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艾未未在法国马赛举办最大个展《番摊》
发起人:聚光灯  回复数:0   浏览数:682   最后更新:2018/07/06 20:31:02 by 聚光灯
[楼主] 聚光灯 2018-07-06 20:31:02

来源:中国艺术现场


▲ 《番摊》展览海报 图片:© Mucem


艾未未:《番摊》

Ai Weiwei: Fan-Tan

策展:茱蒂丝·本哈默-怀特

布展: C·希勒·Ÿ德戈斯(C.cile Degos)

时间:2018年6月20日---11月12日

地点:法国马赛,欧洲和地中海文化博物馆(Mucem),J4区,第二层


2018年6月下旬,由法国艺术批评家、作家茱蒂丝·本哈默-怀特策划的,在位于法国马赛的欧洲和地中海文化博物馆(Mucem)揭开了艾未未在法国的最大个展《番摊》。展览将持续到11月12日。


艾未未是当今国际艺术界最引人注目的艺术家之一。也是中国在国际上这两年个展最频繁的艺术家。他的作品涵盖了摄影,建筑,雕塑,行为,电影以及社交媒体活动等媒介。他的主导思想糅合了中国式的思维和当代艺术的影响,尤其是马歇尔·杜尚(Macel Duchamp)和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他经常将人们每日熟视无睹的物件转变为作品,强有力地挑战著我们的社会。


▲ 展览现场  图片: ©MelanieWang

▲ “番摊” 策展人Judith Benhamou-Huet


“……艾未未的作品价值之一,是它们不光能够穿越时间,更能够跨越空间。他把中国带到了西方。从而我们无法再去忽视或是去误解这个国家了。艾未未的作品与中国书法有很多相似之处,如同有远见的法国汉学家葛兰言(Marcel Granet)(1884-1940)在他的著作《中国思想》*中提出的那样,中国的书法拥有的更多是实用的而不是思想上的价值:‘独立于字词的发音,(书法)它本质上的优势在于我们可称之为代表一种文化的书写方式。’艾未未所遵循的正是代表中国文化的艺术。”

——茱蒂丝·本哈默-怀特(Judith Benhamou-Huet)

▲ 艾未未与策展人Judith Benhamou-Huet


本次展览共有50件艺术品展出(包括照片,雕塑和装置),其中有两件是全新的创作。这些作品以平行陈列的方式相对著Mucem的50件馆藏展品,激起观者对“东方---西方”,“原作---複製品”,“艺术---工艺”,“破坏---维护”等对立观念的思考。不过更重要的是,这些作品对我们阐述事物的惯性思维提出挑战。


艾未未2018新作:

▲ 艾未未,《“1789人权及公民宣言”肥皂》,2018,肥皂


艾未未特地请到马赛的肥皂生产商根据标准的肥皂製作流程为此次展览做了两件纪念碑式的作品。在作品表面印上去的文字是艺术家的一些特定爱好,尤其是1789年由法国国民制宪议会颁布的《人权及公民宣言》。我们可以把这两个重一吨的肥皂看作日常生活品的纪念碑---不过它是用来清洗什麽的呢?

▲ 前:艾未未《大吊灯》,2018,钢架,吊灯;后:《十二生肖兽首》,2012,镀金铸铜,12件,尺寸可变  布展人:Cecile Degos   2018年6月 Mucem  图片: © Francois Deladerriere


艾未未受到杜尚《酒杯架子》(创作于1914年)的启发创作了一个特大的酒瓶架子。他决定在架子上装上一系列原本在1920-30年代间製造的法国与德国吊灯。这麽多吊灯组合在一起便会发出非常耀眼的灯光,让人联想到在中国大城市的一些豪华酒店裡装置的大吊灯。从而一个原本最朴素的酒瓶架子支撑起了最引人瞩目的物品(吊灯)。


展览现场:

▲ 前:艾未未,《“1789人权及公民宣言”肥皂》,《“1791女权及女性公民宣言”肥皂》,2018,肥皂,每个重一吨;后:艾未未,《彩色房子》,2015,木头,工业颜料,玻璃,1025 x 620 x 765 cm  布展人:Cecile Degos   2018年6月 Mucem  图片: © Francois Deladerriere

▲ 展览现场  布展人:Cecile Degos   2018年6月 Mucem  图片: © Francois Deladerriere

▲ 展览现场  布展人:Cecile Degos   2018年6月 Mucem  图片: © Francois Deladerriere

▲ 前:艾未未,《带底台的监控摄像头》,2015,大理石;后:艾未未,《透视研究》,1995-2011;埃菲尔铁塔,巴黎,1999,照片,76.2 x 94 cm;布展人:Cecile Degos   2018年6月 Mucem  图片: © Francois Deladerriere

▲ 艾未未, 《去你的》, 2017,玻璃,37 x 71 x 19 cm,布展人:Cecile Degos   2018年6月 Mucem  图片: © Francois Deladerriere

▲ 展览现场  布展人:Cecile Degos   2018年6月 Mucem  图片: © Francois Deladerriere


▲ 展览现场  图片: ©MelanieWang


从MuCEM馆藏中挑选出的部分展品:

▲ 艾未未, 《藍白瓷碟(樣品)》,2017,陶瓷, 31 x 31 x 5.5 cm  圖片:© 艾未未工作室

▲ 便盤,法國洛林省薩爾格米納,19世紀下半葉 © Mucem, Marseille, inv. 1960.89.24  圖片:© Mucem / Yves Inchierman

▲ 广告明信片,法国巴黎,1875至1920之间,多彩石板印印刷,欧洲和地中海文化博物馆  图片: © Mucem

▲ 手臂形状的圣物匣,阿尔卑斯山区(法国,义大利或瑞士),17世纪下半叶,玻璃,金属镶嵌涂金木雕,Mucem,Marseille, inv. 2002.4.101  图片:© Mucem / Yves Inchierman


背景导读:



艾未未(生于1957年)是一位作品题材和使用媒介高度多样化并在全球有强大影响力的艺术家。作为一名造型艺术家,他的作品从小尺寸到巨大都有,不过他同时也致力于探索新的领域。全身心地根植于我们这个时代,他显示了他对社交媒体的擅长,正如安迪Ÿ·沃霍尔在他的时代对电视的使用一样。

艾未未,2017  圖片:© Judith Benhamou-Huet


艾未未是连接中西文化的一座桥梁。


现在他与Mucem合作,这是一所反映社会风貌的博物馆,它的馆藏在纪录著日常生活:从中我们得知我们吃什麽,我们如何去享受,如何去穿著,我们所笃信的事物等……艾未未同时也对人类的日常生活所感兴趣,他遵照著杜尚当时对“现成品”的理念和原则,把特定的一些生活用品转化成了艺术品。策展人茱蒂丝ŸŸ本哈默-怀特说道:“从而,艺术家与博物馆都有相同的,至关紧要的理念:对日常生活的细微观察。”


艾未未为此次展览命名为“番摊”,这是一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在法国本土上战斗过的英国坦克的名字。它是当时一名中国商人为战争所捐赠的。坦克的两侧都各被画上了一隻眼睛,而这两隻眼睛和在一种中国的船上所画的是同一种。这些眼睛是由跟随中国部队出征的志愿劳工(中国劳工旅)所画上的,他们当时为英国和法国献出了不可抹灭的一分力。

▲ 1900年左右的番攤賭客,香港  圖片:香港歷史網


对中国人来说,“番摊”同时是一种与轮盘相近的赌博游戏。这个标题也是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混乱的中法关系的一个比喻。从Mucem馆藏中专门为此次展览挑选出来的一部分藏品,也专门对应于这段时期。


艾青(1910-1996)在法国:

▲ 艾青1929年於法國巴黎  圖片:維基百科


展览于诗歌般的形式展出,从艺术家的父亲,艾青在上世纪初来马赛为出发点,重新回到历史,又从历史的影像,文字,收藏将艺术家的作品引入一个从新塑造的时空。


艾青于1929年在Mucem不远处的马赛若利耶特港口著陆,这是他首次踏足西方国家。与他父亲此般的牵连启发了艺术家去通过他的艺术带领我们穿越了时空。此次展览因为这样的背景故事产生了新的迴响,我们可以从一个新的角度去观赏艾未未的作品。


“在将近20年的期间内,因为文化大革命,艾未未的父亲艾青被禁止写作并且被迫焚书,甚至被发落至中国北方的农村…… 艾未未和他的父亲一样都希望为正义而奋斗,这也是这个展览的开端。” ---和茱蒂丝·本哈默-怀特的採访


策展人在展览中特意全面地展示了艾青创作的《马赛》诗歌。当年艾青在西方落脚的第一站马赛似乎给艾青带来了强烈的衝击,以至于在1932年他写了这首诗来描述他在这座城市和它的港口所感受到的混乱和繁杂。这也是第一次,这首伟大的诗被翻译成法文。

《马赛》

艾青


如今

无定的行旅已把我抛到这

陌生的海角的边滩上了。


看城市的街道

摆荡著,

货车也像醉汉一样颠扑,

不平的路

使车辆如村妇般

连咒带骂地滚过……

在路边

无数商铺的前面,

潜伏著

期待著

看不见的计谋,

和看不见的欺瞒……

市集的喧声

像出自运动场上的千万观众的喝彩声般

从街头的那边

冲击地

播送而来……

接连不断的行人,

匆忙地,

跄踉地,

在我这迟缓的脚步旁边拥去……

他们的眼都一致地

观望他们的前面

——如海洋上夜里的船只

朝向灯塔所指示的路,

像有著生活之幸福的火焰

在茫茫的远处向他们招手

…………

在你这陌生的城市里,

我的快乐和悲哀,

都同样地感到单调而又孤独!

像唯一的骆驼,

在无限风飘的沙漠中,

寂寞地寂寞地跨过……

街头群众的欢腾的呼嚷,

也像飓风所煽起的砂石,

向我这不安的心头

不可抗地飞来……

午时的太阳,

是中了酒毒的眼,

放射著混吨的愤怒

和混吨的悲哀……

嫖客般

凝视著

厂房之排列与排列之间所伸出的

高高的烟囱。

烟囱!

你这为资本所奸淫了的女子!

头顶上

忧郁的流散著

弃妇之披发般的黑色的煤烟……

多量的

装货的麻袋,

像肺结核病患者的灰色的痰似的

从厂旁的门口,

不停地吐出……看! 工人们摇摇摆摆地来了!

如这重病的工厂

是养育他们的母亲——

保持著血统

他们也像她一样的肌瘦枯干!

他们前进时

溅出了踏杂的言语,

而且

一直把繁琐的会话,

带到电车上去,

和著不止的狂笑

和著习惯的手势

和著红葡萄酒的

空了的瓶子。


海岸的码头上,

堆货栈

和转运公司

和大商场的广告,

强硬的屹立著,

像林间的盗

等待著及时而来的财物。

那大邮轮

就以熟识的眼对看著它们

并且彼此相理解地喧谈。

若说它们之间的

震响的

冗长的言语

是以钢铁和矿石的词句的,

那起重机和搬运车

就是它们的怪奇的嘴。

这大邮轮啊

世界上最堂皇的绑匪!

几年前

我在它的肚子里

就当一条米虫般带到此地来时,

已看到了

它的大肚子的可怕的容量。

它的饕餮的鲸吞

能使东方的丰饶的土地

遭难得

比经了蝗虫的打击和旱灾

还要广大,深邃而不可救援!

半个世纪以来

已使得几个民族在它们的史页上

涂满了污血和耻辱的泪……

而我——

这败颓的少年啊,

就是那些民族当中

几万万里的一员! 


今天

大邮轮将又把我

重新以无关心的手势,

抛到它的肚子里,

像另外的

成百成千的旅行者们一样。

马赛!

当我临走时

我高呼著你的名字!

而且我

以深深了解你的罪恶和秘密的眼,

依恋地

不忍舍去地看著你,

看著这海角的沙滩上

叫嚣的

叫嚣的

繁殖著那暴力的

无理性的

你的脸颜和你的

向海洋伸张著的巨臂,

因为你啊

你是财富和贫穷的锁孔,

你是掠夺和剥削的赃库。

马赛啊

你这盗匪的故乡

可怕的城市!


一九三三年至一九三五年


展览上还展出了艾未未在艾青去世时为其製作的的死者面具。此次展出的一组展品向我们展示了艾青当时在马赛所见的:一艘远洋邮轮的模型,与艾青当年乘搭是同一型号;以及他当时所乘搭去法国接触到先锋派艺术的安德尔·勒邦号邮轮的船长日志。这些物件是从马赛-普罗旺斯工商会的历史收藏中挑选出来的。

▲ 左:艾青1929年乘坐到马赛同型号邮轮的模型;右:艾青的死者面具  布展人:Cecile Degos   2018年6月 Mucem  图片: © Francois Deladerriere


艾青当时在巴黎先学习现代绘画,然后是诗歌。为了支持他在巴黎的生活,艾青在当地一个名叫道格拉斯的小小打火机生产商负责上漆。奇蹟般的,我们找到了这个时期的生产的一个打火机。



《安全性爱》,《小提琴》



像他父亲一样,艾未未在他艺术生涯的早期也去了西方国家追寻当代艺术。在1981年他到了美国,最终落脚于纽约至到1993年。

▲ 艾未未1987年在现代艺术博物馆前  图片:艾未未收藏 1983-93纽约摄影系列,艾未未身后的安迪·沃霍尔作品 图片:© The Andy Warhol Foundation for the Visual Arts, Inc


在纽约他吸收了杜尚的理论,也是在此时他尝试创作了他首件可被称作“现成品”的作品。在此前,这些作品只在出版物上刊登过。在此次展览裡,它们首次正式以实物展出。


这些物品取材自每天我们使用的用品,并被艺术家寄託了对特定情况所表达的感受。遵循此道,《安全性爱》,一件自带安全套的大衣,反映了当时在纽约,尤其是在艺术家群体中肆虐的爱滋病疫情。


《小提琴》是由一个工具把手和一个小提琴组合在一起的作品。它可被理解为一名工人在他的人生裡可能同时也是一位艺术家,然后一位艺术家的生涯中的某时段裡也必须是一名工人的情况。


“在1933年,法国作家保罗·瓦勒里---他意外地启发了著名的超现实主义理论家安德烈ŸŸŸ布勒东---受邀为巴黎国立网球场现代美术馆所举办的中国旅法画家展览撰写介绍稿。他当年的介绍辞即使放在2018年举办的这个展览也正合适:‘我们正生活于新时代的各种错误与尝试之中,在这种大环境裡,所有的人,种族,各种形式的文化必然会更加密切地交集和相互牵连,这是前所未有的一种情况。’ ” --- 茱蒂丝·本哈默-怀特, Judith Benhamou-Huet Reports,2018年6月21日


关于策展人:

▲ 茱蒂丝·本哈默-怀特  图片:Jean-François Paga


茱蒂丝·ŸŸ本哈默-怀特是一名法国策展人,记者,以及《法国观点》(Le Point),《回音》(Les Echos)和《茱蒂丝Ÿ·本哈默-怀特报告》的艺术批评家。毕业于法律和政治科学专业,她曾为红房子画廊在巴黎,葡萄牙和巴西策展过《沃霍尔TV》展览,以及为巴黎的罗丹博物馆策展《梅普尔索普—罗丹》。她的著作包括《罗伯特Ÿ·ŸŸ梅普尔索普的黑白生活》(Dans la vie noire et blanche de Robert Mapplethorpe,Grasset出版社),《艺术家一向喜爱金钱》(Les artistes ont toujours aimé l'argent,Grasset出版社)以及最近出版的《欧鲁普雷图,巴西是一位梅蒂斯雕塑家》(Aleijadinho – Le Brésil est un sculpteur métisse,The Presses of the Real出版社)等。


欧洲和地中海文化博物馆 (Mucem)

圖片:Mucem


欧洲和地中海文明博物馆(Musée des Civilisations de l'Europe et de la Méditerranée)位于法国马赛,落成于2013年6月7日,坐落在老港(Vieux Port)入口处,参观者可以欣赏到外海。博物馆由生于阿尔及利亚的法国建筑师鲁迪·裡乔蒂(Rudy Ricciotti)设计,造价约1.91亿欧元(约合15.41亿元人民币),面积40,000平米,是世界上第一座以地中海文明为主题的博物馆,也是法国有史以来第一座位于首都巴黎以外的“国家博物馆”。馆内收藏的作品、物品、资料不下100万件,堪称名副其实的遗产综合场馆。


#封面图片来源:© Mucem

文字来源:Mucem新闻稿  翻译:Hohn

*备注:葛兰言,《中国思想》,巴黎,Albin Michel出版社,1999.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6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