界?
发起人:八卦连环掌  回复数:0   浏览数:310   最后更新:2018/07/20 15:40:51 by 八卦连环掌
[楼主] 八卦连环掌 2018-07-20 15:40:51

来源:artnet


ART021艺博会上,一件朱德群的花瓶作品(作于2007-08年间)。图片:Image via Marlborough Gallery

艺术画廊通常在维护自己与艺术家的关系时有着极强的保护欲,这一点已不是什么秘密。不过,一家国际性大画廊和一家知名度较低的法国画廊间所进行的一场马拉松式的官司却为艺术圈残酷的竞争带来了新的定义,而且在审理期间所牵涉到的艺术家也已经离世。

美国联邦上诉法院很快就将对这起发生在巴黎Enrico Navarra画廊和国际著名的马伯乐画廊(Marlborough Gallery)之间的经典之战做出判决。Navarra画廊控告马伯乐用不合理的手段介入了他们与华裔旅法画家朱德群之间的合同,并深深地伤害了画廊的交易过程。

这样一起经历了十年之久、横跨欧美两陆的纷争也对今天这个日益壮大的艺术市场提出了一些非常有价值的问题:当画廊和艺术家进行合作时,双方应该互相负有怎样的责任?另一家竞争画廊若是想要引诱艺术家转投自己的画廊,他的所作所为怎样才不算越界?那些常规的传统竞争在何时成为了不公平的干涉行为?

案件的来龙去脉

在案件于2010年扩散至纽约之前,两家画廊间的争议其实始于2007年的巴黎。数年内,法院曾多次作出非一致裁定(split rulings),并当场驳回了其他主张。尽管诉讼的最后判决日期还未确定,但熟悉这一案件的专家们表示很有可能在今年夏天前法院会作出最后判决。

两家画廊和各自的代理律师都拒绝对案件的进度发表评论。但大量的法庭文件已经能为我们大致勾勒出整个诉讼的情况。

“双方对事实材料中的内容并没有达成很多一致性,”美国地方法院法官Kimba Wood在去年4月的判决引文中写道。

事件起源于2003年,当时与吴冠中、赵无极两人一起被视为三大旅法华裔艺术家之一的朱德群和Navarra画廊、法国La Tuilerie陶瓷厂达成了一项创作生产协议,生产一系列瓷器盘子。

根据协议,La Tuilerie工厂将把朱德群的24张手绘原稿生产出1152件限量版的瓷盘。这些盘子将分给朱德群、La Tuilerie和Navarra画廊用作展示和销售。

Navarra画廊同意以每年分三次付款的方式,支付给朱德群14%的销售版税。这些出售的陶瓷盘价位每件在1300欧元(圆盘)到1600欧元(方盘)之间,而朱德群也同意在工厂进行正式制作前的每个试制版盘子上签名(这里艺术家的签名被称为“bons à tirer”,法语里表示“同意印刷”的意思,而在法庭文件中这通常指由艺术家认可的、可交由正式制作的试版品。)

这笔交易所涉及的金额相当庞大。根据上述方法来计算,如果这些盘子都以最低价出售,总价也可以达到170万美元。而Navarra所要求的赔偿金额超过了1500万美元。

根据artnet价格数据库显示,朱德群的陶瓷作品(不一定是由La Tuilerie工厂线生产的作品) 曾在拍卖中达到5万美元的高价,而他的画作价格则更高。目前他的拍卖纪录是一幅三联画《雪霏霏》(Vertige Neigeux /Snowy Vertigo, 1990-99),在2016年香港佳士得拍出了1180万美元。

朱德群,《雪霏霏》(1990-99),在2016年11月香港佳士得拍卖中创下1180万美元的艺术家最高纪录。图片:Image Courtesy Christie`s


竞争协议

没过多久,问题接踵而至。当朱德群和Navarra画廊合作到第四年之后,他和马伯乐画廊以及法国另一家瓷器厂Sèvres签订了另一份协议,生产57件手绘的陶瓷花瓶。而Navarra是从杂志上宣布了这项合作才得知了这份协议的存在

此时,艺术家和Navarra画廊之间的关系也开始变味。2007年早些时候,朱德群给Navarra画廊寄去了一封信,要求画廊停止生产他的瓷盘,取消所有现在及将要举行的展览,并将所有未出售的盘子返还给艺术家。朱德群声称,画廊没有按约定支付版权费,也没有再按要求得到艺术家认可后进行盘子的生产,同时画廊也没有履行协议每年至少生产240个盘子。由于这些争议并没有得到解决,艺术家在2007年4月向Navarra画廊发起了诉讼。

而从Navarra方面看来,他们认为自己已经很好地履行了职责。但画廊责备的对象除了艺术家本人外,还有试图从这场竞争中分一杯羹的马伯乐画廊。Navarra认为朱德群是受到了马伯乐的利用和操作。这家法国画廊声称,正是马伯乐唆使艺术家在2008年给香港佳士得发邮件质疑12件盘子的真伪,从而导致这些作品撤拍。

另外,Navarra还论证说马伯乐画廊还逼迫朱德群在读者群庞大的刊物《Le Journal des Arts》上发布广告,对La Tuilerie生产的瓷盘予以否定。(这则名为“来自朱德群先生的提醒“广告对读者们提出了警告,让他们知道了这些盘子背后的官司和从佳士得撤拍的消息。)

根据Navarra的说法,这些事件引发了“灾难性“的后果,而那些盘子也被视作”无法销售“的作品。由于对手这样的干涉,Navarra画廊称自己遭受了“经济、声誉和情感上的各种损害。”

他们也在法院文件中陈列多处竞争对手的阴谋。Navarra指控马伯乐画廊一直在想办法让朱德群和其他画廊的合作关系“终结”,其中包括劝一家德国画廊打消为朱德群的作品举办展览的念头等。根据法庭文件表明,“来自德国巴登巴登的经纪人Franck Pagès退出了比赛,”画廊的经纪人之一在给马伯乐画廊的创始人去信中写道。而马伯乐画廊则对介入朱德群的任何行动,包括发布终止函的行为予以全盘否认。


进行中的论战

2007年晚些时候,Navarra画廊在法国以“贬低毁誉”之名对朱德群提起了反诉讼。法国法院驳回了画廊的这些声明,判定朱德群在这部分胜诉。但同时,法院也裁定Navarra画廊在延时支付版税费上没有过错,因为朱德群自己在工序上也晚了8个月。

2009年1月,朱德群得了中风,从而导致他无法再继续交流。2014年3月,艺术家去世,但关于他遗产中这部分的争议却依旧没有停歇。

2010年10月,这场战火蔓延到了美国。Navarra画廊在纽约将马伯乐画廊告上了联邦法庭,称其“试图进行垄断、刊登错误广告信息并涉及商业诋毁、名誉损害、产品诋毁和拐弯抹角式的干涉。”8个月后的2011年6月,这份诉讼被驳回。

但Navarra却没有放弃,又在2012年以一份修改起诉状把马伯乐告上法庭,这次还搭上了时任画廊亚洲区总监的Philippe Koutouzis和画廊主Pierre Levai。在经过长达数年的你来我往后,一位法官最终在2017年4月宣判马伯乐画廊和Levai的胜利,总结陈词为“原告没有提供足够的证据来证明马伯乐画廊或Levai故意制造了产品毁约。”而Koutouzis和他的律师们都没有对artnet的评论请求予以回复。

然而,这场战场还没有结束。去年8月,美国上诉法院第二巡回分院同意审理Navarra的案件。在2017年末至2018年初,双方又各自递交了80多页的文件,对之前的许多论点进行了概括和重申。而且双方在5月末都得到了在上诉法院进行10分钟口头辩护的机会。

最终,大家的争论都聚集在了朱德群对Navarra生产的盘子提出真伪质疑的问题上。“在艺术圈里,最糟糕的事情莫过于对作品的真实性提出质疑和诋毁,无视著作权,”Navarra的律师说道。


文丨Eileen Kinsella

译丨Elaine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1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