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平原短篇奇幻故事选
发起人:毛边本  回复数:5   浏览数:604   最后更新:2018/07/17 16:54:31 by 毛边本
[楼主] 毛边本 2018-07-17 14:50:41


年轻艺术家陆平原1984年出生于中国浙江,生活工作于上海,他的创作涉及多种媒介,包括文本,装置,影像,绘画等。陆平原⻓期对艺术的故事感兴趣;⾃2012年起,他开始创作⼤量的短篇奇幻故事,这些故事有的惊奇,有的伴有恐惧,但都和艺术有关。陆平原通过故事这个媒介,表达了他独特的艺术观点。故事通常以最基本的⽅式展⽰,有时会根据展⽰地点的特殊语境呈现。故事和与其有关的物品共同建构了⼀个奇异且丰富的世界。


故 事

Story



《水中杰作》


盛传有件神秘的艺术作品,作者只允许每次单独一人观看,而且只有将脑袋伸进水盆中才能看见。有个藏家非常好奇,想去艺术家的工作室欣赏此作。


藏家遵循要求独自前往。工作室深藏大山之中,外观低调,但进门后别有洞天,特别是地下空间大得惊人。那件作品就放在地下三层的走廊尽头。


艺术家领着藏家来到地下三层,经过狭长走廊的时候,对藏家说:古时候,有个人中了科举,去了远方当差,因战事阻隔,已多年未回老家,家中有年迈的母亲,使他思念不已,就请来术士作法让他看见母亲。术士端来一盆水,请他头伸进水里,他照做了,在水中慢慢睁开眼,眼前是一片天空,随即感觉自己升到空中俯瞰老家房子,看见母亲正在家门口织衣。他想大喊,但喊不出话,反而吃了水。他伸出水盆,泣不成声,说可能自己太过思念,居然看得如此清楚逼真。两年后,战事平息,他立刻回去探望母亲。母亲抱着儿子哭道:由于过于思念,某日自己在门口织衣时,居然看见天上有你的脸正在看着我


藏家拍手称道:精彩!精彩!绝妙的故事。这时已到水盆前。艺术家手指水盆说:作品就在盆中,你把头伸进水里就看见了。藏家迫不及待把头伸进水盆中,慢慢睁开眼睛,但是眼前一片漆黑,眼珠感到冰凉。隐约听见艺术家在背后说:集中精神,马上就能看见了。这时,突然一双手紧紧地按住藏家的脖子,死死扣在水盆中,挣扎了许久之后,藏家终于没了动静…


艺术家又完成了一件作品。


图为《菜市场》艺术展上陆平原的《阅后即食》,陆平原将各个故事用食用墨水打印在同样可食用的糯⽶纸上,供观众购买、 阅读并品尝。



《未来未来》


有位科学家,开了一个时间隧道入口,叫了一帮年轻艺术家朋友前来参观,此隧道能够直通未来。艺术家朋友们都很兴奋,希望能进入隧道看看自己将来是否功成名就,但要进入隧道也是有一定风险的,就是怕再也回不来,于是他们选了其中一名最大胆的艺术家进入。大家都在洞外焦急地等待,过了很久他才回来,众人纷纷询问结果,他理了一下自己被量子弄乱的头发,露出一丝微笑后高兴地说:大家在未来都很有名,放心吧,我都挨个看了,都在美术史中举足轻重。大家问他别的细节,他也不多说了。


过了很多很多年,直至这些人都晚年了,只有进入过时间隧道的他一个人获得成功,其他人仍旧默默无闻。有人说是他进入隧道抄袭了大家未来的想法,也有人说当时他只是安慰大家才这么说的,答案已无从得知。

《未来未来》 The Future that Didn’t Arrive

2017

⽂本、⽯头 Text, stone

175 x 150 x 70 cm




[沙发:1楼] 毛边本 2018-07-17 15:00:36

《数学虫母》


听说过各种虫子的繁衍方式,有一种虫子的繁衍肯定算是离奇的,他们仅通过一道数学题来繁殖。


有个实验中学的数学老师,创作了一道令自己得意的数学应用题,他先让他的儿子来做,结果他儿子做不出来,短短两天内,反复在纠结这道题,走路也摇头晃脑的,后来直接跳河自杀了。他父亲实在是无法理解儿子的死因,通过法医帮助,得知儿子脑部感染了一种奇特寄生虫。


数学老师痛失爱子,但是他由于阴暗的心理作祟,想让其他学生也尝试和他儿子一样的痛苦,将这道数学题布置给全校学生做。结果,但凡做出这道题的人都安然无恙,做不出题的同学们脑部都感染了一样的虫子,纷纷自杀了。虫子通过让寄主死亡来蜕变,长成一种粉红色的飞虫飞出尸体。


后来这个数学老师被隔离监禁起来,但是他监禁房子的外面密密麻麻布满了这种粉红色的飞虫,他们飞着转圈,像被龙卷风刮起的樱花。


数学老师对于这些虫子来说就是虫母,他通过某种思维逻辑给予它们生命。

《故事系列》 Story Serise 微物之神展览现场, Installation view of The The God of Small Things, LEO Gallery, Shaghai . 2018

《故事系列》 Story Serise 微物之神展览现场, Installation view of The The God of Small Things, LEO Gallery, Shaghai . 2018



《猛犸狗号》


阿奇博尔德自己有一艘船,常年在南极洲挖取冰砖,卖给城市作为威士忌中顶级冰球享用,大家都叫他阿奇博尔德船长。一次深入南极冰缝夹层开采冰砖的时候,隐约看见冰中有一只动物,他用大切割器械将整块冰取出,吊回船上,仔细开灯研究,发现冰中有一对巨大的象牙,但是身体是什么却看不清,他觉得肯定是一只冰封的猛犸象,高兴极了,加热将冰融化,却发现这是一只长着一对象牙的狗,这只狗浑身长毛,应该来自冰河世纪。经过精心照料后,猛犸狗活了过来。阿奇博尔德要把这只狗带回城市,想卖个好价钱,能顶上卖几十年冰球了,于是将狗关在笼中,等待回程。


这天晚上,大家要庆祝一翻,开了几瓶威士忌,放入南极冰球,喝个痛快,准备明天回家。深夜大家喝的烂醉,包括阿奇博尔德船长,趴在地上睡地死死的,突然猛犸狗狂叫起来,叫声冲天巨响,船员们还是熟睡在地,只有惊觉的阿奇博尔德船长被叫醒,他以为是狗想逃跑,用木棍打了铁笼子,但猛犸狗叫地越来越急,并用象牙顶破铁笼,冲到外面甲板上,对着海上叫起来,阿奇博尔德船长冲出去一看,一座漂浮的冰山急速朝船撞过来,他赶紧冲到驾驶室,打死方向盘,加速往边上开去,绕过了冰山,才得以逃生。


第二天一早,阿奇博尔德将船靠在南极洲大陆,把猛犸狗放生,从此将船命名为“猛犸狗号”,为了纪念这段神奇的经历。

猛犸狗号 Mammoth dog

雕塑矿物复合材料、漆、纸

124 x x 66 x 66 cm

2018

[板凳:2楼] 毛边本 2018-07-17 15:34:48

故事现场:


《成⻓的烦恼》 HOME ALONe 没顶画廊,展览现场,

Installation view of HOME ALONe, Madeingallery, Shanghai,China. 2017


《迷之童年》Lost Child 昊美术馆AP酒吧,展览现场,

Installation view of Lost Child, ONEHOME Art Hotel,China.

2018




《迷之童年》Lost Child 昊美术馆AP酒吧,展览现场,

Installation view of Lost Child, ONEHOME Art Hotel,China.

2018


《变色龙》


有个著名的当代艺术家,将要在一个古典美术馆中做展览,这让他兴奋不已,这是个被众多世界名画环绕的美术馆,同时要与这么多名画同台展示,也让他倍感压力。


不过他有了一个不错的主意。曾经,与朋友聊天中听说南非有一种非常稀有的变色龙,变色能力极强,能瞬间呼应环境的色彩,让自己变身其中。这次他想利用这种变色龙来做一件作品。


这种变色龙数量非常稀少,通过千辛万苦,在南非终于弄到了一只,运了回来。


在展览的现场,他把变色龙放在一个展台上,并用一个玻璃罩子罩着。有一个服务人员推动带轮子的展台,把变身龙推到美术馆原本就有的名画前面,没过几秒,变色龙就将自己身上的颜色变得和名画一模一样,仿佛隐藏在名画之中。就这样从一张张名画前经过:它一会儿变成“莫奈”的颜色,一会变成“雷诺阿”的颜色,一会又变成“波洛克”的花纹……


这的确是个受关注的作品,现场效果很好,前来开幕的人都对此非常好奇,惊叹道世间居然有伪装能力如此之强的动物。大家纷纷夸赞艺术家这么棒的“挪用”技巧。就这一件作品,能幻化成无数的杰作。


饱受称赞后得意的艺术家,在大家的强烈要求下把变色龙从玻璃罩子里拿了出来,让它趴在手上,经过每一张名画时,变色龙好像适应了这里的环境,身上图案变化地更快了,图像也更精细逼真,仿佛隐身一般。大约走了几十米,它突然一跳,落在了地上,艺术家狂叫:“小心!别让它跑了!”众人因为受到惊吓突然一起后退几步围成一个圈,目光在地上仔细搜寻,只是,这只变色龙隐身能力太强了,在这美术馆中,再也找不到了。


后来再去美术馆的人,都说要仔细观察每一件画作和每一个角落,因为变色龙很可能还在美术馆里,每天幻化成不同的作品来隐藏自己。



《一对》


一对连体姐妹,她们共用一个身体,在成长过程中,她们同时对艺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后来经人鼓励,决定成为一对连体姐妹艺术家。特殊的生理原因使得她们非常顺利地进入了公众视野,成了耀眼的艺术明星,并经常出现在双年展,博览会,甚至电视节目中。可是不知从何时起,她们原本保持一致的艺术观点却发生了分歧,经常为做什么作品吵得不可开交。最后她们下定决心分离各自的身体来维护思维的独立。经过复杂的手术之后,两人带着各自独立但又残缺的身体奔向了不同的创作之路。她们的作品也分别被两家著名的画廊代理。但是令她们更苦恼的事情发生了:自从分开之后,两人单独做的所有作品几乎都是一模一样的。


《宝藏》 Hidden Treasure 重庆星汇美术馆展览现场, Installation view of The Galaxy Museum of Contempory Art,Chong qing, China. 2017

[地板:3楼] 毛边本 2018-07-17 16:16:02

《穿墙术》


有个艺术家在展厅砖墙上划了一块九米左右区域,封上白色石膏板。他准备表演穿墙的法术,在现场开幕的时候穿越白墙,消失在现场。


他在现场准备了大概四十米左右的冲刺距离,需要很快的速度冲向墙壁,现场观众都屏住呼吸,睁大眼睛观看,生怕错过任何一点细节。


那人开始跑动,慢慢加速,很快开始冲刺,不久就听到“嘣”一声巨响,墙剧烈摇晃,他反弹回来摔倒在地,并没有穿过墙壁。策展人尴尬地解释道:“‘穿墙术’不是每次都能成功的,大家要耐心。”第二次,他又以更快的速度打算穿过去,结果又弹了回来,这时候他开始摇摇晃晃了,因为剧烈的碰撞让他开始失去重心。休息片刻之后,他又开始了第三个冲刺,结果,墙都快被撞破了,他还是被弹了回来。此刻,他头破血流,撞晕在地。策展人立刻叫停,将晕倒的他送进医院里。


艺术家住院快康复了,时隔展览开幕也大半个月了,此刻展览还在如期进行中。到访的观众络绎不绝,可是奇怪的是,此刻展厅开始传来了一股难以忍受的恶臭。大家沿着臭味追寻过去,发现就是从艺术家当时使劲撞的那个墙后发出的,无奈之下凿开石膏墙,又敲开砖墙,发现墙的后面,躺着一个死了半个月左右的艺术家本人。



《何首乌》


单身老汉张某生活穷困,以上山采集珍贵草木为生,生性懒惰的他一年才进山一次,回来歇半年。有一年夏天他进山,绕过一块长满藤蔓的大石头,看见地上长着一颗巨大的何首乌——何首乌的树叶通常只有巴掌大,但是这一颗树叶比脸盆都要大了。他很兴奋,觉得自己要发财了,起工具就开始挖。挖了一米多深,果然看见一个巨大的何首乌身子,半暴露在外。这一颗要是挖回去,几年都可以不工作了。快挖出来的时候,何首乌开始挣扎起来,张某吓得后退几步,躺倒在地,何首乌扭动挣扎并发出女人的呼喊声。张某仔细看,发现它其实是一个真人大小的女人体,丰满性感。张某按耐不住,动了淫念,扑上去将她连根拔出,按倒在地,多年的饥渴让他充满了力量,将其双手按住,强暴了何首乌。一阵尘土飘扬的扑腾后,张某心满意足,系上裤腰带,扛起何首乌就准备往回走。但是不小心绊到石头,手一松,何首乌迅速溜走了。


回来后一星期,张某的下体开始溃烂,他反复求医,没有结果。医生说这是罕见的怪病,已病入膏肓,时日不多了。张某带着绝望回到山里,坐在布满藤蔓的石头下哭诉求助。原本何首乌的位置只留下一个大坑,张某就躺进坑里等死。到了半夜,何首乌来了,她对坑里的张某说:“我已有了身孕,头上结的唯一的果子就是我们的孩子,现在你的病,只有吃下这个孩子才有救,你是否愿意?”张某犹豫万分,还没等开口,何首乌将果子摘下,塞进张某嘴里,之后就离开了。张某恢复了体力,爬出那个坑,回到了城里。下体开始好转,但他再也没有见过那个何首乌。


《化妆的故事》 The Story of Makeup 中国2185 Sadie codes画廊现场, Installation view of“Zhongguo 2185”, Sadie codes gallery, London, UK. 2017



《夜鸣宫》 Night Singing Palace 三亚艺术季公共艺术项⺫“⽇⾏迹”现场

Installation view at the 5th ARTSANYA – INCEPTION, 2016

[4楼] 毛边本 2018-07-17 16:28:25

《肩头肉》


­有个40多岁的男雕塑家,碌碌无为。一年前肩膀上长了一个脓包,这个脓包非常大,有半个脑袋那么大,去医院检查,医生说这个肉瘤虽大,但是无恶性后果,开刀反而会影响手臂,怕日后做雕塑会有影响。他决定先留着。


起初他出去见人,很没面子,还挂一件衣服在肩膀上,或者像毕加索一样总把衣服的两个袖子从后面绕到胸前打个结,用来遮丑,夏天也是如此。后来这个脓包越长越大,大到根本遮不住了,没有办法,他告诉自己,要坦荡一点面对自己的缺陷,于是也不顾及别人的看法。以前所有的衣服都穿不进去,所以袖子需要改,从袖口这剪开,把手套进去,肩膀处再装个拉链,正好拉到肉瘤这,让这个肉瘤完全暴露出来。


肉瘤很大,而且很软,他用自己的左手在上面捏,甚至可以捏出不同的造型来。他干脆每次都捏不同造型去社交场合,倒是可以吸引不少人注意。有时候捏个椭圆形,有时候捏成假山造型,有时候捏成个老鹰,像在肩膀上站着。也许这样能让自己的雕塑作品更受关注呢?


出席他自己展览开幕式的时候,很多收藏家朋友看见他又顶着奇怪的肉瘤来了,就对他嘲讽说:“你雕塑做的那么差,手上这个肉瘤还是挺有意思的。要买我只会买你这个肉瘤,哈哈哈……”。他当场气得脸红脖子粗的,但回家细细琢磨了这句话……


过了一年,他下一个展览开幕了,整个展览上放满了奇形怪状的雕塑,雕塑水泥颜色,皮球大小。样子不规则,有的椭圆形,有的像假山一样,有的像只老鹰……雕塑家端着红酒杯,一一跟来宾交谈。观众们对这个展览反应平平,又碰到了那两个收藏家,收藏家说:“你这雕塑一看就是这肉瘤的翻模,没什么意思,我还是想要你手上的那一个……”。雕塑家又被气得满脸通红,但是这一次,他感觉除了脸有点热以外,手臂上的那个瘤越来越烫,越来越胀痛,就在这时,肉瘤发出了吱吱得响声,“磅”一声,炸开了花,他手被炸断,肉瘤中的红色血浆像炸药一样,炸满整个展厅……展厅中血浆四射,所有雕塑上都沾满了血红色。


后来,失去了右手的他,再也没有做出过那么好的展览。据说,那个展览上沾满血迹的肉瘤雕塑全部卖空。



沙滩


有个人乘船,遇见了海难,独自一人漂流到了一个原始的荒岛,他找到了个不大的洞穴,努力地生存了下来,但是无法打发这看似已无意义的时间。


有一天他穿过树林想去海边捕鱼,发现,有密密麻麻的上千个很小很小的人在沙滩上晒太阳,大多是性感漂亮的女人,穿着比基尼;海边还停着几艘很小很小像玩具一样的游艇。他怕过去后吓到他们,就离开了。第二天午后,这些小人又来了,他实在忍不住冲动,想拥有这些很小的美人,就冲了过去,朝人最密集的地方连人带沙子抓了一大把,马上跑回洞穴。


在洞里找了个角落,他把手里的人撒在地上,发现,这些小人都死了。扔了也太可惜了,他就铺平沙子,做了个沙盘,然后把小人用竹签固定在沙子上,像摆弄昆虫标本一样摆出他们晒太阳时的性感造型。夜里,他梦见自己也躺在沙盘上,和这些美女们疯狂地玩成一片。


第二天早上他被‘嗡嗡’声吵醒,睁开眼发现自己和那些被他抓回来的小人一样大,一具具尸体被木棍固定在他的边上,他自己躺在沙盘中间。他飞快地坐了起来跑出洞穴,吓得满头大汗跑到沙滩上,天上‘嗡嗡’停着几十架军用直升机,他既兴奋又害怕地朝他们招手,听见飞机上说“快放下梯子,发现有生还者。”随后就把他救了上去。听飞机上的人说这个岛屿是新发现的原始岛屿,被开发成了新的度假胜地,但是好像岛上有巨人,他们来猎杀巨人并寻找生还者。


就这样他被带回了城市里,这件奇怪的事情他没敢和任何人提起过。



《⼭⾥的故事》系列 Tales of the Mountains Series 展览现场 Installation view, 2016



故事系列展览现场,第⼗⼀届上海双年展,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Story Series, Installation view, The 11th Shanghai Biennale, Power Station of Art, Shanghai, 2016

[5楼] 毛边本 2018-07-17 16:54:31

《蛇,农夫与死神》


有人独自来到峡谷采风,一不留神被毒蛇咬了腿,中了剧毒,顿时四肢无力,呕吐,并躺倒在地。此刻天旋地转,四周所有声响被放大,甚至能听见树在呼吸,身体已动弹不得。


他朝天躺着,头顶的鸟飞过时他能看清鸟的每一根羽毛,还能听到古老的亡魂在地下发出的哀嚎。所有物体的颜色都开始发生变化,空气像波浪一样一阵阵击打在他身上。峡谷的峭壁开始融化,下塌。周围有很多昆虫经过,步伐带动着草和泥土,震耳欲聋。


这时,隐约看见一个黑影朝他移动过来,到耳边轻轻吹气,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对着他的耳朵低沉地说:蛇毒在你身体里蔓延,你就快要死了,我去找东西解毒,但是你不可以走出我画的圈,直到我回来,听到了吗,在此之前千万不要离开,不然我也救不了你了。说完这女人站起来,围着他的身体用手指画了个圈,就消失了。


过了很久很久,还不见那人回来,身体已经像陷入了大地,非常非常沉重。他抬头看周围,密密麻麻,有上万条蛇从周围爬了出来,围在他身边,可蛇就是进不了这个圈,他只能听见蛇扭在一起摩擦鳞片的声音,这让他感到绝望。


天色开始变暗,被乌云包裹,他感觉自己就要死在这里了,远处传来了山歌,一个农夫经过峡谷,上万条蛇听到歌声全部都散去,头顶的乌云也散了。他开始向农夫哭喊道:求求你救我出去,我被蛇咬了,快背我出去,不然我要被蛇吃了,刚才我被上万条蛇包围了。农夫说:哪里有那么多蛇,你一定是中了剧毒出现幻觉了,我这就背你出去,山下有个诊所,专门看蛇咬的病症,看你这样子,估计能保性命,但是腿可能就保不住了。农夫说着已做好背他的准备,他使劲爬到农夫背上,慢慢离开了。此刻他开始回忆那些蛇,还有融化的峭壁,现在眼前都回归正常,蛇毒真的制造了那么多幻觉,毒素进入大脑,提醒自己接近死神了。但是那个画圈的女人呢,究竟是幻觉还是真实的?是否要坚持等她呢?他已真假难辨,回过头去看刚才她画的圈,发现:自己的躯体还躺在那个圈的中央,再回过来看农夫,变成了死神。



《是金子总会发光》


有位艺术创作者,在创作道路上很坎坷,苦苦追求艺术但总被人拒之千里。每次他拿着自己满意的新作就被泼冷水,回到家的时候,他的妻子对他说,“没关系,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几十年过去,妻子去世了,仍旧默默无闻的他,站在昏暗的工作室中,心里还是默念“是金子总会发光的。”等他也去世火化的时候,一股黑色的烟上升到空中,烧剩下的,是一副黄金的骨架。



《逃跑的故事》作品讲述了⼀则发⽣在⼭中的悬疑故事,故事中的罪犯逃亡销匿于⼭⾥。和罪犯逃跑的故事情节⼀样,这个故事本⾝也“逃跑”了;美术馆中呈现的是故事的开端,两个完全不同的结局则分别藏匿于深⼭的某处。所以“逃跑的故事”不仅仅是故事的名字,也是对故事本⾝动态的⼀种描绘。如同现实,所有的答案都来⾃不可测的偶遇。故事的开头篆刻在美术馆的地⾯上,故事的两个答案分别出现在湖⾯上和⼭洞⾥。


《逃跑的故事》 Tale of An Escape 四⽅美术馆 “⼭中美术馆”展览现场 Installation view of Mountain Sites: Views of Laoshan, Si Fang Art Museum, China, 2016

故事结局 1Ending 1 of the story

故事结局 2Ending 2 of the story


《蛇、农夫与死神》The Snake, The Farmer, and The Spirit of Death

2016

⽂本 Text

尺⼨可变 Dimensions variable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1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