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伟刚访谈:关于“猎户座”
发起人:clclcl  回复数:0   浏览数:675   最后更新:2018/07/18 16:37:42 by clclcl
[楼主] clclcl 2018-07-18 16:37:42

来源:七木空间

猎户座|高伟刚|Q&A

Q: 金思

A: 高伟刚

Q:  能否谈一下做这次展览思考的出发点,这个想法酝酿了多久?

A:  42年。

Q: 《猎户座》是源自你对宇宙太空的兴趣,一种诗意的表达,还是处在某一人生阶段的自省?

A:  其实我对外太空一点儿都没兴趣,诗意的表达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自省倒是比较准确的判断。

高伟刚_昔日如梦来_局部_2018

高伟刚_昔日如梦来_局部_2018

Q:  在一个名为《猎户座》的展览中运用到了很多日常生活中的材料,你在创作中很善于利用物品本身在生活经验中的属性并进行再创造,来形成一种黑色幽默感。你是怎样理解作品中物品材料的原有属性与要表现主题之间的冲突?

A:  我其实完全没有感觉到什么冲突。任何一个物品都拥有多维的属性,和命运。一个平底锅,有时可以烙饼,有时也可以打碎你的脑壳。我并不是在创造,只是利用罢了。

Q: 展览呈现出的整体叙事性是过去没有的,单件作品“物”的属性被降低,作品与展览形成一种共存关系,这一点是如何考虑的?

A: 没考虑。

作品与展览不是共存关系,它们就是本身。一条大腿和你的关系。分离开,两者啥都不是。

高伟刚_昔日如梦来_电动设备___尺寸可变_2018

高伟刚_十诫_综合材料_尺寸可变_2018_清单手稿

Q: 这次展览的作品似乎更重视展现创作的过程和体验,像被不断修改过的清单等,作品在空间和时间上的维度被拉长了,这一点是如何考虑的?

A: 这个也真没咋考虑。

就是边做边想,边想边做呗。走哪儿算哪儿。到了某一天,觉得,OK了,那就展览了。

高伟刚_十诫_综合材料_尺寸可变_2018

高伟刚_十诫_综合材料_尺寸可变_2018


Q: 选择十件物品的人身份是“艺术家”高伟刚、一个人类、亦或其它?为什么是十件?

A: 那个照片里的孩子,是我网上瞎找的。因为你应该是看不出他她的职业或者社会身份甚至性别,所以可以把他她抽象成一个字——人。

这是为了在旅程中提示一下自己,原来,你是个啥。

为什么是十件?

你觉得是多还是少呢?

下次写一万件

Q: 梁漱溟的书籍在你之前的作品中也出现过,这是出于个人的喜好、书籍内容和展览主题有呼应、还是在维持一种创作上的连续性?

A: 我挺喜欢这倔老头儿。

还有,这本书的名字很适合这展览。

Q: 美国旅行者号当年携带了达芬奇的男女人体比例图、贝多芬的唱片、太阳系模型等一系列试图与外太空交流的物品,在猎户座中选择的物品更为内化、生活化一点,似乎没有可以展示出人类最高智慧的象征性物品。岳鸿飞在你的展评里写到“ 抵达猎户座的时候,你会明白艺术家选择作品的明智 ”,可否就此讲一下你的理解?

A: 你不觉得,那个最高智慧 几个字很刺眼么?

那个叫岳鸿飞的家伙,他写的这些文字,你不应该问我啊


Q: 外星题材的科幻作品对于你的创作影响很大,你觉得习以为常的日常经验和外星生物的入侵,哪一个会让你更有危机感?

A: 讲真话哈,只有过年的时候,还有身体上的变化,比如说,眼睛有点花了,这让我有点危机感。

高伟刚_ β__ LED光源_13x8x6m_ 2018


Q: 整个展览中七木空间的独特形状被很好的利用,能否谈一下《猎户座》和这个空间的关系?

A: 紧密。亲密。

Q: 有没有注意到北方尤其是东北地区的艺术家,在创作和表达上有一种潜在可识别的共性,你是怎么看这种地域性的?

A: 没发现啊!没感觉到啊!地球人好可笑啊!

Q: 这个展览用一种很自娱自乐的幽默感去表现出黑暗中茫然无助的一种“悲情”,这种情绪的对比和你当下的生活状态的有无关系?

A: 没关系。

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

还有,我一点儿没看出来悲情哦。

Q: 你希望观众对这次“旅程”的感受是一种开放性的吗?还是希望观众在某种程度上和你有一定的共鸣?

A: 我通常都不管他们的。

Q: 你觉得人类应该以一种怎样的态度去面对在独自处在浩瀚宇宙的孤独?艺术可以在这种对抗虚无主义中起到什么作用?

A: 请问一下,你在这个乱糟糟的鬼地方存活着,和那个去猎户座旅行的人,你觉得他更孤独???

艺术?

有毛用啊!

猎户座|高伟刚

ORIONGAO Weigang

2018.6.16 2018.8.19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