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俄罗斯当代艺术总遭西方媒体diss?也许这个大胆而贴心的博物馆会为他们正名
发起人:开平方根  回复数:0   浏览数:357   最后更新:2018/06/28 20:23:02 by 开平方根
[楼主] 开平方根 2018-06-28 20:23:02

来源:artnet


车库博物馆的“车库”屏幕电影系列。 图片:由车库当代艺术博物馆提供


正在庆祝其10周年生日的莫斯科车库当代艺术博物馆(Garage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一方面在俄罗斯首都不断扩张,另一方面在国际舞台上也越来越活跃。


第一批新的“车库”赞助人本周出席了近期的巴塞尔艺博会。 在搬到高尔基公园并由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用改装聚碳酸酯建造了巨大的苏联风格咖啡馆(Soviet-era café)的三年之后,达沙·朱科娃(Dasha Zhukova)的私人博物馆在俄罗斯首都,用相当于纽约中央公园大小的地建了一个校园。 这个建筑将为其最近宣布的驻地项目提供工作室空间,并用以扩大俄罗斯当代艺术的档案存储。

2015年由建筑师库哈斯设计的新“车库”大楼的开幕。图片:由Ivan Simonov拍摄,由车库当代艺术博物馆提供


这个年轻的博物馆在过去十年中走过了很长的路。朱科娃在莫斯科郊区的宠物项目现在已成为年轻一代的最爱,仅去年就吸引了近80万名游客。这位慈善家和艺术收藏家于2008年与当时的丈夫、亿万富翁罗曼·阿布拉莫维奇一起发起了这项活动。它的第一个场地是一个建构主义时代(Constructivist-era)的公共汽车车库,现在是位于莫斯科北部临近工人阶级社区的犹太人博物馆和公差中心。


几位杰出的艺术家参与了车库当代艺术博物馆的周年纪念日,其中包括为庆祝活动设计了临时标志的乌尔斯·费舍尔(Urs Fischer)、行为艺术教母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ć),村上隆和拉希德·约翰逊(Rashid Johnson)等人为该机构制作了自己的录像片段。


上周末这里推出了夏季展,其中的亮点是尤尔根·特勒(Juergen Teller)拍摄的记录其痴迷足球的照片和视频,这应景了目前正在莫斯科举行的2018年世界杯。特勒的“ Zittern auf dem Sofa“(在沙发上颤抖)记录了摄影师观看世界杯中德国每一场令人紧张的比赛。

车库当代艺术博物馆馆长Anton Belov,创始人Dasha Zhukova和首席策展人Kate Fowle。


在车库当代艺术博物馆的翻新的十周年之际,我们与出生于英国的首席策展人Kate Fowle聊了聊在俄罗斯日渐与欧洲其他地区孤立开来的情况下,她在莫斯科领导这个充满野心的国际化博物馆的故事。


下一站:高尔基公园


Fowle是在过渡时期加入车库当代艺术博物馆的,并在2013年成为首席策展人。搬离公交车车库后,博物馆搬至高尔基公园内,这里获得普利兹克奖的日本建筑师Shigeru Ban设计了的一座临时“纸亭”。 2014年5月,车库当代文化中心正式更名为车库当代艺术博物馆,并在2015年迁入永久性建筑。


“了解这一转变的最简单方法,是看到其为莫斯科建立前所未有平台的重要性,这正处于在达沙首次成立这类机构的阶段。”Fowle告诉artnet新闻。在早期,朱科娃带来了许多在其他地方已取得成功的项目,例如2010年阿布拉莫维奇的延伸行为艺术演出片段“The Artist is Present”(艺术家在场)。但到2014年底,“车库”已从一个美术馆风格的“收货区”转变为更多以创作为主导的空间。今天,它甚至向国外输出自己的展览,比如罗伯特·朗格(Robert Longo),弗朗西斯科·戈雅(Francisco Goya)和谢尔盖·艾森斯坦(Sergei Eisenstein)的群展“证明”,最近正在纽约布鲁克林博物馆和德国汉堡堤坝之门美术馆巡展。

“车库”的图书馆。 图片:由Sasha Serbina拍摄,由车库当代艺术博物馆提供


为俄罗斯政治导航


在一个保守主义的国家里经营当代艺术博物馆的困难是什么?这里有着俄罗斯的宗教团体和超民族主义者们攻击他们不爱国、亵渎艺术作品的历史。上个月,一位民族主义者在该市的特列季亚科夫画廊( State Tretyakov Gallery)破坏了伊利·亚列宾(Ilya Repin)1885年的绘画《伊凡雷帝和他的儿子伊凡》( Ivan the Terrible and His Son Ivan ),原因是他不同意画家对于16世纪俄罗斯沙皇的描绘方式。但是,在“车库”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可能这是因为它是私人而非国有,所以这极大的隔绝了来自政治的批评。


Fowle也有在中国工作的经历,她是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的首位国际策展人,他说俄罗斯政府并不干涉“车库”的活动,“西方媒体喜欢贬低俄罗斯,但这更像某些团体的行为,而且主要是宗教团体,“她补充说:”我们从未停止过任何事情,包括呈现Pussy Riot(造反小猫,俄罗斯女子乐队)和雷蒙德·佩蒂伯恩(Raymond Pettibon)的作品。”


Fowle说,博物馆必须遵守某些法律,例如国家规定的展览年龄评定制度。博物馆可以设定自己的年龄等级,但必须遵守法律对于裸露等的规定,并限制儿童参加某些展览。例如,特勒展览已经被评为18岁+(在展览的中心位置展示的照片中,特勒拿着一个啤酒瓶,踩着一个足球站在他的父亲坟墓上)。


在俄罗斯工作的其他挑战包括语言和文化障碍。对于一个成功的展览,你必须在不同的视角之间建立一种理解。特别是当与国际艺术家合作时,车库的策展人会花费大量的时间来解释思考方式的问题。 “如果每个艺术家都想来谈及马列维奇和20世纪初的前卫艺术,俄罗斯观众会翻白眼的,”她说, “有人从外部经验得到的伟大发现,不一定是内部的人需要去发现的东西。”


开放档案


在Fowle的领导下,博物馆扩大了自己的策展部门,更加重视展览策划和研究工作,为博物馆有能力开发自己的展览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结果就是,从2014年开始,博物馆当代艺术档案系统开始发展,这是俄罗斯同类型的首个公共资源档案。 它正在莫斯科、圣彼得堡和俄罗斯其他城市广泛的发展当代艺术文献资料库,收集目录、未发表的文本和历史展览的照片。 其目的是记录从50年代中期至今的苏联时代非官方艺术中的当代场景,找到并保存一些最早期非常规艺术展览(当代艺术展览)的记录。

“车库”的档案集合。 图片:由Anastasia Ivanova拍摄,由车库当代艺术博物馆提供。


该档案为博物馆的“实地研究”智库提供了基础,这是一个资源库,为艺术家、策展人和作家寻找或研究与俄罗斯文化相关的被忽视或未知的事件、地点、人物或学校提供参考。


“车库”的大型策展团队也使博物馆能够研究全国各地的当代艺术实践,并发起诸如2017年俄罗斯当代艺术车库三年展(俄罗斯革命百周年)等项目。


该博物馆还设有一个致力于20与21世纪艺术的图书馆,其中包含专着、目录、书籍和期刊约2万册。 “莫斯科的人们谈到展览时,他们喜欢读书,”Fowle补充说,博物馆的参观者有时会花费数小时从俄罗斯前卫的稀有书籍中翻阅各种萨米兹达特的文本,这些文本是被苏联政府秘密的复制和发布的。


后苏联时代和格兰尼斯(Grannies)


在第一年,“车库”迎来了一万名参观者。当Fowle在2013年加入时,这个数字已经上升到了3.5万。去年该博物馆吸引了近80万人。


Fowle说,车库的观众主要是俄罗斯人,一般出生于苏联时代,这意味着它像博物馆的380名工作人员一样,主要由20-30多岁的人组成。在过去的四年中,博物馆也一直邀请青少年与他们共同工作一年,以获得工作经验并分享他们认为重要的东西。接近一个新的、年轻的观众也起了作用:约60%的博物馆参观者是“新来者”。


“与欧洲和美国大多数试图让观众更年轻的博物馆不同,我们现在也有兴趣吸引年龄更大的观众,因为年轻人不是问题,”Fowle笑着解释到,在苏联体制下长大的人现在已经开始进入九十岁,并且不太适应博物馆的环境,因为在苏联时期,像“车库”这样的地方是不可能的。博物馆并没有不努力去吸引年长的游客,甚至让他们带“奶奶到博物馆”。

“包容计划”。图片:由Sasha Serbina拍摄,由车库当代艺术博物馆提供


该博物馆还于2014年制定了一项包容计划(inclusion program),旨在寻找提供更便利环境的办法,并制定针对听、视力障碍的参观者,以及有特殊身体障碍的游客的活动和计划。 该方案在这个较少残疾人设施的国家很少见。 “车库”用手语翻译大部分谈话内容,并制作特别展览,如9月2日举办的夏季展览之一:“无限之耳”(Infinite Ear)。它邀请参观者通过振动和身体动作去听到、感受和理解声音 、手语、图像和小说。


“车库”的成长


展望未来10年及其后的”车库“,Fowle说博物馆在公园内开发了一个校园,包括最近宣布的驻地计划的工作室空间,扩大档案库和开发其他建筑空间。 Fowle说:“这些想法是为了让人们能够访问不同规模的不同建筑物,提供所有与文化有关的不同类型的活动,以及我们如何理解我们当代社会,”她补充到,它是“在这种购物商场占主导的情况下进入另一种文化建筑的选择可能性。”

车库博物馆的青年团队。 图片:由Sasha Serbina拍摄,由车库当代艺术博物馆提供


“车库”也在发展其赞助人计划,该计划几年前推出,主要由年轻一代的俄罗斯收藏家、商业人士和有兴趣收藏的创意行业工作人员组成。它刚刚邀请了一批赞助人参加柏林艺术周末,现在又第一次带领另一组去参加巴塞尔艺术博览会。 “这基本上是一个创造对艺术家感兴趣的新一代慈善家的机会,”Fowle说。 “而不是主要收集与市场有关的东西,也许我们能够创建一个收藏家对艺术家感兴趣的系统?”她希望更多的工作室参观和国际参与将推动近年来发展起来的iPad和“艺术作为商品”的收藏文化,并回到了真正的艺术家身上。


文:Naomi Rea

译:Siyu Li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7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