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赵 重构的存在
发起人:橡皮擦  回复数:0   浏览数:352   最后更新:2018/07/20 10:59:32 by 橡皮擦
[楼主] 橡皮擦 2018-07-20 10:59:32

来源:798艺术  李旭辉


艺术家赵赵在马路上勾勒猫的残骸


近期赵赵个展《弥留》在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开幕,展览由崔灿灿策划。从弥留这个名词出发,事物在生与死之间的一瞬停驻,在古代宗教里有很多符号间接含有这层关系:太极,八卦,大卫之星,十字,万字,其中都有阴阳,生死的隐喻。当然这样去说并非是将展览设定为一种神秘主义的弥撒仪式,展览的所传递信息依然需要我们从现实出发。


早在三年前,赵赵在途经草场地到宋庄的马路上,无意间发现猫穿过马路时被来往的汽车碾压至死,最后在道路上只剩下斑斑点点的毛发印迹,尸体已经与道路融为一体无法再去辨认。随即赵赵依照猫毛的轮廓翻制出相似的铜板,并镶嵌在道路上,并以视频记录。那么也许这件作品就这样结束了,再也不会有此次个展。那么支撑赵赵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来开启“弥留”展览的动力和新结构在哪里呢?

《弥留》 铜、不锈钢、铁,尺寸可变 2018


熟悉赵赵的观众与不熟悉的观众获取的信息是截然不同的。而在赵赵看来,行动是当代艺术非常重要的因素,只有行动,艺术才不会只是停留在思维层面,艺术家在与信息,物质,鲜活的个体的互动中,逐渐寻找到创作的法则。


2007年,赵赵将一颗鹅卵石用502胶水粘在天安门广场的地板上。2008年,赵赵将自己蒙着眼,带着墨镜乘飞机,从北京到上海滞留一天。在这一天内,当地的旅行社把赵赵当成真的盲人来招待,并按常规在上海著名的风景前面的观光合影。之后赵赵尝试过相当多次的此类举动:将单个与环境格格不入的个体嵌入场景里,与其发生关系。

《弥留》 铜、不锈钢、铁,尺寸可变 2018


这种艺术方式的形成与赵赵的自身成长经验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新疆长大的赵赵,自小就觉得自己与周围的环境并不融洽:一个留着汉族血液的小孩,无法被当地的文化所接受,也无法被同化。赵赵谈起自己童年的一些遭遇,在面对暴力时,赵赵说自己并不想真正伤害谁或征服谁,但至少也要做到自己有足够的能力不被暴力伤害或恐吓。暴力伴随成长的过程也许逐渐演变变成一种以艺术的手段来进行施暴的方式,或者说也加剧了生命体质对暴力的敏感,这些构成赵赵之后创作一些成分。

《弥留》 铜、不锈钢、铁,尺寸可变 2018


暴力自身不构成艺术,但艺术家却能将暴力转化为面向施暴者的物证,而只有这些物证向公众展开,并控诉那个些隐藏在现象背后的凶恶时,作为物证的暴力痕迹才成为艺术。从2013年赵赵在纽约个展《星座》中首次将枪击的弹痕作为再现的形式开始。赵赵开始发掘行动面向物质,和场域更为复杂的一面,星空这个名词将干涩的弹痕诗意化了,但也牵连了另一重线索,即神圣与暴力之间的血缘关系。之后,像这样的一系列作品中,暴力被镶嵌在神圣的背景里,因此暴力被美化了,而神圣却被割裂了,形而上学的方式开始进入到赵赵的创作当中,当然也带来一些副作用。

《弥留》 铜、不锈钢、铁,尺寸可变 2018


在采访中赵赵坦言自己因为创作,总是会反复处理一些旧的主题和作品,并转换自己的思维和身份,希望从新的角度来创作。久而久之,自我出现多重性分离,而为了弥合自我认知上的冲突与割裂,赵赵也开始研究茶道和道家文化,并对周易和占卜产生兴趣。正如此次展览的题目“弥留”它出于《尚书·顾命》。而对于题目,赵赵和策展人崔灿灿做了很多功课,翻阅大量资料来探讨弥留的提法。除去生死一线的说法外,也有指个体意识在死亡之前脱离肉身,进入纯意识状态。描述此状态佛教亦说:人弥留时,神识会上浮,并能观看到自己的色身,认知能达到平时的七倍,此段时间不等,或七日或十四日,或四十九日。

《弥留》 铜、不锈钢、铁,尺寸可变 2018

因此赵赵此次展览无疑将之前展览想象维度向宗教和神秘域拓展了,相比较“塔克拉玛干计划”、“沙漠·骆驼”、“天空·星空”此前的展览涌现出的是个体进入社会层面,在考察,行动中组织起一套语言体系,通过集体项目行动,录像,物件和动物的陈列,架上绘画的陈列来达到展览场域的展开,但所有的作品并没有讨论死亡以及死亡之后的空间与时间的问题。在以往的作品里,赵赵给人的印象是一位敢于刺破阴霾的现实主义者,一个信息的收集者和提供者。但在此次展览中,赵赵不再去占领墙面,唐人的展厅入口被刻意的改小尺寸,观众穿过豁口,进入铺有5厘米厚沥青的矩形空间里,如同走在马列维奇的第一幅至上主义作品《黑色正方形》之上。


沥青中镶嵌着四色金属铺设的图案。其中两色在“沙漠·骆驼”已经出现过,为不锈钢和黄铜。而此次赵赵特意加入另外两种颜色——蓝色和黑色。它们是一些被工艺处理过的铁片,而之所以选择铁片,赵赵也是认为这种材质更能代表生命的普遍性。其中蓝色也是赵赵最喜欢使用的普鲁士蓝,在早期的架上创作像“天空·星空”中反复出现过,而这种蓝色通过不停的覆盖,最后呈现的就是黑色,而且这种蓝色也会出现在白昼与黑夜相交的时刻,应对展览的主题。

《弥留》 铜、不锈钢、铁,尺寸可变 2018


策展人崔灿灿和赵赵刻意打造一个可以令意识徘徊的寂静之地,黑色和白色构成两种强烈的对比,沥青地面让经验回到现实,但我们追问这里是哪,通向何处,而现场不能给予方向,方块是十字架去掉横轴和纵轴之后的中心点,十字路口的中心是一个方形,当生与死的道路都被剥离之后,这就是弥留的所在地。地板上镶嵌物隐射着一种生命曾经,现在和未来,当然依照过往艺术家的逻辑方式,这依然是一种物证,面向生与死的审判。

图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文 \李旭辉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7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